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初創科技公司的命運:繞不開騰訊阿里 打不過亞馬遜



北京時間12月16日消息,在中國,諸多科技初創公司繞不開的兩座大山是騰訊和阿里巴巴,它們的選擇基本上只有兩種:被收編或死亡。即使能夠上市的科技公司,它們在與騰訊和阿里巴巴打交道的過程中也付出了很高代價。

雖然從騰訊或阿里巴巴獲得了資金、流量和客戶資源,但獲得這些支持的代價是出讓過高的投票權,在人事、兼併、收購等方面受到掣肘。

過去2年,近24家公司將騰訊或阿里巴巴列為IPO(首次公開招股)風險因素,其中包括美團點評和拼多多這樣的大型公司。拼多多就在招股文件中稱,“如果我們不能保持與騰訊的關係,我們的業務可能會受到重大負面影響。”

至於山寨,騰訊更是屢試不爽。騰訊的“借鑒”模式,就是利用了其海量用戶和強大的產品管理能力,發現好創意後自己推出極其相似,甚至體驗更好的產品,贏得用戶青睞,幹掉原創。騰訊的高明之處在於,從法律意義上看,它的山寨並不違法。當然了,從山寨、改進到創新,目前騰訊早已擺脫了山寨的標籤。

國內科技產業江湖如此,國外科技產業顯然也不是歲月靜好。國外媒體的一篇文章就揭示了亞馬遜是怎樣“欺行霸市”的,以下為文章摘要:

阿姆斯特丹軟件初創公司Elastic業務迅速擴大,員工也快速增加到100人。它被亞馬遜盯上了。

2015年10月,亞馬遜AWS宣布將Elastic免費的數據搜索和分析工具包裝為一項付費服務。更過分的是,亞馬遜居然把其服務命名為Elasticsearch。

通過與其其他產品集成,一年之內,亞馬遜從Elasticsearch獲得的收入超過Elastic。 Elastic去年在產品中增加了高級功能,限制亞馬遜這類公司對其工具的使用。亞馬遜複製了諸多這些功能,並免費提供給客戶使用。

9月,Elastic在美國加州聯邦法院起訴亞馬遜侵犯其商標權,因為亞馬遜使用了與其產品完全相同的名稱:Elasticsearch。 Elastic訴稱亞馬遜“誤導消費者”。亞馬遜否認有不當行為。該案尚在審理中。

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當時微軟利用Windows主宰個人電腦行業,還沒有一家科技巨頭像亞馬遜這樣給競爭對手帶來恐懼。與Elastic的糾紛表明它是如何在科技界“揮舞大棒”的。

儘管雲計算可能會變得不再“鶴立雞群”,但它是相當大一部分互聯網的基礎,已成為科技產業最大、最賺錢的業務之一,向企業提供計算能力和軟件。亞馬遜是最大的雲服務供應商。

46600198075_800187a13b_c.jpg

亞馬遜AWS服務

亞馬遜利用AWS抄襲和整合其他科技公司率先推出的軟件。它通過提高易用性、“雪藏”競爭對手產品,甚至通過捆綁折扣降低產品價格,使自己的產品獲得競爭優勢。這些舉措促使客戶選擇亞馬遜產品,而真正開發出這些軟件的公司則可能“顆粒無收”。

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錶示,即便如此,它們也別無選擇,只能與亞馬遜合作。由於亞馬遜有眾多客戶,初創公司在推廣產品方面往往不得不束手束腳,“自願”與亞馬遜共享客戶和產品信息。為獲得通過AWS銷售產品的權利,初創公司不得不與亞馬遜分成收入。

山寨開源軟件惹爭議

一些公司“製造”了一個詞彙來描述亞馬遜的所作所為:“洗劫”軟件。通過挖掘其他公司創新,試圖挖走它們的工程師,以及利用它們的創新盈利,亞馬遜把潛在競爭對手扼殺在搖籃中,迫使它們重新調整商業策略。

亞馬遜的所作所為引起監管機構關注:它是否濫用了其市場主導地位,是否打壓了市場競爭。數家競爭對手在討論是否對亞馬遜提起反壟斷訴訟,監管機構和國會議員也在調查亞馬遜是否有欺行霸市之嫌。

