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頌3》開播,江疏影演技再受爭議


01

2014年年末,話劇《如夢之夢》圓滿落幕。

作為主演之一的胡歌,一下場就往虹橋機場奔去。

不料。

在外蹲守的媒體,也緊隨其後追了過去。

由此,一個大瓜的序幕被拉開——

胡歌被拍到了。

同行者,是一位女生。

趁著候機時間。

他們一起去了餐廳,點了兩碗麵條果腹。

席間,胡歌頻頻為女生夾肉。

二人熱聊不斷。

以致於忘記返回候機廳。

登機在即,機場廣播開啟了尋人模式:

“江疏影,胡歌,您所乘坐航班登機口即將關閉。”

他們的名字,第一次被擺在一起。

這一段被私藏的戀情,隨之浮出水面。

第二天,各大新聞頭條版面上,幾乎都是“胡歌江疏影機場甜蜜餵食”。

或是不滿偷拍。

或是不堪壓力。

胡歌藉著酒勁,連發微博、訴說困擾。

酒醒後,又發布了一篇長文——

“我和小江是在一起了。”

而江疏影呢?

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她深知,這段感情不為多數人所祝福。

他是當紅小生。

她是新晉小花。

圈中地位不匹配,粉絲體量不對等。

弱勢的一方,只能避其鋒芒,選擇沉默噤聲。

後來二人分手。

江疏影也只能側面暗示:“現在沒有。”

儘管結局遺憾。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段戀情,讓更多人認識了江疏影。

它的A面,是名氣。

B面,則是罵聲——

“炒作”“配不上”“藉機上位”。

多年後,她在訪談節目中,直言身處其中的掙扎:

“我不想光成為一個附屬品,就是前面有個名字。”

可惜。

她如今的光芒,仍不足以掩蓋那個名字。

02

作為演員,江疏影的代表作品很多。

可,拿得出手的代表角色,約等於無。

最出彩的角色高光,恐怕還得追溯到九年前。

2013年,影片《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全國公映。

江疏影飾演的阮莞。

溫柔甜美,清新自然。

風頭一度蓋過了女主角楊子姍。

這個角色,某種程度上,算是江疏影的本色出演。

但,還是令她感到了艱澀。

片場,她NG不斷。

導演某薇呵斥她:“江疏影你就是個木頭,生生地把大家閨秀,演成了丫鬟!”

一語成讖。演戲太“木”,至今仍是江疏影的最大缺陷。

就算是在一部好劇中,也會成為最拉跨的存在。

比如《掃黑風暴》。

她飾演黃希。

是一名新聞記者。

同時,也是賀雲的外甥女。

在黃希眼中,身為副局長的賀雲,是絕對的正義代表。

她視其為偶像。

不曾想,賀雲是暗樁代表。

我們來看,當她撞破真相時,江疏影是如何詮釋的。

延伸閱讀  三觀不正的《千山暮雪》:越毀三觀越上頭,莫紹謙是該被抓起來的

三方代表首次聚齊。

黃希應是震驚又恐懼,內心OS:小姨怎麼會跟一個罪犯呆在一起? !

江疏影的表演,卻綿軟無力。

接下來。

黃希將眼神移向蛋糕。

巧克力片上,赫然寫著“謝謝媽”。

她的目光看向小姨,隨即望向孫興。

這種複雜心理,是可以有非常細微、但又極具衝擊力的演繹方式的。

但你能從這張動圖中,感受到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嗎?

孫興決定離開時。

一身殺氣。

表情狠戾。

即將扣動扳機。

她卻只是微微偏了一下頭。表情識別度極低。

你如果說是戀戀不捨,我都能信。

從這部戲中。

我們可以窺見,江疏影演戲的最大弊病——

創作能力匱乏。

尤其是在《清平樂》中,她演皇后曹丹姝。角色端正典雅的特質,與她本人十分貼近。

但,她又演成了一塊木頭。

劇中,最精彩是一場戲,是徽柔公主夜扣宮門。

徽柔在夫家受盡委屈。

遭婆婆下藥,又被丈夫打了一巴掌。

於是,不顧一切地敲開宮門,打破皇城“無大事,絕不開”的鐵律。

作為嫡母的皇后。

一向都將徽柔視為己出。

看到女兒一身狼狽。

江疏影又是毫無情緒,連基本的皺眉都沒有。

誠然。

這一段的重頭戲在於徽柔公主。

劇本或許只寫了皇后的出場,並沒有分配一句台詞。

但江疏影木訥地站著,著實齣戲。

對此。

她在《入戲》採訪中,將原因歸結於“無法設身處地去體會”。

並表示:“成為母親後,再去接演母親的角色。”

來源:入戲

這不禁讓人想起,王耀慶對她的評價。

在《好先生》中。

為了貼近“又辣又爆”的角色,江疏影每天都要喝二兩白酒。

的確很努力。

但,王耀慶不認可這種蠻勁兒:

“憑良心講,我其實不大能理解…….

如果非得喝酒才能演醉態的話,那很多事情,就不成立。 ”

圖源:澎湃新聞

而一旦置身於戲骨之中,她的表現更顯得不入流。

觀眾罵聲不斷——

毀劇。

資源咖。

木頭樁子。

如此刺耳的聲音,卻依然無法真正叫醒江疏影。

03

對於自己的表演水平。

江疏影曾自評:

“有時我覺得我演得挺好的,但是觀眾的反饋,可能和我設想的相差較遠。”

這股自信,源於何處?

