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评论]庫克對得起喬布斯的託付



蘋果又創紀錄了。新年的首個交易日收盤後,蘋果的股價突破 300 美元大關,市值飆升至 1.33 萬億美元,再創歷史新高。在 2019 年突破萬億市值這個里程碑後,蘋果仍沒有停止增長的步伐。

[评论]庫克對得起喬布斯的託付 1

2019 年全年,蘋果股價大漲 86%,市值增加了約 5300 億美元,一年間漲出了一個阿里巴巴。同時,蘋果的市盈率也處在歷史最高水平。

毫無疑問,這是蘋果過去十年間表現最好的年份。分析師 Gene Munster 甚至認為,2020 年蘋果股票將進一步飆升,有望升至 350 美元,甚至 400 美元。

蘋果在 21 世紀的又一個十年過去了,這個十年開始的時候,他們失去了公司的靈魂人物,史蒂夫喬布斯。在庫克的帶領下,儘管蘋果屢次被批評喪失創新能力,但屢次刷新歷史記錄的股價表明,蘋果正行駛在一條正確的軌道上。

iPhone 真不行了?

對於庫克來說,第一款里程碑的產品應該是 2014 年的 iPhone 6 系列,憑藉著大屏幕——這種最顯性的升級,iPhone 6 成為了蘋果歷史上最暢銷的系列。

iPhone X 的升級雖然也足夠大,但是也是從這代產品開始,蘋果走向了高價路線,而這對於銷量的打擊是非常明顯的。蘋果也開始不再公佈具體的銷量,隻公布銷售額。

相對的,蘋果的入門產品銷量卻一直不錯。 Phone XR 依然是 2019 年最暢銷的單款,12 月 24 日,Counterpoint 發布報告顯示,iPhone XR 自 2018 年 Q4 以來,就一直是全球人氣最旺的機型,單款占到了 3% 的份額。

[评论]庫克對得起喬布斯的託付 2

雖說其繼任者 iPhone 11,表現上並沒能接棒,但 XR 的表現已經足夠了。

至於高端手機市場,Counterpoint 另一份報告顯示,2019 年Q3,全球高端智能手機市場中,蘋果依然佔據著絕對的霸主地位,市場份額達到了52%,該季度蘋果攫取了智能手機行業66% 的利潤。

[评论]庫克對得起喬布斯的託付 3

當然,iPhone 總體銷量的下滑還是很明顯的。而推動蘋果屢創新高的,是曾經被嘲諷的“邊緣業務”,也就是 Apple Watch 與 AirPods 的成功。

一個時代有一款革命性的產品,已經足夠出色,有兩款以上那就是超額完成任務了。

對於庫克的十年來說,就是 AirPods 和 Apple Watch,他們分別定義了真無線耳機與智能手錶這兩個領域。

靠著Apple Watch,蘋果成了全世界最大的錶廠,靠著AirPods 蘋果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耳機廠……蘋果的影響力猶在,且對於產品的定義能力、設計能力、生產能力、供應能力,依然是行業標杆。

AirPods 是眼下最緊俏的尖貨。

華爾街投行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師托尼·薩克納吉(Toni Sacconaghi)預測稱,蘋果公司2019 年來自AirPods 的收入將達60 億美元,2020 可能還會翻番達到8500 萬副,銷售額將達150 億美元,在蘋果公司同年預期總營收中所佔比例將達3.5% 左右。

目前在官網訂貨 AirPods Pro,需要 4 週才能發貨,蘋果為了滿足旺盛的需求,開始尋求新的供應商,以滿足產能。

在 2019 年,Apple 產品線也在往“實用”的方向調整:

遲遲無法攻克技術難關的 AirPower,被果斷砍掉;iPhone 三攝醜?但是好用,穩定;16 寸的 MacBook Pro,選擇打自己的臉,改回剪刀式鍵盤等等……

iPhone 的高利潤率,iPad、Apple Watch、AirPods 在各自領域領先的產品力,都讓 iPhone 在消費電子領域,依然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

蘋果還是那個供應鏈魔王

在前台,我們看到了蘋果產品的熱銷,股價的飛漲,但背後供應鍊等環節的梳理與調整,才是蘋果不斷刷新紀錄的支撐。

熟悉蘋果的人都知道,庫克就是從供應鏈管理,一步步成為蘋果 CEO 的。蘋果對於庫存、供應鏈的控制,是保持公司生產能力的關鍵。

供應鏈方面,隨著蘋果也開始擁抱 OLED 屏幕,三星成為了蘋果最核心的供應商,畢竟此前能穩定大量供應高規格 OLED 屏幕的,也就只有三星了。在 OLED 屏幕上,三星占據了蘋果 90% 以上的產能。

這當然是有風險的。

今年 7 月,MacRumors 報導,由於 iPhone 銷量低於預期影響,按照當初蘋果與三星的協議,蘋果需要對三星在 OLED 屏幕生產的投入進行賠償,金額約合 6.83 億美元。

把一個核心組件的供應,全部係於一家公司上,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當然,LGD 也是蘋果的供應商,但這終究是不夠的。現在,蘋果選擇了京東方。

