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女法醫:別被張若昀騙了


談起被張若昀“欺騙”的過程,這個99年的女法醫始終有種由強漸弱的“憤怒感”。

甚至說到最後會“噗嗤”一笑,像在為自己當年的“執迷不悟”開脫。

在insgirl與她對話的前半場,我時不時會覺得髮根立起,後背發涼,忍不住在腦中重構那些有些可怖的畫面。

但從後半部分起,我的心中卻又泛起絲絲暖意。

躺在那裡的,不過是我們曾經愛過的每一個人。

“為生者權,為死者言”。

法醫這個工作,像是一座橋樑,把我們跟往生者之間的那扇緊閉的門輕輕推開。

死亡絕不是永別。

當心中常存愛意,我們亦從未別離。

這個關於死亡的故事,並不恐怖,請放心食用。

那是一具很完整的屍體。

面部朝下,呈現一個趴著的狀態。

當事人是一個50多歲的叔叔,沒有穿鞋。他在幾分鐘前掠過思霽所在的陽台直直墜落,毫無生機。

幾分鐘後,思霽蹲在那具屍體前,向話筒那邊的警務人員盡可能詳盡地描述所見。

這在外人看來,是一個十分詭異的畫面。

一個18歲左右的年輕女孩兒在一具屍體前鎮定自若。

身後遠遠地站著她的父母,充滿恐懼又無可奈何地呼喚,“快回來!孩子家家不要看這種場面。”

人們自覺地站在外圍,傳統觀念中對於死亡的畏懼像是一堵無形的牆,把思霽和屍體圍在中央,與這個世界隔絕開。

而這分隔,似乎也在某種程度上預示了她未來要走一條不尋常的路。

01

被張若昀騙慘了。

2022年江浙的夏日,40度的高溫不怒自威。

思霽站在沒有空調的解剖室裡被汗水糊住眼睛的時候,腦子裡不合時宜地冒出這幾個字。

六年前,張若昀飾演的《法醫秦明》,一夜之間紅遍了大江南北。

西裝革履,整齊的髮型,帥氣的側顏和如炬的目光。

明亮乾淨的解剖室,手中的手術刀玩得嫻熟,眩目。

透過重重迷霧還死者一個清白的冷靜與專業,讓法醫這個與死亡息息相關的職業不再生冷堅硬。

死亡的黑色迷霧散去後,是人人心中渴盼的正義與真相。

這讓原本憧憬醫學的思霽也一度恍惚。

面對高考志願表時,她一看到“法醫”這個專業,便毫不猶豫地打了勾。

從此,她的人生便以一個奇怪的角度重啟,像是步入一場“騙局”。

關於法醫的真相,遠比她看到的要殘酷得多。

跟屍體共處一室時,思霽最怕的從來不是什麼“鬼怪狐妖”,而是沒有空調。

如果空調不給力,長達四五個小時的解剖過程,會讓整個人像是泡在水里,皮膚會被汗水浸到發白,盈餘的汗水透過防護面具的縫隙裡一滴一滴落在解剖台上。

有次,她遇到了傳說中的“巨人觀”(高度腐敗的屍體),迎面而來的強烈腐敗氣味瞬間讓她呼吸困難。

●思霽在解剖“巨人觀”現場

那種難聞的氣味還附著在她的頭髮和身上好幾天不肯散去,連坐地鐵都會引人側目。

解剖之後的縫合,對她而言亦是絕對的體力考驗。

已經僵硬的屍體要縫合需要很大的力氣來拉攏皮膚裂口,粗壯的針線嵌入層層僵硬的皮膚,每一針都讓她精疲力竭。

同樣費力的還有開顱,電鋸本身的重量就足以讓她崩潰,更別提還要精準而持久。

而在這種場合,沒人會因為她是一個女性,就施以援手。

法醫界沒有性別。

正如思霽的口頭禪“上了解剖台,不分男女。”

延伸閱讀  千嬌百媚一顆痣,娛樂圈8位“痣美人”,誰最有味道?

只是再看到張若昀的海報時,她總會苦笑一聲。

酷,是要付出代價的。

02

身為法醫,免不了跟屍體打交道。

除了體力的大量損耗,還有跟傳統觀念的對抗。

屍體和死亡一樣,常常被冠上“晦氣”和“恐怖”的名頭,這讓思霽沒少看身邊人的眼色。

作為一名法醫的伴侶,思霽的男友願做第一序列“受害人”。

跟思霽一起吃火鍋時,她總會夾起一條黃喉,興致勃勃跟他解說:

“這是動脈,你知道人的主動脈是從哪到哪嗎?”

