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突然離世的消息,值得100個熱搜


作者|姑娘

娛樂圈最慘打工仔是誰?

那陳學冬必須榜上有名。

這些年,陳學冬被下架的參演作品沒有封殺卻勝似封殺的待遇,論無效打工,我看沒有人能比得過他。雖然演員之路多坎坷,但陳學冬始終沒有放棄。最近,他終於帶著自己的新作回歸了——《原來是老師啊! 》

但今天,我們不吐槽陳學冬依舊穩定發揮的AI式面癱演技,也不吐槽它浮誇又雷人的劇情。姑娘只想藉這部劇,聊聊其中一個讓姑娘印像很是深刻的情節。

01

不夠「陽剛」,就活該被罵?劇中這個長相柔弱清秀,性格有點靦腆內向的男孩,叫陳垚。他沒有朋友,總是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校園的角落,被同學欺負了也不敢反抗。

因為心懷對舞蹈的熱愛,也為了能交到更多朋友,陳垚鼓足了勇氣,去參加舞蹈社團的競選。競選時,他跳了一場自己精心苦練的國風舞蹈。

但他紮實的舞蹈功底,優美的國風舞姿,並沒能為他贏得舞蹈社團的入場券,甚至還被在場的同學吐槽和嘲笑。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的舞姿不夠「硬朗」,他的陰柔美,不符合舞蹈社對於男生「陽剛」舞蹈的要求。更沒想到的是,這段舞蹈被偷拍下來,放到了網上,陳垚因此遭受一場前所未有的網絡暴力。他被做成鬼畜表情包,在網上瘋傳,視頻的留言和彈幕更是鋪天蓋地的惡評:“骨子裡帶娘們儿氣,我以後兒子像他這樣,肯定打死他!”“太可怕了,現在的男性女性化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看得我雞皮疙瘩掉一地。”“妖嬈的實在看不下去,沒有一點男子漢氣質。”“娘炮,噁心,譁眾取寵!”……

網絡上肆意的謾罵,只是因為網暴者眼中的陳垚——沒有男人該有的樣子。塗護手霜,不像個男人;

延伸閱讀  董宇輝勸誡年輕人別沉迷“奶頭樂”,卻反遭嘲諷:少來多管閒事

愛哭,不像個男人;

舞蹈風格陰柔不陽剛,不像個男人……

陳垚因為擁有這些所謂的「女性氣質」,被貼上了「娘」的標籤。所以他不受待見,甚至因此被辱罵、被霸凌。他無助,他渴望救贖。好在陳垚是幸運的,因為他的身邊還有替自己伸張正義的老師,以及站在身後力挺他的同學。

老師幫助陳垚回懟網絡惡評是他們從深淵中將陳垚拉了出來,幫助他走出陰影,躲過這場暴風雨。

劇中的陳垚,最終得到了大家理解和支持,擁有了一個Happy Ending。然而,現實中的「陳垚們」,卻大多沒能遇上他的這份幸運。

02

玫瑰少年,也有躲不過的荊棘《玫瑰少年》這首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誰把誰的靈魂,裝進誰的身體誰把誰的身體,變成囹圄囚禁自己亂世總是最不缺耳語,哪種美麗會喚來妒忌你並沒有罪,有罪是這世界生而為人無罪,你不需要抱歉這首歌,是蔡依林為一個因性別歧視而遭受校園霸凌致死的男孩葉永誌所創作。葉永誌是一個外形秀氣、舉止溫柔的男孩子,從小他就非常懂事,從不調皮搗蛋,還會主動幫著媽媽做飯做家務。他性格內斂,比起跟著男孩子一起瘋跑瘋玩,他更願意和女孩們一起過家家。也是因為這些舉動,他被男同學嘲笑,稱他是「娘娘腔」。老師甚至因為葉永誌喜歡做女孩子做的事,覺得他不正常,建議家長帶著他去看心理醫生。心理醫生卻對葉媽媽說:“你的兒子非常正常,如果覺得他這樣不正常的人,他本身就不正常。”

但少年之惡,惡於無知,惡於無畏。葉永誌的妥協忍讓,並沒能為他換得平靜的校園生活,「娘娘腔」、「人妖」的稱呼,伴隨著他的整個學生時代。溫柔細膩的葉永誌,彷彿成為了男生中的異類,他被排擠孤立,甚至辱罵毆打。他從來不敢在下課時間去上廁所,因為有男同學會趁他上廁所時,強行脫他的褲子,檢查他是不是「女生」。

葉媽媽向學校反應情況,但學校卻沒有及時處理。

2000年4月20日,葉永誌在下課前五分鍾離開教室去上廁所,結果被發現倒在血泊之中,送醫後不治身亡。更可笑的,是校方給出的解釋:這個從來沒有心髒病史的男孩,在學校死於心髒病發。

葉永誌的悲劇,只是因為他的生理性別與性別氣質有所偏差,就被冠以「娘娘腔」、「不男不女」的標籤。因為不符合大眾對男性氣質的期待,他成為了校園中被邊緣化的異類。因為「娘」,這個玫瑰少年在數不盡的校園霸凌中,將他溫柔又無辜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15歲。

葉永誌的突然離世,擊潰了葉媽媽所有的堅強,但她仍然拼了命地兒子討還公道。並且開始在社會上為所有像葉永誌一樣的少數群體發聲,為他們爭取權利:“我的小孩子沒有了,我要去救像他這樣的小孩子,我們沒有錯,我們要向著陽光去爭取我們的權利。”

