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張峻豪:三歲出名,五歲上央視春晚,今淡出舞台仍是父母驕傲


一個憨憨的小表情,總是半瞇的雙眼,一個標誌性的光頭,再加上“隨便跳”的舞蹈。這個3歲的男孩被媒體稱為“舞蹈神童”。

他就是張峻豪,一個帶著焦點與爭議的“天才兒童”。

3歲當明星,5歲上春晚,學齡前已經年薪百萬,家喻戶曉的張峻豪,曾是無數家長心中“來報恩”的孩子。

可這光鮮亮麗的背後,承受的不僅是高強度的工作、蜂擁的流言,還有張峻豪父母悔恨的眼淚。

天才兒童是這個家庭的驕傲,也是繁華落幕後的悲劇。而造成一切的源頭,就是張峻豪的“天賦”。

“舞蹈神童”的崛起

2010年,一個叫張峻豪的小男孩在山東淄博出生了。

父親是一名貨車司機,長年在外。母親則是一名全職媽媽,家裡還有一個姐姐。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都是萬千普通家庭中最平凡的一家。

那時誰也想不到,這個腦袋圓圓的小傢伙,將會改變這個家庭的命運。

張峻豪還沒滿月的時候,家人就發現了他對音樂的獨特感知。

每當他哭鬧的時候,家人就放音樂給他聽。只要聽到有節奏感的音樂,他就安靜下來,再大一點的時候,就開始跟著音樂搖頭晃腦,手舞足蹈。

但此時的一家人對張峻豪的天賦,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受。真正挖掘這塊“金子”的人,是他的奶奶。

隨著“廣場舞文化”的興起,張奶奶也成了舞者們中的一員。

在張峻豪10個月,也就是剛會走路的時候,就被奶奶帶到了廣場上去玩。

每當音樂響起,奶奶就將他安置在一邊,和小朋友們一起玩。

偏偏這個小傢伙,既不喜歡地上的螞蟻,廣場上的滑梯,也不喜歡天上的風箏。小腦瓜搖搖晃晃,不知道在想什麼。

幾天之後,他才一步一步地挪到舞者們中央,隨著音樂扭動著自己的小身子,憑一己之力拉低了廣場舞團隊的平均年齡。

剛開始大家只覺得這個小傢伙是可愛,但沒幾天之後,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他竟然從原來的扭動,漸漸變得能做出不少動作。

再後來就是在家的時候,每到廣場舞開始的時間,他就拉著奶奶的手要往廣場上去。

當奶奶將張峻豪在廣場上的表現給家裡說出來時,大家才驚覺,自己家裡好像真的出了個“天才”!

為了更好地培養孩子的天賦愛好,媽媽決定給他報一個少兒舞蹈班。

就這樣,一歲的張峻豪成了班級裡年紀最小的“學員”。

本來老師為了照顧這個小傢伙,計劃將整體課程後延。但沒想到,他不僅沒有拖進度,很多動作比班裡的大孩子學得還要快,並且做得標準。

“是個好苗子!”

延伸閱讀  著名演員周裡京:28年不敢忘記亡妻,餘生只想呵護女兒和後妻

這是舞蹈學校老師對張峻豪的評價。

有天賦,並且被發現,這應該是他一生最大的幸運,但如果就流言與爭議來說,他似乎又是不幸的。

走上春晚舞台,人生高光時刻

隨著在舞蹈學校的學習,他不僅進步神速,動作也越來越專業,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童星”。

才兩歲多的他,就能跟著音樂跳出完整版的踏浪。

3歲左右的時候,就能隨著音樂的變化,跳出相對應的舞步。

2013年,是張峻豪命運被改變的一年。

這年6月,父母帶著小峻豪出門去玩,正好看到《我是大明星》節目組在當地海選。於是笑著問“豪豪想不想去大舞台上跳舞呀”。

本來是一句玩笑話,沒想到他卻當真了,並拉著父母的手去報了名。就這樣,他又成了舞台上年齡最小的“選秀選手”。

舞台上他萌萌的表情加上稚嫩且專業的動作,竟讓他一路過關斬將,衝進了總決賽,並獲得第四名的好成績。

海選結束後,不少節目組都注意到了這個表現力超強的小男孩,並對他發出邀請函。同年,他又參加了《春晚總動員》,並獲得季軍。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這都是他的驕傲和榮耀。

次年,他又站上了《出彩中國人》的舞台。當他拉著音箱站在舞台上做自我介紹時,大家都被這個憨態可掬的小男孩逗得捧腹大笑。

但當音樂響起時,他專業的動作和隨著音樂不斷更換的舞步,又讓人驚嘆他是“祖師爺賞飯吃”。

在節目總決賽和大張偉同台表演,在《快樂大本營》與何炅謝娜搭檔,還在現場惟妙惟肖地模仿謝娜的主持。

甚至在2015年,登上了央視羊年春晚的大舞台,在開場舞《四世同堂》中,落落大方地獻唱,成了家喻戶曉的小童星。

從此之後,張峻豪的通告就一天比一天多,每天都有舞台表演和演出。一年的演出費算下來,沒有千萬,也至少有百萬了。

除了舞台之外,他還被跨界影視業,甚至被觀眾稱為“第二個郝劭文”。

在電影《從天兒降》中,他搭檔張藝興;還搭檔王迅上演了電影《你往哪裡跑》;

甚至還上演了一出“烏龍院”,當年釋小龍和郝劭文就是憑藉這部電影,成為火遍兩岸三地的小童星的。

2018年,他參演的電影《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在各大電影院上映,不出所料地,吐槽聲大於稱讚聲。

其實,這不僅和電影本身有關係,更與張峻豪以及他的家庭,有脫不了的干系。畢竟前幾年大家提起他,想起的多是“搖錢樹”、厭學、沒教養等詞。

那麼傳言究竟是從何而來呢?

