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和周潤發:同為“香港之子”卻終生不合作,這36年活得可真累


編輯✎七街酒舍

說到香港影壇,必定就要說到成龍和周潤發這兩位天王級人物。

一個是繼李小龍之後的武打天才,一個是“上海灘”出來的風雲一哥,可以說如果港圈沒有這兩個人的名字,必定要失去一半的色彩。

然而香港影壇卻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周潤發這輩子絕對不會和成龍合作的”。

關於這句“流言”,兩個當事人至今都沒有正面回應,加上周潤發和成龍出道這麼多年也確實沒有過合作。

因此很多人猜測他們之間應該是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往,才至今都沒有合作。

但事情究竟是不是如此,劉德華似乎給出了答案,他曾在採訪中這樣形容成龍和周潤發的之間的關係。

“他們兩個,本就不是一路人”。

出道起跑線

成龍和周潤發年紀僅相差一歲,但他們的家庭和出道背景卻不大相同。

1954年,成龍出生於中國香港中西區一個“普通家庭”,而周潤發於1955年出生在中國香港南丫島一個平凡的農村家庭。

(左)成龍(右)周潤發

稍微了解過中國香港地理的人應該知道,中西區是香港最早發展的地區,也是全港最多有錢人居住的地方,連續四年都被稱為香港的“富貴區”。

所以即使是中西區的“普通家庭”,其經濟條件想必也不會太差。

早期的香港中西區

再加上成龍的父親又是在法國領事館工作的廚師,母親也在館裡上班,可見至少在物質條件上成龍應該是比較幸福的。

這樣一看,周潤發的家庭條件可以說完全無法與成龍相比較。

雖然南丫島是中國香港境內第三大島嶼,但正是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導致島上的經濟並不發達,至今島內的發展也主要是依靠旅遊業。

南丫島

而在周潤發那個年代,大多數人皆是以捕魚為生,他的父親就是一名打漁的船員,常年漂泊在外鮮少在家。

母親則在家裡照顧兄妹幾個,種菜養雞,偶爾也到別人家做幫傭賺錢。

儘管日子看起來很貧苦,但周潤發一家卻是怡然自得,就是在他成名之後,他也無比懷念當初在小島的平靜生活中,那些難忘而又珍貴的童年回憶。

然而這樣安寧的生活在周潤發10歲那年就沒有了。

迫於生計周潤發一家搬到了九龍,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他讀中學時每年暑假都會去電子廠打工,而這也導致他的視力開始逐漸下降。

周潤發中學畢業後,突如其來的噩耗降臨了,他的父親突然病重,無法再繼續工作去維持家裡的生計。

這也就使得他們家不可能同時供應所有的孩子讀書,周潤發看到當下的情形,便主動提出輟學去打工。

就這樣,年僅13歲的周潤發開始學著在社會上“摸爬滾打”。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酒店做門童,幫助客人搬行李,因為從小便跟著母親幹農活,所以做門童對周潤發來說就是得心應手,甚至還因勤快賣力博得了不少客人的歡心。

有一天,一輛豪華汽車停在了周潤發麵前,司機讓他去洗車,但那會周潤發早就已經看汽車看直了眼,甚至還情不自禁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想感受一下豪車的方向盤。

就在這瞬間他身後傳來一陣巨吼,只見領班滿臉鄙夷地朝他吼道,“幹什麼,就你這樣這輩子都別想開上這車”。

領班的嘲笑讓周潤發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他卻並沒有顯露出來,畢竟還得靠這份活計生存呢。

