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暴台開年新劇,一集就炸了


臨近新年,好劇逐漸多了起來。除了霸占熱搜和朋友圈的劇版《三體》,最近另一部值得一看的大IP,莫過於黃暴台HBO的開年大戲——《最後生還者》。

劇集根據經典遊戲《最後生還者》改編。開播之前,關注的人就不在少數。一方面是因為遊戲本身的粉絲基礎,另一方面多少也有點等著“唱衰”的意思。這不怪觀眾。畢竟最近幾年,根據遊戲改編的真人劇集層出不窮,令人滿意的卻寥寥無幾。前有Showtime製作的《光環》,被粉絲吐槽“劇情和遊戲沒一毛錢關係”;後有網飛版《生化危機》,有電影版打底卻依然撲穿地心;

就連“神級選角”的《獵魔人》,也扛不住編劇硬要繞開原著、自我發揮……或許是吸取了這些前車之鑑,《最後生還者》開播之前,其遊戲製作人兼劇集的執行製片人尼爾·德魯克曼就強調了這部真人劇“不會講述任何超越改編遊戲的故事”,因此不會像《權力的遊戲》後期那樣“陷入泥潭”。但有趣的是,劇中飾演喬爾和艾莉的兩名演員,恰好都來自《權力的遊戲》。

這個選角事先並不被遊戲玩家看好。男主角喬爾,在遊戲中是個白人,劇中改為拉美裔。雖說“曼達洛人”來到喪屍末日繼續帶娃也不違和,但仍有人質疑“政治正確”過頭。

而女主角艾莉,粉絲心中的完美選角一直是艾倫·佩吉。曾有傳聞說,遊戲中的少女艾莉就是以艾倫·佩吉為原型設計的。

但事實上,艾莉與艾倫·佩吉神似只是個巧合。艾倫·佩吉對此還頗為不滿,曾在網絡上公開吐槽遊戲製作公司侵犯她的肖像權。再加上她如今已變性,飾演艾莉也不再可能。總之,包括“二丫”梅茜·威廉姆斯、艾麗·范甯、麥肯娜·格蕾絲等新生代女星都曾被考慮過飾演艾莉一角,最終定下“小熊女“貝拉·拉姆齊。

另外,《最後生還者》真人化的項目早在2014年就已宣布,當時索尼打算將其拍成電影,但中途屢經跳票,直到如今才以劇集的形式和觀眾見面。這一切都給人一種“不祥”的預感。部分遊戲玩家甚至掀起過一波抵制活動,不願看到自己喜愛的經典IP被毀。但沒想到,劇集播出之後,口碑瞬間被逆轉——爛番茄新鮮度98%,IMDb評分9.4,國內豆瓣網友也給出了9.2的高分,更有人稱其為“有史以來最好的遊戲改編作品”。

那麼,咱們今天就一塊來看看這部劇到底拍出了什麼花樣。故事開場,首先放出了一段1968年的視頻採訪。視頻中,幾位流行病學家正在談論對全球爆發大流行病的擔憂。其中一人提出了一個獨特的觀點,他認為病毒並不可怕,人類自古以來都在和病毒作戰,但每次都能倖存下來。真正恐怖的是真菌,因為病毒只是摧殘身體,真菌卻能控制宿主的心智,使其變成行屍走肉般的傀儡。

人們認為真菌無害,甚至會吸食真菌製成的迷幻劑,是因為目前所知的真菌無法在人體內寄生。但如果有一天,真菌進化了呢?那麼面對這種“喪屍病毒”般的對手,人類將束手無策。

這段視頻就在他“危言聳聽”的預言中結束。一轉眼,時間來到2003年。此時男主角喬爾和女兒莎拉、弟弟湯米住在一起。

在他36歲生日這天,“真菌寄生”的預言應驗。劇集在表現這場突如其來的大災難時,風格頗為寫實,並將氣氛渲染做到了極致。白天,小鎮裡的一切看似如常,卻隱隱透著暴風雨前夕的平靜——電視和廣播裡在播放外國發生騷亂的新聞,

