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已“消失”的電視節目,最長壽的節目,播了20年,令人懷念


最近突然發現,新一季的《中國好聲音》播出了,仔細想來不禁唏噓。

從2012年《中國好聲音》播出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年,當年這個現象級的節目引發了收視狂潮,幾乎每期節目都會預定幾個熱搜。

如今新節目開播幾天了,愣是一點兒水花都沒有激起來,身邊的人幾乎都沒有追的興趣。

其實這也不怪《中國好聲音》,因為一個綜藝節目正常的壽命只有5年,5年之後再怎麼創新也要走下坡路,像《快樂大本營》這樣的“老妖怪”畢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今天我們就來盤點一下9個已“消失”在電視熒幕上的節目。

01、《城市之間》(1998年——2015年,該節目有兩版,播出期間曾有一段時間停播改版)

提到《城市之間》,皮哥腦海裡立刻會響起經典的BGM:“shalalashalala。”會哼唱這首主題曲的朋友們,估計你的孩子已經會打醬油了。

這個節目陪伴了兩代人。

它第一次出現在中國電視熒幕上,是1998年。

《城市之間》是法國1962年創辦的經典節目,當年《正大綜藝》的導演辛少英看到後就把這個節目引進中國,最開始的主持人是沙桐和林依輪。

兩人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一個科班出身,一個業餘客串,形成了良好的互補。

節目的形式也是體育比賽+綜藝+宣傳城市的形式,對那時的觀眾極具吸引力。

法國、中國、俄羅斯、烏克蘭、美國等國派出選手比拼項目,獲得積分,最後最終積分轉化到最後一輪“勇攀高峰”的攀爬位置,率先登頂的隊伍獲得最終的勝利。

皮哥記得,每次比賽中國隊在前期都能大比分領先,可是每次到了最後一項總是掉鍊子被外國隊反超,當年看得氣壞了。

遺憾的是,現在全網竟然很難找到當年節目的圖片和視頻了。

後來這個節目就消失了,它第二次出現是在2005年,央視推出了《城市之間》國際版,節目形式和老版差不多,主持人換成了甄誠,吸引了新一代的年輕人關注。

新版的節目持續了近十年,隨著這些年內地綜藝節目興起,這個節目的吸引力也在日益下降,2015年之後正式退出了央視的舞台。

02、《第10放映室》(2004年——2013年)

在央視眾多節目裡,最犀利的節目非《第10放映室》莫屬了,

它讓我們見識到了知識分子是如何不帶髒字罵人還句句扎心的,

皮哥現在還記得節目裡很多犀利的點評。

比如評論畸形票房時,它說:“我們手中的電影票很重要,如果我們經常讓粗製濫造的電影拿幾億票房,那今後好電影會越來越少。”

比如評論《立春》時,它說:“電影不是不能有悲劇,但悲劇應該讓觀眾對主人公感到敬畏,而不是像在逛馬戲團…這不叫藝術,這叫市儈。”

比如評價《敢死隊2》時,它說:“像這種看幾遍預告片和看一遍正片沒區別的電影,我們沒什麼好說的了。”

正是這種犀利的風格讓它四面樹敵,最終也退出了央視舞台。

《第10放映室》的文案是張小北團隊,播音是龍斌,兩者的配合非常完美,

節目停播後,龍斌帶著團隊搞了一個《龍斌大話電影》,但是因為換了文案,再也找不到之前那種味道了。

皮哥曾經把《第10放映室》一期不落地補看完了,我們皮皮電影也把這個節目當做心中的標杆。

延伸閱讀  張柏芝想嫁人,謝霆鋒為啥不主動求婚,兒子一句話曝出真相

03、《開心100》(1998年—2011年)

皮哥的社媒一直關注著一個人,今年46歲的他早已過氣,成為了一名文藝大叔,每天分享的就是讀書和劃龍舟的日常。

我從沒給他評論過,但他卻像一個老朋友一樣一直陪伴著我。

這個人叫巴曉光。

年輕的觀眾或許不認識他, 但20多年前,他是東南衛視《開心100》的主持人,當年中國絕對的綜藝一哥,地位堪比現在的何炅。

福建緊鄰中國台灣省,當年東南衛視進行了改革,引入了台灣綜藝節目的製作形式,

儘管打了抄襲的擦邊球,卻在萬馬齊喑的90年代電視界開闢了一條先河,東南衛視一度壓過了湖南衛視,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地方衛視,當時它有兩檔國民級的綜藝。

