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不夠懸疑?可它足夠戳穿人性


一座大橋坍塌引發了一場陳年命案,一個失踪的人時隔八年被發現活埋冤死,重要嫌疑人疑似畏罪自殺,其情人也被謀殺身亡,而一對少年在昏暗的爛尾樓居所中根據僅有的線索分析著誰是兇手……

這就是最新上映的犯罪片《斷·橋》中的故事。

該電影由方勵製片、李玉執導,馬思純、王俊凱、范偉主演,用冷靜客觀的視角和晦暗冷色調,展開了一段追尋隱秘真相實錄,更像一部帶著懸疑色彩的文藝片,在追兇懸念的背後隱藏著對人性的拷問和深思。

(以下內容涉及部分劇透,請謹慎閱讀)

真相在暗處

潮濕的南方總是下著雨,意外就在雨中突然降臨。黃雀市中南大橋垮塌,遇難死傷者眾多,家屬聚在一起冒雨抗議,請求社會還家人一個公道。

朱方正(范偉飾)冒雨安慰眾人,坦白橋體坍塌是工程質量引起的,義正言辭承諾有問題查問題有腐敗查腐敗,熬夜善後的臉上佈滿憔悴,有一種悲天憫人的感覺。

善後工作還沒忙完,修橋的施工人員又在斷裂的橋墩裡發現一具蜷縮的骸骨,顯然是被活埋的狀態,且已冤死多年。

經查證死者是中南大橋的建築工程師聞亮,在他衣服口袋中裝著一封還未寄出的告發工程負責人菊懷義貪腐行為的檢舉信,在事發後菊懷義迅速逃竄不見人影,警方將其列為第一嫌疑人並發布懸賞通緝令。

這天警方收到一個匿名電話提供了菊懷義藏身線索,第一時間趕往現場卻發現他已經墜樓身亡,因未找到他殺證據暫定其為畏罪自殺。

延伸閱讀  孟子義淡定開車,尹浩宇嚇壞了,辣目洋子的態度有點微妙

與此同時,聞亮的女兒聞曉雨(馬思純飾)得知父親死訊情緒崩潰。八年前父親突然失踪,朱方正告訴她和媽媽聞亮婚內出軌跟著情人私奔了,曉雨媽媽改嫁,朱方正便作為乾爸承擔了養育曉雨的責任。

但在父親葬禮上曉雨遇見知曉聞亮死亡內幕的少年,並在他的秘密基地裡得知了聞亮的死跟朱方正脫不了乾系。

曉雨很難相信撫養了自己八年,對自己無微不至的干爸就是殺死爸爸的兇手,於是跟這個自稱孟超(王俊凱飾)的少年開始了一段調查真兇的漫長路程。

他們找到聞亮所謂的情人宋雅美,得到模棱兩可的回應,這更加深了曉雨對朱方正的懷疑,兩人決定時刻跟踪朱方正等他露出馬腳。

果然,菊懷義的情人甘小漾拿出一段視頻威脅朱方正給自己一筆巨款,但後來甘小漾被炸身亡,兩人剛找到的線索也中斷了,雖然看到殺死甘小漾的兇手是誰但兩人並無證據。

幸好甘小漾留了一手,將存有證實兇手重要證據的U盤交給女兒藍莓,並叮囑她如果自己回不來就將U盤交給曉雨。

真相赤裸裸的擺在了曉雨面前,憤怒和仇恨第一時間填滿了她的心,於是她沒有第一時間報警,而是孤身接近兇手想為父報仇,這也導致了後來孟超為了救她付出生命的慘劇。

整部影片懸疑性不算很強,追兇查證並不復雜,我們甚至從開始就猜得到兇手是誰,但在真相揭秘時卻也不免唏噓,而愈是結局不完美,過程中的點滴溫暖愈加戳人。

曉雨的人生彷彿在父親離開後就變得晦暗不明,得知父親死訊和內情后她更是如墜深淵,但孟超的出現為她帶來了救贖,不管是兩人一輛摩託在暴雨中依偎前行的前照燈,還是爛尾樓的破敗小屋里新換的燈泡,都成了照亮曉雨黑暗人生的一束光。

善惡一念間

延伸閱讀  家暴門三年後,張培萌妻子大變樣!從146斤到100斤,考進清華大學

一場掩埋八年的懸案,在尋找真相的過程中,毫不掩飾的揭露了情色交易、權錢勾連、貪腐敗政等等問題,人性的貪婪、慾望、卑劣和殘忍暴露無遺,但影片好像並未刻意放大這些人性之惡,反而在細節處藏了喚醒人間溫情的善意。

就拿范偉飾演的朱方正來說,他並不如其名般規規矩矩堂堂正正,反而在官場商場中迷失了本心,但他犯下滔天罪行後,於心有愧收養了曉雨,他仍感念著幫助過自己的朋友,對他的女兒照顧有加,且在準備對曉雨痛下殺手時又動了惻隱之心。

窮苦出身的他最怕的其實不是窮,而是怕見到聞亮,那個對自己信任有加救過自己性命的人,自己卻為了所謂的榮華富貴背叛了他。

很難說朱方正是絕對的惡,他被巨大利欲誘惑一念成魔,而後越墜越深,面對每一個選擇時都再不能兩全。

人心總是難測,卻可以從他們的行為中窺出人之本性。就像曾美慧孜飾演的甘小漾,出場雖不多也呈現了一個社會底層小人物的為求生計不惜違背道德底線的豐滿形象。

她是菊懷義的情人,菊懷義沒了經濟來源,她冒著大雨去向兇手敲詐勒索,回到家中時還驚魂未定,可見她並不是一個窮凶極惡的壞人,她手握真相作為後半輩子幸福生活的籌碼,帶著貪婪無知的可悲,亦藏著一個媽媽為孩子舖路的無奈。

王俊凱飾演的孟超也像是善與惡的結合體,他曾為了最愛的姐姐沾上命案,八年的逃亡生活讓他看不見光明的未來,整個人變得陰鬱且喪,“殺人犯、窮小子”這些惡劣的標籤彷彿是他擺脫不掉的枷鎖。

直到他遇見了很像姐姐的曉雨,讓他早就封閉的內心不再孤獨,他對這個與自己一樣被困在生活沼澤里的女孩懷著最大的善意,幫助她溫暖她,甚至願意為了她捨棄求生之心。

不得不說王俊凱在影片中帶給人的驚喜,區別於以往五好偶像的帥氣陽光,他蓄起了遮臉的劉海,皮膚曬得黝黑,一身邋裡邋遢的衣服灰頭又土臉,常常一副陰鬱的模樣,為了生存做著不與外界過多聯繫的工作,最後在自我毀滅式的選擇中走向徹底解脫。

他也像這部電影最外化的形象符號——“生猛”。

影片陰冷潮濕的環境在冷色之下襯出殘酷現實,片中反復出現的魚象徵著苦苦掙扎無法擺脫生活困境的人,而斷裂的大橋帶著一股慘烈決絕的力道,生猛的揭開了人性最真實的一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