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運營商要先破十個難題,才有乾掉微信的翻盤機會



微信強大的社交功能替代了運營商的傳統通信業務短信+語音,導致運營商的傳統業務收入下滑。從某種程度上講,微信砸破了運營商鐵飯碗。

證券時報2014年5月23日報導稱,受到騰訊旗下微信的影響,中國移動2013年短信量銳減少15%,2014年前四個月跌幅擴大至逾20%,預期微信將繼續對中國移動的短信業務帶來較大衝擊。

微信除了對短信業務的替代之外,更大的影響在於全面替代了運營商的語音業務。當時運營商正處於語音向流量經營轉型階段,行業自身也存在著放任語音被微信替代的消極作為。

運營商要先破十個難題,才有乾掉微信的翻盤機會 1

運營商要先破十個難題,才有乾掉微信的翻盤機會 2

實際上,中國移動早在微信形成氣候之前,就發現了其可能給通信行業帶來的顛覆性影響。中國移動為此還在多個正式場合呼籲同行共同應對微信的現實威脅,可惜並未得到友商響應。

眼看著微信一天天壯大並形成了對消息的壟斷地位,三大運營商不但深刻體會到了抱團創新的重要性,而且也感受了閉門造車自食惡果的尷尬。為了突破微信的重圍,中國移動甚至還投入巨額資金努力挽救半死不活的飛信,雖然結果是徒勞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微信基於社交形成的商業生態圈對運營商的威脅已經越來越大。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運營商越來越像是在給微信打工。因此,運營商迫切需要改變當前在消息領域的不利處境。現在這種共識已經成為實際行動。

4月8日,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聯合國內的華為、中興、小米、vivo、OPPO、聯想、魅族以及國外的三星等手機終端廠商共同了發布了《5G消息白皮書》,合力推廣5G時代消息業務的新模式,試圖既挽救傳統通信業務的下滑窘態,又拓寬業務收入來源。

很明顯三大運營商試圖通過通信行業的內部聯合併利用行業優勢拉攏上下游合作夥伴共同構建產業聯盟衝擊以微信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對社交功能的圍困和壟斷。現在的問題是,運營商還有多大的翻盤機會?如果能否解決下面的問題,我們認為運營商翻盤還是有機會的。

首先是舊瓶裝新酒問題。 5G消息並不是新事物,也不具備技術性創新,可以說唯一的創新就是添加了“5G”概念。 5G消息最早起源於中國移動2014年在4G時代倡導的“新消息”概念,也就是在原來短信單純文字+圖片功能基礎上,增加了視頻等新功能,形成了文字+圖片+視頻+位置的信息發布集合體。

其次是用戶定位導向問題。以用戶為中心是互聯網公司的運營核心,也是其發展的基礎,而這正是運營商欠缺的。正如有關心通信行業的網友所稱,運營商本質上還是以領導為中心。雖然運營商口口聲聲說重視客戶訴求,但是實際上領導意志才是第一位的。比如,一個不知情定制都無法根治。

再次是開發團隊能力問題。運營商的技術團隊人員技能素質根本無法和互聯網企業競爭。雖然這些年三大運營商都成立了很多獨立運營的子公司,已經比以前進步不少,但是想做出微信這種級別的軟件仍需要繼續改革,僅僅薪酬待遇一項就能說明問題,比較運營商的薪酬養不住技術大牛。

第四是收費格局改變問題。微信是免費使用,而且其聚合了社會生產生活方方面面入口,這極大地便利了人們的生活,對用戶的粘性十足。相對來說,5G消息不可能是免費的,畢竟運營商合力推出5G消息的目的是為了增收,而不是為了搞掉微信,或者搞掉微信只是次要目的。

第五是新聯盟穩定性問題。雖然是同根生,但是各自為戰、相互攻閥是運營商的基色。在5G場景缺乏、應用不足的情況下,運營商組合起來的5G消息聯盟本身能夠解決多少問題,現在還不確定。有一點特別提醒大家注意,出席發布會的運營商領導都是分管市場業務的副職。

第六是5G消息推廣買單問題。燒錢圈用戶,這是典型的互聯網玩法。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運營商能否突破規則限制通過燒錢獲客嗎?即便可以突破政策限制燒錢獲客,那麼獲客資金按照什麼樣的比例分攤呢?

第七是運營商內部的信任問題。雖然三大運營商的高層領導經常相互調任,可以說是其樂融融地打成了一片,但是行業內部的信任問題並沒有因此得到加強。就像取消流量不限量套餐問題,如果不是監管層強力介入,行業內部自己根本無法解決。

第八是5G消息生存期限問題。雖然在5G NSA時代,個人客戶(2C市場)是主要市場,是競爭的焦點,但是未來5G的重點在政企市場(2B市場)。通信專家分析認為個人市場僅僅佔5G市場份額的20%,為了這20%的市場,運營商願意花多少錢來維護呢?

第九是創新的突破性問題。微信不會坐等5G消息對自己的全面圍攻,必然會見超拆招。微信未來很可能在互聯互通等方面採取更積極的態度,通過主動加強與其他應用的合作,避免自己被邊緣化,畢竟微信已經深刻汲取了飛信沒落的教訓。運營商的創新能否超過微信,現在看來並不樂觀。

第十是垃圾短信治理問題。現在垃圾短信已經成為人神共憤,但是目前不但尚未被根除,而且還時不時地興奮作浪。未來5G消息能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或者垃圾短信會不會在5G消息時代更加肆無忌憚,這個問題不容忽視。

微信雖然功能和用戶粘性都非常強,但是這並不代表其沒有弱點,更不代表其不可戰勝。三大運營商能不能通過合力突破微信圍困,其意義遠遠超過5G消息成功普及本身。畢竟實現5G全球領先,除了網絡覆蓋建設之外,更重要的在於5G應用。如果三大運營商能夠形成比較穩定的業務創新聯盟,並以此為基礎推動各行各業實現5G業務創新,那麼這才是對國家、對行業來說更至關重要​​的。這也是我們樂見的最好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