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晚,是不是就我一個人看《春天花會開》?冒昧地問一下:人吶?


都播出十期了,非常有藝術含量的一檔音綜,可觀者卻是寥寥無幾。

我真搞不懂,大家到底是真喜歡音樂還是喜歡瞧熱鬧。前晚,快70歲的羅大佑、44歲的孫燕姿開直播,收穫是滿滿的,天剛麻麻黑,他兩就搶走幾個億的網民。而在唱功上能夠吊打這二位前輩上百萬公里的《春天花會開》的龔爽、張群航、拉丹珠、敖日小麥等卻無人問津,無人欣賞,彈幕上前後加一起才不到100條。我的心就跟羅大佑、孫燕姿的直播網絡一樣,眨眼間就崩了。

還有什麼可說的,這就是一種自找不痛快。

蠻以為高質量的音樂是唯美的、享受的、陶冶的;哪知道一碰上情感的、貼心的、懷舊的瞬間就敗下陣來,就像這幾天的王心凌,沒人會計較歌唱得怎麼樣,更在意的是王心凌又重回心中,愛湧心頭。羅大佑、孫燕姿更是上仙回人間,彈幕都糊住了顯示器。得承認,曾經有無數的歌迷,迷之戀之頂禮膜拜,好傢伙,在不到兩個小時裡,當下最純正的“回憶殺”殺遍全網,直衝夜幕。

我依稀記得一句留言:我們是老了,可我們沒死啊,我們的愛和愛的權利永在!

不曉得這句話會不會成為今年的金句啊。

由此可見,追求審美永遠幹不過情感抒發啊。

面對這種狀況,請問,誰還會看《春天花會開》?

我,怕是只有我還是傻傻地坐在電視機前,守著《春天花會開》愣眉楞眼地看、聽,時不時還抹點眼淚,“無奈夜長人不寐,天籟聲聲扣簾櫳”。

這還不能算我還刻意避開了《乘風破浪》,因為那兒的人恐怕……

一句話,人都去哪兒了天知道。

不過,我覺得這一期還是挺好看,七名選手也都是拼盡全力,就連花花看好的音樂人郭曲,也增加了一定分量的唱,不再是利用編曲、混聲把自己隱藏在樂器裡。

先說下拉丹珠。

先說下昨晚的賽制改變,雙賽道啟動,既啟用了伯樂賽道和知音團賽道。七名歌手自願選擇賽道,就是自願把生殺大權交於賽道。選伯樂賽道的最應該是郭曲、張群航、龔爽較為妥當。畢竟兩個學院派、一個花花罩著的音樂人。可節目的反轉出現了,一直深受知音團喜愛的拉丹珠竟然選擇了伯樂賽道。理由就是想真正地、獨自地聽聽、看看、體驗一次專業老師的評判,進而增強自信心。

勇氣可嘉,初心也很好,可風險是真的很大。拉丹珠的特點屬於少數民族民歌唱法的選手,原生態的唱腔、原生態的韻味,簡而言之,駕輕就熟地唱自己熟悉的家鄉民歌沒問題,改弦易轍去唱如山陝民歌、東北民歌、江南小曲等就不一定靈了。這與她常年堅持的訓練有關,終歸是川音,而非央音或是央院,教學水平有巨大的差異。這方面她沒辦法與龔爽、張群航媲美,這也就是我分析拉丹珠不該選擇雷佳老師坐鎮的伯樂賽道的緣由。可勇敢自信的拉丹珠來了,她演唱了一首本民族(彝族)的歌曲《山雪中》(羅木果作詞,吉日莫鐵作曲)。

一如既往的空靈悅耳,就像她參賽的第一首歌《光》那樣,彷彿天籟之聲,遠遠傳來,喜臨《春天花會開》的大舞台上。整首歌最出彩的就是結尾,拉丹珠大膽地使用了彝族唱法的假聲哼鳴,吟唱的美妙無法言說,真像從天邊的一處縫隙緩緩飄來,絲絲入耳,聞者似被洗禮了一樣,頃刻間塵俗殆盡,了然世間。

拉丹珠獲得了伯樂們的讚許,雷佳老師表揚拉丹珠通過《春天的舞台》已經發生了蛻變,更加成熟穩重了。基本屬於驗收合格了。花兒綻放,拉丹珠晉級成功。

多說兩句額爾古納樂隊

延伸閱讀  白鹿戲份拍攝完畢,羅云熙對她說了六個字,不愧是二搭的好搭檔

成立了21年之久的額爾古納樂隊,因為換了主唱,致使近兩年,被許多人忽視或是冷眼旁觀。

額爾古納樂隊的名字來源於蒙古母親河額爾古納河,從它成立的那一天就帶上了英雄主義的光環。額爾古納樂隊是由4名→6名來自內蒙古的樂手組成,他們傳承著內蒙古文化的積澱,帶著對音樂的執著追求,一路唱出蒙古,唱到了星光熠熠的舞台。如今他們最大的渴望就是唱出亞洲,唱響世界。

