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世家:十年後才發現,貧窮卻美貌的冷清秋,被撩撥是注定的


如果你有情感方面的問題,可以隨時來找我傾訴哦

讓我做你最好的傾聽者,聆聽你內心最真實的聲音

作者:花語遲

原創不易,抄襲必究,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

注|原著與電視劇有出入

十年後再讀《金粉世家》原著才發現:

像冷清秋這樣貧窮卻美貌的女子,無論嫁誰都不會幸福。

接受禮物開始,注定被撩撥

事實上,從冷清秋開始接受金燕西的禮物開始,她被人家撩撥,是注定的。

原著裡,金燕西一共送了冷家如下禮物:

搬入落花胡同先送了點心+酒;以拜師為名送了魚翅酒席;冷家母女六件綢緞衣服;冷清秋的一雙鞋子;看戲的包廂票+看戲回來的酒席;一幅畫;價值兩千元左右的珍珠項鍊;訂婚的金戒指;給宋潤卿推薦了差事,並主動借三百塊錢;據考,這還是不完全統計。

先頭冷清秋還很是不好意思地拒絕,即便接受了,也有相應的回禮,可在意識到金燕西的意思後,冷清秋便開始坦然面對這樣的日子了。

因為,哪怕是一個傻子都能看得出金燕西做這樣的舉動到底怀揣著怎樣的目的。

流水一般的禮物送到冷清秋的家中,受禮的不光是冷清秋,還有冷清秋的家人,而冷清秋也正是開始逐漸被這樣的生活給暫時性的迷了眼。

書中的冷清秋第一次踏進金家,就很贊羨這樣的生活:

這樣好的屋子,不說有一生一世享受,就是能住個十天半月,也就不枉了。

很明顯,金燕西的計策奏效了。

因為,他太過明白,一個清貧卻美貌的女子,壓抑自己的慾望去過與自己的年紀和慾望不相符的生活是什麼滋味了,只要撬開一個點,其他的地方便可以輕而易舉地拿下了。

而話說回來,金燕西的父親金銓說的話,一點兒都沒錯:

老實說,他簡直是靠他幾個臭錢,去引誘人家的。這種婚姻,基礎太不正當,成就了也沒有什麼好處。嚴格一點地說,就是拆白。我四個兒子,全是正經事一樣不懂,在這女色和一切嗜好上,是極力地下工夫,我恨極了。 ”

樁樁件件都在表面,金燕西與冷清秋之間的愛情,是構建在一定的經濟基礎上的,若非金錢的堆砌,冷清秋也未必會接受金燕西的這種撩撥。

更何況,如果現在來看,金燕西的這種行為有的略接近騷擾人家的意思了。

延伸閱讀  魏大勳:其實面對蚊子我是恐懼的。李榮浩:我是厭惡的。李誕:我是膈應的

而原著裡的冷清秋,其實並不如劇中一般眼高於頂,清冷孤傲,在感情和未來的生活上,冷清秋還是很有打算的,選擇金燕西,雖然也並非只是因為這些日子相處下來的感情,但一定的經濟基礎也是良好婚姻構建的基礎。

不得不說,原著中的冷清秋多少有點“撈女”心態了。

西山別墅一行,冷清秋未必不知道與金燕西之後的發展會是什麼,因為,從冷清秋答應金燕西去自己並不熟悉,對方卻十分熟絡的地方開始,那幾乎就意味將主動權交在他人手裡了。

更何況,都是成年人了,對方的那點心思,冷清秋未必猜不到。

燕西看見她這雪藕似的胳膊,便笑道:“清秋,我想起一首詩來了。念給你聽聽,好不好?”清秋笑道:“我很願意領教。”燕西一面起床,這裡一面念道:一彎藕臂玉無瑕,略暈微紅映淺紗,不耐並頭窗下看,昨宵新退守宮紗。