AWS只是亞馬遜主導美國多個行業的一種武器。它已經改變了零售、物流、圖書出版和影視產業,還在考慮進軍處方藥銷售、房地產銷售和安全領域。

亞馬遜與AWS相關的所作所為引起了更多爭議。在雲計算領域,它是無可爭議的市場領頭羊——是與其最接近的對手微軟的三倍。數以百萬計的消費者每天都在不知不覺中使用AWS:Netflix和蘋果iCloud都使用了亞馬遜的雲計算服務。

亞馬遜最初開發AWS的目的是內部使用,但很快意識到其他公司也有同樣的需求。 Airbnb和通用電氣等公司基本上都使用亞馬遜的雲服務,而非購買和管理自己的計算系統。

對於亞馬遜本身來說,AWS也是至關重要的。 AWS去年營收為250億美元——與星巴克相當,是亞馬遜最賺錢的業務。來自AWS的利潤,使亞馬遜能不斷投資其他許多行業。

亞馬遜在一份聲明中說,有關它“洗劫”軟件的想法是“愚蠢和沒有事實依據”的,它對軟件行業貢獻良多,它的所作所為符合客戶最大利益。

一些科技公司表示,它們通過AWS獲得了更多客戶;甚至一些與亞馬遜有糾紛的公司還在發展壯大,例如Elastic,不但去年上市,目前還擁有1600名員工。

但在對逾40名亞馬遜及其對手員工(包括現任和前任)進行的採訪中,許多受訪者稱亞馬遜與AWS有關的所作所為的代價是隱形的:很難衡量被亞馬遜搶走了多少業務、來自亞馬遜的威脅嚇跑了多少潛在投資者。

4名知情人士透露,今年2月,7名軟件公司CEO在矽谷會晤,討論對亞馬遜提起反壟斷訴訟事宜。由使用亞馬遜商城的廠商提起的一起訴訟,反映了他們的不滿:一旦成為直接競爭對手,亞馬遜就不再中立了。由於擔心會陷入一場“馬拉松”式法律訴訟,這7名CEO最終沒有起訴亞馬遜。

目前監管機構正在接洽部分亞馬遜軟件競爭對手。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9月致函亞馬遜,要求提供與AWS業務有關的資料;據悉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在要求AWS競爭對手提供資料。

風投公司Uncorrelated創始人薩里爾·德什潘德(Salil Deshpande)表示,亞馬遜對軟件初創公司的所作所為會破壞業界生態,“它影響了初創公司創收、搶奪它們的軟件控制權、奪走它們的客戶”。

洗劫

初創科技公司的命運:繞不開騰訊阿里 打不過亞馬遜 1

MariaDB CEO霍華德:AWS的成功建立在“洗劫開源技術之上”

剛推出AWS時,亞馬遜還不能持續盈利,這一服務似乎是不務正業。

但AWS受到初創公司青睞,由於不需要先期購買計算設備,只需為自己使用的計算能力買單,它們可以節省大筆支出。很快,有更多公司使用亞馬遜雲計算服務和軟件。

2009年,亞馬遜制定了加速AWS成長的模板。那一年,它推出了數據庫管理服務,採用的是開放源代碼軟件。一直以來,亞馬遜的這一模式並沒有引起大的爭議。

直到2015年抄襲Elasticsearch並推出競品,亞馬遜的這一策略引發了爭議。曾經創辦開源軟件InfluxDB的托德·佩爾森(Todd Persen)說,“一家公司依靠開放源代碼產品開展業務,突然出現了一家利用其技術與其競爭的公司。”

根據許可協議,亞馬遜無需為使用開放源代碼技術付費,但利用這些技術與開發者競爭,無疑會影響創新的動機。這也會讓別無選擇的初創公司選擇對原來開源的技術收費,或修改許可協議,限制包括亞馬遜在內的公司使用它們技術的方式。

去年,MongoDB宣布將要求把其技術包裝為Web服務的任何公司免費共享底層技術,此舉被廣泛認為是衝著AWS來的。 AWS很快推出了自己的技術——外觀和風格與MongoDB技術相似,繞開了MongoDB的要求。 MongoDB是曾考慮對亞馬遜提起反壟斷訴訟的7家公司之一。