他們繼承了蒙古族的豪邁與堅強,歌曲主要以原創以及翻唱蒙古族民歌為主,歌唱草原的旋律、歌唱蒙古的風情,歌曲細膩而不失大氣,雖然是一支流行搖滾樂隊,但可塑性極強。樂隊除了能夠熟練演奏民族器樂,還精通電聲器樂,完美地把時尚與民族糅合在一起。

樂隊的主唱是靈魂,那日蘇、呼斯楞、呼和圖拉嘎三位承載了額爾古納樂隊揚名立萬的21年,期間為廣大觀眾、聽眾奉獻了無與倫比的蒙古族經典民歌《鴻雁》《莫尼山》《往日時光》《信念》《唱起草原的歌》等。當然,樂隊的發展也是波折不斷,起起伏伏,特別是2009年的呼斯楞的單飛,對樂隊打擊是很大的。再後來又有部分老隊員的離去,使額爾古納樂隊始終處在新老更迭、不斷磨合的過程中,能堅持到現在,並堅守二十一年,這也是創了國內樂隊歷史的先河。

2020年,額爾古納樂隊加入了新的主唱呼和圖拉嘎。這位1996年出生在錫林郭勒大草原的90後歌手,不僅帥氣英俊還曾經留美學習四年,他的到來,也讓額爾古納樂隊建隊以來第一次有機會走向“實力+偶像”的新路徑。

由於疫情影響,額爾古納樂隊失去了《春天花會開》的頭兩場公演。但4月8日的首唱亮相,憑一首《上海產的半導體》瞬間燃炸全場。 “上海產的半導體”一句蒙語不斷被重複,節奏明快好記,朗朗上口。額爾古納樂隊把舞台變成了迪廳,他們在保留復古情感的同時用搖滾雷鬼風釋放出了歌曲裡無限的快樂能量,就連三位伯樂雷佳、華晨宇、譚維維都听就上頭了,一起搖擺。隨後,火爆網絡的台灣劉畊宏夫妻也是第一時間帶領粉絲狂跳《上海產的半導體》,嗨翻整個網絡。

額爾古納的春天在《春天花會開》的舞台上,正一朵朵盛開。

前晚,他們又帶來一首極具草原風情的歌曲《半圓月》。 “寂空夜,半圓月,靜無聲,萬物眠”向大家呈現出一幅萬籟俱寂的草原夜景畫面;“敬畏大自然,敬畏草原,萬物皆有生命”,唱出了蒙古族人民對家鄉和草原的無限眷戀;而原生態音樂與搖滾電音的結合更是帶動了全場的氣氛,他們順利晉級。唯一的缺憾,就是呼和圖拉嘎個頭稍微矮小了些,不過這不耽誤他時時輸出明亮、溫暖、明亮、遼闊悠遠的歌聲。

未來可期的張群航

張群航正在讀央音研究生。從她第一次演唱,我就感覺前輩歌手鄭緒嵐似乎附身張群航了。聲音的色彩、細膩程度、處理方式幾近相同,她不是那種恢弘大氣型的民族唱法歌手,是有著正統、柔弱、抒情、親切為主的歌舞劇型唱將。在大師姐龔爽的比對下,張群航完全就是甘居幕後的謙遜小師妹,心裡有嘴上卻不說,只是默默地等待機會,等待屬於自己的機會。

《山丹丹花開紅艷艷》讓張群航出彩了,她不僅挑戰了聲音極限,又在情感表達上、細節處理上展示出了自己獨到的詮釋。演唱中,她沒有選擇用原生態唱法的山陝腔調、咬字、歸韻表達,而是採用普通話的演繹手段就類似於OST演唱,可效果是極佳的。全場知音團跟著唱,一首紅歌打動了所有人的心。能看出來,張群航那種學習、模仿、敬畏前輩歌手的謙卑心是濃烈的。就是因為上一期,雷佳老師唱了一首陝北民歌,並呼籲《春天花會開》的舞台不應少了山陝民歌,張群航便不失時機地選唱了《山丹丹花開紅艷艷》。

關於用山陝腔唱還是普通話唱,也能窺到張群航的小心思。畢竟在雷佳老師面前玩原生態模仿,既存在能力上的欠缺,又極易暴露出短板,無論是舞台經驗、學習積累都還在起步階段,所以,張群航的選擇是聰明和明智的。她沒有在關公面前耍大刀。

未來可期,或許就是下一個鄭緒嵐,甚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張群航成功晉級。

小麥三天學會蒙語

對於敖日其楞、小麥,我一直關注,曾經單獨為小麥寫過一篇《蹭熱度可以,但蹭臉就不厚道了,《春天花會開》險些辦成了模仿秀》。

這期演唱的《酒歌》與《酒神曲》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酒歌”。蒙古語的《酒歌》有很多種,前晚唱響的是杭蓋樂隊在陳坤、黃渤主演的電影《尋龍訣》中唱火的那一首。歡快、盡興、剛健、舞蹈性很強,主題不離千年傳統:歌唱草原,感謝父母之恩,增進友誼,主張團結,讚美宗教。而《酒神曲》是老謀子電影《紅高粱》主題歌,是歌唱齊魯大地釀酒漢子的豪邁情懷,又彷佛早期賣酒的廣告吆喝。

延伸閱讀  黃夢瑩國慶當天上熱搜,和開心麻花合作放異彩,離不開楊冪栽培?

