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國際空間站20年來花費了超過1000億美元,有些人開始認為它是“無用的”



自從國際空間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於2000年開始擁有宇航員以來,它已經花費了超過1000億美元的建設和維護成本,但是它是否使社會受益? 科學家分為兩類:有些人認為這是團結的燈塔,而另一些人則認為這只是動作電影的背景板。

來源衛報

作者羅賓·麥基(Robin McKie)

翻譯

評論

太空科學家正準備慶祝一項非凡的太空成就。 再過幾天,人類將繼續在外太空生存20年。

20年來,宇航員團隊不間斷地訪問了國際空間站,並在距地球400公里的地方建造了自己的房屋。 2000年11月2日,第一批宇航員進入了空間站。 他們是美國宇航員比爾·謝潑德和俄羅斯宇航員謝爾蓋·克里卡列夫和尤里·克里卡列夫。 尤里·吉岑科(Yuri Gidzenko)。 從那時起,空間站為定期旋轉的宇航員提供了庇護所,宇航員確保始終有人來維持其運轉。

該空間站重420噸,每天以17,000英里(相當於每小時27,359公里的速度)繞地球運行16次。 共有240名男女宇航員呆在裡面。 109米長的太空站包括六個睡眠區,兩個衛生間和一個健身房。 最受歡迎的地方是一套在歐洲建造的凸窗,稱為沖天爐,可提供360度全景。 成員可以忽略風暴如何在地球上聚集以及太陽如何升起。

蒂姆·皮克(Tim Peake)是正式記錄中唯一登上國際空間站的英國宇航員,並且是圓頂艙的忠實粉絲。 他說,當他第一次看到我們的星球時,他意識到它是多麼的脆弱。 “你可以看到大氣,它只有16公里厚。它並不是無盡的。” 他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回憶說:“地球賴以生存的所有氣體如此稀薄。只有一層。您突然意識到,我們向大氣中排放的氣體實際上非常重要。”

在空間站上,生活中最平凡的方麵包括宇航員在空中漂浮,彈奏吉他小夜曲,以及意大利宇航員薩曼莎·克里斯托福雷蒂(Samantha Cristoforetti)的烹飪歷史,後者在太空中的零重力杯子中喝了第一杯飲料。 一杯濃咖啡和處理一系列廁所事故的事故-“我們返回地球後,人們最好奇的是空間站的這一部分,”皮克說。 科學家們堅持認為,這些內部細節非常重要。 “維持國際空間站的運行告訴我們,儘管外層空間環境極為惡劣,但人類仍然可以在那裡定居,並定居在遠離其本國星球的地方。” 愛丁堡大學天體生物學教授查爾斯·科克爾說:“對我們來說,這一課非常重要。”

ISS.jpg

國際空間站

在1980年代,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首次製定了在永久軌道上建造空間站的計劃。 但是,成本估算表明該計劃的成本可能過高。 直到蘇聯解體,美國才有機會與俄羅斯合作。 俄羅斯航空工程師已經掌握了長期太空任務方面的豐富經驗。 他們最初有一個小型軌道太空站Salyut和一個空間站Mir,後者比前一個更大。

“這也是美國的高度務實舉動。” 英國國家太空中心主任阿努·奧賈(Anu Ojha)教授評論說:“蘇聯解體後,美國想防止前蘇聯的太空專家流失,因此美國竭盡全力讓他們參加聯合太空項目可以確保他們留在自己的祖國,同時給予他們一定程度的支持。國際空間站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完美計劃。”

最終,美國和俄羅斯就國際空間站的建設計劃達成了共識。 同時,加拿大和日本的航天機構以及歐洲航天局(ESA)也同意加入,英國是其中的主要成員。 該空間站的組裝始於1998年,要求美國發送30架航天器,俄羅斯發射40多枚火箭,以將組件和模塊送入空間站。 到2011年,空間站正式建成。 多年來,宇航員一直忙於建造空間站。 僅在最近幾年,他們才能夠專注於嚴格的科學研究,包括與地球上成千上萬的科學家合作進行了3,000多次實驗。

建設國際空間站的最終成本超過了10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700億元)。 空間站維護和服務飛行的年度費用已飆升至40億美元(約268億元人民幣)。 美國支付了其中大部分款項。 問題來了:這麼大的支出真的值得嗎?