不過這次的事情還是將周潤發刺激到了,因為他開始有了琢磨如何賺大錢的想法。

正可謂是“天助周潤發”,他剛萌生了賺大錢的念頭,就發現了“發財之道”。

1973年,18歲的周潤發在報紙上看到了無線電視演員訓練班(TVB)的徵人廣告,於是便和朋友一同去應徵。

整個面試過程,周潤發的心情猶如過山車,一開始他差點就被評委放棄了,後來又得到了考官鐘景輝的賞識,並以一票“通過”說服了其他人錄取了周潤發。

自此,周潤發也算是成功踏入了演藝圈的門檻。

延伸閱讀  神仙友誼!陳坤連續12年為周迅慶生,晒劇照47歲迅哥氛圍感十足

而相較於周潤發一路經歷的艱難坎坷,成龍的出道顯得更加順遂。

因為家住法國領事館,所以成龍周圍都是說洋話的外國人,而他當時連ABC等26個字母都認不全。

正由於這個原因,他時常被外國小孩嘲笑,而他也沒有慣著這些小孩,誰敢笑他就“打得他爹媽都不認得”。

不得不說,成龍大哥也是從小“罡”到大,是條讓人敬佩的漢子。不過這是個中國人都忍不了,待在中國的地界還這麼囂張,屬實該揍。

然而“打架一時爽,留級連年有”,成龍一直到小學一年級,都因為常常打架、鬧事,導致無法升級繼續往下讀。

幸好成龍當時除了“愛”打架,還喜歡看武俠片,尤其崇拜曹達華、於素秋兩位當紅明星在影片中的“中國功夫”。

於是他父親為了不讓成龍的學業因為打架就此荒廢,便依著他的愛好帶他去拜師學藝。

那天父親帶著成龍來到尖沙咀的美麗都大廈,拜訪京劇武生於占元師傅,也就是成龍崇拜的武俠女星于素秋的父親。

於占元

成龍看見院子裡刻苦練功的學生們,十分羨慕,身體裡那顆武俠心更是躁動起來,只是這會的他壓根不知道武行有多辛苦。

就這樣,成龍於1960年進入中國戲劇學校學習戲曲,拜在了於占元師傅門下,與洪金寶(元龍)﹑元奎、元華、元彬、元德、元彪組合成了七小福。

剛開始的新鮮感讓成龍一直保持著興奮的狀態,直到他因為練功不認真而被罰了好幾天后,他終於堅持不住開始後悔了。

可惜後悔也沒用,在他進入學校後一秒,他父親就奔赴澳洲美大使館了,所以成龍再如何哭訴都沒人來接。

後來成龍再回憶這段時光,直言“那是我人生中的至暗時刻卻也是改變一生的重要轉折,只有進入了這個行業才知道武行真的很艱難”。

結業後,成龍便以武師身份進身電影圈。

“陽光道、獨木橋”各走一邊

在正式簽公司出道之前,成龍就已經客串了好幾部戲,只不過是以替身的形式出現,而這也是每個武師必經的過程。

用成龍自己的話說,他的演藝之路是從“死人”開始的,他拍的第一部戲叫《梁山伯與祝英台》。

在劇裡面成龍就是一個“死人”,第一次演的時候還沒演好,畢竟也是沒有“死”過,但導演卻不管這些,當場狠狠地訓斥了成龍,“不要動,你已經死了,肚子還動什麼”。

導演的斥責激起了成龍的征服欲,於是他開始仔細研究“死人”,一次又一次地嘗試,終於成龍成了跑龍套中演“死人”演得最好的。

17歲的時候,成龍以“武師”身份正式入行,客串了演藝生涯中首部武俠片《俠女》,因不俗的武術功底被安排去李小龍電影裡面做特技。

李小龍的名號想必每個人都很熟悉,他可以說是宣傳中國武術的先鋒者,也成了行業內人員都十分崇拜的偶像,而一直痴迷武俠的成龍自然也不例外。

李小龍

所以能和李小龍合作,初出茅廬的成龍激動又自豪。

在《精武門》片中成龍、元彪扮演的是被李小龍暴揍的日本浪人,成龍還做了片末被陳真一腳踢飛撞在牆上的鈴木先生的替身。

一開始“替身”這個角色還輪不到成龍,後來因為李小龍踢飛替身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很多人都不願意演,只有成龍二話沒說頂上去了。

成龍總共被踢飛了6次,整個拍攝過程都是靠赤膊肉身完成,拍完後身上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但他卻沒有表現任何不滿和憤慨。

正是這樣成龍才得到了李小龍的青睞,因為一個武行真正想出人頭地,“挨打”是必不可少的,此後兩人也有了多次合作。

1975年,成龍簽約於新天地公司,正式出道。

起初新天地本想依著成龍的一身功夫將其打造成二代李小龍,但李小龍卻不是輕易能模仿的,因為他們不論怎麼拍、怎麼打最後都是東施效顰,還導致不少觀眾開始抵製成龍。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成龍拍戲時認真、負責、拼命的表現被很多人看在眼裡,他也因此迎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機會。

