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瓊瑤:毀譽參半的瓊瑤小說(上)


台灣的言情小說形成創作潮流是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的,瓊瑤、華嚴、玄小佛、朱秀娟、楊小雲等都是活躍於60年代文壇的言情小說家。而其中影響最大的就數瓊瑤。

隨著影視劇的煽動,瓊瑤作品走紅港台,風靡大陸,至今熱潮未盡。

瓊瑤原名陳喆,祖籍湖南衡陽,1938年出生在四川成都。

自1963年發表小說《窗外》之後,她平均以三四個月一部小說的速度進行創作,自2004年9月宣布封筆時已創作了五六十部小說。

瓊瑤的創作有著很強的生命力,前後風格發生了較大的變化。

她的創作可以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是她和平鑫濤結識前的初期(1963年),這一時期她婚姻不幸,生活艱難,作品以愛情悲劇為多,“悲劇,是此時的瓊瑤所偏愛的”。

第二個時期是和平鑫濤相戀並結合的時期(1979年瓊瑤和平鑫濤結為伉儷)。

在和平鑫濤相識相戀的過程中雖然她也經受了感情的折磨,但她的作品比起創作初期色彩要明快很多。

同時她開始把自己的作品拍成電影,電影市場衰落後又拍成電視劇,並形成一整套影視歌一體的創作娛樂運作模式。

第三個時期始於20世紀90年代,這一時期風格完全轉向喜劇,作品中所有的人都真誠而善良,過著一種沒有欺騙沒有陰暗的生活,並開始嘗試清宮戲,為迎合市場,“先編劇,後拍攝,再出小說”。

《梅花三弄》(1993)是她的第一部清宮戲,《還珠格格》在大陸播出後掀起了全國性的“小燕子”熱潮。

《還珠格格》雖然仍寫愛情,人物塑造上卻一反以往的表達方式,在瓊瑤看來“小燕子這個人物,集叛逆、率真、豪放於一身,是個很現代的女子。她的不拘小節、直來直去、熱情奔放、都是我最喜歡的典型”。

延伸閱讀  看完嫁到韓國的幾位中國女星,如果大S不過分強勢,應該也會幸福

許多孩子因為模仿“小燕子”的言行引起了家長和社會的憂慮,於是“瓊瑤公害”的呼聲再次高漲起來。

人們對瓊瑤作品的評價可謂毀譽參半,不過,她在言情小說創作上的貢獻卻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認可。

瓊瑤小說的人物都帶有濃厚的理想化色彩。作者對人物的外貌、氣質、性格、感情都加以美化處理。

男主人公大都接受過高等教育且事業有成,既剛毅堅強又善解人意,既英俊瀟灑又博學多才。

女主人公則如花似玉,熱情似火,冰清玉潔,楚楚動人,富有美麗的幻想,充滿青春的氣息。

她們大致可劃為兩種類型:

一是現代型,一是傳統型,而以傳統型居多。

這類人物深具中國婦女的傳統美德,對愛情專一,但又性格柔弱,缺乏主見,她們執著地追求愛情,飽經磨難而至死不悔,在挫折面前她們孤獨、矜持,如段宛露、江雁容、涵妮、李夢竹、杜小雙等。

現代型的女性則具有較為堅強的個性和不滿現狀的反抗精神,愛憎分明,按照自己的意願過著一種熱烈奔放、充滿活力的生活,如陶丹楓、江雨薇、陸依萍、唐可欣等。

總的來說,這些人物形象缺乏深度,作者用人性的單純代替了人性的複雜,用人的性格、感情中美好的東西掩蓋了醜陋的甚至是卑劣的東西,從而使人物形象失之單一、膚淺,這是理想化傾向帶來的必然結果。

而主題上,情與愛永遠是瓊瑤小說的中心。

瓊瑤這樣闡釋她的愛情婚姻觀:“男女間的愛情,在我看來,不應說是初始於’一見鍾情’,而是’一見好感’而已。待有好感後,便要發誓,發誓還不夠,便要請眾親好友做見證,並共簽一紙契約,訴諸有形,這就是婚姻。擁有一份’完美’的愛情,是每個人心靈深處的一個夢。”

延伸閱讀  娛樂圈“招人厭體質”排行,出現就被罵做啥都是錯,有你討厭的嗎

瓊瑤純情小說中的愛情可以不講任何條件,有愛就意味著擁有了一切。

《幾度夕陽紅》中的李夢竹是小家碧玉,何慕天家世富貴,他們相愛卻又陰差陽錯地錯過了。

李夢竹和楊明遠的女兒楊曉彤與何慕天的侄子魏如峰相愛,他們的愛遭到前所未有的挫折,但上一輩人未實現的愛情夢想終於在他們身上實現了。

《庭院深深》中出身貧寒的章含煙嫁入豪門,被柏家逼走,之後柏霈文雙目失明,數年後,章含煙化名方絲縈再度回到女兒和丈夫身邊,歷經波折破鏡重圓,是中國版的《簡愛》。

《窗外》中的江雁容和國文老師康南年齡相差懸殊,但愛情還是不可避免地在他們心中迸發,直到兩敗俱傷。

瓊瑤描繪的愛情都不是凡人肉體的愛,而是像但丁在《神曲》中所描繪的那種天堂裡的超凡脫俗的愛。

瓊瑤小說愛的主題不是建立在現實生活的基礎上,不是凡人肉體的愛,而是植根於理想的王國,這常常為人所詬病。

究其實,瓊瑤不是按生活本來有的樣子再現生活,而是按應當有的樣子來表現生活。

人們盡可以說她的小說膚淺、幼稚,但她決不是在粉飾現實。

由於較大限度地捨棄了政治和歷史背景,缺乏豐富深廣的現實生活內容,瓊瑤小說自然無法與同是言情文學的古典名著《紅樓夢》相比,但我們無法忽視其文化背景,更不能否定瓊瑤小說在表現愛情生活過程中所呈現出來的豐富的文化價值。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