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一日暴漲1.2萬億元 市值超微軟蘋果 全球最大IPO誕生



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1日,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下稱沙特阿美)在沙特利雅得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代號為2222。值得一提的是,沙特阿美上市首日隨即漲停,按照最新的交易價格看,沙特阿美的市值達到1.88萬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3.16萬億,市值一日暴漲1.2萬億。

原標題:一日暴漲1.2萬億元,市值大超微軟蘋果,全球最大IPO誕生 來源:投中網

由此,沙特阿美總市值已大超微軟、蘋果,成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

2019年12月5日,沙特阿美確定的股票發行價為32沙特里亞爾(約合8.53美元),募資額為256億美元,已超阿里巴巴2014年創下的IPO紀錄(250億美元) ,成為“全球最大IPO”。

全球市值最高公司誕生

公開資料顯示,沙特阿美1933年由沙特和美國加州標準(當下的“雪佛龍”)公司合資成立。 1973年“石油危機”期間,沙特開始將之國有化,並在1980年最終完成。

“全球最賺錢公司”並非浪得虛名。

招股書顯示,沙特阿美2018年收入為3880億美元,年淨利潤達111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7810億元,約為中國石油的15倍。

值得一提的是,沙特阿美的淨資產收益率(ROE)遠超競品公司,淨利潤超越五家老牌跨國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殼牌(Shell)、英國石油公司(BP) 、道達爾(Total)和雪弗龍(Chevron)的總和。

一日暴漲1.2萬億元 市值超微軟蘋果 全球最大IPO誕生 1

沙特阿美與競品ROE對比(圖片來源:《晨星股票研究報告》)

“沙特阿美公司有專屬開探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及天然氣儲層,生產石油和天然氣的成本因此為全球最低之一,具有壓倒性的成本優勢。”晨星能源產業分析師Allen認為,此優勢能帶給沙特阿美寬廣的經濟護城河。

不僅如此,在公司規模、結構及成本優勢方面,並無其他企業可與沙特阿美看齊。招股書顯示,以該公司2018年平均日產量1360萬桶來看,其中1030萬桶量屬於原油。同時,其原油儲量足夠開採52年。

“這足以使其餘石油及天然氣公司相形見絀。”晨星能源產業分析師Allen評論稱。

一日暴漲1.2萬億元 市值超微軟蘋果 全球最大IPO誕生 2

沙特阿美與競品原油儲量開採年份對比(圖片來源:《晨星股票研究報告》)

然而,“全球第一大石油巨頭”瓶頸已至。

2019年12月7日,在歐佩克大會上,歐佩克及盟國同意在現有減產協議的最後三個月增加減產50萬桶/日,沙特將承擔其額外減產的16萬桶/日,此外還宣布將在達成的協議配額上自願再減產40桶/日。

這意味著在最新的減產協議下,沙特的總減產量降低至每天210萬桶,為該國201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由此可見,沙特阿美在此時選擇上市,實則為無奈之舉。

沙特“賣子求生”,卻一波三折

“沙特阿美IPO既是迫於能源壓力的無奈之舉,也是沙特實現‘現代化’戰略中極具意義的一步棋。”《紐約時報》分析稱。

據海通證券統計,2009年以來沙特的政府收入中有60%-95%來自石油產業。 2018年,沙特政府收入為2386億美元,其中68%來自石油產業;同年,沙特的貨物出口額為2944億美元,其中原油及石油產品合計佔比達79%。

自2014年油價大跌後,以石油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沙特遭遇財政困難。

根據沙特公佈的2019年財政預算案,其年度財政赤字預計為1310億里亞爾(里亞爾為沙特貨幣,1美元約合3.75里亞爾),這將是沙特連續第6年出現財政赤字。

“土豪”沙特沒有坐以待斃。

2016年,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提出了名為“願景2030”的計劃,旨在減少沙特經濟對石油的依賴。

沙特阿美石油上市,即為“願景2030”中極為關鍵的一環。然而,過去3年中,這一IPO進程並不順遂。

首先,自2017年以來,全球油價急轉直下,從三位數一度跌到20美元/桶,如今雖有所反彈,但已遠非昔日可比。

其次,2018年起,沙特王室不斷傳出各種是非。 2018年10月,旅居美國的沙特籍著名新聞人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駐土耳其伊斯坦布爾領事館遇害,引發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和普遍不滿,這直接導致號稱沙特王儲寄託厚望的“沙漠達沃斯”全球招商會冷場。

