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香港老戲骨們用一檔綜藝,就扒下了內地明星的“皇帝新衣”


播了,終於播了!

提起香港明星,除了敬業、接地氣、男神女神等關鍵詞之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們的“敢怒敢言”。

比如,關之琳在綜藝中自曝當年的小三經歷,大談艷情心經:

“我什麼都做過,我什麼都試過。”

比如,吳君如在金像獎當著所有人的面,調侃劉德華的x能力:

“我真的好中意劉德華!這麼大年紀還能搞大肚子!想到那一幕我就覺得激動!”

再比如,記者說劉青雲和張家輝都表露過退休的念頭,問吳鎮宇做何感想。

本來想引出吳鎮宇對未來的展望,沒成想吳鎮宇兩手一攤:

“那趕緊吧他倆,別分我的大餅了。”

而隨著香港明星們北上發展,這股橫行無忌的風氣也迅速席捲內地。

還是吳鎮宇。

2019年,他參加某演技類綜藝,導師讓某鮮肉表演父親,鮮肉表示:自己沒當過爸爸所以演不出。

吳鎮宇一臉真摯的反問:

“怎麼?沒演過爸爸?那你有爸爸嗎?”

2020年,爾冬升也參加了某演技類綜藝,作為綜藝首秀的他,一上場就火力全開,陸續貢獻了——

“說鮮肉哭戲像嚼口香糖”、“說張大大演技像小偷”、“質問張月整沒整容”等高能場面。

最後一期更是全程輸出,當場把郭敬明罵哭。

試想一下:

一個港星就如此精彩,那要是一群呢?

這不就來了——

《 無限超越班》

《無限超越班》立意打造港星戲骨與新生代交流的平台。

爾冬升、吳鎮宇、惠英紅、湯鎮業、許紹雄、趙雅芝、鄧萃雯、車保羅,再加上即將登場的佘詩曼。

這陣容,“港味”太足了。

而發起人更是重量級,光是名字就讓人不敢相信——

成龍!

沒錯,成龍參加演技類綜藝了!

而且還是召集人席位!

不得不提節目組的腦洞,他們請來了一眾愛豆和新生代參選,而導師則清一色的香港老牌明星。

港派老戲骨VS內娛新生代——

那場面,光是想想就刀光劍影。

作為首檔全港班底導師的綜藝,《無限超越班》上線後馬上以獨特的優勢空降熱度榜首,距今播出四天在冠軍位置穩如泰山。

不僅出道即巔峰,且越走越高,熱度直接拉滿到10000點。

成績這麼強,這綜藝到底給觀眾灌了什麼迷魂湯?

沒別的,就是敢說敢做。

節目從一開始就高能不斷,作為召集人,成龍先給所有人來了一個下馬威。

初次見面,成龍先搬出了一個課程:表演《新警察故事》,要挑選出4個演員。

男生自然是踴躍報名,而女生只有沈月一個人舉手。

雖然只有一個人,成龍也沒有放低標準,開門見山問沈月:

“你也想學動作嗎?”

沈月給予肯定,但成龍後退兩步,仔細端詳了沈月全身,而後語出驚人:

“難一點,你個子矮,如果說讓你扮演一個女特工,把所有人打趴下,那樣不信服。”

“還是做後期適合你。”

單刀直入,不玩虛的,就直接告訴你不行,為什麼不行。

娛樂圈好久沒有這麼簡單明了的對話了!

彈幕不僅沒有半點替沈月感到難堪,反而為成龍的直率豎起大拇指:

“成龍大哥可太實在了!”

而接下來對男生同樣如此。

小鮮肉劉耀文主動請纓,向成龍展示拳擊,想來用“專業對口”的方式,用動作征服成龍。

可野心很大,能力嘛,就很像幼兒園的空手道興趣班。

觀看過程中,成龍就差點笑出聲,等劉耀文表演完後,他只評價了三個字:

“初學者”。

哇偶,大哥可真是好情商呢。

但成龍真是來專門吐槽他們的嗎?