延伸閱讀  欲揚先抑於文文,美貌高光是張儷

最終,葉媽媽等來了一個公道,造成葉永誌悲劇的三位涉事人被判刑,她也憑一己之力,促成了台灣省性別教育的改革。葉永誌的故事,無論何時看到,都覺得他應該值得100個熱搜,他是以生命為代價,去喚醒眾人懂得多元和尊重。但令人悲傷的是,跟葉永誌同樣的悲劇,時至今日依然還在發生。去年,25歲的獨立攝影師鹿道森,留下一封遺書,告別了這個世界。從小就又乖又懂禮貌的他,在學校竟然因為太懂禮貌而顯得格格不入。

文靜乖巧,沒能為他換得校園友誼,卻成為他身上的「罪」。他被叫「娘炮」、「假姑娘」,在學校遭受霸凌和語言暴力。只是因為外表看起來像女生,他就彷佛成為了男生群體裡的「叛徒」:被排擠,讓下跪、被威脅、攔著路不讓走,被一群人圍著欺負……種種經歷就如不斷匯聚的沙粒,壓得他身心俱疲,只想逃離,最終促成了悲劇。

「娘炮」、「變態」這些字眼滋生的荊棘,刺傷了多少躲在角落裡綻放的玫瑰少年。偏見帶來的殺傷力和惡意究竟有多大?這個問題,「玫瑰少年」甚至以生命為代價,才給出了飽含血淚的回答。

03

「娘炮」的本質,是性別刻板印象更是對女性特質的歧視一直以來,姑娘都特別討厭「娘炮」這一類的詞彙。因為剖開這些詞彙的外皮,就能看到它其中一個內核——大眾對性別的刻板印象。關於兩性的社會規訓,性別準則向來是根深蒂固的觀念。例如我們從小就會被教育,男人要有男人的樣子,女人要有女人的樣子:男人天生就該喜歡藍色,女人天生就該喜歡粉色;男人從小的玩具是飛機小汽車,女人的玩具選擇是芭比娃娃;男人必須陽剛勇敢、幹練睿智,女人則要溫柔賢淑、心靈手巧……男人和女人之間,被這些性別刻板印象分別定制了界限分明的條條框框。一旦有人沒按照規定站在框裡,就會被孤立排擠、施以惡意,受到來自社會的辱罵、非議、甚至歧視。有多少颯爽的女孩被嘲笑「男人婆」,就有多少溫柔的男孩被謾罵成「娘娘腔」。歌手吳青峰,從出道開始,就因為外表和聲音有女性化特質,一直沒能擺脫「娘」的輿論攻擊。但是他不懂,「娘」為什麼會變成一個負義的詞?

他一針見血就剖開了「娘」的另一個內核:娘就是媽媽,攻擊一個人娘,就等同於在攻擊女性化特質。

當女人被說很剛強,就覺得她具備男性的特質,好像就是誇她一樣。但當一個男性因為具備了女性的特徵,被說「娘」,就是在對他人身攻擊。兩相對比,「娘」,不但變成了令部分男性甩不掉的貶義詞,也成了針對女性特質的羞辱。

歸根結底,這還是男性凝視下的畸形社會法則,它默認女性是低於男性的存在,所以具有女性化特質的男性,也成了被鄙視的對象。男子氣概究竟應該是什麼樣的?一定得是高大威猛、粗獷豪放、剛強果斷、傲慢霸道的硬漢嗎?不,不僅僅是。 「溫柔」從來都不只是女孩子的代名詞,男生也有溫柔的權利,有哭的權利,有護膚打扮的權利,有清秀細膩的權利,有不必陽剛的權利。如果只是因為男孩的性格中多了柔軟的一面,就要被群起而攻之,那男子氣概,確實該與時俱進了。陽剛之氣,從來就不等於簡單的「行為男性化」。學識、教養、善良、擔當、責任感,這些才應該是最顯而易見的男子氣概。

吳京談如何衡量男性特質就像一直遭受「批娘霸凌」的吳青峰,擁有著大多數自詡「陽剛」的霸凌者所沒有的堅韌心臟:“我會覺得,那些說我「娘」的人,大部分其實都比我懦弱。我覺得真的要遇到事的時候,他們是經不起的。如果他們有一天接受到像他們一樣罵我一樣謾罵的話,他們絕對會比我易碎。 ”

只有膚淺的人,才會以外表論是非,鑑美醜,才會因性別刻板印像不容許有異類的存在。也許,從小就接受社會規訓的我們,對於性別刻板印像很難做到一下就改觀,但起碼請保持最基本的善意。千萬別拿他人的性別特質,當做你向他揮去利刃的藉口。因為說不定在某種情況之下,你也可能會變成失去話語權的少數人。

性別不可選擇,但成為什麼樣的人是自己可以選擇的。無論男女,都不應該因為性別偏見和歧視,被貼上充滿惡意的標籤。請停止謾罵膽小愛哭的男孩「沒個男人樣」,也請停止取笑大大咧咧的女孩「像個男人婆」。玫瑰雖然偶有凋零,但希望它掉落的花瓣和枝葉,能為更多玫瑰換來盛開的土壤。也願我們都可以摘下面具,按照自己本身的性格,活成最自由的自己,綻放屬於自己的精彩。以上,致所有的「玫瑰少年」。

延伸閱讀  《超時空羅曼史》即將上線民國大明星與21世紀小編劇跨時空熱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