開源軟件公司MariaDB CEO邁克爾·霍華德(Michael Howard)表示,“AWS的成功建立在洗劫開源技術上。”他估計,亞馬遜通過MariaDB軟件獲得的營收是他的公司的5倍。

AWS副總裁安迪·古特曼斯(Andi Gutmans)表示,一些公司想成為“唯一”利用開源項目賺錢的公司,亞馬遜“致力於確保開源項目保持真正開源,確保客戶能自由選擇使用開源軟件的方式——無論它們是否選擇AWS”。

2012年AWS舉行首屆開發者大會時,亞馬遜已不再是雲計算領域的唯一巨頭:微軟和谷歌都推出了雲服務。

亞馬遜也因此推出了更多軟件服務,使AWS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項服務。在一次會議上發言時,AWS負責人安迪·雅西(Andy Jassy)表示,它希望“支持每一種可以想像得到的使用場景”。

亞馬遜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增加AWS服務——由2014年的30項增加至今年12月的約175項。它還有“主場”優勢:簡單和方便。

客戶可以通過只點擊一下鼠標添加新的AWS服務,利用相同的系統來管理它們。新服務的費用將添加到同一賬單,無需財務或合規部門重新審核。

相比之下,在AWS上使用非亞馬遜服務要更為複雜。古特曼斯表示,AWS與許多公司密切合作,“盡可能無縫”地整合它們的產品。

干涉合作夥伴宣傳材料

目前,亞馬遜AWS開發者大會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科技盛會之一,每年吸引數万人參會。

這次會議最受關注的是雅西的發言,他在發言中會公佈AWS的新服務。由於新的AWS服務往往會讓部分初創公司陷入困境,因此他的演講的綽號被稱為“血色婚禮”(The Red Wedding)——《權力的遊戲》中的一次流血事件。

亞馬遜還為其開發者大會制定了“規矩”。以數万或數十萬美元購買展位的企業稱,它們的標語、宣傳冊和新聞發布稿必須事先獲得亞馬遜批准。

AWS的一份文檔闡述了與其合作的企業市場營銷指南,亞馬遜禁止營銷材料中出現某些詞或短語,如“多雲”,使用兩個或更多雲平台的概念。一名亞馬遜發言人說,AWS已經叫停這一措施。

合作夥伴還被要求在營銷材料中避免使用“最好”、“第一”、“唯一”、“領頭羊”等詞彙——除非得到獨立研究支持。

愛恨交織

初創科技公司的命運:繞不開騰訊阿里 打不過亞馬遜 2

Nexla CEO所羅伯:對亞馬遜持保留態度

以色列Redis實驗室創辦於2011年,圍繞一款被稱作Redis的免費軟件開展業務。亞馬遜很快提供了一款相似的付費服務。

前Redis實驗室員工估計,亞馬遜利用Redis技術每年獲得高達10億美元營收——10倍於Redis實驗室。他們說,亞馬遜還試圖挖角該公司員工,並通過折扣打壓公司業務。

部分Redis實驗室高管今年曾考慮對亞馬遜提起反壟斷訴訟,但也有部分高管猶豫不決,因為Redis實驗室80%的營收來自AWS客戶。

前Redis實驗室營銷副總裁麗娜·喬希(Leena Joshi)表示,“這是一種愛恨交織的關係。一方面,我們的大多數客戶使用AWS,因此與它緊密集成符合我們的利益。與此同時,我們知道它蠶食了我們的業務。”

Redis實驗室沒有就其營收或AWS的所作所為發表評論。它表示,亞馬遜提供了“重要的服務。”

並非每家公司都把AWS看作威脅。初創公司Databricks CEO阿里·戈德希(Ali Ghodsi)表示,AWS銷售團隊提升了公司產品銷售,“沒有發現他們利用手段打壓我們”。

初創公司Nexla CEO薩基特·所羅伯(Saket Saurabh)表示,他對亞馬遜持保留態度。雖然投資者警告他與亞馬遜共享了太多信息,但他仍然選擇與亞馬遜合作,因為亞馬遜為公司提供了龐大的潛在客戶群。所羅伯說,“我們哪有什麼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