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萬沒想到,演技最好的一群人都在直播間裡了




如今,小鮮肉在阿寶色的古裝神劇裡,施展著三分譏笑三分薄涼四分五裂的演技;

老戲骨在水很深的直播江湖裡,派送著“買兩箱茅臺送一箱五糧液”的福利;

普通人在收看會員專屬廣告的間隙,上直播間裡下單了一箱掃碼價1999,到手19.9的高階定製酒……

感謝直播。


從前有潘子勸嘎子,如今有慶子勸洪子。

“老俞小心點啊,百貨尤其酒啊茶啊,這個水很深,別把一世英名搭進去啊”,幾天前,這則名為《李國慶線上警告俞敏洪》的短視訊火了。

起因還是教育培訓行業的不景氣。最近,作為行業龍頭的新東方不僅大幅裁員,還有意入局直播和短視訊。

此老俞非彼老俞。

據媒體報道,9月份,俞敏洪在高管會議上曾說道,“薇婭一年能賣一百多個億,我帶著幾十個老師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億?”

看到這,你可能也忍不住要章子怡三連了——“為什麼都要來帶貨呢?主播是一個門檻很低的職業嗎?所有人都要來分一杯羹?”

然而,事實似乎確實如此。前面提到的前噹噹網話事人、現知名離婚博主李國慶,不久前就曾高調宣佈自己繼噹噹網、早晚讀書後的第三次創業——直播帶貨。

此次復出,高情商的說法是“重戰百貨江湖”,低情商的說法則是繼潘嘎之後,李國慶也開始賣酒了。為此,他還專門發了條視訊宣告自己不是缺錢了,“噹噹股份,咱還是大股東,價值幾十個億呢”。那麼,如此不差錢的李總,究竟為什麼要直播呢?

評論區裡,這屆網友學會搶答了,“你不會要說,想給家人們謀福利吧?”

直播賣酒,水有多深?

前段時間,一份頭部網紅收入排行榜在網路上廣泛流傳。

這份號稱由《財富》雜誌統計的“網紅新經濟”榜單,羅列了全網各平臺網紅主播從2019年起至今的銷售提成、代言、簽約費、廣告通告打賞費等收入總和,並根據收入水平進行了排名。

而這份榜單給出的資料,無疑令人大受震撼的——不僅薇婭、李佳琦兩大主播合計收入超過百億,馮提莫、李子柒、papi醬、辛巴、雪梨、羅永浩等人收入也超過十億。而總共30人的榜單裡,收入破億的竟有27人之多,引得網友直呼“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去把稅務局喊過來”。

這份“網紅主播收入排行榜”,隨後就被“財富中文網”官方微博闢謠稱為“冒用名義的虛假榜單”,也就是說,這些動輒百億十億的收入並非真實資料。然而,“直播帶貨一定很賺錢”的共識,卻早已深深地印刻在網友們的腦海裡。

近年來,無論是熒幕上的童星還是硬漢,金牌配角還是知名反派,都紛紛齊聚在短視訊的酒類帶貨區。而直到“嘎子”謝孟偉與老藝術家潘長江聯手貢獻出了一個年度熱詞“潘嘎之交”,大家才漸漸發現,去短視訊賣酒,似乎成了過氣名人的終極歸宿。

延伸閱讀  網曝李晨在范冰冰落難期間選擇離婚,雙方均出面闢謠

現在,提到直播賣酒,賣酒界的四大金剛“潘嘎震光”總是繞不過去的名字。潘嘎二人自然不必多說,而比起潘嘎的“賣醜”嫌疑,演員於震和張晨光更像是兢兢業業的上班族,主業是演戲,副業是賣酒。

除了“潘子”“嘎子”“光子”“震子”,究竟還有哪些熟臉在直播賣酒?


賣酒的於震,與熒幕上的偉岸形象大相徑庭。

博主“歐陽志剛正在搞創作”統計過直播賣酒領域的明星,這些明星大致可以分為以下幾個型別——

名著組有《三國演義》裡的“關羽”陸樹銘,《水滸傳》裡的“魯智深”臧金生;戲說組有《康熙微服私訪記》裡的“法印”侯堃、《神醫喜來樂》歪嘴商人“孟慶和”杜旭東;大灣區組有陳浩民、曾志偉;光頭反派組有李明、杜玉明;此外,還有文體兩開花組裡的相聲大師李金斗和拳王鄒市明。

賣酒天團的豪華陣容。

有網友感慨,現在明星再也沒有那種遙不可及的感覺了,“小時候覺得,哇,在電視機前能看到明星都好激動,如今明星帶貨什麼的太多了,反而覺得沒那麼多光芒了”。

誠然,電視時代,熒屏像一道結界,觀眾在這頭,老藝術家在那頭。網路時代,螢幕卻像一道橋樑,方便了螢幕這頭的人將手夠到那頭人的兜裡,回過頭來卻發現,對方的手指早已指在自己的鼻子上。

“喝了X子的酒,酒駕都查不出來”

直播賣酒的濫觴,一般要追溯到去年春天。疫情的出現,使得酒類零售逐漸從線下轉入線上。知名主播裡,李佳琦、薇婭賣過紅酒、羅永浩賣過白酒,銷售額從幾百萬到幾千萬,酒水也逐漸成為直播間裡重要的品類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直播賣酒”並非一開始就是貶義詞,甚至到現在,它也只是箇中性詞。賣酒本身沒有問題,問題在於賣的是什麼酒。