當然不是。

劉耀文表演完後,演員鄭業成在一旁躍躍欲試,拿起一根木棍便耍起“猴棍”。

得哥雖然看不懂,但還是能看出有底子在的,而成龍也看的津津有味。

延伸閱讀  康輝張藝謀後台合影!嘴角一圈胡茬明顯,自曝主持冬奧最大困難

表演完後,成龍馬上一改面容,迎過去稱讚鄭業成:

“有空你來教教我。”

這一前一後“兩幅面孔”,說白了,節目組用成龍打頭陣,就是告訴選手們,也為該綜藝定性:

咱就是要有實力的,沒硬功夫就別扯嘴皮子。

而到了節目正片,那火力就更足了。

目前,該綜藝總共播出了第一期(上、下),內容是幾位演員用面試的形式介紹自己,而導師們全員到齊,從各方位評價演員。

偶像組合成員周珂宇上台,演技沒展示,倒是展示了一波rap饒舌。

但剛表演完,爾冬升馬上拋出了一個致命問題:

“如果演員和唱跳二選一,你選哪個?”

說白了,這就是爾冬昇在問周珂宇:

我們是演技類舞台,你上台只唱跳,做好了當演員的準備了嗎?

這弦外之音簡直太辛辣!

周珂宇被突如其來的問題擊昏了頭,竟回答出了一套漏洞百出的答案:

“目前選演員,因為我現在進到了團體,開一場演唱會,我的夢想結束後,我就可以開啟下一個夢想了。”

這說白了不就是把選秀當跳板,有流量後馬上當演員的資本套路嗎?

一個問題就交了底啦!

但爾冬升還是不肯放過周珂宇,馬上又開啟第二輪轟炸:

“你談戀愛嗎?”

“粉絲能接受你拍吻戲嗎?”

周珂宇趕緊回答“談過”,但“粉絲肯定不太接受”。

這不就又授人以柄了嗎?

聽到這個令人貽笑大方的回答,吳鎮宇憋不住了,接下話茬吐槽:

“連你媽都不關心你拍不拍吻戲,你還擔心粉絲?

真的是太厲害了,你們這一代的演員。 ”

吐槽完還不解氣,最後還要回到自己身上,狠狠地陰陽了他一波:

“怪不得我們還能存在了,還能演戲!”

我們有市場,全靠對手太弱,吳鎮宇這嘴啊,怎麼就這麼解氣呢。

麻煩導演給他加個雞腿!我買單!

這還正是開胃小菜。

接下來,沈月登場,因為太過激動她一上場竟然失聲爆哭了起來,連話都說不清楚,導致進度遲緩。

當紅小花情緒失控,按理說,一般情況下導師肯定要“憐香惜玉”一下,意思意思吧?

但吳鎮宇可不管這個,還沒等沈月哆哆嗦嗦說完話,立刻“靚坤”上身,一邊“哦哦哦”打斷她說話,一邊揮揮手讓她趕快進入下個流程。

阿坤啊,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這麼急性子。

而其他人更是離譜。

隨著沈月放完VCR,情緒終於平緩進入對答流程,然後,幾位導師竟然認為她是裝的,剛才的激動哭泣是故意演出來的。

“我看你有六年戲齡,不應該出現情緒失控,是不是剛剛是演的?”

“你剛剛是編排的嗎?”

“你不應該用這種方法演給我們看。”

嚇得沈月連忙回應:

“剛剛這個確實不是我演的,我真的很難控制我自己!”

哈哈哈,這什麼諷刺劇情!

明明台上情緒失控,突然被導師們誤認為是表演,最後還要自己澄清沒用演技,是情緒管理不太好。

太尷尬了!

爾冬升察覺到這一出離譜的“黑色幽默”,想給沈月找個台階下,讓她在台上試著演出“對所有人不屑的態度”。

說白了,這就是馬上切換下一個話題,讓沈月沒那麼尷尬,順便也能證明一下演技,結束剛才荒唐的誤會。

結果呢,沈月磨嘰半天,低頭不語。

最後在嘴角擠出一句:

“我不想演。”

我的表情:

真崩潰被人解讀成演技爆發,等需要演技的時候,又拉胯了? ? ! !

爾冬升沒想到,自己不僅沒有幫沈月下台階,反而讓這齣“黑色幽默”又濃重了幾分。

這是個搞笑綜藝吧!

