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快男15年後重聚,沒想到他最慘


最近出了新綜藝《歡迎來到蘑菇屋》。

首期主角是2007年快男。陳楚生、張遠、王櫟鑫、王錚亮、甦醒、陸虎。看到他們重聚,彷彿回到那個夏天。那一年,我小升初。年紀雖小,但選秀節目一集沒落。我見證了他們出道的高光時刻,想當年還為張杰和甦醒打Call。現在一晃,15年過去了。他們從男孩變成了男人,我也從學生成長為一名音樂編輯。這次相聚,我能感受他們的兄弟情。那種自然的相處狀態,是裝不出的。三期節目中,最讓我感觸的場景是夜晚K歌。當一首又一首代表作唱響時,我的青春也跟著回來了。 《有沒有人告訴你》、《可不可以忘記》、《傷城》……

這幾首太經典了。

不少觀眾都在彈幕回憶青春。 “那年14歲,我的青春啊”。 “那時候我才12歲,15年過得可真快。”“當年這首歌是真火,我家那邊大街小巷都在放。”

延伸閱讀  陳妍希帶兒子乘機,小星星顏值帥氣,陳曉缺席!

看著他們有說有笑,倒是讓人很美好。當然,回憶這件事不總是歡聲笑語,也有湧上心頭的悲傷往事。他們在即興創作環節,讓氣氛變得有些凝重。一首《活該》,唱出了6人的心聲。

歌詞創作環節,每個人都聊到了自己的“活該”。陸虎說道:“我以為所有的努力都做了,還是沒有達到自己的期許,我最後發現其實所有人都有15分鐘錶達自我的機會,但每次該表達的時候我都退縮了,站在台上應該把這首歌唱好,但我太在意站在舞台上的機會了,反而沒有把握好任何一個舞台。”

陸虎是一個特別容易緊張的歌手。選秀階段,他想的東西太多了,並沒有展現令自己滿意的舞台。至今,我還記得他淘汰前演唱的《愛你一切》。論創作水平,他絕對算是那屆快男中的頭部選手。之後創作的《雪落下的聲音》、《拾憶》、《看月亮爬上來》、《齊天大聖》等都是大眾耳熟能詳的作品。只不過大家只記住了演唱者,而陸虎這個名字就被慢慢遺忘。他出圈作品很多,只不過本人的收穫與付出是不成對比的。這種對舞台的過度在意,反倒成了他的“活該”。陸虎在講述“活該”的過程中,能感受到他已釋懷。他的心態很好,就算自己已經過氣,但在創作上從未停止過。這個話題拋到王櫟鑫的時候,能感受到他內心的壓抑。他幾句即興歌詞,瞬間唱到大家心裡。 “我活該年輕也許是我最好的素材,我活該到最後我把自己出賣……”這簡單的兩句話,倒出了他這些年的經歷。作為第七名出道的他,後續發展其實很不錯。有代表作,又在25歲組建了家庭。

就像王錚亮說的那樣:“你活該,你太小的時候就走到了我們前面。”在當年的娛樂環境下,25歲結婚在偶像歌手中是非常少見的。他最早體驗了婚姻的甜,也最早體驗婚姻的苦。維持5年的婚姻,最終在2020年收場。其他人試圖讓他吐出苦水,但他卻把自己包裹得很緊。

他的狀態很脆弱、很空虛,也很空洞。陳楚生就像一位老前輩,跟他講了很多知心話。 “我不說你之前的選擇和之後的選擇,那我能理解,你沒辦法消化自己的,你做出這個選擇,要對它負責,那你現在對自己的了解其實沒那麼多,然後你就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這段話,真的很治愈。儘管王櫟鑫最後抱著吉他唱起了《Treature》,看似回歸美好的畫面,但傷痛依舊。人生中遇到的創傷,相信時間會撫平一切。不過讓人遺憾的是,其他幾位倒是沒有再講述自己的“活該”。他們能用“活該”作為創作主題,從某種角度來說就是一種釋懷。在我看來,自黑是最通透的表現。縱觀這6位的境遇,其實都沒有發展得特別好。

延伸閱讀  手滑,沒分寸感,演技差,這5位小花路人緣差,都是有原因的

出道那一年,每個人對未來都充滿著期待,想著未來能在華語樂壇有一席之地。從2007年開始,他們也一直在往前走。新歌一首接著一首,活動更是接到手軟。現在回想,每個人也都擁有了各自代表作。甦醒《怕愛》、張遠《傷城》、陳楚生《有沒有人告訴你》、王錚亮《時間都去哪兒了》、王櫟鑫《可不可以忘記》、陸虎《雪落下的聲音》。但隨著樂壇的飛速發展,他們有些追趕不上。曾經千萬人追捧,到現在已經所剩無幾。

觀眾的注意力被逐漸轉移,而這些老男孩也慢慢被遺忘。如果追踪他們的發展軌跡,其實沒有人放棄音樂。新專輯、新單曲依然在發行。只不過由於自身流量的消逝,沒有媒體願意為他們推廣。明知發行的作品沒有太多聽眾,但為何還要堅持下去呢?陳楚生在節目中說了這樣一句話:“乾著自己喜歡的事說不好,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這句話我能感受到某種堅韌。音樂是他們所熱愛的事,就算再難也可以咬牙堅持。作品沒人聽不可怕,掉入自我否定的陷阱才最可怕。一旦進入,就等於斷了自己後路,未來只會一片黑暗。當那首戰歌《我最閃亮》再次響起的時候,我相信他們已準備好繼續戰鬥。希望他們能像歌中唱的那樣:“現在的我想唱就唱我最閃亮,這一年夏天有最溫暖的目光,記憶的遠方,我披戴的榮光,照進天窗、擦亮夢想…”就算失去了當年的榮光,也依然想唱就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