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還原李小龍之死:丁佩42年後主動講述其死因,是真相還是開脫


1973年7月20日中午1點30分,即李小龍死前10小時。用完中餐後,李小龍去了書房看書,妻子琳達因為約了朋友一起用餐、購物,遂決定離家。兩人吻別時,李小龍擁著妻子說:

“我下午要和鄒文懷他們一起,和第二任詹姆斯·邦德的扮演者喬治·討論《死亡遊戲》的劇本以及他將扮演的角色,可能不回來吃晚飯了。”

琳達沒想到,這句話,竟成了丈夫和自己此生說的最後一句話。她更不知道,李小龍在說這番話時,刻意隱瞞了一個細節:商談劇本的人裡,有一個叫丁佩的女人。

李小龍與丁佩

李小龍刻意不提這個女人,是因為之前,丁佩曾在他們分手後來他們家鬧過,她甚至為此自殺過。李小龍早已決心和這段婚外情說再見,可因為丁佩自殺的緣故,他心軟並再次和她有了交往。

這次的新電影《死亡遊戲》,李小龍有意讓丁佩扮演一個角色,這也是他唯一一次給她安排角色。

李小龍和丁佩在妻子琳達生日宴上認識,丁佩對李小龍崇拜不已,姿容出眾的她,不顧他已有妻兒的事實,毅然和他在一起了。

琳達對他們倆的事,並沒有太多在意,她確定丈夫對這個女人沒有愛,只是一時追求刺激。當丁佩來他們家,並告訴琳達“我很愛小龍”時,琳達對她表示了同情,她覺得:這個傻女人,有些一廂情願了。

琳達的話後來得到了李小龍的哥哥李忠琛的證實,他在弟弟死後曾說:

“……小龍生前被丁佩弄得心煩意亂。他來到我家時,我想多知道點他們之間的情況,他用英語澄清:’我承認我是喜歡她,但並不愛她!’”。

琳達對李小龍很放心,所以,他說了去處後,她開心地和友人外出了,她還和丈夫說了她回來的時間。

李小龍全家福

琳達離家後沒多久,嘉禾電影創始人鄒文懷到了李小龍家,兩人就劇本的問題談到了下午4點。正是在這次討論中,李小龍提出了“讓丁佩飾演角色”的要求。

下午5點左右,即李小龍死前6小時,兩人一起驅車,抵達了位於筆架山道的丁佩寓所,落座後,他們繼續就劇本細則問題進行探討。期間,李小龍只喝了一罐汽水。

聊到快天黑時,他們三人決定一起去金田中日式餐館赴約,那裡,還有另一位合作者喬治正等待他們前往。

丁佩很看重這次機會,她很早就換好了衣服,做好了隨時出發的準備。

晚上7點30分,即李小龍死前4小時,他突然說“頭痛”,丁佩沒有太當回事,她給他服用了一片她的私人醫生朱博懷為她開的強力止疼藥。

李小龍想都沒想就把止疼藥喝下去了,服藥後,丁佩告訴他應該去屋子裡休息一下,李小龍於是對鄒文懷說了句“回頭在餐館見”,並徑直進了丁佩的臥室關上門休息。

鄒文懷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並沒有多說什麼,他決定自己先行赴宴,然後邊吃邊等他們。離開寓所前,他還進入臥室,有些不放心地看了李小龍一眼:李小龍側臥著,臉上表情沒有任何異常。

8點45分到9點15分,丁佩曾兩次致電鄒文懷,稱李小龍睡得正熟,可能要晚些來。這時候的鄒文懷有些擔心了:李小龍非常守時,這麼重要的約會,按理說,他是不可能遲到的。

李小龍與鄒文懷

延伸閱讀  參觀潘長江的豪宅,生活過得像個小老頭,餐桌上食物也太隨便了

晚餐快結束時,遲遲未等到李小龍的鄒文懷致電丁佩,並讓她叫醒他。丁佩卻說:自己幾次試圖叫醒他,但都沒有反應。

聽到這話後,鄒文懷更加緊張了:李小龍是習武之人,他的身體非常敏銳,若不是出了什麼狀況,他不可能“叫不醒”。

鄒文懷對李小龍的身體如此擔心,是因為在之前不久,李小龍曾在錄音棚裡暈倒過,那次,若非他們送醫及時,他很可能就一命嗚呼了。

鄒文懷不懂醫,但他早已察覺到:高強度的訓練,和超負荷工作,已經讓李小龍的身體出現了問題。但他們停不下來,李小龍也絕對不會讓自己在頂峰時期停下來。

匆忙趕到丁佩寓所後,鄒文懷對李小龍推、拍多時,仍未見有所反應。意識到大事不好的鄒文懷趕緊給兩名醫生朋友打電話,可電話卻無一接通。急壞了的丁佩只得打電話給朱博懷,萬幸,電話接通了。丁佩從住所的二樓,下樓等候朱醫生。