下一個薛凱琪,同為香港人,但幾位導師也完全沒給面子。

許紹雄用“香港最後一個少女”的外號調侃薛凱琪:

延伸閱讀  《敢死隊4》正式定檔2023年,史泰龍攜手傑森·斯坦森強勢回歸銀幕

“都說你是’香港最後一個少女’,香港的少女都死掉了嗎?”

惠英紅更是快刀果決:

“我跟你都熟,我們攤開來講,不做作,我就問你:

你今天來幹嘛?想要什麼? ”

OMG !

要不要這麼直接啊!

彈幕直接被惠英紅的直球暴擊了!

緊接著,薛凱琪說出了自己因為歲數與事業的困擾:

因為歲數到了41歲,但娃娃臉還沒褪去,演姐姐太老,當媽媽又太老。

惠英紅也講出了自己當年的經歷,而之所以和薛凱琪開門見山,是因為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愛之深恨之切,所以言辭才不加修飾。

而在訴說自己經歷的過程中,旁邊的吳鎮宇倒頭看向紅姐,眼裡不由的泛起淚光。

而後,惠英紅越說越激動,甚至淚灑當場,還因為與許紹雄的理念不合憤而離席。

但觀眾不但沒有惱怒,反而欣賞起紅姐的真實。

正是因為動了真情,才不顧形象。

但很快,這份深情就被下一個選手沖散了——

趙櫻子來了!

我對這位姐的了解不多,只知道她著名的“紅毯摔跤”事件。

沒成想,這姐面對吳鎮宇、爾冬升、惠英紅他們依然能作妖不斷。

上場的第一秒,立馬先拋出一個梗:

“各位老師好,我是’迪冪孟扎’趙櫻子。”

而這個“迪冪孟扎”的含義,就是:

迪麗熱巴、楊冪、孟子義、古力娜扎的結合體!

OMG!

別人蹭熱度都是挑著一個蹭,你一個人就蹭四個!你是寄生蟲嗎?

爾冬升不解,問為何把四個人的名字融合成自己的外號。

趙櫻子說:“是有一位網友稱趙櫻子是四個人的結合體,自己覺得很有趣。”

我勸你趕緊把這個網友找出來!

吳鎮宇也不解:

“你不認為這就是個四不像的貶義嗎?”

爾冬升聽完後恍然大悟:

“這是損你的吧?”

好,自吹成了自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露出馬腳後,趙櫻子依然不依不饒,還瘋狂往這四個人身上貼。

但當導師問道趙櫻子與這四個人的相似之處時,趙櫻子再次語出驚人:

“顏值比較相似,但我沒有把我的演技和她們相比。”

嚯!

長得跟她們一樣美,但演技跟她們不一樣。

好的地方你一個不落,不行的地方你倒是摘得乾淨啊。

吳鎮宇可不慣著這個,馬上戳穿趙櫻子的語言陷阱:

“就是樣子有一點像,但演技方面不要沾到這四個人,臉孔我不介意,演技別來了是吧?”

被扒下原形的趙櫻子只能訕笑。

彈幕又一次被吳鎮宇的直率蟄伏:

吳鎮宇!你是我的神!

緊接著,趙櫻子又主動提起自己的“紅毯摔倒事件”。

簡單來說就是在某紅毯節上,身穿晚禮服的趙櫻子上場後就表情不適。

隨著聚光燈的聚焦,只見她確認了一眼地面後就切換錶情摔倒了…..

而此事也被粉絲稱為“趙櫻子假摔事件”。

如今舊事重提,趙櫻子從頭到尾解釋了一遍。

然後被吳鎮宇吐槽:

“為什麼摔的那麼假呢?”

就連成龍看完後,這個鋼鐵直男都露出了一臉疑惑。

她又放自己的“演技高能混剪”,對自己的演技用盡了溢美之詞,最後還反問爾冬升和吳鎮宇,當場質問對方的合作意願….

而台下的評委面面相覷,一頭的黑人問號。

連吳鎮宇都服了軟:

“回到演出方面吧,做人方面,我們真的很難…”

延伸閱讀  全面放開後,我們的身邊出現了好多變化

其實,從趙櫻子主動提到自己的外號、“紅毯摔倒”的梗、秀演技、再到求合作,接連幾個奇葩操作都證明了她就是要炒話題。

但導師只象徵性接了幾回合,見她不依不饒,最後乾脆都黑臉擺手。

而最後的合作互選中,趙櫻子四輪選擇都被拒絕,最後一輪明明選角色的只有自己,理應與導師默認組合,但丁翠文竟三顧茅廬主動選擇了韓雪。

當著你的面忽視你,太慘了。

其實在節目剛開播時,就有不少網友評價:

內地演員跟TVB的沒法比!

