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劉詩詩的粉紅史,從傻白甜到10億闊太,3段情史太精彩


在波詭雲譎的娛樂圈,名利就像是滾邊燙金的紋飾,牢牢嵌在高聳的門簷之上,波光粼粼,甚是誘人。若是看上一眼,就失了心,丟了魂,而不妄動者,鮮矣,但皆為智者,堅守初心,令人嘆然!

85後的一代女星中,劉詩詩就像是一輪“白月光”,乾淨清澈,不染塵埃。儘管出道已有17年,但她的臉上依舊映著純真又肆意的笑容,這是一種由內心迸發的真正快樂。

“我從來也沒刻意執著過什麼,因為執著是沒用的”,劉詩詩如是說。

無論是作為一名演員、妻子、還是母親,她總是保持一份淡然,瀟灑隨性又堅韌坦率,不立人設,不搶熱搜,安安靜靜地守著自己的小世界,戲歌笑舞。

一、腳尖上的夢想

1987年的冬天,一場大雪過後,蕭瑟凜冽的北京城,在歸來的大雁啼鳴聲中,逐漸恢復了生機,立春之後,宣武區的桃花開得絢爛極了。

3月伊始,城南老劉家熱鬧了起來,大院裡紛至沓來的賓客,圍在主屋有說有笑。 64歲的劉田利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個孫女,作為西河大鼓泰斗級演員,他在京城戲曲界可謂名號響亮。

小丫頭生得水靈,白皙透亮的臉上嵌著一個小梨渦,眉眼之間似百合燦開,猶有沁香。周圍人伸著腦袋往包被裡瞅,小人兒不哭不鬧,咧著一張小嘴,敦敦樂笑。

劉田利本是想要個孫子,繼承他這一門老手藝,怎料上天喜降“小公主”,看著純真可愛的女娃娃,他也就釋然了,為其起名劉詩詩,十分疼愛。

時光交錯,物轉星移,20年後與她相遇的男孩吳奇隆,此時已是18歲的少年。在家排行老二的他,已經挑起家裡重擔,擺地攤打零工,勤工儉學為父母分憂。

這年暑假,在鬧市擺攤的他,被“開麗”公司星探發現,後來與蘇有朋、陳志朋共同組成“小虎隊”,短短三年時間紅遍全亞洲。

彼時,劉詩詩在一家人的寵愛里快樂地長大,爺爺早早為她謀劃未來,思來想去,覺得大鼓技藝實在太辛苦,敲敲打打也不適合女孩子。

於是,他把拜把兄弟袁闊成請到家裡,他是著名評書演員,曾經獲得過中國曲藝牡丹獎終身成就獎,威名頗著。

劉田利希望袁闊成收孫女為徒,讓她吃上評書這碗飯。兩人在書房裡一合計,終覺不妥,小姑娘家家接這門厚重活計,跑江湖吃飯,實在艱辛,後只能作罷。

因為母親劉曉莉喜歡跳舞,父親就跟爺爺商量,送女兒學習芭蕾舞,即能培養氣質,又是一門技藝。

6歲時,劉詩詩就在中央芭蕾舞團業餘舞蹈學校學習芭蕾舞,10歲時,她就考上了北京藝術學校,並從此開始了住校生活。

離家的日子,讓小小年紀的她,第一次感到孤單和痛苦。每天,排練房的燈從初晨亮至深夜,把桿上蒙著的汗水,從來沒有乾過,落地鏡前的自己就像木偶,一遍又一遍地旋轉、跳躍,舞鞋上剛補上的布丁又磨出了洞。

