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諾貝爾獎獲得者Moser:大腦與計算機的界面距離改善認知能力還差得遠,並且無法檢索到記憶



2014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愛德華·莫澤(Edvard Moser)教授和梅·布雷特·莫澤(May-Britt Moser)教授在第三屆傑出科學家論壇上回答了腦機接口的應用前景。 莫澤教授認為,腦機接口技術已經取得了一定進展,Neuralink等公司推動了該行業的發展,但是要真正解決人類認知問題還需要很長時間。

諾貝爾獎獲得者Moser:大腦與計算機的界面距離改善認知能力還差得遠,並且無法檢索到記憶 1

愛德華·莫茲(Edward Moze)教授告訴CBN記者,腦機接口已經基於特定功能發揮了作用,例如改善感覺功能和人工視覺。

“通過在老鼠的大腦中植入電極,我們已經能夠從某種意義上解讀老鼠的想法,並且有一些應用。” 他說:“例如,我們使用人工視覺或人工耳蝸。為了恢復人體的感覺細胞,讓人們再次看到並聽到,在運動方面,它可以使癱瘓的患者通過精神控制來控制自己的手,例如完成簡單的動作,例如拿起茶杯。”

但是莫澤教授認為,進入下一個認知水平,腦機接口技術的應用還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發展。 “人腦的內皮負責認知。這時,實現人機連接將花費很長時間。” 莫澤教授說:“人腦有數千億個神經元,神經元非常小且不同。說我們不知道哪個神經元在起作用。也許有一天我們可以研究每個神經元,但是我們可以現在就做吧。我們需要工具來研究它們。”

他還說,人類在科學上取得了進步,但是科學需要時間來驗證。 他還讚揚了馬斯克的Neuralink等公司所做的工作,他們幫助人們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當前的技術日新月異,許多尖端技術也在加速發展,但是我們必須依靠自己的能力進行實踐,並觀察腦機接口是否能夠真正讀取我們的認知活動。” 莫澤教授告訴CBN記者。

May Bright Moser教授為CBN記者補充了大腦“空間導航”的發展。 她說:“我們已經了解很多。例如,對於大腦的海馬體,我們可以通過研究細胞的活性來知道小鼠可以移動多遠以及向哪個方向移動。此外,通過監視數百個矢量細胞,我們可以可以預測物體在環境中的位置。”

她認為“空間導航”是大腦的一種定向功能,屬於相對簡單的認知,但是如果涉及事件記憶,則更為複雜。 “我們目前沒有足夠的傳感器來提取特定事件的記憶。” May Bright Moser教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