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橫店當2年群演,發現吻戲、床戲都是真的,裸替幾個鏡頭掙3000元


真實訪談

曾經,我有份體面的體制內工作,但感覺太無聊就辭職了。結果折騰了好幾年,一無所獲,還負債10萬,那時真後悔辭職啊!直到我當了群演。

群演就像個百寶箱,讓我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真相。

明星素顏什麼樣?圍觀香艷鏡頭是什麼體驗?床戲怎麼拍你知道嗎?劇組夫妻你聽說過嗎?

我是小蔣,一個90後四川小伙。今天,我就帶大家一起去片場看看。

(我正在演警察)

1996年,我出生在四川南充的農村,家裡非常窮。

我的原生家庭不是特別幸福,所以從小特別自卑。這種性格,在我走上社會後帶來了很大阻力,讓我吃了很多虧。

我從小特別喜歡看金庸劇,覺得能當喬峰、郭靖、令狐衝那樣的大俠該有多好。當時就對演員這個職業特別崇拜,也很喜歡,但是按照我家的條件,這也僅限於想想而已。

沒想到,我後來居然能在電視裡,過一把大俠癮。

2012年,我職高輟學後,陰差陽錯應聘到了廣州一家高速公路公司,當了收費員。公司是國企,不僅有編制,還有五險。

坐在開往廣州的火車上,我一直暢想著自己的未來,好好掙錢,未來買房買車,一定要揚眉吐氣。

可惜,理想有多豐滿,現實就有多骨感。

(在廣州當收費員的時候)

公司地處偏遠地區,算得上與世隔絕,還實現軍事化管理,新鮮勁過後,我就覺得枯燥乏味了。

當時免費吃住,一個月2000多元工資,但在廣州,這點工資買不了車,更買不了房。

2014年,我怀揣著4萬元積蓄辭職走人,目標很明確,去幹銷售。幻想著像金庸劇裡的男主角一樣,不如意時就去闖蕩一番,人生肯定就能到達新高度。

可惜生活不是演戲,我的雄心被磨得粉碎。

離職後的兩年,我分別在廣州和重慶賣過按摩椅和清潔劑。

不過,因為自卑,儘管我很努力地東奔西走,但跟別人交談時,眼神總是怯生生的,不敢豁出去。最後我沒能實現自己夢想,反而把4萬元積蓄也花完了。

(當流水線工人的時候)

混得慘的時候,我靠打零工為生,也後悔過。但我沒有更好的選擇,只得去工廠當了流水線工人。我非常不甘心,卻也不得不暫且忍耐。

2018年,有朋友在深圳創業,做投資理財掙了十多萬,就邀請我過去。

我看打工沒啥出路,覺得這是個機會,就貸款投了進去。誰知,這波盲目操作導致我一分沒掙,還虧了10萬元。

那算是我人生的最低谷,但是我好像突然之間不怕了,反正未來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

一次偶然機會,我發現有人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群演生活,一個月能賺兩三萬。而且,當群演沒啥要求,只需要花10元錢辦個演員證就能開工。

(在劇裡演日本兵)

我又想起自己小時候想當演員的夢想,想著如今沒有更好的選擇,不如去試一下,碰碰運氣。

延伸閱讀  杜海濤夫婦幸福藏不住?王艷開始帶貨了?林心如家庭事業雙豐收?

2020年底,我到了橫店,辦完演員證後,就被拉到了群裡,裡面會發布一些群演消息,覺得合適的,直接報名就行。

當天我拍了一個短視頻,介紹自己踏上了群演路。沒想到,視頻竟有好幾萬的播放量,還掙了幾十塊錢。

我特別高興,覺得這麼簡單,如果以後多拍點,那我的負債豈不很快就能還清了。

一個月後,我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簡單了,自媒體沒那麼好做。看似沒有門檻的行業,無形中有著更高的門檻,賺錢很不容易。

群演也是,工資很低,還不是每天都有活,當“背景板”的群演,薪水一天108元,有夜戲或者演屍體之類的,才會稍高一點。

(拍《擇君記》時的古裝扮相)

想要多掙錢,就得做有競爭力的事情,比如做武行演員、特型演員、前景演員、主角的各種替身等。

綜合考慮後,我打算試一下武行演員,就是扮演被摔摔打打的龍套,畢竟其他的不是要有特長,就是對容貌有要求,我都不適合。

當然,做武行演員也有門檻,需要會一點武術基本功。好在劇組會請專業公司培訓這方面的內容,而且很容易上手。

培訓幾天后,我就成了一名武行,扮演被打傷打死的小角色,每天有300-500元的報酬,當天就能結算。

做武行拿得多,不過挺危險的。

(我演的囚犯,像不像?)