據韓國媒體RPRNA報導稱,蘋果計劃把中國的京東方接入到屏幕供應商名單中,採購量在未來最高可達4500 萬塊顯示屏,該訂單將使京東方成為iPhone的第二大OLED顯示屏供應商,京東方也會為蘋果單獨啟動產線以確保產能。

當然,三星仍然是供貨的主力,其在產能上的領先暫時無法被撼動,量級會從去年的 2.3 億塊跌至 1.5 億塊。引入更多的供應商進行製衡,蘋果也有了和三星的議價權。

另外,在 LCD 屏幕方面,蘋果也在溝通吃下業績未見起色的 JDI 的工廠,以應對未來幾款入門機型的需求。

比亞迪電子也成為了蘋果的供應商。根據郭明錤的報告,通過iPod Touch 訂單的“試水”,比亞迪電子有望進入蘋果核心產品的供應商名單,比亞迪電子會在2020 年將會為Wi-Fi 版本的iPad 擴產,佔整體iPad出貨量至少10–20%以上。

報告中也提到,比亞迪電子若欲取得iPhone組裝訂單,最快需要5–6年或以上。若未來iPhone主機板由SMT (Surface Mounted Technology表面貼裝技術)改為SiP(System In a Package系統級封裝)設計,因降低組裝門檻,或許能加速比亞迪電子取得iPhone 組裝訂單進度。

受此消息提振,比亞迪股價大漲 13%。

實際上比亞迪電子已經是比亞迪集團重要的營收來源。 2018年財報顯示,比亞迪手機零部件及其組裝相關業務營收約為 422 億元,營收佔比達到 32%,僅次於汽車業務。

蘋果也為緊俏的 AirPods Pro 引入了新的供應商——歌爾光學。歌爾的主營業務分為精密零組件業務、智能聲學整機業務和智能硬件業務。

此前,歌爾是蘋果 Earpods 和 Airpods 的代工方。同時,蘋果的供應鏈也在全球化,歌爾和立訊,已經開始謀求在越南生產耳機,在貿易摩擦的影響下,蘋果開始評估將 30% 的產線遷至東南亞的可能性。

扶持國產供應商、生產全球化……蘋果繼續踐行者庫克式的供應鏈管理哲學。

2020,期待什麼

從股價上看,蘋果的 2019 年堪稱完美。 2020 年,蘋果的股價要想維持這樣的高位,就勢必要帶來更多能被市場認可的產品。

2020 年,隨著 5G 的推進,外界都默認 iPhone 在這一年會有較大的的創新。

根據郭明錤的說法,蘋果可能會在 2020 年發布 5 款新 iPhone ,其中包括帶有 4.7 英寸 LCD 屏幕的低價 iPhone SE2。

Digitimes 則報導稱,蘋果實際上可能正在計劃兩種iPhone SE2 低成本型號,一款配備 5.5 英寸 LCD 屏幕,另一款配備 6.1 英寸 LCD 屏幕。

9to5Mac報導,蘋果將把 TrueDepth 攝像頭置於屏幕下方(僅限高端機型),並準備配備屏下指紋掃描儀、並砍掉面部識別(Face ID),實現真全全面屏。

有了5G 、更好的屏幕、全新的設計以及更多的入門選擇,2020 年的 iPhone 有望遏制銷量頹勢,當然,價格肯定會繼續走高,也不能盲目樂觀。

另一則較為撲朔的消息,是關於主攻遊戲的新 Mac。

外媒Patently Apple 引用台灣消息來源稱,蘋果計劃在2020 年推出一款以電子競技人群為目標的PC,單價最高5000 美元(約人民幣34933 元),形態可能會使一體機或是大屏的Macbook 。

蘋果的電腦產品,似乎從來和遊戲都沾不上邊,儘管性能強勁,但遊戲(尤其是電競)還是 Windows 和主機的天下。

不過,隨著 Arcade 的發布,蘋果也開始佈局遊戲業務,遊戲是目前地球上利潤率最高的行業之一。早就主打“服務”的蘋果進入這個領域,並不會讓人覺得奇怪。只不過,遊戲數量、生態、價格等,都是需要克服的問題。

另外,Apple Watch 眼下的設計,已經沿用了兩代,Series 6 會有怎樣的驚喜? Macbook Pro 14 會不會推出? iPad OS 如何繼續加強生產力的定位?服務方面,蘋果還會不會繼續加大投入?這些懸念,都值得等待。

當然,這十年間,蘋果也受到了不少質疑。 iOS 的魅力打了折扣,系統穩定性是越來越差了,尤其是 iOS 11 以後,頻繁的更新速度,不斷被刷新的版本號,都讓曾經穩定流暢的 iOS 正在逐漸被追上。

蘋果的新業務探索(尤其是技術領域),也難稱順利。比如,傳言中的虛擬現實和自動駕駛技術,但是我們看到的,就只有團隊不穩定、組建又解散的消息。

喬布斯依然是蘋果的精神圖騰,也是如今蘋果萬億神話的奠基者。

但是在庫克的帶領下,蘋果股價節節高。從產品角度,iPhone 保障利潤率,AirPods 和 Apple Watch 等“周邊產品”,反而成了蘋果新的增長點;從供應商角度,蘋果積極扶持新供應商,尋求健康平衡的狀態。

蘋果的又一個十年結束了,而它看起來並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