僅僅十幾分鐘時間後的10點15分,朱博懷就趕到了丁佩家,他的檢查結果是:“李小龍已陷入不省人事狀態,對外界刺激毫無反應,無脈搏,無呼吸,瞳孔未完全放大,且尚有體溫。”

“快叫救護車!”朱博懷放下聽診器大聲說道。

上救護車前,鄒文懷撥通了琳達的電話:“琳達,你現在趕緊到伊麗莎白皇后醫院來,小龍在這,在救護車上。”“出什麼事了?”琳達急忙問,“我不知道,看上去他快要死了。”

琳達火急火燎地趕赴醫院,她竟然比救護車早15分鐘到達。晚上11點,李小龍的救護車才抵達醫院。

醫院負責急救的醫生曾廣照在進行檢驗時,發現病人已沒有任何生命跡象。雖然病人已經死亡,但負責急救的醫生依舊對他進行了搶救,搶救的結果當然是無效。

琳達與李小龍

晚上11點30分,參加搶救的麥海雄醫生宣布李小龍已死亡,聽到噩耗後,守在急診室門口的琳達痛哭失聲。她後來在回憶中寫道:

“醫生們離開了小龍,我待在他的身邊,那時我才確信自己真的已經無能為力了……我記得鄒文懷打電話給他妻子,讓她到這來接我們。我記得醫療小組的負責人來問我是否需要做屍體解剖以及驗屍報告,’是的,我想知道他的死因是什麼。’我記得大批的記者和攝影師湧入醫院,閃光燈亮成一片……”

而與此同時,沒有陪同李小龍前往醫院的丁佩在家里手足無措。她雖然已經26歲了,但這樣的大事,她還是第一次經歷,此時此刻,她完全被恐懼籠罩了。

李小龍死後,鄒文懷和丁佩極力否認李小龍是在他們家出事的事實,他們堅稱“出事地點是李小龍家”。畢竟,“李小龍死在情婦床上”,這個消息太過怵目驚心。

可因為他們事先沒有統一口徑,媒體很快察覺到他們在說謊。很快,《新星日報》通過十字軍(救護車)出車記錄查到:李小龍是從丁佩家被送到醫院的。

李小龍被宣布死亡的第二天,媒體首先發難,以獲取的多個證據捅開鄒文懷、丁佩的謊言。由於李小龍的身份和知名度,政府針對此事立刻成立死因研訊法庭進行核實。

李小龍確實是死於丁佩床上的事實被證實後,丁佩成了眾矢之的,因為她之前曾有意撒謊隱瞞的緣故,人們堅持認為:李小龍即便不是被她害死的,他的死也與她有關。

無數李小龍的崇拜者將憤怒髮洩到了丁佩身上,有人甚至揚言:要對其進行生命上的威脅。

發現局面已經完全不可控了以後,丁佩竟索性要么以沉默應對死因研訊法庭調查人員,要么乾脆答非所問,她把自己搞成近乎精神失常的樣子。

丁佩、李小龍

好在,李小龍的死因很快有了結論:死於腦水腫。至於引發腦水腫的原因,醫學也無法給出結論。李小龍的妻子琳達,很快發表聲明,稱她相信丈夫是死於自然,她還強調“沒有任何人需要為他的死承擔責任”。

延伸閱讀  《八角亭謎霧》大結局,乍看幸福美滿,四個人物的處理卻堪稱敗筆

琳達的聲名並沒有止息輿論,人們依舊固執地認為:李小龍的死,一定和丁佩有關。而隨著丁佩的始終三緘其口,李小龍的死因真相也被永遠地籠罩在了迷霧裡。

那麼,鄒文懷走後的幾個小時裡,李小龍和丁佩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直到李小龍死後42年,丁佩才突然地在她出版的一本名為《李小龍和我的舊時光:半生修行,一生懷念》的書裡,詳細講述了相關。

