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解構到建構,區塊鏈技術能否創造新的秩序?


在小群裡閒聊,興致一來,聊到 Crypto 這項技術的解構和建構,咕嚕的說法很有啟發:

「現在的 Crypto 都是解構性的,如果誰能把 Crypto 邁向建構性,那這人是孔子級別的人。現在還沒看到有誰,也許是時間還沒到,但我相信 Crypto 是能夠建構的,只不過建構可能要在先解構的基礎上。

建構是指建構秩序。自由主義者(包括我自己)都容易忽略我們都是秩序的消費者,不是建設者。秩序的成本是非常高的,例如你看阿富汗,萬億美元 20 年都沒搞起來,當然阿富汗的方向和基礎假設都有問題。至於建構的標準,我不知道,因為我高度不夠。

區塊鏈技術其實非常像海德堡的活字印刷術,印刷術面世後對當時舊有的秩序衝擊非常大,印刷術早期最大的應用是用來低成本地印聖經,這對於天主教的舊有秩序是釜底抽薪,當時的政策是打壓。歷史:活字印刷術–印聖經–讀聖經需要認字,開始學習認字–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出現新教–新教被迫害,五月花號到美國–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從解構到建構,經歷了長期的變革。活字印刷術最開始就是解構性的技術,後來變成建構性的技術。

目前在 Crypto 上建構性的事情,例如 Permissionless DeFi,本身對於已有秩序是解構性的。現有的金融體系是骨肉相連地嵌入在一套大的、基於國家的秩序中的,DeFi 與這套已有體系現在看是不相容的,這也是中國為什麼一直希望搞 Permission-based 聯盟鏈。」

延伸閱讀  分析師:比特幣的 6 萬美元阻力位表明在達到歷史高點之前可以“逢低買入”

先說個前提,我認為現在流行的大歷史觀是不夠嚴謹的,長時間或者大空間尺度上的歷史研究,很難論證出清晰的因果脈絡,相關性沒問題,但是因果關係很難。不過我們本來也只是在群裡隨便聊天,能給大家一些啟發就很好了。

過去出於理解 crypto 技術演進邏輯的目的,我們經常拿網際網路的發展去類比和研究。如果拉長時間尺度,看哪些影響歷史幾百年的技術,比如印刷術,指南針,火藥和蒸汽機,又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每一項真正具有顛覆性的技術,都會解構過去的某項秩序,這種秩序可以是多個層面的,生產,意識形態,文化,政治和軍事。同時,這項技術也會參與建構新的秩序。

這種技術的對歷史的完整影響,往往需要在幾百年後才能被充分認識。而 Crypto 還只有十年的歷史,即使網際網路也只有五十年左右的歷史。我們能感覺到最近二十年網際網路的巨大影響力,但是一百年後,我們可能會發現,網際網路的影響遠不止於此,疊加上 Crypto,AI,VR,還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東西,帶來的是一場新的宗教改革和文藝復興。

只是,這樣一來,國內嚴厲的監管就更令人嘆息了,基本等同於大航海時代的「片帆不得入海」。如果這種狀態不幸維持很久,它的後果也需要很久之後才能被充分認識。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