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那些傳統相聲改編的新相聲,《西征夢》最為成功


《西征夢》《從軍記》

傳統版本:《得勝圖》《打白朗》

窮不怕創作的單口《得勝圖》,現在只能找到部分殘本,而且很多笑料已經過時,即使演出來估計也沒什麼市場。但由張壽老改編的對口版本《打白朗》,現在仍然在天津茶館中大受歡迎,畢竟段祺瑞袁世凱都是現代名人,而且是很多傳統相聲中的常客,對於相聲窩子的觀眾來說,就跟抖音網紅差不多熟悉。而且經過老先生們的改編,很多包袱也常拆常新,自然不存在過時一說了。

但《打白朗》終歸是塊老活,對於青年演員來說演不出味道來,而老先生對於里面各種大身上大使相的表演,體力可能又跟不上,所以一個更加應時應景的全新版本《西征夢》就應運而生了。

《西征夢》算是郭德綱所有作品中,綜合水準最高的一段。跟由碎包袱雜糅而成的“我字”“你字”,以及純情緒輸出的脫口秀《論相聲五十年之現狀》不同,《西征夢》是一段結構完整,有鋪墊有正活有底,而且有濃厚傳統味道的新相聲。郭德綱的先天優勢在裡面發揮到了極致,比如將評戲變成校歌,以及高門大嗓的叫賣,布什總統的河南方言等,各種妙趣橫生的元素巧妙穿插,令人百聽不厭。

《西征夢》另一個比較成功的版本,就是佟有為馬樹春的《從軍夢》了。雖然大部分包袱都跟西征夢一樣,但佟有為加入了大量春典,比如“外國娘們盤尖”“寫兵法的是孫子,寫論語的是空子”等,更加適合天津觀眾的口味,也跟“老合部隊”這個主線完美契合了。

《最差先生》

傳統版本:《扒馬褂》

1995年春晚字幕中,《最差先生》的備註是“小品”。但個人覺得,小品如果按照話劇的去歸類,那麼演員應該直接進入角色,而不能頻繁的跟觀眾互動。只有相聲這種曲藝才有演員跟觀眾互動,甚至把觀眾作為表演的元素。

所以《最差先生》應該是一段群口,而且是以傳統相聲《扒馬褂》為梁子的新編版本。兩者都有一個核心道具,馬褂跟小鍘刀,而且所有矛盾都由道具產生,《扒馬褂》中膩縫為了不歸還馬褂而圓謊,《最差先生》中馮鞏牛群為了不得到小鍘刀而圓謊。

唯一的不同之處在於,《扒馬褂》是三個不同的角色分工,撒謊人(逗哏),刨根問底人(捧哏),圓謊人(膩縫),而《最差先生》之有撒謊人倪萍,圓謊人馮鞏跟牛群,等於是兩逗一捧的模式。

而《最差先生》這個作品再次展示了相聲的預言功能,底包袱是牛群馮鞏將最差先生的小鍘刀給了倪萍姐姐,並且很意味深長的說“祝你先生警鐘長鳴~”

然後到了1996年,陳凱歌導演就把倪萍姐姐拋棄了,小鍘刀的威力恐怖如斯。

延伸閱讀  畢書盡被要求唱一句退一步完成肌肉最酸痛的配唱

《煉金術士》

傳統版本:《羊上樹》

要說大逗相聲在巔峰時期,創作能力確實是爆表,各種傳統相聲加入最時尚最犀利的元素,變成了朱紹文都聽不懂的全新版本。最要命的,那些包袱還真哏兒,內行外行都聽得出彩。

比如董建春李丁的《煉金術士》,以傳統相聲《羊上樹》《樹沒葉》為藍本,逗哏騙捧哏自己有發財的辦法,讓捧哏演一出倫理短劇。 《煉金術士》去掉了倫理的部分,用熱門漫畫為主線,將《我為祖國獻石油》進行魔改,配合董建春李丁漫才風格的表演,笑料密集程度堪比真正的漫才。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在於,這個段子無法在業內進行推廣,除了董建春李丁誰演都是泥,畢竟他們的風格沒法複製,尤其是李丁這種倒二八的捧逗比例,也算是空前絕後了。