潘嘎賣的酒,誰也沒比誰高貴。/澎湃新聞

事實上,茅臺、五糧液、汾酒等知名酒企均開設了短視訊賬號,但這些白酒品牌在官方直播間的折扣力度並不大。據財經媒體“深響”統計,一些中高階產品的直播間售價,甚至只比線下標價便宜幾十元錢。而根據五糧液集團財報,2020年其線上收入接近20億元,與500億元的線下收入仍有明顯的差距。

換句話說,線下仍然佔據酒水零售的大頭,線上更像是酒企的護城河,這無疑與人們觀感相悖。有段時間,我以為全世界的五糧液都在潘嘎的直播間裡了。

就拿直播賣酒界的知名臺詞“買兩箱茅臺送你一箱五糧液”來說,這些超大力度折扣表象的背後,往往是與觀眾玩的一個文字遊戲。

據《新京報》調查,潘嘎口中的茅臺酒並不是大家熟知的飛天茅臺,而是茅臺集團旗下一款名為“富貴萬年”的產品;五糧液也並非經典五糧液,而是五糧液集團旗下公司所生產的一款名為“國鼎”的產品。

被騙得多了,網友還總結出了白酒防騙順口溜。

或許可以這樣說,直播帶貨真正利好的不是李逵,而是形形色色的李鬼們。

除了貼牌酒,潘嘎們最常賣的還有打擦邊球的“進口洋酒”,但有網友直言,那根本就不能算是酒——“傳統的酒最起碼以穀物作為原材料,加工發酵蒸餾以後出來的才是酒。那些直播間賣的都是啥?可食用酒精勾兌香精色素,再配個包裝就是酒了?”

延伸閱讀  TBS《Asachan!》迎來最終回 夏目三久因結婚隱退

這種指責似乎並不冤枉,有好事者曾專門把直播間最火爆的“X.O”買回來分析,配料表依次是:水、焦糖色、葡萄汁。於是,每當老藝術家們開始直播,總有人在底下調侃“謝謝哥,喝了你的酒,酒駕都查不出來”。

嘎子吆喝的“原裝進口,買兩瓶送一個手提袋”的“法國酒”,看起來就十分可疑。

不過,人類的愛憎似乎並不相通,網友們罵得再難聽,直播間的生意卻依舊紅火。伴隨著“321上鍊接”“先來200套”“今天就要給家人們送福利!聽我的,再上100套!”的吆喝,相似的故事在不厭其煩地一遍遍重演。

無論是微信上的賣茶小妹,還是直播間裡的賣酒老哥,目標受眾其實都是同一群人。這一波中老年男性使用者或成最大輸家。

或許就像脫口秀演員呼蘭所調侃的那樣,直播儼然是當代經濟學奇蹟,買賣雙方都覺得自己賺了,虧的是那些沒看直播的人。

賣酒為什麼成了過氣名人唯一的選擇?

如今,“潘子又㕛叒叕翻車了……”已經成為不少博主的流量密碼。

開啟短視訊軟體,你能看到形態口音各異的男女老少口播著一樣的臺本,細數著“潘子”的七宗罪——潘子又出來賣酒啦、拒絕了反詐警官老陳的連線啦、讓沒付款的網友滾出去不要“佔著茅坑不拉屎”啦……

有人說,小時候以為“德藝雙馨”是老藝術家們的標配,現在才明白“德藝雙馨”原來是老藝術家們的頂配。

在潘長江的直播間與短視訊留言區高讚的評論,也往往是“做個人吧”“潘子,來兩瓶假酒”“潘子這是要晚節不保啊”……

其實,無論明星還是觀眾,大多都認可一件事,那就是“憑本事賺w(錢),不寒磣”。但人們很難不去這樣猜想,如果不是很缺錢,為什麼老藝術家們要紛紛下海?

前段時間,老演員張晨光賣酒時被嘲“晚節不保”,淚灑直播間的新聞上了熱搜。如今他的心態顯得好了很多。

八九十年代流行過一個詞叫“走穴”,指的是藝人天南海北地接私活賺外快,擱到現在大概會被粉絲們心疼地稱作“娛樂圈打工人”。但對於不少過氣已久的藝人來說,面對的往往是無工可打的局面。

這其實是個有點辛酸的事實,即不紅的藝人也是有鄙視鏈的。有的人能上歌手或演員的競技類綜藝,有些能上《吐槽大會》,但有些,就只能上直播間了。

網路大電影曾是一根救命稻草。拿演員陳浩民為例,很多人知道他是97版《天龍八部》裡的段譽,但很少人知道他也是“網大一哥”。

據“部落格天下”統計,從2017年第一部《鬥戰勝佛》算起,到2021年的《霸王》,5年間陳浩民拍攝了超過30部網路大電影。將自己的經典形象消費了個遍後,這位年屆半百的港星轉向了直播。

說到這,不由得令人想起郝蕾在《十三邀》裡說的那句話:

如今,小鮮肉在阿寶色的古裝神劇裡,施展著三分譏笑三分薄涼四分五裂的演技;老戲骨在水很深的直播江湖裡,派送著“買兩箱茅臺送一箱五糧液”的福利;普通人在收看會員專屬廣告的間隙,上直播間裡下單了一箱掃碼價1999,到手19.9的高階定製酒……

感謝直播。

延伸閱讀  知名男星明目張膽出軌,還做了份ppt詳細描述和眾多女人偷情細節

《直播間賣酒,GMV上頭》,深響,2021-09-24

《315消費提醒|直播賣賣酒名酒非彼名酒?》,新京報,2021-03-15

《“網路大電影一哥”竟然是他?港星的再就業之路》,部落格天下,2021-05-27

作者 | 李路修

校對 | 向陽

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