再次,沙特阿美曾一直執著於2萬億美元的目標估值。然而,因遲遲無法達到這一目標,該公司IPO幾度被喊停。彼時,IG Group分析師比徹姆曾表示:“在石油供應高企、需求不確定的情況下,2萬億美元可能高估了該公司的價值。”

時隔三年,沙特王室終於在估值上做出了妥協。心理預期調整後,2019年8月起,沙特阿美正式為衝擊IPO做出準備。當月,該公司進行了一系列人事任免。

2019年9月,沙特阿美IPO的計劃被提上日程,但由於公司的石油生產設施遭到攻擊而推遲,該襲擊導致公司一半的石油生產暫時關閉。

隨後,原本應在2019年10月20日啟動的IPO程序,在最後關頭被管理層叫停,原因在於公司需要為投資者提供更多的材料,包括沙特阿美三季度的財務數據。

2019年12月11日,沙特阿美終於在當地的證券交易所上市。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除估值未達“2萬億”的原始預期外,沙特阿美也並未實現“在紐約、倫敦、香港等一處或多處國際證券交易所上市”的願景。

在沙特當地IPO的結果之一是,“沙特阿拉伯的主權財富基金將有更少的現金用於非石油行業。”《紐約時報》報導稱。

“希望它可以用這筆錢創造就業機會,並幫助使經濟拜託對石油的依賴。”《紐約時報》引援知情人士稱,“上市的地方性也意味著它將現金從沙特個人和機構投資者轉移到公共投資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沙特個人和機構投資者無論如何都可能投資以促進沙特阿拉伯的私營部門增長。”

國際投資者並不買賬?

沙特阿美的國內首次公開募股成功吸引了沙特個人投資者。

《紐約時報》報導稱,在沙特阿美首批上市1.5%股票中,0.5%將面向沙特國內普通民眾,不限男女,任何人都有資格認購。

民眾熱情高漲。

目前,約有500萬個人投資者競標股票,約佔沙特阿拉伯3,400萬人口的15%。這已經實現了政府將阿美公司的所有權轉讓給公民的主要目標之一。

2018年9月被任命為能源部長的阿卜杜勒·阿齊茲王子表示,許多養老基金、銀行、主權財富基金和捐贈基金都已對沙特阿美的股票進行認購。 “人們肯定會做出這一簡單判斷:沙特阿美的股票是具備長期投資價值的。”

已用自管三隻基金購買沙特阿美股票的Dalma Capital首席執行官扎卡里·塞法拉蒂甚至更為樂觀。他提到,“在正式交易的前幾日內,沙特阿美市值就可能突破2萬億美元。”

國際投資者卻並不買賬。

《紐約時報》引援知情人士消息稱,國際機構的需求只占到認購比例的10%左右,他們中已包括盟國科威特和阿聯酋的財富基金。

“國際機構主要出於兩方面的擔憂,一是當前世界能源格局正在向綠色能源轉變,而沙特阿美依然專注於化石燃料;二是沙特的地緣政治風險和公司缺乏透明度。”《路透社》分析稱。 “中東地緣政治衝突的長時間持續和美國石油的崛起或對沙特阿美的估值造成傷害。”

然而,若主要依靠沙特自有資金來完成上市計劃,沙特阿美最終會成為沙特的一個“燙手山芋”。

“一方面,沙特阿美的巨大體量會使得沙特的機構投資者抵御風險的能力下降;另一方面,投資沙特阿美的沙特散戶更容易受到沙特阿美股價下跌的衝擊。”《紐約時報》表示。

由此,諮詢公司Transversal Consulting總裁艾倫·瓦爾德預計,“本週沙特阿美的股票交易量會相當低。”

他解釋稱,“因為每個有興趣購買的人,尤其是散戶投資者,都在IPO時買入了。沙特政府正在做大量工作以確保有足夠的激勵措施,鼓勵人們在上市後的前6個月內不出售股票。”

與此同時,針對“沙特阿美或於2020年在中國或日本上市”的傳聞,艾倫·瓦爾德評論稱,該公司在國內上市後,短期內不太可能進行國際IPO。

“在任何其他國家的證交所上市,沙特阿美都不得不放棄一些控制。他們將面臨來自股東的潛在訴訟,而這不是沙特政府真正能處理的事情。”艾倫·瓦爾德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