“學習舞蹈的女孩,不知道什麼是吃苦”,劉詩詩回憶說。

學藝的這些年,她也逐漸從一個看似柔弱的女孩子,變得堅韌又倔強。對於芭蕾舞,她始終不願輕易拿出來展示,因為實在珍貴,她希望用盡心力呵護它長大。

15歲時,劉詩詩憑藉出色的舞蹈功底,成功考入北京舞蹈學院芭蕾舞系,然而,隨著身體的發育,劉詩詩逐漸發現自身條件限制,繼續芭蕾舞的學習不再適合自己。

於是,她決定成為一名舞蹈老師,將自己的腳尖夢想發展下去。

彼時,吳奇隆因為濫賭父親欠下的巨額賭債,幾乎把自己賣給了經紀公司,為了償還向公司借的錢,他每天工作20到22個小時,每月還錢近20萬,精神受到極大的折磨。

終於,他花了13年時間,才把父親的2000多萬負債還清,內心的疾苦和強烈的不安全感,傾捲了吳奇隆的整個青年時期。

在命運的牽扯之下,相差17歲的兩人,在未來的某一天相遇,而她也將成為他的唯一解藥。

二、“四小花旦”晉升之路

有人說,劉詩詩這一路走來順風順水,運氣十分的好,然而,她的運氣背後卻藏著不為人知的努力,以及人品修為的加持。

2004年,正在上大三的劉詩詩,一如往常地從練功房出來,一身臭汗後,她胡亂地束起一根馬尾,麻利地換上大碼牛仔褲,扛著一條毛巾,插著兜徑直走向澡堂子。

路上,正碰到《月影風荷》劇組來校選角,一群人里里外外圍著,她一時興起,也伸頭往裡瞅了瞅,不料被導演平江鎖金一眼相中,出演劇中單純天真的“葉風荷”。

延伸閱讀  傳家:易興華的去世,改變了兩位主角的結局,這個女人淪為笑柄

“伯母你好”,一句四個字台詞,劉詩詩愣是十幾條過不了,一開口就止不住地笑。對於毫無表演經驗的她來說,這也算正常,然而,卻急壞了一旁的導演,於是他就親力親為地教。

這部戲,為劉詩詩推開了表演世界的大門。

1年後,唐人影視老闆蔡藝儂,正在為壯大公司,到處招賢納士,因為錯過了“小美人”劉亦菲的加入,她心下不悅,急忙想找到氣質類型相仿的女演員代替。

18歲的劉詩詩,帶著還未褪去的嬰兒肥,和多年芭蕾舞浸潤的仙女氣質,走進了蔡藝儂的視野裡,剛一畢業,就被她簽入自家公司。

小姑娘天生愛笑,性格大大咧咧,倒是十分投蔡藝儂的脾氣,把她當小妹妹一樣帶在身邊照顧,幫助她一點一點提升演技。

與此同時,蔡藝儂也將很多討喜的角色分配給劉詩詩,讓她磨練演技。

於是,《聊齋奇女子》中心地善良的狐妖辛十四娘,《射雕英雄傳》里個性堅強的穆念慈,還有《白蛇後傳》裡才貌雙絕的畫中仙尹雙雙,相繼橫空出世。

2010年,一部仙俠IP大劇《仙劍奇俠傳三》,劉詩詩在其中飾演亦正亦邪,純真可愛的薑國公主龍葵,此劇之後,其飾演的“公主”形象深入人心,更是成為炙手可熱的一代女神。

入行以來,安靜少言的她也收穫了自己的第一個閨蜜—-楊冪。無論戲裡戲外,兩人親密得就像是連體嬰兒一般,同吃同住,用同款手機殼,還相約一起出遊。

然而,隨著兩人事業的高速發展,當初形影不離的小姐妹,逐漸貌離神合。由於楊冪跟老東家唐人的解約之戰,被夾在閨蜜和老闆之間的劉詩詩,斡旋其中,尷尬非常。

加之,躍升一線的兩人,因為圈內資源的裹挾,和各自經紀公司爭搶角色,導致嫌隙更深,而2012年“金鷹女神”決戰之夜,隨著劉詩詩的當選,最終兩人友誼盡散。

或許,這就是成長的第一步,讓你在捨與得之間,先學會放棄自己。

此後,劉詩詩將所有精力放在事業之上,也收穫了業內極好的評價。在拍攝現象級古裝劇《步步驚心》時,她頂著巨大的壓力,接下了女主“若曦”的戲份。

為了拍好這部劇,她為劇本寫下足足3本心得筆記,片場時時刻刻在默詞默戲,從來不敢怠慢。整部劇她有600多場戲,白天黑夜連軸轉,她卻是組裡最早起最晚收工的人。

隨著這部劇的大火,劉詩詩飾演的馬爾泰·若曦,收穫了億萬觀眾的喜愛,並獲得白玉蘭、華鼎獎等多項大獎,之後,她成功晉升為85後的“四小花旦”之一。

三、與老胡的意難平

多年的芭蕾舞學習,也將一份“韌勁”傾灌入劉詩詩的血液裡,表面溫婉優雅的她,內裡卻是男孩子性格,合作過的男演員,也多數成為了她的兄弟。

黃軒說:她看起來很柔弱,其實骨子裡很硬,有一股俠氣。

葉祖新說:她就是一條漢子。

在演藝圈這個名利場裡,她總是淡淡的,又靜靜的,不博熱搜,不爭番位,似乎爭名奪利與她沒什麼關係。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越來越好,但我不會刻意給自己壓力,一定要站到什麼位置,或有多大名氣,但是演戲這件事,我是一定會鑽牛角尖的”,劉詩詩笑著說到。