1978年,成龍得到了與吳思遠、袁和平合作出演電影《醉拳》的機會,劇中成龍飾演男一號“黃飛鴻”。

為了能展現出最真實自然的“醉拳”,成龍每場打戲幾乎都是提酒上陣,把自己灌到五六分醉,然後跟人對打使出醉拳。

除此之外,整部影片還融合了不少喜劇元素,以諧趣的方式,打破觀眾對黃飛鴻傳統的固有印象,從而打造出一部別具一格的功夫喜劇。

這樣獨出心裁、類型新穎的影片一上映就得到了廣大觀眾的支持,票房一路爆炸式上漲,在台灣當地就拿下了將近800萬港幣的票房,之後累計總票房更是拿下了年度票房亞軍。

這一年成龍成功在演藝圈打出名聲,不是背著李小龍的名號,而是自己一拳一腳拼出來的。

延伸閱讀  《人世間》大結局:周蓉夫婦當博主,曾珊週玥合夥開公司

《醉拳》爆火之後,公司就藉此放手讓成龍自由發揮,自編自導自演動作喜劇片《笑拳怪招》。

有了之前“黃飛鴻”的餘熱,成龍的《笑拳怪招》還沒上線就受到了眾多觀眾追捧,更是有不少資本公司也遞出了投資加盟的邀請。

最後在一眾資本家的各種誘惑中,成龍投向了嘉禾的懷抱。

1980年電影《師弟出馬》上映,這是成龍在嘉禾執導的第一部,和元彪等人主演的作品。

雖然換了東家,但成龍的本事和實力沒有丟掉。

《師弟出馬》上映後取得了絕佳的成績,它打破了香港影史票房紀錄,成為了香港首部破千萬票房的電影。

而成龍也憑藉這部影片在國際市場上有了一定的名氣,更是他走進好萊塢的一大轉折。

1982年,成龍開始進軍好萊塢,嘉禾開始籌劃安排他到美國好萊塢拍《殺手壕》、《砲彈飛車》、《威龍猛探》等影片。

好萊塢一直都是每個電影人最嚮往的地方,成龍也是其中之一,但那會的他卻很苦惱,因為他的英語還是一如既往地不好。

可以說成龍首次進軍好萊塢十分不順利,除了語言不通外,電影上映後的票房也特別慘淡。

看到這樣的結果,說不失落肯定是假的,但這也讓成龍意識到以自己現在的能力還無法正式進駐好萊塢,於是他便又退回國內發展。

1983年,成龍繼續重操舊業執導動作喜劇片《龍少爺》,又掀起一股熱潮。

接著他與洪金寶、元彪等人聯合拍攝了《奇謀妙計五福星》、《快餐車》、《福星高照》、《夏日福星》、《龍的心》等影片也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和洪金寶合作雖然收穫不小,但成龍在其中卻無法看清自己的定位,因為洪家班的風格在影片中佔據了太多,所以在這之後成龍改變了策略。

1985年,成龍開始與洪家班之外的演員合作,與張曼玉、林青霞、董驃、太保等著名演員合作主演他執導的《警察故事》。

這是一部因抓大毒梟被設計陷害,從而走上為自己洗脫不白之冤的道路的警察的故事。

高密集地追逐打鬥,卻夾雜了多樣笑料,兩者相調和在緊張氛圍中營造出了喜劇的效果,巧思趣味密布的強娛樂性讓觀眾都喜愛不已。

影片上映後除了在香港賣座之外,成龍還憑此獲得了第五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故事片、最佳男主角等獎項。

這也成為了成龍從民初功夫小子喜劇過渡到現代警察英雄定位的里程碑之作,他自己的風格也自此開始展現出來。

自這之後,成龍不僅在電影圈的地位有了大幅度提升,也收穫了不少觀眾緣。

而這從他之後幾年上線的電影票房上就能看出來,1987年《龍兄虎弟》、《A計劃續集》,88年《飛龍猛將》、《警察故事續集》,89年《奇蹟》,90年《飛鷹計劃》等等全都是3000多萬以上的票房,一路獎項也是拿到手軟。