不等目瞪口呆的男友反應,她接著講解:

“解剖的時候,提取這一塊的時候要格外注意……”

●日常生活中的思霽

別的女生都在分享些漂漂亮亮的雲朵和小美好的圖片時。

思霽的男友收到的圖片卻往往是一些人體組織的照片。

“你看這個血管,剝離得好乾淨,真的好漂亮。”

“……”

就連最愛她的父母也會開玩笑說,“以後你做的飯我們可不敢吃,那是碰過屍體的手。”

除了嫌棄,還有畏懼。

思霽去駕校學車,教練老師是個和藹的中年人。

有次閒聊時聽說她是學法醫的,便饒有興趣地問小姑娘,“那你見過屍體?”

思霽不以為然,“我上午剛解剖過屍體才過來。”

這位熱情的教練不再說話,悶聲練車。

此後再上她的車,他總是要躊躇幾番,再冒出一句“又是你啊。”

思霽不以為然,她有自己堅持的信念。

屍體可是比人乾淨呢。

03

屍體比人乾淨。

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是初見她的“大體老師”(解剖醫生對遺體捐獻者的尊稱)那天。

當老師把泡在福爾馬林中的屍體取出時,有位膽小的學生驚懼地叫出了聲。

解剖老師抬了抬眼皮,嚴肅地說一句:“這有什麼可怕?屍體比人還乾淨呢。”

那時的思霽還不懂那句話的意思。

直到日後步入社會,得以站在距離死亡更近的角度,她才懂得這句話的奧義。

那是她從未見識過的人性暗面。

在經手一樁樁兇殺案件的時候,思霽常常會被行凶者殘忍的手段所震撼。

在一次檢測中,她發現屍體上存在多處傷痕,除了脖頸的勒痕,咬痕,還顯示死者曾在有生命跡象的時候被實施過電擊,甚至伴有碎屍等行為。

年紀輕輕的她常常會困惑,人與人之間會有多麼大的仇恨和怨恨,才會對一個活生生的人施以如此殘忍的手段。

●“事發現場”系列畢業照,

思霽在用比例尺測量創口長度

而更讓她困惑的,是那些至親的人們之間的漠然。

有些意外死亡的逝者,會被家人委託解剖驗屍,查明死因。

有的人,的確是想還死者一個清白和真相。

而有的人卻不盡然。

在思霽曾經手的一起案件中,死者生前附近有一個電箱,有違規電魚致亡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搖滾巨星邦喬維打疫苗後確診新冠,取消演唱會,去年兒子剛中招

也許是因為違規操作的後果是保險金額會大幅降低,家屬聽聞此事之後情緒激動,在檢測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大鬧特鬧,幾欲動手。

然而最終得知初步判斷的死亡原因與電流無關時,家屬們立刻變了嘴臉。

哼著小曲兒悠然地蹲在旁邊吃起了西瓜,一粒一粒往外吐著籽兒。

似乎躺在那裡的人,和他們毫不相干,有關係的只剩下那些即將從屍體中榨出的高昂保金。

這種時候,思霽會輕易地被激怒,但又很快恢復專業性的平靜。

只是她時常會暗自遺憾,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沒有得到過愛,也不懂得什麼是愛。

04

在眾多的死亡方式中,最讓思霽不能理解的是自殺。

她曾經遇到一個非常恐怖的自殺現場。

死者很決絕,死相也異常慘烈,在下墜的時候腦部磕到了樓下的鋼管。

面部盡毀,頭皮打開,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裡面的組織。

思霽不得不一直提醒在現場拍照的警察同志,注意腳下的噴濺狀組織。

雖然思霽之前看過許多高空墜下的屍體,卻仍然被這位當事人的決然所震撼。

據說當事人曾經多次求死未遂,最終選擇了在這個鋼管林立的樓上選擇跳下的方式結束生命。

●“事發現場”系列畢業照,思霽在幫“死者“檢查創口

執拗的思霽,不願意去嘗試理解那些人。

更不屑於知道,他們為什麼會甩下悲慟的家人自己一走了之。

只是自顧自在心中略有偏頗地將他們判定為“自私”和“懦弱”的人。

“活著有那麼可怕嗎?”

