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微贷网被查背后:80后创始人曾登胡润富豪榜 自称不善言辞



杭州第一大P2P平台微贷网被立案之后风波仍不断。7月6日,汉鼎宇佑发布公告:7月4日晚间,通过媒体报道获悉,微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本次立案调查可能导致公司金融资产存在较大金额的公允价值变动的风险。

早在立案前,微贷网的风险便有显露。今年2月,微贷网宣布不再发新标,原X智投投资按照穿透后的标的到期日兑付本金,收益部分暂不兑付。5月31日,微贷网正式宣布将于2020年6月30日前退出网贷行业,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

今年4月,微贷网还面向投资人提出资管方案签约。在这项资管方案下,微贷网用户的回款时间将缩短至18个月,在原有债权本金的基础上支付年化2.25%的利息,按照等额本息的方式每月回本金和利息。

微贷网被查背后:80后创始人曾登胡润富豪榜 自称不善言辞 1

汉鼎宇佑提示金融资产变动风险

汉鼎宇佑表示,截至 2020 年 6 月末,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汉鼎宇佑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微贷网14.13%股权。

但由于今年5月末,汉鼎宇佑公司员工王艳辞去微贷网非独立董事职务,剩余股权应当改按有关规定进行会计处理。

汉鼎宇佑表示,综合考虑微贷网的二级市场股价、流动性折扣及汇率因素,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今年6月末,公司对微贷网的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余额为0.7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9年末,该项资产的账面价值是1.76亿元;截至 2020年第一季度末,该项资产的账面价值余额变为1.55亿元。

汉鼎宇佑在公告中提到,2020年上半年,公司明确了聚焦智慧城市和智慧医疗为核心主业的发展战略,此次事件不会影响公司的战略、管理及业务开展情况,对公司现金流也不会产生影响。

但鉴于目前微贷网被立案调查,公司金融资产存在较大金额的公允价值变动的风险,对公司的业绩影响主要视微贷网二级市场的股价波动情况而定。

而在今年1月22日,汉鼎宇佑发布了2019年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500万元至4000万元。然而仅一个月之后便发布了业绩修正公告,修正后的业绩为亏损7.45亿元至7.5亿元。

对于业绩修正的原因,汉鼎宇佑表示,因获悉自2020年2月18日开始,孙公司微贷网不再发新标,原X智投投资按照穿透后的标的到期日兑付本金,收益部分暂不兑付。由于其影响程度目前尚无法确定,出于谨慎考虑,经初步测算,公司拟对微贷网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6.7217亿元减值准备。

微贷网被查背后:80后创始人曾登胡润富豪榜 自称不善言辞 2

两次转让微贷网股权变现近3亿

随着行业政策环境发生巨大改变,微贷网这个曾经让汉鼎宇佑赚的盆满钵满的“香饽饽”,如今却成了“烫手山芋”。

2015年,汉鼎宇佑抱着进军互联网金融的野心,以自有资金1亿元,成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汉鼎宇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鼎金服”)。同年9月,汉鼎金服宣布以自有资金1.5亿元收购微贷网5%的股权。

彼时,汉鼎金服实控人王麒诚旗下的杭州汉鼎宇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已持有微贷网15%的股份。

微贷网展现出的超强盈利能力被汉鼎宇佑看好,2016年6月3日,汉鼎宇佑加购微贷网股份,根据其发布的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汉鼎金服拟以自有资金2.4亿元向杭州汉鼎宇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收购微贷网8%的股权。

微贷网强劲的发展势头让汉鼎宇佑尝到了“甜头”,汉鼎宇佑公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微贷网在2016年期间为其带来盈利1003.41万元。

2017年6月21日,汉鼎宇佑继续追加微贷网股份,通过全资子公司汉鼎金服以自筹资金3.47亿元向吴艳、王麒诚夫妇控制的杭州汉鼎宇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收购微贷网6.66%的股权。

数据显示,微贷网分别在2017年、2018年为汉鼎宇佑带来盈利7015.14万元、1亿元。

在这期间,汉鼎金服还通过两次转让微贷网股权,获得近3亿元的现金。2017年10月30日,汉鼎金服宣布作价1.7亿元向深圳华声前海投资有限公司转让微贷网2%的股份;次日,汉鼎金服拟作价1.28亿元向北京千山信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微贷网1.5%的股权。

80后创始人白手起家曾登上胡润富豪榜

提及微贷网,这个成立于2011年的平台早期主营“汽车抵押贷款业务”,凭借“互联网+汽车金融”的形式,率先打造车贷垂直市场的发展模式,一跃成为P2P行业里的“明星”平台。

早期的微贷网发展迅猛。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微贷网的累计成交额已达到705.4亿元,同比增长192%,坏账率仅为0.27%。2018年11月,微贷网迎来“高光时刻”赴美上市,上市当日开盘价为10.50美元/股,盘中最高达10.89美元,市值一度达到52亿元人民币。

2018年,一手创办起微贷网的姚宏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曾表示,自己的弱点在于不善言辞,不会讲故事。

在创办微贷网之前,姚宏曾有过30多次创业经历,卖过电话卡、干过催收。后来一次偶然,在看到拍拍贷的模式后,他将目光聚集在互联网金融上。在做过详尽的功课后,他决定做起汽车抵押贷款的生意。有汽车实物做抵押,这样的模式显得风险小、更可靠,很快便受到资本的追捧。