而也正是西山別墅一行後,冷清秋珠胎暗結。

可那幾個月,金燕西幾乎憑空消失繼續他的花天酒地,幾乎完全沒有提起冷清秋這個人,若非她主動去尋,估計金燕西對冷清秋就如同當初的鹹水妹乃至於白蓮花姐妹一般了。

很明顯,若非是冷清秋身懷有孕,金燕西無法處理有所忌憚,哪怕是為了以後自己的自由,金燕西都未必會答應同冷清秋結婚。

門當戶對,齊大非偶

事實上,冷清秋嫁金燕西是有條件,可金燕西娶冷清秋也是有籌碼的:

若說交女朋友,自然是交際場中新式的女子好,但要是結為百年的伴侶,主持家事,又是樸實些的好。若我把清秋娶回來,我想她的愛情,一定是純一的,人也是溫和的,決不像交際場中的女子,不但不能干涉她的行動,她還要干涉你的行動。

冷清秋希望嫁給金燕西的同時,既能獲得感情也能獲得一定的經濟基礎與社會地位,能夠過上自己想要的那種生活,可金燕西同時也希望門戶小些,日後在他花天酒地的時候好掣肘些,兩個人對這段婚姻,多少都有點小算計。

而後來的事實也充分證明:

門當戶對,真的很重要。

這樣一場齊大非偶的感情,其實在一開始早就注定了。

早在金燕西向冷清秋求婚的時候,這一切便早有預兆:

清秋也不等他開口,先就說道:“你這番意思,不在今日,不在前日,早我就知道了。可是我仔細想了一想,你是什麼門第,我是什麼門第?我能這樣高攀嗎?”

冷清秋早就看到了這段感情未來的歸宿,可金燕西卻還是極力地慫恿,甜言蜜語地誘惑對方,希望對方能夠與自己締結婚姻,可放在原著裡,若非是冷清秋懷孕主動去找金燕西,金燕西都未必想得起來還有冷清秋這個人。

很明顯,當時的金燕西對冷清秋的態度早已處在了一個倦怠期的狀態,若非是這個從天而降的孩子,他是不肯做出妥協來為自己的自由生活做祭奠的。

事實上:

冷清秋與金燕西不是不合適,而是不願意為彼此改變,更何況,他們在婚前也確實沒有充分認識過對方的品行和心。

自始至終,金燕西都是那個紈絝的豪門闊少,哪怕是在金家這棵大樹轟然倒塌之後,他也始終都沒有清醒,還想著跟白秀珠去德國重新開始新的生活;而冷清秋孤芳自賞,這樣的仙女,她本身就是不適合走下凡間的。

說到底,不過是掉入凡間的冷清秋她不再過於孤高清冷,而說到底,她也並非是一個貪慕虛榮的人,她只是一個有點樣貌才華,卻又因貧窮而深感自卑的普通人,而遇上多情多金的風流公子金燕西,接受他的這種撩撥,幾乎可以說是注定的。

延伸閱讀  錢小佳被誇有情商,坦然回應:我要是有情商就不會播到現在

貧窮與美貌的“原罪論”

那些貧窮卻美貌的女孩兒,身上似乎一直都縈繞著一個魔咒:

貧窮女孩的美貌是命運賜予的毒藥,這一類的女孩兒,無一例外地多多少少都會受到物質上的誘惑或影響。

可大多數的事實都在證明:

美貌不是原罪,貧窮才是。

當你家世良好,能力出眾的時候,美貌會成為一種加持;可當你貧窮軟弱,能力才幹都不濟的時候,美貌便成為了一種原罪。

經典作品《伯德家的苔絲》是其中自暴自棄後的典型例子,而冷清秋則是另一個清醒之後,通過自食其力獲得救贖的另一個例子。

正如評論區的一位讀者所言:

冷清秋是貧家美女自照自警的一面鏡子。

無論是書裡還是電視劇裡,作者都並未給冷清秋一個完美的結局,但好在張恨水先生賦予了她真正的真才實學,還有養家糊口的技能所在,最終才將這個被浮華迷亂了眼睛,卻又最終清醒自立的女孩兒的形像給立了起來。

