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情令》肖戰不願苟延殘喘!


在亂葬崗這段前世最掙扎、也是最後一段平靜的日子裡,魏無羨只有在喝醉酒的時候才能大大方方地想念藍湛,想起他們第一次月下相逢,那時他還未失丹,生命還像是剛剛展開的圖畫,還能和他神仙一樣的意中人平分秋色、比肩而立;而亂葬崗今晚的月色依然冰冷如銀,和那晚姑甦的月色並沒有什麼不同,我卻只能在這月下獨自吹起你為我彈奏的《洗華》,想念你。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而這樣一個心志堅定的人,在救下溫氏之後,唯一一次懷疑這個決定,就是因為晚上夢到和藍湛窮奇道分手的畫面,又想起自己只能通過給金凌起字叫如蘭來聊寄此心,救下溫氏他失去了很多,而只有藍湛,只有因此徹底失去藍湛這一件事情讓他覺得是生命無法承受之重,曾經動搖過他的決心。不恨年華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強半為銷磨。

不夜天的命運,如同沒帶傘的人在曠野中突如其來地遭逢一場潑天的暴雨,退無可退,避無可避。站在這宿命般的屋頂,頭頂上空懸的依然是當年姑甦的那輪月亮。卻已萬劫難回身。

我所護者婦孺,盡皆失去。我所惜者長姐,為我而死。我所信者大義,分崩離析。我所愛者藍湛,拔劍相與。

這天地一瞬間失去了色彩,所有的兵戈、殺伐、戰吼,都沒有了意義。我曾是怎樣深愛著這世界呵,雲夢的荷花和紙鳶,姑甦的美酒與春潮,長姐的湯羹和關心,藍湛的容顏與懷抱,哪一個不讓人深深眷戀呢?卻從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喪失活在這世上的勇氣。回首繁華如夢渺,殘生一線付驚濤。

延伸閱讀  甄子丹小姨子汪圓圓:23歲談初戀,27歲嫁入豪門做“百億兒媳”

而愛人的手終究是在崖邊死死拉住了他,在永遠的黑暗與岑寂之前,那是最後一線光明。睜開雙眼,是那魂牽夢縈的容顏。命懸一線,藍湛的傷勢卻依然令他掛牽。千鈞一發,死誌已去,眼中的希望微茫若螢火閃過,若可以,哪怕苟延殘喘也是想留在愛人身邊的吧。可是江澄的劍鋒與鬆動的岩石撲熄了這最後的螢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