嘉御基金的创始人卫哲曾公开评价微贷网,“车贷公司是做资产端的,我们反复判断,觉得资产端还是车最安全,第一,价格判得准。这辆车多少钱,抵押的时候我知道。第二,看得住。通过GPS技术手段、互联网手段,能看得住这辆车。第三,卖得掉。最后出了问题,车回收回来,能够迅速变现。”

由于自己是做催收出身,姚宏对于如何精准地向借款人施压很有心得,“车辆比较好找、好控制。从业务、运营、风险管理、人才管理、财务管理,再到催收,我都算精通。”姚宏在接受专访时这样说。

随着微贷网高速发展,这位“低调、不会讲故事”的创始人在2019年登上了胡润富豪榜。2019年10月28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姚宏以30亿元的身家排名第36。

根据微贷网数据,截至2020年2月,其借贷余额85.83亿元,累计借贷金额2986.63亿元,累计借贷782.36万笔,借贷余额笔数33.66万笔,在杭州各大P2P平台中规模第一。

微贷网已宣布退出网贷行业

然而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微贷网不仅盈利能力急剧下降,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2019年1月发布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提出,将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同年11月发布的《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也提出,要引导部分符合条件的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主动处置和化解网贷机构存量业务风险。

网贷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多家平台宣布转型或退出。事实上,在转型这方面,微贷网不是没有行动过。去年12月,微贷网曾表示拟转型并申请网络小贷牌照。

今年2月,微贷网宣布不再发新标,原X智投投资按照穿透后的标的到期日兑付本金,收益部分暂不兑付。5月31日,微贷网正式宣布于2020年6月30日前退出网贷行业,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

此前,微贷网曾在4月29日面向投资人开放了资管方案签约。

根据微贷网发布的资管方案,用户将其在微贷网的标的债权先转让给一家AMC公司认可的第三方公司,第三方公司跟AMC公司建立合作,将债权进行打包整合转让给AMC公司,并由AMC公司提供资产管理服务。后续将会由第三方公司对出借人进行本金及利息的回款,由微贷网对出借人回款的本金和利息作担保。

在这项资管方案下,微贷网用户的回款时间将缩短至18个月,在原有债权本金的基础上支付年化2.25%的利息,按照等额本息的方式每月回本金和利息。

一位来自福州的投资人陈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从2018年开始投资微贷网,“就是想赚点利息”。这位投资人说,他前后总共投了10万元在微贷网里,目前还剩7万元未兑付。在微贷网的资管签约计划出来后,陈先生接到微贷网工作人员的电话,“当时就说可以缩短回款时间。”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为了回款更快而选择了签订前述资管计划。签完资管计划后,从上月(6月)开始回款,目前只回款了一期。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刚进入7月,微贷网便被立案侦查。7月5日晚间,记者获得一份微贷网高管与投资人的通话录音。录音内容显示,微贷网某高管对投资人表示,目前公司催收工作正常,领导都在自己岗位上。

截至目前,微贷网市值已不足1亿美元。根据其2019年财报显示,微贷网2019年净收入为33.58亿元,同比减少14.21%。微贷网表示,此部分的减少主要是由于贷款服务费的降低。

2019年,微贷网实现净利润2.63亿元,同比减少56.52%。此外,微贷网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536亿元,同比下降了64.86%,2018年该项指标为7.216亿元。

车贷行业竞争激烈何处是路

微贷网被立案令人唏嘘,实际上此前也有多个车贷平台被立案。

2019年10月,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车-浦东”发布通报,通报显示,点牛金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同年11月,纳斯达克宣布暂停点牛金融股票交易。

点牛金融是国内第一家在美上市的车贷平台,号称“车贷第一股”。2020年3月,上海警方通报,已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点牛金融实际控制人曾某新发布红色通报。另外,点牛金融平台除了7人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另有14名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2019年4月,杭州公安部门通报,已对杭州万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银子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据悉,银子铺成立于2014年12月,也是一家车贷平台。

除了上述被立案的车贷平台外,还有多个车贷平台选择退出,如沃时贷、恒信易贷、好车贷等。“很多平台做了三五年说不要就不要,团队说解散就解散了。” 深圳一家车贷平台高管此前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一笔车贷业务能够达到30%~40%的年化纯收益,现在监管趋严,放贷收益已远不如过去。”

此外,当前的监管环境使得资产处置周期变长,贷后处置难度加大,也让车贷平台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种情况下,不少车贷平台主动转型,以租代购。

据了解,目前的汽车融资租赁主要业务模式包括直接租赁和售后回租两种,以租代购是融资租赁中的直租模式,售后回租则是消费者先将车辆出售给融资租赁公司,然后再按期支付租金将车辆租回使用的模式。

然而,车贷平台要想转型也并非一件“易事”。有资深车贷人士此前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以租代购业务竞争的重点在于获客通道和获客成本,以及公司的整体战略性布局。“是不是要布局保险,布局整个汽车金融产业链,业务流程的复杂性对于整个公司的要求也不一样。”目前包括以租代购在内的汽车金融领域竞争已十分激烈,如背靠互联网巨头的易鑫集团、优信集团,以及有阿里背景的大搜车等平台都已在该领域深耕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