丟失的童年,悔恨的父母

在《我是大明星》的錄製時,幾個評委覺得小峻豪萌態十足,便想逗逗他,故意騙他說“被淘汰了,要做好告別舞台的準備”。

延伸閱讀  央視女神冰冰回歸,直接熱搜第一,再顯頂流本色

三歲的小孩子一聽到這樣的話,立馬就大哭起來,還摔了手裡的話筒,直到被媽媽抱下舞台,才慢慢平復情緒。

再後來就是一次錄製節目時,節目組故意讓小峻豪坐在評委席,讓他“過過癮”。沒想到坐在椅子上之後,他竟真的以為自己就是評委,坐在椅子上怎麼也不肯下來。

等評委來抱他的時候,張峻豪竟然對著工作人員大吼一聲“滾”!

但這還不算完。

張峻豪“無禮”的表現,已經讓很多觀眾驚愕,電視機前的觀眾也是被這個“雙面天才”的表現驚呆了,他也被媽媽抱到台下。

走下評委席與舞台,女人竟然對著只有幾歲的小男孩猛扇了幾巴掌,並大聲斥責。

正是這一件事,觀眾對“舞蹈天才”和他的家庭有了不一樣的看法,流言也緊隨其後,湧進了這個普通的家庭。

首當其中受害的,就是張峻豪的母親。因為那幾巴掌,有人將她形容為“吸血惡魔”。

過早成名的孩童,7歲就已經身價百萬,5歲就登上了春晚舞台,4歲就和大張偉、何炅等大咖同台。憑一己之力,改變了整個家庭的環境。

但為之付出的,是原本快樂無憂的童年。

當別的孩子還在積木唱兒歌的時候,張峻豪已經在各大舞台之間輾轉,利用稚嫩萌趣來為家庭賺錢。

拍影視劇時,凌晨三點起床化妝是常有的事,更別說要完成吊威亞等這樣危險係數極高的動作。

這也能夠理解,他為什麼會在舞台錄製時發脾氣。也許真的是快樂太少,壓力太大了!

但這樣的一顆“搖錢樹”,不僅沒有得到家庭的保護,反而被親媽掌摑,難怪會有網友將矛頭對準張峻豪媽媽。

緊接著“受傷”的就是“舞蹈天才”張峻豪,而關於他傳言最多的,就是“厭學”。

因為長期在舞台與劇組生活,他每年在學校的日子屈指可數,為此,家人幫他找了私人教師,專門負責的小峻豪的知識學習。

但習慣了“當明星”的他,每當面對課本時,總是只有三分鐘的耐心,一言不合就離開家教老師,自己跑到劇組看別人拍戲,對學習絲毫不感興趣。

有人說他是家裡的“搖錢樹”,從不伸手要玩具,迷失在了人們對“天才”的誇讚中,迷失在當明星的花花世界裡,因此認為學習是枯燥乏味的。這才厭學。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不一定。

褪去光環,我仍是父母的驕傲

面對潮水一樣地輿論,張峻豪母親曾無數次解釋和反駁,然而都是石沉大海,在流言中連個水花兒也沒有激起來。

直到她利用張峻豪的名字,註冊了社交賬號,開始在上面分享孩子生活的日常。

並表示“豪豪雖然在拍戲,但學業從來沒有耽誤”,言語之間是母親的無奈與驕傲。

延伸閱讀  《王牌》第七季殺青,吳彤曬合照告別,評分4.4創歷史新低

在她曬出來的照片中,不僅有張峻豪在學校學習、與同學玩耍的記錄,還有獲得獎狀時驕傲的小表情。

有時還會分享孩子因為沒有“考雙百”而難過的事情。

這些是擺拍嗎?很明顯不是。

從2015年春晚之後,張峻豪幾乎很少出現在各大舞台上,偶爾亮相,都是在劇組拍戲的時候,一年最多不過兩部,有時候兩年都沒有消息。

在這段時間裡,他都是在學校認真完成自己的學業。練字、背書、寫作業,相信在舞蹈上有天賦的少年,學習肯定也不會差。

峻豪媽媽說,她無數次被流言搞垮,試圖為豪豪解釋,但都是無能為力。

如今讓孩子淡出舞台,回歸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去的地方,就是對流言最好的回應,也是對自己孩子最好的負責。

無論這樣,豪豪都是這個家庭的驕傲。

如此來看,張峻豪無疑是幸運的。有人發現他的天賦並挖掘,有理解他的父母。感受過“花花世界”,又能回歸本心,做好當下該做的事情。

父母雖然感受到了舞台的能量與利益,但也沒有被金錢沖昏頭腦,在頂峰時抽身而退,給孩子一個完整的童年。

如今地一家人,脫離的攝像機與評委,回歸到生活本色,其樂融融,活在當下。

張峻豪也褪去萌態與“笑星”的標籤,成長為翩翩少年。

再說出口,唯有祝福與羨慕,僅此而已!

——END——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