話說,FBI歷史上破獲過許多著名的案子,單綁票案就能列出一個長長的清單。

在FBI處理過的綁票案中,有無端撕票的,有無頭緒之後變無頭冷案的,有綁匪主動投降的….

然而,沒有一個綁票案像“Urschel綁票案”一樣,是由被綁架者——“肉票”本人破案的:

這原本是一場看似完美的綁票,步步為營且行動縝密,

然而,在拿到贖金之後,綁匪們卻無比迅捷的速度被抓獲,一切都因為,

被綁架的奧克拉荷馬城首富Urschel,堪稱史上最開掛的肉票之一,

他在被蒙眼,堵耳,剝奪人生自由的情況下,居然憑藉極其有限的感官和記憶,

推理出種種細節,最終令FBI將綁匪一舉抓獲… ..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這個神奇的綁票案,讓我們從頭說起…..

Urschel於1890年出生在俄亥俄州一戶普通人家,家裡原本沒什麼背景,

成年之後,Urschel因緣際會結識了奧克拉荷馬城石油大王Thomas Slick的妹妹,

兩人很快結婚,Urschel成了Slick的妹夫,他努力輔佐大舅子Slick,很快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1931年Slick去世,他指定妹夫Urschel作為自己的部分固定資產託管人,

一來二去,Urschel由此躍升成為了奧克拉荷馬城的首富。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Urschel萬萬沒想到,自己剛當上俄城首富沒多久,就因為樹大招風,惹上了大麻煩….

1933年7月的一天,Urschel正和朋友Catlett在俄城的住所裡玩橋牌,

突然門被嘭地一聲撞開了,幾個蒙著臉,手裡拿著機槍的人闖了進來,

他們一進門就用槍指著屋裡的幾個人,Urschel和Catlett下意識地舉起了雙手,

他們的妻子則在一旁嚇到瑟瑟發抖….

(以下部分圖片來自於紀錄片場景還原)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幾個蒙面人也不廢話,直接用槍把Urschel和Catlett押到屋子外面的車上,

然而分別給兩人用布條蒙上眼睛,嘴巴纏上布條,耳朵裡還堵上棉花,

總之,從上到下捂得嚴嚴實實之後,才啟動開走了車。

當開出13公裡之後,綁匪們打開兩人的錢包查看了一番,查看了錢包裡的證件,

確定了Urschel的身份後,他們就地把Catlett繼續蒙眼堵耳扔在路邊,然後留下Urschel繼續行進。

此時的Urschel隱約感覺到Catlett已經不在車上了,此時的他已經差不多猜到了,

自己被綁架了,綁匪很可能會向他家人索要贖金。

此時的俄城首富Urschel,坐在汽車的後排,他雙手被反綁,眼睛被蒙住,

耳朵被棉花堵住,嘴巴也被膠布封住,不能發聲,在綁匪眼裡,這儼然一塊待宰的肥肉…..

而汽車行駛的路途中,其中一個綁匪還揭開Urschel耳朵裡的棉花,對著他威脅到:

“不要試圖反抗,更不要試圖叫喊,要是讓我看見你睜眼,我立馬殺了你….”

Urschel聽到嚇壞了,一路上,他果然配合綁匪,主動把眼耳口都封得緊緊的,生怕被綁匪認為他不老實。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就這樣,汽車離開奧克拉荷馬市兩個小時之後,綁匪們抵達了一處農場,

換上了一輛大一點的車繼續前行,這個過程中,Urschel照樣被蒙上雙眼,耳朵塞著棉花,看不見也聽不清….