倫敦大學伯克貝克分校的行星科學專家伊恩·克勞福德教授認為,這是值得的:“空間站是高層國際合作的典範,誕生於世界的迫切需要。團結人類和民族。 而且,學習如何在太空中生活和工作使我們處於有利的境地,因為我們準備返回月球並可能將人類送往火星。”

國際空間站20年來花費了超過1000億美元,有些人開始認為它是“無用的” 1

2013年,加拿大宇航員克里斯·哈德菲爾德(Chris Hadfield)表演了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太空奇想》(Space Oddity)的太空版。 圖片來源:Nasa / EPA

但是,其他科學家有不同的看法。 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的天文學家馬丁·里斯爵士(Sir Martin Rees)表示:“您無法證明花費大量資金建造國際空間站是合理的。” “首先,目前它的科學獎勵似乎微不足道。我們對人體在太空中的反應有所了解。我們在零重力條件下生長了一些晶體,但這絕不等於投資的數百億美元。實際上,空間站只會發布花邊新聞。例如,廁所被堵住了,或者宇航員在空中漂浮著彈吉他和唱歌。”

里斯補充說,最好將NASA資金用於向其他行星發射機器人任務,或建造軌道天文觀測儀等。他的觀點得到了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史蒂夫·溫伯的支持。 “在空間站進行的唯一有趣的科學實驗是使用Alpha電磁光譜儀研究宇宙射線,但在運行過程中,宇航員沒有發揮任何作用。” 他告訴觀察家。 ,“該儀器可以通過無人值守的任務放置在軌道上,並且成本要低得多。”

奧加補充說,起初他質疑國際空間站的科學合理性,但現在他堅信這是一個巨大的成功。 “我們在人類太空飛行經驗和航空航天工程方面取得了成就,科學成果也非常巨大。我們已經學會瞭如何在太空中組裝巨型結構,在太空中長期生存以及如何應對各種意外情況。重要的是我們不要浪費這些經驗。”

研究空間站的宇航員向我們講授的重要一課是,長期生活在零重力環境下對人體的影響。 這些影響包括肌肉丟失,骨密度降低以及視力和味覺受損。 科學家還發現,完成四到五個月的太空飛行任務後,宇航員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恢復骨骼密度。 另一方面,通過使用跑步機和減肥機,宇航員可以避免肌肉損失的最嚴重後果。

NASA計劃在未來的四到五年內繼續投資以支持國際空間站,並表示希望私人公司將來可以接管該空間站進行商業運營。 官方資金將用於更先進的太空任務,例如月球上的探索和定居,並可能有一天將人類送往火星。 這些項目將包括建造一個比國際空間站小的月球空間站“網關”,該空間站將繞月球飛行,成為人類探索月球表面的中轉站。

但是,私營公司是否有興趣接管國際空間站? 最初,幾家公司表達了他們的興趣,說他們想在那里工作。 總部位於美國德克薩斯州的私人公司Axiom Space已與NASA簽署了一項協議,以建造一個模塊化組件,新材料的研究將在此基礎上開始。 演員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和導演道格·里曼(Doug Liman)(道格·里曼)計劃明年在空間站​​上載人飛龍飛船,在那裡將拍攝一些動作冒險電影。 預定於2023年播出的真人秀節目“太空英雄”也宣布將把冠軍送往國際空間站。

這樣的活動是否足以使人們投資數十億美元來運行空間站,還有待觀察。 另一個計劃是拆除空間站,讓它以螺旋下降的方式落入地球,希望這些部分會在大氣中燃燒掉。

如果是這種情況,那將是一個可怕的浪費,科克說。 “每個人都經過艱苦的工作來達成協議並建立一個空間站。如果丟失,短期內不太可能再建造一個。因此,我們需要鼓勵公司運營空間站,至少讓它支持它。最近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