2021年夏天,拍仙俠劇里大戰的戲,我扮演被從天而降的天兵砸倒在地的路人。

當時我就被砸傷了,但沒感覺到疼,只覺得耳朵有點涼。等我休息的時候,有人告訴我,耳朵出血了。後來劇組及時把我送到醫院治療,還賠償了誤工費,所幸沒有大礙。

正因為這次意外,我意識到武行演員很危險,就想專心拍視頻,做自媒體。

不過,離開劇組的話,就不會有素材,所以還得繼續當群演。而且我覺得群演很有意思,一時半會也捨不得走。

就這樣,我開始在古裝戲、民國戲、戰爭戲、現代戲里當龍套。演過最高光的角色,是在抗戰劇裡,演一個被敵人槍殺的平民英雄,還有幾句台詞,也算是實現了兒時的大俠夢。

更多的時候,我都在打醬油,演各門派弟子,各種小兵。

(拍戰爭戲的樣子)

拍戲的時候,經常能看到明星,我曾見過一個頂流偶像,當時沒化妝,看著跟路人沒什麼區別。

其實,很多明星不化妝,看著都很一般,除非是那樣骨相和皮相俱佳的,比如劉亦菲,確實很出挑。拍《夢華錄》時,她真的驚艷到我,氣質太好了,不愧是“神仙姐姐”。

作為群演,我們一般不看那些演技差的流量小生,他們對群演的吸引力,還不如盒飯裡多加的那個雞腿。

因為他們很多人都演技一般,很齣戲,有時還比不上跟他們搭戲的配角。所以他們演戲時,我們只是配合,戲骨們飆戲時才會圍著看,那才叫過癮。

但是他們的粉絲給力,經常看到各種“台詞絕了、演技絕了”等誇讚的小作文。但我只想誇粉絲,為偶像努力的樣子,絕了。

(拍《夢華錄》時當群演)

真正叫絕的是那些老戲骨,他們拍戲,不覺得是在演,而是真的成為了角色本人。這也是戲骨和流量最大的區別,一個讓觀眾感同身受,一個讓觀眾瞬間齣戲。

別看他們有些人演技不好,片場待遇卻很好,最苦的是我們群演。

打一個月醬油就能知道,群演想要混出頭,比登天還難。所以離開的人很多,留下的人只是為了糊口。

群演作息時間不規律,一天24小時,只要導演有需求,晚上和凌晨開工是常有的事,每次出工都在16個小時以上。我出工最久的一次,連續拍了32個小時。

延伸閱讀  鄧超大方秀恩愛!當眾人面橫空摟抱孫儷,兩人貼身依偎一臉笑容

所以,在橫店有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導演喊“開始”,我們能一秒進入狀態,導演喊“停”,立馬就能坐下睡著。

(我穿古裝的樣子)

相比作息不規律,我們最怕的是拍反季節的戲份,那才真叫折磨人。

我有次穿著40多斤的盔甲,在夏天拍衝鋒的戲,直接給我熱中暑了。

一般情況下,拍武戲特別耗時間,為了達到理想效果,相同的打戲得多角度拍攝。所以10分鐘的成片,有時候得拍上1天。

盔甲不透氣,悶得慌,橫店夏天有38度左右,再穿厚重的盔甲,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跑,你們可以想像下那感覺。所以每拍一次,都會倒下幾個人,我就是其中之一。

中暑之後,會休息一下,等緩過來再接著拍,直到把戲份都拍完才能收工。

夏天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服裝的異味。

群演的衣服都是亂七八糟堆在地上,從旁邊走過,跟路過散發惡臭的垃圾場一樣。如果不穿,會被演員工會拉黑,就沒法在橫店生存了。

(夏天拍戲的空隙,躲陰涼)

又髒又臭的服裝,還得小心保存,有的服裝比較複雜,有特殊道具做裝飾,弄丟道具的話得賠錢。

夏天的戲份難熬,冬天的戲也不容易。

我曾在青島零下十幾度的天氣裡,穿著短袖拍戲,一脫衣服,凍得渾身起雞皮疙瘩。那一刻,真覺得每一秒都很煎熬,只希望導演趕緊拍完收工。

所以說,沒有哪一行能輕鬆掙大錢,演員也不例外。

沒當群演以前,我覺得電視劇很神秘,而且非常高大上。等自己親自體會過,才知道一部劇是如何做出來的,再看劇時,就覺得一切都很假,很想笑。

主角精彩的打鬥戲,只要切遠景,那大多是替身。明星拍打戲自己親自全程參與的很少,除非是成龍、吳京這種有真功夫的,有可能不用替身。

(有沒有大將軍的範?)

