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區塊鏈國家隊再報新戰績 下個戰場“鏈”向哪



“上鍊達3.5萬餘筆、實現跨境融資等多項業務上鍊、業務量達823億元……”區塊鏈國家隊央行貿易金融區塊鏈平台(以下簡稱“央行貿金平台” )近日再報新成績單,無論是場景突破還是業務接入,均取得新一輪“戰果”。分析人士稱,隨著區塊鏈國家隊的佈局加碼,區塊鏈行業正在加速風險出清:

一方面從側面推動了行業法律法規的完善,另一方面越來越多正規軍的出現,勢必會讓更多其他行業巨頭企業跟進,從而形成示範效應,逐漸實現良幣驅逐劣幣。

1-27.jpg

業務量超800億元

作為區塊鏈國家隊,央行貿金平台上線一年多以來屢獲“戰果”。近日,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發佈公告稱,在場景落地方面,央行貿金平台已實現供應鏈應收賬款多級融資、跨境融資、國際貿易賬款監管、對外支付稅務備案表等多項業務上鍊運行,央行“三通”(“微票通”“科票通”“綠票通”)再貼現快速通道項目也已於11月20日正式上鍊。

業務接入方面,截至2019年11月29日,在深圳市參與推廣應用的銀行有30家網點488家,發生業務的企業達2315家,實現業務上鍊達3.5萬餘筆,業務發生近7000筆,業務量約合823億元人民幣。在業務場景不斷豐富的同時,央行貿金平台上鍊銀行、企業數量仍在不斷增加。據介紹,目前還有17家銀行已在辦理接入央行貿金平台的手續。

“區塊鏈國家隊的發展對區塊鏈行業是一大利好。” 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孫揚指出,央行貿金平台瞄準的是貿易金融場景應用,主要希望通過區塊鏈技術,促進貿易金融供應鏈上的企業更暢通地獲得更便捷、成本更低的融資,讓技術為服務實體經濟發揮實實在在的作用。

行業加速風險出清

此次 “新戰績”公佈的同時,央行深圳中心支行還指出,作為監管科技的實踐運用,監管部門可通過央行貿金平台對貿易金融全流程、全生命週期進行穿透式監管。

行業一致認為,隨著區塊鏈國家隊的佈局加碼,區塊鏈行業也加速了風險出清進度。 “現在註冊各種區塊鏈公司的特別多,很多都沒技術,沒場景,也沒實際落地,只是空談概念,未來這些公司都要出清。”孫揚指出,區塊鏈國家隊的推進,正是讓所有公司明白,不能再空談區塊鏈技術,而是要腳踏實地將區塊鏈落地到一個場景裡面去,實現對於客戶融資的價值、對業務效率的提升。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人工智能變革與管理研究院區塊鏈技術研究與應用研究中心主任劉峰同樣指出,央行貿金平台一方面會側面推動行業法律法規的完善,另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正規軍的出現,勢必會讓更多其他行業的龍頭企業跟進,起到帶動作用,從而良幣驅逐劣幣。

劉峰分析,中小企業融資難實際上是由於數據鏈不全面所導致,通過區塊鏈技術搭建的平台,可對事後和事中的數據進行不可篡改的永久性保存,並通過實時數據,替代原有外圍數據進行建模,從而助力中小企業得到融資便利,加速審批流程,“貿易金融的融資資金可以不僅僅只進入中小企業,還可以通過構建的區塊鍊網絡直接轉移到其供應鏈環節中的上下游企業,加速整個供應鏈流轉。也減少了資金流和信息流在流轉中帶來的信息失真和資金風險”。

“下沉”與“出征”

央行貿金平台的不斷發展推進,區塊鏈從業者又該如何把握行業風向?孫揚認為,除應收賬款融資場景外,未來區塊鏈國家隊將在區塊鏈農村金融、區塊鏈票據、區塊鏈存貨質押、區塊鏈小微金融等方面取得重大場景突破。孫揚建議,一方面,區塊鏈企業應做到足夠“下沉”,例如“下沉”至農貿市場流通,從農村生產、商品流通等方面帶動金融“下沉”;另一方面則應不斷“出征”,中國區塊鏈企業應積極參與國際金融基礎設施,尤其是各大行,應勇擔使命,參與國際區塊鏈技術開源組織、標準組織等,爭取多做貢獻,爭取話語權。

針對未來區塊鏈國家隊的應用場景,在劉峰看來,隨著“一帶一路”的逐漸延伸,將會有更多的區塊鏈技術及企業應用到諸如跨境支付及清結算等方面。他進一步分析,當下,對於區塊鏈金融類從業者,應從金融本身來看待區塊鏈的作用,自身再通過不斷學習去適應新技術帶來的環境變化。對於非金融類從業者,還是要回歸自身行業本身,可先對非核心業務進行嘗試使用,通過分析後再逐步地把區塊鏈融入到自身業務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