一檔是《銀河之星大擂台》,這大概是許多人第一次接觸綜藝選秀,我還記得第一屆的冠軍叫黃欣,她唱的《捉泥鰍》風靡全國,我媽媽以前做家務經常哼唱這首歌。

另一檔節目就是《開心100》,這個節目的熱度更是超過了同期《快樂大本營》,北師大畢業的巴曉光搭檔小莊帶給觀眾無數歡聲笑語。

這個節目遊戲板塊很多,最出名的要數王牌環節“開心明星臉”了,許多素人上節目模仿明星的容顏或者聲音然後評委打分爭奪冠軍,這個形式現在看不新鮮了,但當時卻十分驚艷。

《開心100》播出不久,巴曉光和小莊成為了炙手可熱的電視明星,光收觀眾的禮物和信件就收了整整幾麻袋。

可是巴曉光是北師大的高材生,心中有個文學夢,主持娛樂節目對他只是個過渡,所以在巔峰期間他和小莊先後退出節目,

《開心100》換了新主持人管藝和小魚兒,結果收視大不如前,而且2000年後各地電視台也先後崛起,東南衛視這種照搬台灣綜藝的做法很快就不吃香了。

而另一邊何炅卻在《快樂大本營》堅守了20年,現在依然活躍在一線,巴曉光和何炅,一個急流勇退,一個耐心堅守,給我們呈現了兩種不同的人生。

04、《幸運52》(1998年—2008年)

2018年10月25日,央視著名主持人李詠因患癌症去世,對於很多觀眾來說,一個時代結束了。

有個說法,李詠就是央視主持人的說話尺度天花板,

1998年《幸運52》開播,當時央視主持人給人的感覺都是一板一眼的,而主持人李詠一出場卻讓人眼前一亮,他幽默的說話方式,溫暖的笑容,誇張的肢體語言都讓人眼前一亮。

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李詠手拿一堆答題卡,每次念完題目後,他都要瀟灑地把答題卡像紙飛機一樣扔到觀眾席,整個過程瀟灑寫意,像極了武俠小說裡的大俠,那時候對他的崇拜五體投地。

《幸運52》的遊戲環節也很多,印象深刻的有“一個比劃一個猜”,這個遊戲形式直到現在還在沿用,還有一個環節叫看商品猜價格,李詠要和參賽選手在短時間內“鬥智斗勇”,看了好多年節目從沒看到他打過磕絆,這就是央視主持人的功力。

2008年,《幸運52》正式停播,李詠也面臨轉型,他有過主持春晚時的“黑色三分鐘”,也參與別的節目被批活在過去,但是在很多觀眾心中,他的地位無可取代。

如今十多年過去了,李詠也已離世多年,央視再也沒有出現過第二個李詠風格的主持人。

05、《快樂驛站》(2004年——2014年)

央視的《快樂驛站》是許多人的快樂源泉,

這個節目可以說是“新瓶裝舊酒”,它把很多經典的小品和相聲,用動漫手法演繹,給了這些經典第二次藝術生命。

節目從2004年開始播出,幾乎採用日播的形式,每集只有10分鐘,

還記得當年每次換台換到這個節目的時候,我總會停下來看看,看到心中的經典被“動漫化”,那種驚喜感妙不可言。

延伸閱讀  挺過兩輪衝擊,《長津湖》依舊票房第一,有望改寫中國影史排名

不過這個節目注定是有時代限制的,後來隨著flash動畫技術的衰落,它也逐漸被時代拋棄,2014年4月17日正式停播。

不過在播出的10年時間裡,它幾乎把電視台出現過的經典全都“二創”過一遍,很多人或許說不出它何時出現何時消失的,但它一定陪伴你走過好多年。

06、《同一首歌》(2000年—2010年)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我心中的的《同一首歌》,每個星期五七點半,陪我度過……”

這段歌詞是《同一首歌》欄目根據張洪量的歌曲《莫名我就喜歡你》改編而來的,會唱的朋友絕對是這個節目的骨灰級老粉了。

這個節目從2000年開播到2010年停播,陪伴了觀眾整整十年,是許多人心中不捨的經典。

還記得當年播出的時候我還在讀小學,每個週五和小朋友放學玩耍,玩著玩著,有人就大喊:“《同一首歌》快開了,我要回家看了。”其他小朋友也迅速回家看,生怕錯過了精彩節目。

《同一首歌》是一檔唱歌類節目,當時華語最著名的歌手都在上面登台獻藝過,在那個娛樂生活很貧瘠的年代,這個節目就是我們少有的能看到當紅明星的機會。

印象最深的就是《同一首歌》舉辦的“中韓歌會”,看著韓國妹子在舞台上穿著熱褲勁歌熱舞,新世界的一扇大門在我面前徐徐打開,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有趣的是,《同一首歌》欄目名字取用的是一首歌曲的名字,幾乎每期節目尾聲都會演唱這首歌,於是這首歌的原唱者蔡國慶就成了節目的釘子戶,以至於很多人以為他就會唱著一首歌。

一般節目的壽命只有5年,而《同一首歌》撐了10年,在2005年後,中國選秀時代到來,《同一首歌》這種傳統的歌唱類節目也難逃命運,離開了歷史舞台,但是它帶給我們無數歡樂的時光卻是不可磨滅的。

07、《綜藝大觀》(1990年—2004年)