街道上增加了警車巡邏的頻次,

延伸閱讀  劉亦菲《長陵》終於定下來了,男主不是吳磊,新男主爭議有點大

鄰居家坐輪椅的老太太,突然開始莫名抽搐,

鐘錶店的店主,勸莎拉早點回家。

在回家路上,莎拉看到了幾架飛機從頭頂飛過……

這些不尋常的細節都在暗示,要有什麼大事發生。而到了晚上,情勢急轉直下。男主為了去接被警局扣留的弟弟,開車出了趟門。等他回家時,鄰居老太太已經變成了喪屍,莎拉也差點喪命。

男主當機立斷,帶著女兒和弟弟逃離現場。在駕車出鎮的路上,他們發現整個鎮子似乎一瞬間就淪陷了,到處都在發生騷亂,喪屍與逃命的人們打打殺殺、亂成一團。

電台裡,官方通報了病菌感染的新聞。但眼前的景象就像地獄一般。男主三人也受到喪屍的襲擊,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仍然與弟弟走散,只能獨自抱著受傷的女兒出城。

然而,通往外界的道路早已被封鎖。軍方為了阻止病菌傳播,決定殺掉任何外逃者。就這樣,男主眼看著懷裡的女兒被士兵殺死,自己則撿回了一條命。

這場悲劇過後,不知不覺又過了20年。此時的世界早已成了災後廢墟。被感染的人類全部變成了喪屍般的怪物,而倖存的健康人在隔離區裡生活。

此時,人們對真菌的了解比20年前更多,但始終沒有研製出疫苗和解藥。直到一名感染後並未出現症狀的“免疫少女”艾莉出現……

男主在陰差陽錯下,接下了護送艾莉穿越美國的任務,在這段危機重重的生存之旅中,兩人將建立起父女般的親情,為自己找到救贖。

其實講到這裡,《最後生還者》的故事設定並不算新鮮,喪屍劇我們已經看過很多,老少組團的末日公路片也有《末日危途》《人類之子》等前例。這部劇之所以獲得驚人的口碑,最大原因還是在於忠實於遊戲。一方面,劇集在場景描繪上極度還原。不論是隔離區內軍事獨裁政權的嚴酷統治,

反叛組織“螢火”的暴力鬥爭,

延伸閱讀  《一生一世》會員收官日,白鹿發文告別時宜,親筆回覆周生辰的愛

災後人類原始而野蠻的生存狀態,

還是隔離區外險象叢生的廢墟,

劇中場景不僅逼真還原了遊戲設定,還夾雜著各種粉絲秒懂的彩蛋。

而即便是非玩家受眾,劇集精良的製作和視聽效果,也足以令人感到驚喜。

另一方面,它的“還原”並不局限於表面,在文本層面也捕捉到了遊戲獨一無二的魅力,即對人物和情感關係的深刻描畫。在劇中,你能很明顯感到編劇並不急著推主線,反而花費了許多筆墨刻畫人物細節。比如鏡頭頻繁給到男主壞掉的手錶。

這支手錶一開始就是壞的,他也並不戴在身上,直到36歲生日那天,女兒為他修好,並送給他作為禮物。男主當場將表戴上。誰料逃亡路上,女兒慘死懷中,剛剛修好的手錶也被打碎了。為了紀念女兒,他沒有再將手錶摘下,一直戴了20年。

這20年間,他因為失去女兒和世界的劇變,逐漸活成了一個冷血、強悍、不再對他人敞開心扉的走私犯。直到艾莉看著他指針早已不再轉動的表,隨口提醒了句“手錶壞了”。這一下勾起他對女兒的回憶,也為兩人的關係埋下了伏筆。

還比如艾莉翻看男主的筆記本,通過幾個關鍵詞和一句謊言,就試出了他和同夥利用收音機歌曲交換信息的暗號。

艾莉的聰明機警,也讓他想起了莎拉。可以說,護送艾莉的行動不僅是為了對方許諾的報酬,同樣體現出男主內心的一種彌補衝動,以及對這個殘酷世界的報復情緒。

從這些細膩的人物細節,不難看出劇集是走心的,而不是藉著IP熱度引一波流量就算完。光憑這一點,也值得遊戲玩家們怒刷好評了。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