有時一部劇,明星有十幾個替身,武替容易受傷,都得有三四個。其餘的還有舞替、馬替、裸替、手替、文替等。基本上,明星除了吃喝拉撒自己來,其餘的都可以找替身。

劇裡正邪兩派大戰,主角和各派弟子打得你死我活,觀眾看得熱血沸騰的場景。其實遠景裡雙方群演笑嘻嘻地瞎比劃,但凡切到有小兵打鬥戲份的鏡頭,都是特意安排的武行演員。

男女主角在山清水秀、人煙稀少的美景中愛得纏綿悱惻,而現場是綠布圍起來坑坑洼窪、破爛不堪的片場,還有一大堆人圍觀他們接吻。

那都是實實在在的吻,因為藉位拍攝很麻煩,而且後期很難處理,直接吻效果又快又好。

如果是裸戲,那都是用替身,就幾個鏡頭,3000元/天,拍攝超過12小時的算2天。不過也很實在,我還見過全裸出鏡的。

但是裸替也不是人人都能勝任的,不僅要求身材極佳,還要有強大的心理,因為是真裸上陣,有時還要被人圍觀,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扮演小兵,穿的盔甲挺重的)

被圍觀拍香艷鏡頭,對一般人來說很尷尬,但明星和替身們都習以為常,因為那就是份工作。

明星從電視劇裡看,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多見幾次也就那樣,尤其是素顏,有些真不敢恭維。

他們讓千萬人著迷的熒屏形象和人設,不過是包裝出來,所以誰塌房、誰離婚都不用覺得意外。圈子裡的人,大多挺開放,劇組夫妻都不是什麼稀罕事,大家都見怪不怪。

這還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觀,也應了那句話:貴圈挺亂。

來橫店以前,我和大多數人一樣,都把自己當成電影《喜劇之王》裡周星馳扮演的尹天仇,相信不管跑再多龍套,受再大委屈,總能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延伸閱讀  楊怡翻白眼、張可頤與宣萱郭可盈罵戰,每屆TVB頒獎禮都有出大戲

但現實是,當群演的日子,只有委屈。

有一半的劇組都不把群演當回事,人格辱罵是常有的。尤其是執行導演,素質很低,稍有不如意就罵:幹不了脫衣服滾蛋!

(拍《雪鷹領主》時的扮相)

人品跟執行導演有一拼的,還有那些看著眼熟,卻又叫不上名字的小明星。他們總覺得自己很紅,鼻孔朝天,其實演技沒有戲骨好,人氣沒有流量高。

相反,大明星們反而很有修養,拍了兩年戲,對演員許凱印像比較好。

他戲挺多的,一年有七八部,所以在片場經常見到他。他拍戲很敬業,一般明星拍打戲NG的次數很多,有的直接用替身,而他會很認真地跟武行學,態度很好。

任何一行,能走到最後的,都是實力和人品的積累,娛樂圈更是這樣,但群演像能熬出頭的人,太少了。絕大多數群演都像我一樣,演龍套只能糊口,至於一步登天,那是在夢裡才有的事情。

以前很多群演都兼職拍短視頻,我也不例外,曾經有一個短視頻上過熱搜,有3000多元的入賬。但是現在不自由了,因為有劇透的可能,所以都不讓拍了。

大劇組不讓拍,小劇組的拍了沒人看,這條路也快走到盡頭了,我只能另謀出路。

(我的家鄉)

當群演這兩年,我覺得收穫挺大的,起碼開了眼界,看清了很多事情的真相。算上短視頻的收入,每月還能攢下4000元左右,現在負債也還得差不多了。

但我也累了,所以2022年底,我離開了橫店,打算今年從廣西騎行到西藏,繼續做自媒體,分享路上的見聞。

從小我很缺錢,很缺愛,想拼命掙錢,可兜兜轉轉扑騰一番後,什麼都沒有抓到。

但是,我仍然堅信,所嚮往的生活,就在不遠的前方。只要步履不停,有耐心、有韌勁,不怕苦,總能等到天光大亮的時候。

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歡迎在下方留言分享。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