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劇情的走向真是天馬行空,隨心所欲


娜絲緹雅的男友艾凡向她求婚,提出回到家鄉舉行婚禮。

兩人長途跋涉回到艾凡位在偏遠郊區的家。

艾凡的姊姊麗莎帶著兒子米夏女兒坦雅住在這古老兩層樓祖屋。

娜絲緹雅從睡夢中驚醒,聽見嘁嘁喳喳說話聲,她在樓梯口探看,是艾凡和麗莎像是爭論什麼,肢體互推後,麗莎強勢要艾凡同意。艾凡痛苦的呻吟,點頭。

第二天娜絲緹雅問起昨夜爭執,姊弟異口同聲否認,然後說,你肯定是作夢。

麗莎帶娜絲緹雅上閣樓房間,看祖母傳承下來的白紗,要娜絲緹雅試穿,她穿上新娘白紗,在鏡中看見面目猙獰的女子撲向她。

娜絲緹雅清醒是躺在床上,自稱是醫師的婦女測量了她的心跳後,說她是旅途勞累,睡眠不足才會昏倒。

要她好好休息,貼近耳畔輕聲問:你還是處女吧?

娜絲緹雅點頭。

醫師微笑:婚前守貞是應該的。

娜絲緹雅似睡非睡時,聽見奇怪的聲音,循聲來到院子,黑黑壓壓人群圍觀,女子淒厲尖叫聲。

延伸閱讀  王晶女儿大秀性感照!身材凹凸眼神撩人,想当演员却没名气没资源

她看見幾個男人把穿白紗的新娘放進棺木,蓋上棺蓋,釘上釘子,放下墓穴,鏟土…這活埋的場面太過驚悚,

娜絲緹雅嚇到後退逃回屋內……呵,原來是作夢。

她找不到艾凡,麗莎告訴她,艾凡去購買婚禮用品。

這屋子沒有一絲將舉行婚禮的歡樂氣氛,冷清清,陰森森,親友也都沉著臉。

讓娜絲緹雅錯覺他們是來參加葬禮。

想趁夜晚偷偷離開此處的娜絲緹雅,聽見麗莎和醫師談話,尾隨跟踪看見艾凡被五花大綁,嘴塞毛巾關在裡頭,她破窗進入解開繩索,艾凡催促她快逃,娜絲緹雅堅持兩人要一起走,結果被親友們從汽車裡拖出來。

娜絲緹雅直接被換上白紗,抬到院子某處,挖好的墓穴,把她放入空棺…她夢中看見那一幕,發生在她身上。

喊叫救命,摳抓棺蓋…真正恐怖的是女鬼貼近她,進入她的身體。

親友團準備散去時,女鬼竄出,嘴臉扭曲:她不是處女!展開殺戮報復。

艾凡和姊夫七手八腳挖出娜絲緹雅,感謝老天,她還活著。

艾凡的曾曾曾曾曾祖父維多的新娘奧嘉,在婚禮前一天死去,他依傳說習俗,在亡者眼皮上畫眼睛,照相就可以騙過死神。

延伸閱讀  王穎妤不簡單,不僅是律師,還是劉鑾雄的前女友,被呂麗君挖牆腳

然後準備附著亡者靈魂的銀版和遺物,找來一名年輕女子舉行活人獻祭,亡者藉屍還魂復活。

召喚奧嘉靈魂過程出了差錯,附身的是惡靈,每當女子肉體將衰竭時,必須盡快找來替換者。

艾凡不忍娜絲緹雅成為替死鬼,麗莎要他為家族著想,怕他壞事,只好囚禁他,卻還是功虧一簣。

惡靈找到麗莎的女兒坦雅,娜絲緹雅鼓起勇氣驅逐惡靈,麗莎拜託娜絲緹雅帶她的孩子遠走高飛,她讓惡靈附身,引火自焚。

俄羅斯電影《新娘》以19世紀中期俄羅斯流行拍攝真正的遺照屍體攝影,展開故事。

據說,攝影時在銀版上留下的不只是亡者最後的模樣,他們的靈魂也會附於其中。

另一個當時人們深信不疑的惡俗;只要準備附有亡者靈魂的銀版和遺物,再進行活人獻祭,就能使讓亡者重生。

你以為這電影真的恐怖?一點也不可怕,還非常無聊,今昔兩線交錯進行,尖叫,昏倒,醒來,再睡著,作夢,尖叫醒來…

導演把一個邪惡恐怖題材故事說的這麼不知所云,連緊張氣氛都營造不出來,真是不容易啊。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