這幾年獲得的成就讓成龍再次燃起了進軍好萊塢的念頭,而這次他也真的成功了。

1994年,成龍憑藉《紅番區》再次打入國際市場,影片在美國上映後成功創下了高票房紀錄。

成龍自此正式進駐好萊塢,而他也成為了繼李小龍之後讓外國人談之色變的大人物,更是為他如今的國際地位打下了堅實基礎。

從最初不能吭聲、沒有鏡頭的“死人”到如今炙手可熱、聞名國際的大主演,成龍花了近20年的時間,幾乎與他同年出道的周潤發亦是如此。

1974年從無線電視演員訓練班(TVB)畢業後,周潤發也和成龍一樣, 經歷了很長一段跑龍套的時間,只不過他比成龍稍微好一點,不是從“死人”開始的。

畢業第二年,周潤發便通過《江湖小子》、《大江南北》中的配角脫穎而出,得到了導演的賞識也得到了不少觀眾的支持。

周潤發不像成龍一樣有武術特長傍身,他只有一個特點,“吃苦”,而這個“苦”肯定完全超乎你的想像。

為了演好一個角色,他可以吃下13個生雞蛋,一聲不吭吞下發霉的食物,甚至還能不顧一切地跳進糞坑。

看過電影《監獄風雲》的應該知道,周潤發在裡面有一個跳糞坑的鏡頭,它不像如今通過電腦特效、綠布來呈現,何況那個年代技術也沒有這麼發達。

因此為了展現出最真實自然的一幕,當時導演組特意找了一個真的糞坑,雖然沒有糞便,但也充滿著殘渣,甚至還有蛆在蠕動。

拍《監獄風雲》時,周潤發早已是影視圈大紅的演員,但他依舊聽從了導演的安排。

而這個鏡頭周潤發前後拍了好幾條,他一次又一次地跳進糞坑,全程沒有一句話只是認真演戲。

即使成名周潤發對演戲還是抱有一顆最初謙卑好學、充滿敬意的心,發哥這份認真和氣魄真值得人好好學習。

1980年,周潤發憑藉《上海灘》精明強謀的許文強一角成功走進觀眾心裡,男人們崇拜有勇有謀的許文強,女人們則是被他憂鬱、冷酷的氣質深深吸引,更是有了“要嫁就嫁許文強”的流言。

延伸閱讀  恭喜!肖戰蟬聯世首帥! “一原則”堅持到底,讓世界變簡單!

那幾年人們對於周潤發的印象便是“浪奔浪流”里許文強,直到在吳宇森導演的電影《英雄本色》飾演Mark哥(小馬哥),才打破了影迷心中他的許文強形象。

《英雄本色》打破了香港電影票房紀錄,並開創了黑幫英雄片的電影潮流,周潤發也拿到了首個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

自此周潤發的戲路也開始拓寬了,喜劇悲劇動作片文藝片他都能輕鬆駕馭。

繼《上海灘》之後,周潤發又憑藉《賭神》高進一角,以及《阿郎的故事》中的阿郎,成為了周潤發提名1990年香港金像獎影帝的兩部作品角色,並第三次拿到了金像影帝獎項。

這幾部影片讓周潤發成為了香港“暴力美學”風格電影的代表人物,而他也因此“暴力成名”,走向了國際舞台。

與成龍不同的是,周潤發在進軍好萊塢之前就憑藉幾部經典作品獲得了西方國家人民的認可,還登上過美國《娛樂周刊》。

因此當他1995年遠赴好萊塢發展時一切都非常順利,前後主演了《安娜與國王》、《臥虎藏龍》等多部不同風格的電影,都依次取得不凡的成績,後來還兩次擔任了奧斯卡頒獎嘉賓。

可見周潤發在進駐好萊塢時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而從這一點上也能看出他和成龍最大的差別在哪裡。

“是朋友但不是一路人”

周潤發雖然是香港“暴力美學”的代表人物,但他本人卻是理智聰慧、沉穩儒雅的性子。

當初他進入演藝圈是因為“窮”,但他內心卻很是懷念小時候島上安寧平靜的生活。

所以儘管演戲時周潤發是拼盡全力的,但在事業的追求上,他卻是“點到即止”,並沒有被娛樂圈這個名利場誘惑住。

而這也正是他和成龍最大差別,如今周潤發已經很少出現在熒幕前,他將自己的時間給了妻子和家人。

而比他還大一歲的成龍卻還在熒幕前“活蹦亂跳”,讓人不禁感嘆,“大哥可太敬業了”。

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周潤發和成龍在事業發展觀念上都截然不同,就更別談合作了,何況周潤發也不可能給成龍當綠葉。

眾所周知,成龍能走到今天可以說是一路“打”上來的,他出演的電影裡皆是以他為主,而周潤發經過長久的磨練已經有了勝任任何角色的能力。

所以從周潤發的角度上看,和成龍合作很能達到一加一等於二的效果,甚至可能適得其反,這也是他為什麼在某次盛典舞台上,打斷了成龍向他試探是否有合作的機會。

但某些媒體記者可不會想這麼多,他們就喜歡見縫插針牟取“福利”。

那天之後就有了“成龍一直想跟周潤發合作,一直聯繫周潤發,可發哥看不上龍叔,一直拒絕”的傳言。

發哥表示我可不背這鍋,他在某典禮上當著全世界觀眾的面吹起了成龍的彩虹屁,“成龍不單單是我的偶像,還是全世界人的偶像”。

雖然話語略顯浮誇,但也確實說得沒錯,不過這個全世界人的偶像應該也加上周潤發的名字。

周潤發和成龍就像是站在兩條平行線上的行星,只有在各自的軌道上他們的光芒才能永久閃耀。

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互不打擾”就是最好的合作。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