綁架Urschel的車繼續前進,不知開了多久,車子進入某個小鎮境內,

綁匪接頭的人早就等在了這裡,他們早就收拾出來了一處房子,用來關押大肉票——俄城首富Urschel。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夜幕降臨之後,綁匪們把Urschel關進了車庫裡,Urschel就這樣被鎖在屋子裡,

他躺在床上,手上被鎖鏈套牢,依舊被剝奪了視覺和聽覺,

看起來,Urschel幾乎沒有可能知道自己被關押的具體地點了。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到了晚上,Urschel被綁匪叫醒,他蒙眼的布條被暫時揭開,

綁匪用槍抵著他的後背,讓他遵照指示寫了一張紙條,在紙條上,他寫上了綁匪要求的內容:

讓Urschel的手下人支付贖金,盡快籌集綁匪們要的20萬美金,

Urschel指示由他在奧克拉荷馬城的下屬EE Kirkpatric負責遞送贖金,依照綁匪要求,

這事不能跟任何透露,妻子也不行,信息往來禁止電話溝通。

此外,綁匪們還要求,當初和Urschel一塊兒被綁架的朋友Catlett充當談判中間人。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確定了這些基本要求之後,綁匪們啟動了一場精心設計的,傳遞贖金的計劃。

首先,他們指示Catlett在《奧克拉荷馬日報》上登出了一則假的“出售農場”的廣告,

在廣告登出之後,Catlett驚訝地發現“出售農場”的廣告下面插入了一欄地址,

那便是綁匪們讓Catlett之後去收信的信箱地址。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7月28日,Catlett果然收到了一封收件地址為”奧克拉荷馬日報”的信,

信中要求Urschel的鐵桿下屬Kirkpatric收齊20萬美金現鈔後交贖金,

他必須在晚上10點10分坐上去堪薩斯城的火車,之後進入Muehlebach飯店,

以指定的假名“來自小石城的Kincaid先生”登記入住,之後再等待進一步指示。

Kirkpatric抵達飯店之後,他很快接到飯店前台留下的紙條提示,讓他帶贖金登上一輛的士,

到另一座名為LaSalle飯店,抵達飯店之後,他將按照指示往西走一到兩個路口….

Muehlebach飯店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下午6點左右,Kirkpatric扛著裝了20萬美元現金的袋子抵達LaSalle飯店門口,然後他開始往西走。

大概走了一個半小時​​路口,他很快察覺到有個蒙面人在向他靠近,

那人靠近他之後,立刻用之前約定的假名問到:

“Kincaid先生,該讓我拿走那個包了。”

然後,這人抓過包裹,告訴他回酒店等消息,Urschel很快就會被釋放。

3天之後的7月30日,Urschel果然被釋放了,他被一輛出租車扔到了奧克拉荷馬城北部的一個地方,

他口袋裡只有10美金,用來付出租車費,當然,被扔在路邊的首富被路人發現時,

依然被綁得嚴嚴實實,眼睛蒙住,耳朵塞滿棉花,因為多日缺覺,他一副落魄不堪的樣子…..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不管怎麼說,俄城首富Urschel總算有驚無險地安全歸來,

綁匪們從綁票,到要贖金,整個過程堪稱完美,沒留下一絲明顯的線索。

傳遞贖金的Kirkpatric和收信的Catlett也都全程被綁匪微操,抓不到和綁匪直接聯繫的線索….

Urschel被綁架的消息很快傳了出去,FBI傳奇局長胡佛得知這個消息,

派出大量警力調查這個案件,胡佛本人對這個案子重視也是有原因的,

因為美國一年前剛剛出了一單轟動全國的綁架案:

獨自駕機飛躍大西洋第一人,飛行員林德伯格20個月大的兒子被綁架後撕票。

因為這個案子,FBI承受了舉國上下的巨大壓力,

因此,對於俄城首富Urschel被綁架勒索20萬美金,FBI老大胡佛無比看重,誓要將綁匪捉拿歸案。

然而,FBI探員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從頭到尾被一直被禁錮,

眼不能看,耳聽不清,不能講話,被鎖在原地不能主動,

被控制地無比嚴密的石油大亨,竟然是一位開掛的肉票,天生的偵探,

他從被綁架的第一刻起,就啟動了偵查和追蹤程序,他一邊詳細回溯自己被綁架後的每一個細節,

一邊據此推理出合理的信息:

Urschel開啟了自我推理模式,他表示,雖然自己被綁匪的布條蒙上了眼睛,

耳朵也被棉花堵住,但是,他依然能隱約聽見朋友Catlett被釋放的聲音,

並記得朋友被扔在路邊的大致時間…

在朋友被扔下車後大約1小時,Urschel認定綁架他的車途徑了兩片小的油田

或者是兩個大油田的邊緣,作為一個常年從事石油開采的老闆,

他的鼻子敏銳地嗅到了原油的氣味,而被棉花塞住的耳朵依然能聽到鑽井的聲音,

並憑藉鑽井的聲音,推斷出了油田的規模——兩座小油田或者大油田的邊緣…..