1990年開播的《綜藝大觀》可以算是中國內地綜藝的開山鼻祖了,

在開播的24年裡,它堪稱“小型春晚”,主持人都是央視的當家花旦,表演節目的也都是當紅演員,

節目裡包含了小品、相聲、唱歌、舞蹈、魔術等等,是我們爸媽在90年代的精神食糧。

《綜藝大觀》的興衰史也是一部中國小品的興衰史。

90年代初期,中國的小品開始興起,勢頭一度壓過了相聲,趙本山、陳佩斯、趙麗蓉等小品演員是那個年代最受歡迎,而主打小品的《綜藝大觀》也風起雲湧,成為央視的精品欄目。

央視不同時代的一姐,如倪萍、周濤、曹穎、董卿都主持過這個節目,可見台裡對這個節目的重視,

趙本山、潘長江、郭冬臨等演員也是這個節目的常客,它可以看作是春晚的大型排練場。

2000年之後,趙麗蓉去世了,陳佩斯退出央視舞台,老趙在經歷“賣拐三部曲”後也走下坡路了,中國的小品越來越不好笑了,《綜藝大觀》自然也就衰落了。

《綜藝大觀》最大的問題就是“大而全”,你想新世紀以後大家連春晚都不太愛看了,誰還喜歡看這個“小型春晚”啊。

為此節目組也想過自救,比如每一期和央視其他精品欄目形成跨界合作,還搞了大擂台的環節挽留觀眾,但畢竟換湯不換藥,還是改不了晚會的內核。

2004年,《綜藝大觀》在央視“末位淘汰制”中被無情淘汰,取代它的欄目是《歡樂中國行》,這個14年壽命的節目也就此光榮下崗了。

08、《開心辭典》(2000年—2013年)

中國答題類節目的鼻祖無疑是央視的《開心辭典》了,後來的《三星智力快車》《一站到底》無一不是模仿它。

“我是佳明,我是小丫!”這樣親切的開場白現在聽來都讓人覺得溫馨感十足。

兩個主持人各司其職,李佳明負責場下控場,而王小丫則和選手一對一答題闖關。

小時候最歡樂的時光就是和家人一起看節目一邊答題,有時候意見相左的時候就會吵得不可開交,而選手一般答完題後,王小丫都會耐心地問一句:“確定選這個答案嗎?”

延伸閱讀  口碑評分越來越低,《蜘蛛俠:英雄無歸》做錯了什麼

每到這時候就是該死的廣告時間了,然後我和哥哥眼巴巴等在電視機前,就為了等那個答案,可惜這樣的時光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後來李佳明因為留學退出節目錄製,王小丫之後也嫁人退居幕後,節目換了尼格買提和高博,就沒有從前那個味道了,再加上答題類節目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開心辭典》就此衰落了。

2013年,《開心辭典》停播,享年13歲。

09、《曲苑雜壇》(1991年——2011年)

《曲苑雜壇》緊隨《綜藝大觀》和《正大綜藝》於1991年和觀眾見面。

這個節目就避開了《綜藝大觀》“面面俱到反而面面不到”的缺點,捨棄了歌舞類節目,反而收穫了更長的壽命。

儘管做了減法,它的節目類型依然多種多樣,就像主題曲唱的那樣:“相聲、小品、魔術、雜技、評書、笑話、說唱藝術,東西南北中,敬請看曲苑雜壇“

可以說民間那種打把勢賣手藝的活兒都在這裡聚齊了,因此相比《綜藝大觀》它更加接地氣一點。

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個系列就是“洛桑學藝”了。

青年演員洛桑有著極強的模仿能力和口技水平,1994年他在老師博林的引薦下來到《曲苑雜壇》錄製了“洛桑學藝”系列,這套節目把洛桑的能力完美展現給了電視機前的觀眾,洛桑也因此一炮走紅。

按照正常的節奏,洛桑應該走上春晚成為趙本山、潘長江和馮鞏那樣的巨星,但是1995年他卻因為車禍去世,《曲苑雜壇》也失去了這樣一位表演天才。

《綜藝大觀》是2004年“退休”的,一共播出了14年,而《曲苑雜壇》直到2011年才“退休”,待機時間長達20年,幾乎是央視最長壽的綜藝節目了。

好了以上就是9個已經停播但我們依然懷念的節目。

在盤點過程中,皮哥也認同捨棄了很多優秀節目,比如湖南衛視的《越策越開心》,比如安徽衛視的《超級大贏家》,比如遼寧衛視的《愛笑實驗室》比如四川本土交通警示類節目《譚談交通》,等等都是優秀的節目,

現在的電視節目逐漸衰落,網絡綜藝逐漸興起,大家的選擇也越來越豐富,但是無論網綜的花樣如何多,恐怕很多人再也找不到當年那種感動了。

這些記憶中的節目注定銘刻進我們的記憶,從來不會想起,但永遠也不會忘記!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