敖日和小麥把兩首歌是無縫連接,編曲也很給力,前後節奏都做了速度上的調整,從舒緩的草原兄弟聊天喝酒進入,慢慢地展示出情誼深厚、彼此歡快、情投意合、微醺到酣醉直至最後跳了起來,蒙古族舞蹈性特點一覽無餘。小麥為了迎合敖日,居然在三天之內就背下了蒙語歌詞,還能在快四節奏中,像快板一樣倒背如流,屬實是令人驚喜。

敖日其楞的聲音很有彈性,既能乾淨地輸出也能嘶吼狂放地發洩,當唱到《酒神曲》的時候,敖日的優勢展現出來了,引得全場知音團一起大合唱。果不其然,兩位少數民族的天生歌者成功晉級下一賽段。

榮耀加身的龔爽,壓軸,天經地義。

聽她的演唱就是享受。可以說,龔爽代表了當今中國民族民歌唱法的頂流水平。她的參賽其實就是一場秀,與其他選手在一起,簡直是降維打壓的“出格舉動”。所以,她的到來估計是帶著上邊關於民歌創新化、時尚化、流行化、普及化的使命來的。與前兩場不同,這場演出,龔爽以強大實力完美地證實了什麼叫正宗學院派。

一組江南民歌、民謠、小調被她串起來演繹。真是美到極緻美到心裡,化入骨髓。歌曲以充滿著柔情風韻的江南意境開篇,中間接入節奏歡快的勞作歌曲,展現了江南勞動人民勤勞樂觀的精神風貌;《秦淮景》《天涯歌女》《採茶舞曲》《採紅菱》《拔根蘆材花》,最後以一首經典傳唱、大氣瑰麗的《茉莉花》壓軸昇華,起承轉合、設計完整,如同講述了一段韻味十足的“江南故事”。

什麼叫正宗學院派?這就是!從語言、語調、風情、民俗等等全方位學習訓練。蘇州話、浙東方言、吳語、揚州話、江南普通話都得學、學得還要像,不然你就無法完成龔爽的這一套組合拳。這也是野雞與正牌院校的差距所在。

沒啥說的,成功晉級。龔爽若是無法晉級,那就成了這檔打著中國民歌創新大旗節目的笑話了。

233票投給郭曲,164票投給吉薩莎瑪

郭曲唱了一首《晴空謠》,吉薩莎瑪唱了一首《輪迴》,然後就是知音團賽道開啟投票,決定二人誰去誰留。

萬萬沒想到的是,一直不被看好,還被花花無數次撈起、保住、拽住的唱歌毫無功力的DJ音樂人郭曲只用幾句小聲小氣的唱就乾翻了原生態大唱將吉薩莎瑪。

或許看過這期節目的朋友會認為,是投票機器出問題了,有貓膩。但猜疑歸猜疑,沒有事實證據,結果就是不可置疑的。 《春天花會開》淘汰掉吉薩莎瑪,留下了作曲能力不是很高的,也沒什麼驚人作品的郭曲。

這裡要說一點:伯樂譚維維在評論的時候,不合時宜地向知音團輸出了態度信息。

譚伯樂指出來吉薩莎瑪演唱中有小瑕疵,轉調時出現了音準偏差。這一評論是很致命的,此乃原因之一;第二方面,知音團的一大半人都是喜歡花花的歌迷,這一點毋庸置疑,多看幾次你就懂了。

所以,花花護著的郭曲,再次被推上更高處,就是不知更高處是否勝寒啊。

剩下的六位(組)選手,分別是:龔爽、拉丹珠、張群航、額爾古納樂隊、敖日小麥、郭曲。

如果下一期還是這樣的審美與“公平”,那就只能淘汰額爾古納了,其他的人誰敢動?

譚維維勢必護著唯一的原生態風格選手拉丹珠;

延伸閱讀  一倫=1.06億,鄧倫要完了?合作搭檔倪妮被連累最深,楊冪也遭殃

雷佳老師不用想,必死保兩位學院派以及敖日小麥;

花花還會無所顧忌地挺住郭曲。

就剩下額爾古納樂隊,實在是找不到留下來的理由了,舅舅不疼姥姥不愛。至於現場觀眾的投票,我相信是真得在投,可傾向性、煽動性、指向性、操作性不可能不存在。就這麼回事吧,這個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

但民歌舞台的春天正在悄悄盛開著艷麗的花朵,花香已輕輕飄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