丁佩在書中強調:李小龍死前,他們並沒有發生什麼。關於這點,她的具體敘述如下:

“小龍是習武之人,他在酒色方面是很節制的,一切過程(李小龍死時)真的很平靜。”

丁佩進一步對“平靜”進行了類似於解釋的敘述:

“我當時是一種被電視完全吸引住的狀態,我平時也不大看電視,可那天我卻被一檔無聊的節目完全吸引住了。然後,不知因為是節目還是別的原因,我還走神了,陷入了某種遐思。”

關於解剖結果所呈現的“李小龍死前曾服藥”的問題,丁佩也講到了,但她否認自己給他服用了春藥,或是阿司匹林一類,她坦言:

“我的確給他服藥了,是朱博懷醫生給我開的止痛藥EQUAGESIC,這是一種比阿司匹林藥效要強烈很多的處方藥。這種藥普通人用一片並無大礙,只是可能對有敏感反應的人產生不良作用。”

丁佩針對這種止疼藥詢問過醫生,得到的答復是:如果李小龍的頭痛由腦水腫引發,這種藥會加重病情。

即便如此,丁佩也不認為自己有錯,她說:“不管這藥到底產生了怎樣的作用,自己當時給他吃是出於好意,不存在要害死李小龍的說法。”她還特別加了一句“這世界上絕不會有人會害死自己最愛的人的”。

琳達和子女在李小龍葬禮上

針對有人說“那天傍晚時聽到李小龍在她房間發出很痛苦的高聲喊叫”一事,丁佩給予了完全的否定,她說:

“這種說法完全是譁眾取寵,傍晚時鄒文懷還沒走,三個人還在討論劇本。還有後來也有人做了下實驗,如果是在我房間發車高聲喊叫的話,那麼會驚動樓上樓下很多人的。”

丁佩的這番話,是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當晚很平靜”,不是謊言。

可能覺得自己應該就李小龍的死,給世人一個說明的緣故,丁佩在書中也講到了自己對李小龍之死的原因分析。她認為:李小龍的死,看似與她有關,實際卻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為此,她還透露了很多與李小龍有關的不為人知的細節——

第一個細節,李小龍為了電影的完美效果,曾切除了腋下的汗腺。

第二個細節,李小龍因為過度強化訓練,求速成,利用電擊訓練肌肉密度和承受能力,這些都違背身體技能的自然性。

第三個細節,與她在一起時,他經常說自己很累。

第四個細節,李小龍後來在美國挑戰各技法的格鬥高手,又不斷接受其他高手的挑戰,在這個過程中,身體受到了一定傷害(隱形的)。

延伸閱讀  阿嬌、阿sa私服路透曝光,露出小蠻腰又美又颯,狀態回春太惹眼

李小龍

為了進一步佐證論點,丁佩還在書中詳細講述了李小龍那次昏厥後,醫生的診斷細節,她說:

“那次昏厥並在美國醫院檢查身體,他對外宣稱身體完全沒問題,身體已經恢復到18歲的狀態。而後來據給他檢查的美國醫生透露,當時的檢查結果是他的心臟已經出現了問題,而且腦部有肌瘤。”

針對丁佩的這個說法,很多人提出了質疑,他們認為:如果李小龍的腦部真的有肌瘤,屍體解剖的時候不可能查不出來。丁佩對這些質疑,並未給予相應的回應。

寫這本書時,丁佩依舊是單身,並以在家修行的方式皈依了佛教。

丁佩曾在李小龍死後的第三年,嫁給了向華強,可僅僅四年後,她就離婚了。後來的她曾說:

“我和向華強雖然生了一個女兒,但更像形婚,我在婚後就開始佛家修行,而向華強之後也結交了新的女朋友。”

此後半生,丁佩一直在修行的路上,但人們卻並不認為她的修行是出於善念,很多人認為:她信佛,是因為心裡有愧。而這個“愧”,自然是指“李小龍之死”。

時至今日,李小龍之死的真相究竟如何?丁佩42年後的“披露”,也並未給出答案,或許,它將成為了永遠的謎。功夫巨星之死成謎,或許,恰是他最好的結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