那為什麼港星與內地明星這麼大差別呢?

與經紀公司中心製的內地不同,很多港星,甚至是天王級別的人,到現在仍然是單打獨鬥的。

在香港,我們能看到逛菜市場的劉青雲,坐地鐵的周潤發,排隊買零食的張家輝,擠茶餐廳的鄭伊健…..

而那些基層的明星,別說擺明星架子,他們的難題同樣是柴米油鹽。

一線藝人的月工資只有15000港元,只能達到普通工人的水平,三線的甚至只有500港元。

那些在銀幕上飾演各種大老闆、大富豪的明星藝人,走出鏡頭後,也是吃的盒飯雞蛋湯。

汪明荃曾3次就“藝人薪資”問題為低薪藝人發聲。

在2020年TVB台慶會上,她再度提出為藝人漲工資的請求,引起全場喝彩。

香港的娛樂文化發展較早,明星的身份對他們而言,不過是一個可以領薪水的工作而已,褪去光環後,他們也是能走在街上的尋常百姓。

就拿在場的幾位導師來說。

吳鎮宇出道後跑了15年龍套。

疫情時被隔離酒店,因為太無聊甚至自己學著開直播,與粉絲朋友互動,嘮家常。

爾冬升有兩位大明星哥哥,秦沛與姜大衛。

但當了幾年主角就“棄戎從筆”,靠自己一步一步走上金像獎最佳導演。

許紹雄家境更殷實。

姑姑是魯迅的妻子許廣平,出道後就開奔馳上下班,人稱“奔馳哥”。

但他50多年的演藝生涯從都不爭不搶,甘為他人做嫁衣。

惠英紅是金像獎第一個影后,1982年拿下影后時她才22歲。

但拿下這個影后之前,她3歲就上街乞討,12歲時白天上學晚上在夜總會當舞藝員。

即便拜入張徹門下,在當時也不過是領著只有普通工人1/3的500港元薪資,拍戲時被人打40多拳,當場吐了一地….

而同為導師的“胖頭陀”車保羅,來到內地前他在做什麼工作呢?

在菜市場當管理員!

香港明星,不對,應該說是“藝人”,他們是從個人出發的,在不斷磨礪自己的過程中努力實現個人價值。

但內地不同。

因為發展較晚且來的猛烈,內地娛樂與“資本”深深綁定,很多明星在出道起就被經紀公司設計成了一個款完美的“產品”。

且不論能力如何,他們最主要的是數據。

熱搜、打榜、周邊產品,數據高了才能保證產品能賣出去。

而油頭粉面的明星本人也過早享受到了太多讚譽,久而久之就陷入自我陶醉的信息繭房中,這件“皇帝的新衣”被披上後,再想脫下就難了。

所以,這幾年明星的數據越來越高,排場越來越大,不帶十個保鏢都不好意思出門。

但緊隨而來的,也是一個又一個塌房,一個又一個退圈,甚至一個又一個走入高牆….

看到大批港星北上發展,我想起有一個著名的經濟理論叫“鯰魚效應”。

挪威人愛吃沙丁魚,但沙丁魚生性懶惰,往往在運輸工程中就會因缺氧而死。

後來挪威人就在水箱中放幾條愛吃沙丁魚的鯰魚,鯰魚生性好動,看到沙丁魚更是停不下來,而沙丁魚為了躲避天敵也不得不逃跑。

等運輸結束時,沙丁魚沒少幾個,但一箱魚都生龍活虎。

港星入內地,就像鯰魚進入了這個“水箱”,揭開了某些沙丁魚的好逸惡勞,也能刺激整個圈子的運轉與代謝。

所以,我很支持香港明星們進入內地發展。

也希望這群“鯰魚”,能帶動已經滿身肥膘的“沙丁魚”,讓觀眾吃到更有營養的娛樂圈。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