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炮轟連花清瘟引起爭議,爆料者:世衛並未推薦中醫治療新冠


新冠病毒在全球已經肆虐了兩年之久,由於遲遲得不到根除以及西方主要國家的消極防疫態度,讓人們不禁開始對世界主流醫學——西醫產生了不信任情緒。在這種情緒的瀰漫與滋生之下,中醫恰逢其會的出現了。

當然實話實說中醫雖然有種種意想不到的神奇功效,但對於當今的人類生命健康而言,它的存在意義還是歷史淵源大於實際效果,畢竟人類知識的延續太容易出現斷層了,只要其中缺失一丁點,可能就無法連貫以及邏輯自洽,這也是很多從事中醫的醫生對中醫學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原因之一。

中國人歷來很注重家庭,當然也就對祖先分外敬重,所以後人會祭拜他們的墳墓,同時也會學習他們遺留的知識。有時候這種敬重會隨著對他們遺留知識的學習變成一種崇拜甚至是衍變成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即使這份知識無法被現存的科學知識所解答,也依然篤信不疑。

當下憑藉制度優勢和國民素質於疫情之中取得了一次次階段性成果後,中醫的突然抬頭,十分精準地切入到了很多中國人的心裡,在他們一聲聲果然還是老祖宗留的東西有用的感嘆中,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橫空出世,一瞬間躍為治療新冠的神藥,連國家衛健委也將此藥列為新冠肺炎診療方案推薦用藥。

近日,王思聰在個人微博上發文質疑連花清瘟膠囊,其生產藥物的企業以嶺藥業一時間成為了熱門話題,被推上了熱搜。

王思聰為何突然對以嶺藥業“開砲”,翻開他的微博可以發現,他的這條博文轉載了一條視頻,視頻裡所講的內容是關於生產連花清瘟膠囊的以嶺藥業涉嫌虛假宣傳,並不是所謂的“世衛組織推薦用藥”!

眾所周知,連花清瘟膠囊目前全球只有一家企業可以生產,那就是以嶺藥業。從視頻中得到的消息顯示,目前國內研究中成藥對抗新冠病毒權威賈振華正是以嶺藥業老闆的女婿兼學生,他在發表連花清瘟膠囊防疫論文的時候,並沒有表明這層親密關係,不管其中是否存在利益避嫌。

但事後《植物醫學》雜誌的總編輯要求賈振華寫一份隱瞞自身身份的勘誤文件時,賈振華在這份文件中表明承認了自己和以嶺藥業的關係,同時還表示自己只是通訊作者,並沒有親身參與該論文的實際研究和統計分析。

延伸閱讀  禿頭、沒腳踝、崎嶇,7位女星最不願露的部位,原來都藏著大秘密

這就有意思了,作為國內研究中成藥對抗新冠病毒的權威在面對連花清瘟膠囊治療新冠的問題上,居然只是一個寫手而已。

之前國內有很多媒體宣傳過世界衛生組織推薦全世界都吃連花清瘟膠囊治療新冠病毒,關於這些新聞的真假,目前只有兩條官媒看起來似乎更具有可信度,一個是人民網,一個是《中國經濟周刊》。

人民網曾在4月6日有一條發自石家莊的報導,報導中的標題十分具有吸引力,標題是這樣寫得“世衛組織認可中醫藥治療新冠療效連花清瘟膠囊防治獲得可靠依據”。

首先以嶺藥業就在石家莊,其次這條新聞的正文中全文上下都沒有明確提出世衛組織認可連花清瘟膠囊治療新冠,但也沒有說明世衛組織否認了連花清瘟膠囊的功效。

《中國經濟周刊》的標題是“連花清瘟成’藥茅’,中醫藥行業拐點已現?”不愧是經濟周刊,上來就是金融屬性滿滿的文風。從標題可以看出,該文記者有意將連花清瘟比作酒中茅台,來彰顯連花清瘟膠囊在國內的熱銷。

但是連花清瘟是藥物是用於治病救人的,跟已經脫離了酒類實質具有金融屬性的茅台並列,未免讓人覺得不是太恰當。在這篇新聞報導的正文中也同樣提到了世衛組織,不過《中國經濟周刊》只說世衛組織推薦使用中醫藥治療新冠,並沒有明確指出連花清瘟膠囊可以治療新冠。

除此之外,文末還特別提了一下連花清瘟膠囊的生產企業以嶺藥業,值得留意的是《中國經濟周刊》發表了以嶺藥業和投資者的交流內容後,以嶺藥業股票暴漲,為此還發表了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

關於世衛組織到底有沒有推薦過連花清瘟膠囊治療新冠,視頻作者通過查找資料後指出,世衛組織中間的部分中國專家建議使用傳統中醫藥治療新冠,同時這些專家還向世衛組織專門提出了一個正式建議。

延伸閱讀  肖戰楊紫《餘生》首播,顧魏在吧台“坐診”活該單身,有強迫症對果盤下手了?

不過世衛組織並沒有明確認可中醫藥可以治療新冠,那就更別說所謂的連花清瘟膠囊了。王思聰轉載了這條視頻並建議證監會嚴查以嶺藥業,以嶺藥業接到消息後回懟王思聰,請指出具體問題。不久王思聰這條博文就被刪掉了。

對此,你怎麼看?歡迎評論區留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