究其根底,金燕西是個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富貴閒人。他生又年輕又英俊,每天沒有正事,也不下苦功讀書,金燕西並非有心計算著要玩弄哪個女子,他只是憑著自己的天性風流:見到一個貌美的女子看中了,便要想辦法弄到手,享受一會兒親暱,一段時間後厭棄了,就拋在腦後,後頭還有成群的新鮮美人再等他再走一趟。活在富貴窩裡太久,受金家這棵大樹的庇護太久,無非就是弄些男歡女愛、打牌聚賭的閒事消磨光陰,所以才會有了同冷清秋的這段“啼笑因緣。”

前期的金燕西是一個付得起代價、擔得起後果的人,普通的人生大事,在他不過是一場遊戲,一場隨時可以抽身、也總能承擔起輸贏的遊戲。

可冷清秋懷孕這件事是這場遊戲轉為變故的轉折點。

這個時候的金燕西,完全還是那個喜歡玩世不恭的紈絝子弟,只是這一次他明白,以冷清秋的性子,這件事未必能善終,於是在權衡利弊之下,他既願意,也不願意地就這麼湊合著娶了冷清秋。

而金燕西愛自由,卻也更愛自己。

像金燕西這樣的紈絝公子,他身邊的女人大致分為兩類:

一種是白秀珠這樣門戶相當的大家閨秀,一種是白蓮花這樣傍著他另有所圖的戲子交際花,而冷清秋的出現,就像是吃膩了大魚大肉之後的清粥小菜,經歷過烈火烹油鮮花著錦後,金燕西突然想去摘取冷清秋這樣的小雛菊,其實是必然的。

無非就是富家公子玩弄女子的感情,前者仗著自己的權勢金錢以為可以操控一切,而後者不光是被自身的虛榮迷了眼,更多的,還有對方在自己身上所付出的心力和感情。

但當金家的權勢逐漸衰落,隨著金銓的逝去,一代豪門金粉世家開始逐漸解體,金燕西失去了可以憑靠的倚仗與資本後,便無法再去任意撩撥他看上的女子了。

原著中的金燕西,甚至不惜要巴著白秀珠要跟她去德國重新開始,這樣的舉動,看似是金燕西再一次為白秀珠動心了,實則是因為:

他根本就無力挽救這衰敗的一切,更不想去面對這曾經的豪門盛宴,最終如同過眼雲煙一般,終成舊夢一場空。

冷清秋與金燕西之間的愛情悲劇就在於:

他們都不願意在婚後為對方做出改變,做出應有的磨合與退讓,談戀愛可以耍脾氣耍小性子,也可以使用小計謀讓當做生活的添加劑,但婚姻卻不能。

延伸閱讀  楊紫穿尖領長裙拍大片,氣質嫵媚身姿曼妙,網友:睡衣的既視感

冷清秋在婚後一直還是渴望做那個冷冷清秋的少女,她期待自己可以永遠純粹著、驕傲著。

但金燕西卻不是啊,金燕西愛你,也為了佔有你,一切就緒之後,他還是要去過最讓他痛快,風流快活的人生的。

兩個生性驕傲的人,是都不肯為對方低下頭來的。

所以,隨著一代豪門金粉世家的解體,他們的各自離散是必然的。

最後,冷清秋走了,金燕西也走了,他將月亮摘下,又嫌月亮清冷,而她來這人間轉了一圈,卻又看透了世情冷暖,於是便選擇離去尋求心中的那一方淨土。

於是,他們最終的離散,也便成了理所當然。

作者:花語遲,自由撰稿人,兼具浪漫主義與理性主義,專注女性成長與情感方面的寫作,勵志做一個努力寫作,熱愛閱讀的女漢子。

熱愛文字之美,賣字為生,相信有一天會成就更好的自己。

目前文筆淺薄,尚在磨礪中……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