但在一次醫院自殺事件後,她卻再也說不出這樣的話。

那是一位患癌的老人,從十多樓墜下。

幾十米的高空墜落,屍體卻並沒有特別慘烈,然而思霽在內的醫務警務人員心裡都明白。

人之所以完好,僅僅是因為皮膚的韌性,將已經粉碎的骨頭包裹起來,維繫著短暫的體面。

屍檢的過程中,一位前輩悄聲說,“你要不要去摸一摸他的顱骨?”

雖擾具備專業素質的思霽早已經有心理準備,但當她觸碰到死者頭顱的那一刻,心臟依然猛烈地跳動了起來。

那是一種磨砂質地的碎裂感,就像用皮囊包裹著一堆細碎的石礫。

老人的女兒在幾個人的攙扶下走近。

她顫抖地掀開那層白色的被單,輕輕抱住了自己的父親。

思霽難以想像,自己剛剛的觸感,將怎樣絕望地傳遞到這位女兒的指尖。

她在觸摸到父親後的幾秒鐘後,開始放聲痛哭。

一邊哭一邊對他說,“老爹,你不痛嗎?你為什麼要這樣?你難道不痛嗎?”

撕心裂肺的悲涼聲音迴盪在狹小的空間裡,讓思霽也忍不住鼻頭酸澀。

她後來得知,那位老人患了肺癌,晚期。

漫長的化療過程已經讓他承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痛楚,原本強健的生命像是日漸衰敗的樹木,一層層乾枯,脆弱的像是一碰就要化為烏有。

而另一邊,高昂的醫療費用已經榨乾了這個家庭。

他的女兒還在不甘心地四處奔走籌錢,想要繼續救治。

老人卻選擇在一個無人知曉的黎明縱身一躍,跳下高樓。

他沒有留下任何遺書,像是沒有預謀的臨時起意。

誰也不知道他是因為忍受不了與日俱增的苦痛,還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

他只是用他的方式,給女兒留下了一具尚且完整的身軀,那也許是一個父親最後的尊嚴與愛意。

05

經歷了太多人性善惡的兩極,曾經單線條又執拗的思霽終於不再偏激。

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她開始願意嘗試從多個角度去理解人類的複雜情感和需求。

延伸閱讀  《燈下不黑之銅山往事》上映,略輸《讓子彈飛》,但李誠儒演技高

在感到絕望的悲憫的同時,也會透過無可避免的生老病死去探尋溫情尚存的時刻。

外出解剖過程中,會需要帶走部分的人體組織。

內臟中的肝肺,是必須帶走的。其他類似胰腺脾臟、腎臟等器官,或者可疑的瘢痕之類的組織,也需要部分帶走。

雖然這些都已經提前跟家屬進行過非常詳盡的溝通,但在臨解剖前一秒,仍然會有家屬失控而嚎啕大哭,甚至對工作人員出言不遜。

有次,一個女孩哽咽著跟她說,“姐姐,你在我爸爸身上的每一刀,都割在了我們的心上啊。”

也許放在以前,她會困惑於委託人的“反咬一口”。

而如今的她,卻似乎能夠體諒,無力的人們在面對死亡時的脆弱與無助。

逝者已逝,關於愛的故事在這樣的矛盾情緒中持續流轉。

而在思霽看來,也正是這些關於死亡的故事,才能更讓人們明白,該如何更好地去活。

●日常生活中的思霽

在思霽的九年義務教育中,她曾不斷被外界告知生命的頑強。

磚縫中的小草總是能夠頂開頭頂的巨石,成長為參天大樹。

如今,她卻不得不承認生命的脆弱和珍貴。

她曾頻繁穿梭於那些生命逝去的現場,自己也變得婆婆媽媽。

習慣性叮囑身邊的人:

過馬路一定要注意看四周;

吃飯一定要適量且健康,別酗酒;

心腦血管疾病的人別猛喝太多涼水;

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別動不動就跟人動手動腳。

不要隨隨便便打小孩子的頭。

……

在她看來,好好地活著,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那些愛著自己的人們。

06

在傳統內斂的東方文化中,死亡始終是一件讓人忌憚的事情。

對未知的揣測往往讓死亡顯得冰冷可怖。

而思霽在做的事,卻得以讓可懼的死亡卸下冰冷面具。

建起那座生與死之間的索道,還逝者最後的話語權,也給生者以最後的慰藉。

對思霽而言,躺在那裡的,不過是我們曾經愛過的每一個人。

而法醫這個工作,更像是一座橋樑,把我們跟往生者之間的那扇緊閉的門輕輕推開。

只要心中常存愛意,人們亦從未別離。

這場當初因為追星入的“騙局”,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