我想,是從前的成長經歷,令她錯以為——

努力就會得到必然的成功。

2004年。

她考入上海戲劇學院。

同班同學中,有鄭愷、陳赫、王傳君等。

鄭愷是她最羨慕的人。

延伸閱讀  有一種資源叫岳雲鵬!八個月前他想拍張藝謀的電影,現在殺青了

平時只顧著玩,也可以取得好成績。

為了趕上那些天賦型選手。

她需要“笨鳥先飛”,用時間追平差距。

但這種勤奮,並非出於對錶演的熱愛,而是好勝心理作祟。

從上戲畢業後。

江疏影做了一個令人意外的抉擇:前往英國留學。

攻讀傳媒經濟學,比她預想的還要難。

翻開教材,都是密密麻麻的英文,沒有任何中文註釋。

她心一橫。

到書店買了本字典,一字一句地翻譯。

別人只需一年,就可以取得畢業證。

而江疏影,卻用了兩年半。

這股韌勁,沁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前男友嫌她胖,提出分手。

她不服氣,每天去足球場跑圈。

身上穿著高領衣,腿上裹著保鮮膜,誓要瘦成一道閃電。

實在跑不動時,就對自己說:

“我一定要讓你後悔,我要成為最佳前任。”

堅持八個月後。

她終於逆襲成功,後來更是憑一雙美腿大殺四方。

為了成為一名真正的演員。

江疏影卯足了勁,去追平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演王漫妮之前。

她進奢品店觀察櫃姐。

為演好曹皇后。

她練儀態。

別人說她角色單一。

她就挑戰從沒試過的角色。

可惜,表演是殘酷的。

觀眾看的是結果,而不是努力的過程。

某薇曾經評價過她:

“演員真的是老天爺賞飯吃,你就是再用功也沒用。”

話說得雖狠。

卻也完美預言了,江疏影如今的尷尬處境。

04

前陣子,《歡樂頌3》開播。

正午製作,大熱IP。

結果,豆瓣開分4.6。

這個分數的構成原因。

是狗尾續貂的故事。

資源咖開會的陣容。

以及,人均低於水平線的演技。

江疏影的表現,尤其讓人失望。

其他主演或是新人,或是由古裝跨界而來。

而江疏影呢?

演了很多職場劇。

劇本圍讀也很認真。

這一次,應該駕輕就熟才對。

可,還是演崩了。

她飾演的葉蓁蓁,是一位生化研究員。

但識別度極低。

人物呈現得混亂又模糊。

為了在開場交代身份,編劇特地設計了一段科普念白。

江疏影照本宣科。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王漫妮上門推銷84消毒液。

新劇開播時。

微博上出現了一個熱搜:王漫妮留學回來成了葉蓁蓁。

不如說,葉蓁蓁就是王漫妮。

細看之下,二者的表演很類似——

幹練,抿嘴點頭。

隨和,咧開嘴笑。

這種程式化表演,真的很匠氣。

娛樂圈更迭速度加快的當下。

延伸閱讀  “谋女郎”何珺:大义灭亲举报张艺谋超生,今748万罚款退了吗?

原地踏步,意味著要眼睜睜看著“後來者居上”。

童謠斬獲白玉蘭視後。

毛曉彤、任敏分獲提名肯定。

而江疏影年年顆粒無收。

觀眾說她:“部部是女一,次次旺女二。”

你問她在乎外界的聲音嗎?

她說:“我很矛盾,我又很在乎,但是我又不在乎。”

回應看似模棱兩可。

實際上,又映照出她掙扎的內心——

夠不到想要的東西,只能故作輕鬆地選擇放手。

05

從校園女神,到毀劇女主。

看似突兀,實則有跡可循。

江疏影太順了。

因《致青春》爆火。

後續,又成了正午陽光的女主。

她認為,這些機會都源自好口碑,不然別人怎麼總是用她?

一旦聽到不好聽的聲音。

就自動轉化為“督促進步”的自我安慰。

但始終沒有實質性的改變。

當質疑聲如潮水般湧來。

她不得不開闢新路,用另一邊的掌聲,來證明自己——

皮膚白。

發量多。

吃不胖體質。

再往前翻。

卻發現,她曾分享過減肥妙招。

視頻日誌中。

也在竭力地與美貌割席。

在人設的框架呆久了,江疏影本人,也逐漸分不清自己的本質:

“我到底是個自卑的人,還是個自負的人?”

王傳君回她:“你用你的自負,掩蓋你的自卑。”

正因如此。

她一面自我打氣。

另一面,又不肯直視平庸。

談及觀眾評價。

她說:“隨著年齡增長,一定要有一點阿Q精神。”

結合語境。

大概是在表達自己很樂觀。

可,精神勝利法的本質,是閉目塞聽、掩耳盜鈴。從不正視事實。

2017年。

江疏影曾分享過一段話:

“行走在土地上的我們,不知道土地的溫度是怎麼樣的。但,植物知道。”

是啊。

遊走於名利場的她,既然不知道真實人生,不如深入人間煙火,去聽聽普通人的故事,看看失敗已成常態的眾生。

感受無奈現實,

直面七情六欲,

將它們吃下去,消化掉,變成表演的養分。

而不是只會一次次張口,甩出一張張大餅,上演一出出爛戲。

最後落得一年年的罵名。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