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被騙71萬餘元 在百合佳緣“找對象”竟被當“豬”宰



利用各類婚戀交友平台搜尋“目標”,再不知不覺間誘入“網上博彩”“投資高額回報”陷阱,隨後犯罪分子消失。除了錢財損失,更給渴望感情的女性留下深重的創傷。近日,百合佳緣多起“殺豬盤”騙局引起廣泛關注。

百合佳緣回應記者採訪稱,此類案件的發生全部出現在脫離平台監管後的第三方社交平台上,日常監管存在極大難度,如有用戶訴求無法滿足,希望用戶通過法律途徑,合理合法表達訴求,尋求圓滿解決。

巧設“殺豬盤”,人財兩空

2017年9月,國內婚戀行業兩大巨頭百合網和世紀佳緣合併為“百合佳緣集團”,成為當今一些單身男女青年婚戀交友的較受青睞的社交平台。

2019年6月份,張女士在百合佳緣認識了一個網名為“藍色天空”的男性,男方以找對象為名數日後取得了張女士信任。 7月5日,該男子以發現有彩票網站後台系統有漏洞可以賺錢為由,讓張女士進行押注操作。按照男子提供的網址,張女士先後向其虛擬賬戶轉入71萬餘元,而當張女士再想提現時,男子早已“蒸發”。

所謂“殺豬盤”,即詐騙分子通過婚戀網站等社交APP,以談戀愛的手段獲取信任,伺機將對方拉入網賭、網貸等騙局,直至傾家蕩產。在這類犯罪中,詐騙分子把詐騙對象稱為“豬”,把網絡交友網站稱為“豬圈”,甜言蜜語是“豬飼料”。

公安部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1月至8月,“殺豬盤”類騙局共造成群眾損失38.8億元,佔全國總損失的21.3%,其個案平均損失18.1萬元,係其他類案件平均損失的4.8倍。百合佳緣數據顯示,2019年1月至7月疑似涉案客訴共1482例,受騙用戶年齡多集中在28歲至37歲,共808例,佔比為54.5%。

496010100e9d1294ec7a1e9cdbd0ca36_fu.png

記者體驗:註冊“走過場”,2年以上賬號30元在售

調查發現,因百合佳緣用戶註冊門檻低,倒賣賬號獲取“認證用戶”等問題大量存在,許多投訴人認為,平台對用戶信息審核不嚴,是導致他們被騙的重要原因。

——百合佳緣賬號仍在售,交易轉平台

有一批網絡黑產從業者盯上了買賣網站賬號的“肥肉”,幾百元就可偽裝成為“高富帥”“白富美”,進而設下“殺豬盤”。

來自百合佳緣的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有211004個賬號因違規情節嚴重被拉進“黑名單”。百合佳緣相關負責人表示,自2018年底開始,百合佳緣就已聯合各大電商平台下架售賣世紀佳緣用戶信息商家的工作,但因無法強制推行和實施,因此工作中採取了“發現一批,同步一批”的原則。

而記者隨後調查發現,在淘寶、鹹魚等電商平台上,仍有大量百合佳緣賬號在售,價格在30-180元不等,信用值越高價格越高。當記者提出交易時,多個商家要求加微信或者QQ。

——用戶信息審核不嚴,賬號註冊流程“走過場”

記者在聚投訴等多個投訴平台看到,因註冊門檻低、倒賣賬號情況氾濫,多名用戶在該平台結識“有緣人”後,被對方以“博彩”“投資”等藉口騙取大量錢財。

對此,百合佳緣回复記者採訪稱,沒有權力去調取或核對任何一名用戶的隱私信息,但會“提高信息審核嚴謹度”,對用戶也有安全提示。

2019年11月16日,記者在百合網體驗改進情況,發現賬號註冊只需接收驗證碼就能註冊成功,性別、年齡、身高等個人資料也可隨意填寫。記者隨意上傳一張網絡頭像,便認證成功。

——線下店“騙貸”不退款

在黑貓投訴上許多百合佳緣用戶傾訴了自己的遭遇。北京張女士2019年5月接到百合網三里屯線下實體店來電稱,有男士想與其見面相親,但到達線下店後卻遭遇銷售和店長“洗腦式”介紹,貸款簽署一份7萬元服務合同。但服務過程中,店長未履行合同要求,多次溝通後被店長拉黑。經調解,門店承諾扣款3萬退4萬元。而如果5天內,張女士不簽署退款協議,則“對她不利”。

——平台監管缺失,維權取證難

儘管百合佳緣表示設置了多種提示措施,但其中涉嫌“殺豬盤”的案件投訴佔比仍呈上升趨勢。百合佳緣相關負責人回應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認為,雖然建立了人工24小時輪值審核團隊,但仍是杯水車薪。而始發於平台上的一些案件,因雙方在脫離平台監管後,在第三方平台完成,而第三方平台配合意願不高,因此給日常監管帶來“極大難度”。

網絡交友需謹慎 平台需擔責

針對“殺豬盤”氾濫已經成為整個行業所面臨的嚴重問題,百合佳緣相關負責人1月19日回复記者採訪時表示,該公司也採取了大量的防範措施。

重慶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重慶百君律師事務所律師羅勇認為,作為網絡運營者,百合佳緣在與用戶簽訂協議或者確認提供服務時,應要求用戶提供真實身份信息。有鑑於我國目前採用前台匿名、後台實名的網絡用戶註冊制度,當用戶不提供真實身份信息時,依照網絡安全法的規定,百合佳緣不得為其提供相關服務。百合佳緣所主張的“沒有權力去調取或核對任何一名用戶的隱私信息”難言妥當。

“正是因為百合佳緣用戶的註冊門檻低,怠於審核用戶的真實信息,導致沒有提供真實信息者能夠輕易通過倒賣賬號獲取'認證用戶',利用'殺豬盤'等違法手段獲取不法利益,受害人卻由於無法獲得加害人的詳細信息而導致維權困難。”他說。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認為,即便不考慮“殺豬盤”,婚姻涉及雙方財產安全,不同於普通產品及服務,平台應該有義務對於雙方的資料進行嚴格審查。如果沒有盡到信息審核義務,需要承擔過錯責任。

盤和林認為,雖然“殺豬盤”最終犯罪實施環節並不在百合佳緣,但總體來看,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就是利用虛假信息進行詐騙。因此,百合佳緣作為犯罪實施的重要“入口”,並不能將整個犯罪行為進行割裂,需要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保障會員人身財產安全是平台經營者的最基本義務。如果一個平台盡力履行審核和風險提示的義務,仍無法保障平台內會員人身財產安全,那可能就要全面考慮這個平台存在的合法和合理性。”中國消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說。

鑑於百合佳緣對因“殺豬盤”等網絡安全事件受損的網絡用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羅勇認為,監管部門應責令其改正、罰款、暫停項業務、停業整頓、關閉網站甚至吊銷相關業務許可證或營業執照的處罰。

陳音江提醒,作為消費者更多要立足於事前防範,即婚戀交友時對涉及錢財、人身安全等方面要有基本的警惕,假如已經上當受騙了,要果斷報警維護權益。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馮松齡(參與采寫:楊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