有了時間點,時間間隔,再加上車速,途經油田這幾個線索,

Urschel認為,根據地圖便大致能推斷出綁架他的汽車行進的方向了,FBI根據油田這個線索,

以俄城為圓心畫了一個小圈,很快發現,綁架Urschel的車大致是往南行進的

(從俄城開出一個多小時的路上經過了兩座小油田)…

也就是說,從俄城(屬於奧克拉荷馬州)出來,綁匪很可能往南邊的德克薩斯州開去。

而根據汽車行進的速度和時長,Urschel還認為他被關押的地點,

距離奧克拉荷馬城大約960公裡(如果汽車沒有不停地變向)。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除此之外,Urschel還提供了一個相當重要的線索,

他清楚記得自己被關的屋子上方,有飛機起降的聲音。

於是,從關進來第一天起,他就偷偷豎起耳朵,仔細辨別飛機起降的時間,

根據Urschel提供的起飛航班間隔時間,FBI探員很快推算出,

飛機每天降落時經過Urschel屋子上空的時間點大致是早上9:45或下午5:45

(Urschel雖然被蒙上了眼,但還分得清白天黑夜)。

於是,FBI開始挨個查閱離奧克拉荷馬市960公裡半徑的城市裡

(主要是南邊),各個航空公司的航班時刻表。

結果發現,南部有兩個比較接近的航班,一個是從德州Fort Worth出發的,

早上9:15起飛的航班,另一個是從德州的Amarillo出發,下午3:30起飛的航班…..

而這兩架飛機,都是在德州的Paradise附近機場降落的,

降落的時間分別是早上9:40~9:45,和下午5:40~5:45!

不出意外,Urschel被關押的地方,基本鎖定了德州Paradise市機場附近,

FBI探員們再拿出地圖仔細一看,Paradise機場附近有一個農場,

人跡罕至,是最適合關押Urschel這個大肉票的地方!

就這樣,FBI很快鎖定了這座農場,

8月12日,FBI帶著大隊人馬突襲了農場,

抓住了農場所有人Shannon和她的女兒Kathryn,以及女兒的丈夫Geroge Kelly。

Geroge Kelly

綁匪將俄城首富綁架拿到贖金...萬萬沒想到,他們綁的,是個開掛的肉票

而這位Geroge來頭可不小,他之前有犯罪前科,曾犯下多起搶劫和盜竊,

綁架俄城首富Urschel這種事,他顯然也是最有犯罪動機的人。

FBI又很快找到了Geroge綁架Urschel的證據,這位俄城首富在被綁架期間,

除了一邊記憶一邊推理,用完全的嗅覺和不完整的聽覺收集周圍的信息之外,

還特別注意在現場留下自己“到此一遊”的證據——指紋,在綁匪們不注意的時候,

Urschel就會在屋子裡四處摸來摸去,盡可能多地在房間裡留下指紋。

於是,在農場的一座可疑的屋子裡,FBI找到了大量Urschel留下的指紋。

最終,經過進一步調查審理,以Geroge為首的綁匪一行十多人全部落網,Geroge等主要策劃人被判處終身監禁…..

Urschel本人於1970年去世,關於這場綁架案的全部經歷,

他一直銘記於心並終生難忘,後來講案件的細節講述給了自己的侄子。

2014年,Urschel的侄子出版了《奧克拉荷馬城最臭名昭著的案件》一書,

書中對“Urschel綁架案”有詳盡的描述。

事隔多年,不少外人描述起這個綁架案都會心有餘悸,

而Urschel本人卻不可思議地如同開掛了一般,憑藉僅存的感官和記憶,

推理出了眾多有力的細節,最終破獲了案件。

有些人,天生就是偵探啊……

來源: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