《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在相聲表演與創作中的指導及應用》

傳統版本:《口吐蓮花》

這個段子之所以流傳不廣,很大原因是名字實在太長,做長尾關鍵詞都得讓百度殷勤癱瘓。但從改編傳統段子的角度來說,其內容確實非常新穎,而且帶有一點點科普的作用。當然跟《煉金術士》一樣的毛病,如果不是董建春李丁這種狂野的風格,最好還是別碰這塊活,容易演出台上台下一起尷尬的效果。

除了電視上的精簡版本,大逗小劇場的《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在相聲表演與創作中的指導及應用》包袱更加密集,現場效果更好。尤其是開場就跟主持人錢琪有個互動,觀眾情緒一下子就被帶起來。可見電視相聲演員不是適應不了小劇場,漫才演員也懂把點開活的。

《超級明星》

傳統版本:《福壽全》

《超級明星》絕對是狗神趙偉洲最有代表性的一個作品,由傳統相聲《福壽全》改編而來,將哭喪繼承遺產,改成拍電影成大蔓兒,另外還巧妙的加入了《豆腐堂會》中騙水喝的段子,變成趙偉洲要騙謝天順請客吃飯。

延伸閱讀  沒等到焦俊艷與張若昀二搭新戲,卻等來又一大劇,合作3位老戲骨

《超級明星》的時代感非常強,將當時很多流行元素融入其中,比如幾部經典的日本電影《追捕》《望鄉》,還有山口百惠中野良子栗原小卷等中老年人記憶中的女神,還把《智取威虎山》《紅燈記》等經典唱段植入其中,可謂是全程節奏緊湊笑點密集。而且趙偉洲跟謝天順的搭檔絕對是神來之筆,兩個狗派大家尺寸火候拿捏的極其精準,將犯狗這門藝術演繹到了極致。

《賣枕頭》

傳統版本:《酒令》

這個段子給了趙偉洲藝術生涯中最高的榮譽——最佳捧哏獎,但也讓狗神無比沮喪,自己當了一輩子逗哏,結果拿獎時卻成了捧哏。

《賣枕頭》雖然不算狗神特別出彩的段子,但在群口相聲的領域中,也算是獨具一格了。其使用的是傳統相聲《酒令》的梁子,兩逗一捧,逗哏聯合起來欺騙捧哏,只是把喝酒(氣球大錘)改成了催眠枕頭。這個作品也走了趙偉洲一貫的作風,喜歡把時事新聞做成包袱穿插其間,讓觀眾捧腹之餘也記憶深刻。

《新八扇屏》

傳統版本:《論捧逗》

雖然名字是《新八扇屏》,而且內容主線也是《八扇屏》,從文人對對子到貫口活。但梁子卻是《論捧逗》,以捧逗互換為主題。

這個段子算是劉春山和許建的代表作,武老闆的冷面,鐵刨花的狗慫都發揮得淋漓盡致。

其實《八扇屏》的新編版本有很多,畢竟這個梁子比較簡單,從捧哏刨逗哏,到逗哏反殺,然後捧哏認慫,引出幾番貫口,很多包袱直接往裡面套就行了,比較經典的有馬季的《登山英雄傳》。

《自不量力》

傳統版本:《賣布頭》

這應該是侯耀文傳統底子展示最完整的一個節目,故事背景假定為外國打仗,國內派曲藝團去勸和。梁子套的是《賣布頭》,但前兩番叫賣改成了貫口、太平歌詞,聽完後可以得出結論,侯耀文的太平歌詞跟他徒弟的完全是兩種不同的藝術。

延伸閱讀  《王牌》終於封神,有笑有淚不尷尬,4個人的王牌家族團魂在燃燒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