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原標題: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1

作者:chitoge

封面:《小紅帽的狼徒弟》

如需轉載,請聯繫我們

摘要

  • 書名:《小紅帽的狼徒弟》/ 「赤ずきんの狼弟子」
  • 作者:茂木清香
  • 日本出版:連載於《別冊少年Magazine》 ,講談社出版單行本2卷
  • 中文出版:暫無

源遠流長、歷久彌新的童話故事,應該是無數人兒時的最佳伴侶。而《小紅帽》可謂是經典中的經典,它異本諸多,每個版本的差異與發展在此不多贅述,但核心內容都為假扮成小紅帽奶奶的大灰狼想吞下小紅帽。在故事中,小紅帽是處於弱勢的一方,但是茂木清香老師的作品《小紅帽的狼徒弟》中的“小紅帽”,卻和我們認知中的形像大相徑庭。

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2

故事中,人族、獸人族、獵人族三個種族共存於世間,雖然都是“人”,但是種族的差異決定了各自的立場。本作的主角,被稱為“小紅帽”的烏爾是獵人族的一員,與童話《小紅帽》中的“小紅帽”不同的是,他擁有著能夠易如反掌地斬殺獸人的強勁實力。

強勁的實力並不意味著他有強大的人緣。因為他冷漠的態度以及屢次獵殺獸人的經歷,人類敬而遠之,獸人聞風喪膽,凡見到烏爾,無不退避三舍。而故事另一主角小狼崽瑪妮正如所謂的初生“狼崽”不怕“小紅帽”, 敢於“襲擊”小紅帽,出師不利之餘頗有呆萌感。

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3

摘自漫畫第1話。

如果瑪妮被烏爾當做加餐、烹成菜餚送進肚子裡,那還當什麼師徒。烏爾有自己堅持的原則,害人誤己者必誅、狩獵手無縛雞之力者不符合美學。將這只意外相遇的狼崽撿到家中後,他又是幫忙洗澡,又是煮上一頓豐盛的飯菜。雖然有時候眼神凶煞,但並沒有加害瑪妮的意思,處處保護著瑪妮,作為師父在傳授狩獵知識的同時也讓瑪妮能夠尋找自己家人的情報。

就此,可以猜想到本作是講述兩人之間難以磨滅的、甚至超過師徒關係的感情的故事。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在之後瑪妮隨著烏爾東奔西走的時候,烏爾那口是心非的悉心照料,很容易讓讀者忍俊不禁。一方是雖為大人不熟交際、一方是可愛的小狼崽不諳世事,所以兩方在這方面可以說怯生生的從零開始,這兩份純摯的感情觸碰在一起,微小的甜蜜暗藏於字裡畫間。

在品嚐甜蜜的同時,讀者也能被茂木老師精心的設計所吸引。像烏爾這樣借用了童話《小紅帽》的這樣有趣的設定,隨著故事的發展,如同美味的菜餚接連成盤上桌,呈現在讀者面前。

比如襲擊烏爾的月之獸哈提,可以從幕後黑手不斷提到的“芬里爾之冬”※聯想到哈提名字可能是參考北歐神話中兇惡的巨狼芬里爾(Fenrir)的兒子哈提( Hati),這麼看來,瑪妮可能是參考月亮馭者瑪妮(Mani)而來的,在北歐神話中哈提想要吞噬月亮、總是在瑪妮的月車之後不斷追逐。

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4

※ 芬里爾之冬(フィンブルの冬),古諾斯語Fimbulvetr,英語Fimbulwinter,接頭辭Fimbul 有“the great / big”的意思,故此處“大いなる冬”(the great winter)可譯作“芬裡爾之冬”。

在找尋失踪孩子們下落的事件中,引得孩子們消失的是同為獵人的梅爾坎第,她將孩子們引誘到地下洞穴的原因、故事出現的鼠患以及她的能力,都不難辨認出是藉鑑花衣吹笛手(哈梅爾的吹笛人)這則民間故事。

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5

摘自漫畫第9話,獵人梅爾坎第登場。

茂木老師這般借鑒引用,倘若讀者對這些典故略知一二,肯定會產生更濃厚的興趣,而不知道其中的讀者,在了解之後也會收穫別樣的樂趣。如果只是漫無目的的引經據典,只會讓作品僅僅停留在堆積元素的層面,本作設定背景與所參考的故事神話舞台基本相符,所塑造的漫畫氛圍讓設定能夠很巧妙地相融,這樣不僅讓故事中的角色於角色之間更有關聯性,同時也豐富了作品的可讀性。

論及關聯,兩位主角猶為甚。兩人特點分明,在劇情上也形成互補之勢。常以嚴肅兇惡面相示人的烏爾,源自於他對人類的不信任,如上文所說,之前的記憶極為關鍵。從劇情上來看,烏爾彷彿標示著“過去”和“暗”,深陷無盡泥沼的他在遇到瑪妮之後,迎來了轉變。

瑪妮身材嬌小,是一個懂事的好孩子,對於烏爾來說或許就是黑暗中的一束光明。平日里的膽小、跌跌撞撞的她,在關鍵時刻卻選擇面對,堅強的模樣令人動容。相對於烏爾,瑪妮似乎象徵著“未來”“光明”“希望”,在壓抑的故事之後瑪妮可愛的樣貌就像是雪中送炭、苦盡甘來,不僅抹平烏爾的“創傷”,也治愈了讀者的心靈。而作為獸人,先是被納入獵人門下,後又結交人類好友,無疑是種族之間的橋樑。正如漫畫開頭所寫的宣傳語一樣,“皆為人、卻異族,這是充滿慈愛、殘酷的世界的故事”。

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6

如此的“調兵遣將”,再加上按照茂木老師過往作品的篇幅特點,似乎能夠預見本作也不會是什麼中篇或長篇。可以說是“濃縮就是精華”。劇情上環環相扣,這個事件剛剛結束、下個事件馬上開始,期間還會時而拋出具有爆點的設定。

就如一開始所說的,獵人與獸人無法相容,血統與本能一直在刺激著烏爾,殺戮的感情一直干預著他的思考。即使烏爾認為自己能夠“連本能一起狩獵”,但種族的壁壘依然望不見其峰,從血統上相剋的兩人會怎麼樣續寫這段師徒故事、兩人會有怎麼樣的結局,著實是令人擔憂不已。

種族血統是其一,兩人的過去是其二。面對獸人需要狠下殺手的獵人,是不被允許聽得獸人族的只言片語的。能夠呼喊出瑪妮名字的烏爾,以及在成為“小紅帽”之前的記憶,令人在意。烏爾身上的毛皮、引領入道的師傅,以及烏爾與瑪妮在回憶中重疊的殘缺印象,其間的聯繫只能等待接下來的揭曉。

這次的小紅帽並不小,這次的大灰狼甚至很可愛 7

茂木清香老師發佈在推特上的塗鴉

本作目前既存的篇幅不長,到此僅有十餘話、成冊兩本,故事甜蜜中帶有一絲悲傷,童話添抹上一絲神幻色彩,起起伏伏中暗藏著各種線索,千絲萬縷間皆有聯繫,這樣的故事再搭配茂木老師描繪的富有非常日式的“物語”感世界,如此風格在現今作品中也算是鶴立雞群的存在了。

其實本來好好的一部不斷擼狼崽,獵人內心的冰雪逐漸消融的故事,現在來看很難不有悲傷的發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不過即使如此,也很難停下翻閱的手指,如今我只想細細體會茂木老師繪製的小紅帽與狼徒弟的故事,但願你也能有相同的感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

發佈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