就是這樣一個謙遜又執拗的女孩子,吸引了溫潤公子胡歌的追求,兩人之間介乎友人與戀人的關係,一直撲朔迷離,讓人浮想聯翩。

早在2007年時,兩人就在《少年楊家將》裡有過合作,當時不相熟的兩人,並無過多交集。

此後,同是唐人旗下藝人的兩人,一直是蔡藝儂的心腹演員,作為重點培養對象,兩人在《仙劍奇俠傳三》中,飾演一對感情深厚的兄妹,當年龍葵為哥哥景天以身殉劍兩次,可是賺走觀眾一波眼淚。

而這份情深意重,也從戲裡延續到了戲外,無論是出席活動還是站台走穴,胡歌都是劉詩詩身邊,默默相守的人。

為她披衣,為她解圍,在人群裡牽起她的手,片刻目光不離。

當被問起“有沒有喜歡上劉詩詩”時,故作不正經的胡歌,調皮地回答到:“有啊”,之後一臉燦笑,一旁的劉詩詩頓時紅了臉,“詩歌黨”更是激動不已。

然而,那一句鄭重的承諾,在游離與試探的感情中,逐漸失去了聲音。

胡歌也曾在採訪中,說到劉詩詩是一個十分慢熱的女孩子,尤其在感情上,就是一個傻姑娘,明戀她都不知道,暗戀更是雲裡霧裡。

延伸閱讀  劉敏濤又鬧情緒,枉費韓東君楊冪一番好心,觀眾的評論出奇一致

這段話似乎有影射自己之意,然而,在劉詩詩與吳奇隆傳出感情后,胡歌最終放棄了他心中的“王語嫣”。

之後,淡淡回應道:名花已經有主了,我們就是…兄弟。

除了與老胡的這段意難平之外,極少有緋聞傳出的劉詩詩,還有一段“露水情緣”。

2011年,因為拍攝《天使的幸福》,劉詩詩與男主角明道日久生情,據說兩人地下戀一年半,已成為圈內人盡皆知的秘密。

然而,兩人分手後就再無交集,這部劇一直被壓到2017年才播出,當時官方宣傳時,兩人為了避嫌,還特地錯開位置坐下,席間,明道還不自覺地偷看劉詩詩。

感情這東西,就是如此莫名其妙又毫無道理,它要是闖進來了,你就只能招架,成與不成不可言說。

四、四爺甜蜜追妻

“我的人生多坎坷,大家都知道。我曾一敗再敗,是劉詩詩讓我敢於重來”,吳奇隆滿眼星光地說。

2011年,吳奇隆接拍了古裝劇《步步驚心》,而這一年距他離婚已有2年,與前妻馬雅舒8年的感情,他付出了所有卻換來了無盡的傷痛。

經歷過失敗的婚姻,他選擇重新站起來,全心全意投入工作,與此同時,他也將自己的感情徹底上鎖,不再輕易談及愛情。

這部大製作宮廷劇,對作為男主角的吳奇隆來說,戲份十分的重,所以片場他總是冷面寡言,刻意保持“四爺”身上的高冷威嚴。

而合作的女主角,正是24歲的劉詩詩,男孩子性格的她,倒是與劇裡的“八爺”、“十爺”、“十四爺”打得火熱,唯獨不敢與“四爺”造次。

一場與吳奇隆的吻戲,因為劇情需要,節奏十分激烈,劉詩詩調整好狀態後,直接要求開拍。

不相熟的兩人緊緊抱在一起,之後四爺霸道強吻過去,若曦反口一頓猛咬,只見四爺嘴上血口牙印清晰可見。

“咔”聽到導演一聲喊,兩人鬆開了彼此,吳奇隆立馬捂著嘴,茲茲吸溜兩句叫著疼,望著一臉歉意的劉詩詩,兩人竟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自此之後,吳奇隆就對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孩有所改觀,並稱呼她叫“詩爺”,兩人漸漸熟絡起來,吳奇隆的話也變得多了。

因為戲份重、壓力大,劉詩詩經常會悶悶不樂,吳奇隆就在一旁悉心安慰,給她很多有用的建議。她拍攝落水戲時,吳奇隆會親自熬好薑湯悄悄送到片場。詩詩嘴饞想吃火鍋,他就立馬讓助理端來一盆,為她解饞。

四個月的拍攝結束後,兩人的感情也火速上升,經常形影不離地像一對熱戀情侶,然而,兩人都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

