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警報! 互聯網賣淫團伙盯上大學生的微信賬戶



去年,江蘇高職學院的一名學生劉虎(化名)本來就是一種“成就感”。 他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很快就來了,這使他周圍的學生髮了大財。 但是,“飛舞橫財”迅速成為“飛舞橫財”。 不久前,當蘇州警方破獲網上賣淫案時,他們發現劉湖的微信賬戶被“借用”以發布賣淫信息。

劉湖是一名大學生,他的家庭幾乎沒有生活費,而且由於經濟拮据,他經常不得不在網上找到兼職工作。 今年,他被租用微信的廣告所吸引。 廣告主金強(化名)告訴他,他願意以每小時260元的價格租用微信做廣告,並承諾不會影響微信的正常使用。

它不是在賺錢嗎? 劉虎很動心,很快就把微信出租了,然後就收到了租金。 劉虎在家裡每月的生活費不超過幾百元。 這260元讓他喜出望外,他想一天24小時租用微信。

但是,金強告訴他,由於技術原因,他不能長時間租用同一個微信。 如果劉虎可以幫助他介紹其他人租用微信,他將獲得每人50元的“團費”。 劉虎一言不發地向金強介紹了幾個同學,並得到了很多“頭費”。

警報!  互聯網賣淫團伙盯上大學生的微信賬戶 1

劉虎發現,租用微信後,金強會發表一些片刻。 內容主要是漂亮的女人的照片,這些女人的臉龐和身材都很好,並帶有誘人的語言,但是每次都會在1小時內將其刪除,並張貼在阻止所有朋友的位置。 對此,劉虎覺得租用微信對他沒有壞影響,即使金強做得不好,也與他無關。

劉虎沒想到的是,金強是個“街頭小販”。 “展捷”是指根據客​​戶要求租用他人的微信,將微信頭像化為精美圖片,張貼誘人的朋友圈和客戶的微信二維碼,然後使用技術手段將微信定位在指定地點客戶,然後使用“附近的人”功能吸引附近的潛在客戶,從而將客戶添加到微信中。 每個微信“站在大街上”需要1個小時。

幾個月前,找不到工作的金強在互聯網上的各個兼職小組中徘徊,發現了非法財產“詹傑”,他迅速加入了該小組。 在兩個多月的時間裡,他非法獲利。 兩萬多元。

金強的客戶在圈子裡被稱為“鍵盤手”,他們是將妓女與“兄弟”相匹配的中間人。 由於微信的嚴格監督,“鍵盤玩家”的微信經常被舉報,“附近的人”無法搜索到。 相反,他們從他人那裡租用了微信以從事非法活動。

在金強的客戶中,最受歡迎的“鍵盤手”是雷子。 客戶添加微信後,雷子與他協商了地點和價格,然後將上述信息發送給“老Bus”。 賣淫所得的一半應分配給“鍵盤手”。

2019年11月,蘇州市吳中區公安分局收到報告稱有人組織賣淫。 經過漫長的等待,處理此案的警察逮捕了雷子,金強,“兄弟”,駕駛員和妓女。 今年4月22日,該案移送吳中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根據吳中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院檢察長楊丹的說法,本案中,“鍵盤手”和“老混蛋”因涉嫌組織賣淫而被捕,駕駛員因涉嫌協助組織賣淫而被捕,懷疑金強和其他“旁觀者”。 幫助信息網絡犯罪,並被法院起訴。

據報導,幫助信息網絡罪犯的罪行是《刑法修正案》(9)的一項附加指控。 如果犯罪者知道其他人使用信息網絡進行犯罪,則他仍會為犯罪提供Internet訪問,服務器託管,網絡存儲和通信傳輸。 此類技術支持或提供協助(例如廣告促銷,付款和結算等)可以被獨立定罪。

楊丹說,在本案中,微信租戶劉虎由於情況輕微,不構成刑事犯罪。 但是,從本質上分析,他已經是組織賣淫的幫兇,而且他可能還被懷疑有助於信息網絡犯罪。 此外,租用微信帳戶還面臨個人隱私暴露,身份信息洩漏和欺詐性使用身份等風險。 它還可能參與犯罪活動,例如洗錢和電信欺詐。

吳中區第一人民檢察院第一院長袁燦華表示,由於監督力度的加大,網絡犯罪呈現出“真人眾包”的明顯趨勢。 犯罪分子利用社交網絡將全部或部分犯罪活動外包給劉虎。 等待人們,使他們成為網絡犯罪的幫兇而沒有意識到。

袁燦華提醒,租用微信的風險非常高。 大多數網民,尤其是在校學生,不應貪圖貪小便宜。 他們既應該是幫兇,也應該是受害者,不應淪為“工具人”從事犯罪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