劇中,“四爺”與“若曦”的這段癡纏虐戀,更是讓觀眾深陷其中,站CP高呼兩人在一起。

或許入戲太深,在現實與劇本的交錯下,有種忽明忽暗的東西,在他們的心中流淌開來。吳奇隆不確定那是什麼,於是故意疏遠劉詩詩,2年多沒有聯繫她。

直到2013年拍攝姊妹篇《步步驚情》,兩人才終於明白對彼此的感情,牽腸掛肚,深以入骨。

之後,兩人大方在微博上公開了戀情,“隆詩戀”迅速佔滿頭版頭條,CP黨們激動不已。

從小經歷淒慘,感情屢次受挫的吳奇隆,把劉詩詩看成了心中至寶,這個明媚又善良的女孩子,就像一顆蜜糖,讓吳奇隆苦澀的生活,有了一絲絲的甜。

相差17歲的兩人,頻繁被外界唱衰,“老牛吃嫩草”、“離過婚的老男人不配”等各種惡俗言論甚囂塵上。

這年,吳奇隆43歲,他一直渴望有個家,卻也不想浪費劉詩詩的青春。於是,他給劉詩詩出了一道選擇題,結婚還是分手?

不自信的他,對爭取摯愛做了一次大膽的博弈,或許他會孤獨終老,又或許他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接下選擇題的劉詩詩,絲毫沒有猶豫地答應了結婚,點頭那一刻,吳奇隆激動地潸然淚下。

2016年3月20日,吳奇隆為劉詩詩在巴厘島,舉行了一場不計預算的盛大婚禮,現場佈置甜蜜又溫馨。

圈內許多好友紛紛出席,曾經“小虎隊”的陳志朋和蘇有朋應邀作伴郎,《步步驚心》中飾演皇阿瑪的劉松仁給他們當了證婚,見證他們的幸福時刻。

延伸閱讀  謝娜張傑人設崩壞?驚爆違法買房,牽涉威脅,爆料者直接放出證據

婚禮現場,吳奇隆更是動情地牽起妻子的手,哽咽地說到:“我總埋怨上天對我不公平,讓我受很多磨難,現在我知道了,他把最好的留給我了。”

一旁的新娘劉詩詩,笑著笑著留下了眼淚,而這其中的所有艱辛和甜蜜,也只有夫妻倆自己知道。

五、幸福的婚姻

2019年,兩人的兒子“步步”出生了,這給初當父母的他們,帶來無盡的歡樂與喜悅。

結婚以後,劉詩詩也將大量的時間還給了家庭,媒體上很少捕捉到她的信息,開啟了神隱模式,安靜地享受著家庭之樂。

在其他女星忙著上綜藝、搶頭條、爭C位時,劉詩詩卻活成了隱形人。在恰好的年紀做適合的事,是一種清醒;而懂得在險峰高位平靜地欣賞風景,又是一種通透。

結婚6年來,兩人很少傳出負面緋聞,一直是娛樂圈恩愛的夫妻模範。吳奇隆更是把小嬌妻寵成了公主,全面負責掙錢、照顧孩子、做飯干家務,是絕對的“十好丈夫”。

提到老公的廚藝,劉詩詩甜蜜地說:“他以前都湊合著吃,現在也會掌勺了。雖說我嘴巴很挑剔,但他手藝好,做的每一樣食物我都愛吃。”

如今,媒體拍到兩人的機場照,都是雙手緊牽,甜蜜非常,而劉詩詩臉上總是洋溢的“幸福肥”,也是令人十分羨慕。

吳奇隆更是屢次公開表白妻子,“這輩子什麼都可以缺,就是不能缺你”,他也將自己的所有真心全部掏給她。

這些年,吳奇隆不僅在演員方面頗有建樹,投資更是一把好手,目前還涉足影視遊戲製作、餐飲業、房地產、服飾等行業,擁有9家個人公司、2個工作室和3項專利。

結婚時,他將自己名下稻草熊公司20%的股份給劉詩詩當做彩禮,今年,這家公司在香港上市,劉詩詩持有的股份估值超10億港元,是妥妥的豪門闊太。

對34歲的劉詩詩來說,現在的生活已然是最好的狀態,在家庭上,夫妻恩愛,孩子乖巧;在事業上,雖接戲不多,但必出精品;在生活上,放慢腳步,享受旅行。

老友胡歌評價說:“她紅前紅後一個樣,走紅並沒有改變她的工作態度和生活方式,她還是那個她,俠氣而低調,真實而豁達”。

最後,祝福劉詩詩未來的路越來越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