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寒冬裡的花式裁員:狂抓考勤 雙11剛加完班就被踢掉



華為前員工李洪元離職後被起訴敲詐勒索,羈押251天后,因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釋放。 12月2日上午,時代周報記者輾轉聯繫上當事人李洪元,希望進一步了解事件詳情,對方以不願再繼續發聲為由婉拒了採訪。

寒冬裡的花式裁員:狂抓考勤 雙11剛加完班就被踢掉 1

李洪元代理律師,廣東意本律師事務所律師謝連喜也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不便再對外透露更多事件相關信息。

12月2日晚間,華為方面向時代周報記者回應:“華為有權利,也有義務,並基於事實對於涉嫌違法的行為向司法機關舉報。我們尊重司法機關,包括公安、檢察院和法院的決定。如果李洪元認為他的權益受到了損害,我們支持他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包括起訴華為。這也體現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

接近歲末,社交平台上爆料科技公司裁員內部的消息又起波瀾。

上週網易暴力裁員網絡熱議,儘管雙方以和解的方式落幕,但科技公司的裁員故事卻並沒有就此終結。

在線教育平台VIPKID實名認證員工爆料,其蜂校業務正在裁員,多人表示已收到被裁通知。

年關將近,一些企業人員表示,公司為了不發年終獎,節省開支而選擇裁員。其中剛入職的新人或是應屆畢業生,往往首當其衝,最先出局。

據一位曾通過校招進入同城藝龍的應屆生透露,“5月底即將畢業,4月底被裁,畢業就失業,然而已經過了校園招聘的季節,身心俱疲。”被辭退後他要求賠償違約金,領導卻對他說,“可以勞動仲裁,但你要回學校答辯,重新找工作,你耗不起。”

美團王興曾說,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裡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裡最好的一年。對於急速變化的科技行業,從業者又將如何去面對新的挑戰和機遇?

寒冬裡的花式裁員:狂抓考勤 雙11剛加完班就被踢掉 2

VIPKID裁員為省年終獎?

11月26日,在某社交平台上,一位實名認證的VIPKID員工爆料稱,“很多公司老員工被裁,趕著年底裁員,只有n+1沒有年終獎。”

事實上,11月11日,多家媒體便報導該公司因為持續虧損,逐漸收縮蜂校業務預算規模,並對蜂校進行人事與業務調整。

當時,VIPKID相關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消息不實。

對於VIPKID大幅裁員,裁員幅度達到15-20%的問題,該人士也進行了否認。

隨後10多天,多名實名認證的VIPKID員工在社交平台上稱,已被高層約談。

12月2日,VIPKID相關負責人表示,VIPKID作為創業公司,在前期確因業務需要大量擴招,現在從粗放式到精細化運營方向發展,所以有進行組織結構調整,內部優化升級等。

裁員也發生在一些競爭更加激烈的領域,比如往年非常缺人的電商領域。

同樣因為業務發展失利,即將被裁員的李征(化名)也面臨相同的處境。李征在國內某大型電商平台公司任職營銷崗,12月20日左右他將離開僅待過一年的公司,正式成為失業大軍一員。

據智聯招聘報告顯示,隨著直播電商、生鮮電商、社交電商、跨境電商等一一洗牌,2017年三季度至2019年一季度,電子商務行業CIER(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自最高點的12.62大幅降至3.08,人才需求降幅較大。

“我不是自願離職的,是被辭退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經營情況不好,公司整個三季度虧損很多。”

據李征回憶,今年9月開始,公司陸續裁員。

下半年,李征所在部門先後走了6個同事,他這批將再走4個人。 “我們事業部裁員規模已經超過10%。”

因為雙十一電商大促很忙,正是需要人的時候,李征認為這是他倖存至今才被裁的原因。

“裁員的時間點選得特別坑人,雙十一過後,剛加完班累得半死就被踢掉。”

李征對互聯網企業產生了厭倦的情緒,未來就業方向可能不再局限在互聯網企業了。

據智聯招聘相關報告顯示,35.95%的人仍投向互聯網相關行業,64.05%的人選擇嘗試其他行業。

企業花式裁員

李洪元的遭遇較為特殊,被裁的員工往往遭遇考勤問題。

據李征介紹,其公司有進出閘機制度,還有上下班打卡的內部App。如果App上定位打卡時間和進出閘機時間不一致,就會被人力認為是虛假出勤,進而被認為是曠工,如果出閘超過兩小時以上沒請假,也算曠工。

“人力以這個理由裁掉你,就不會有賠償。領導想裁掉誰,就會讓人力去找他考勤上的漏洞。”李征為此表示很無奈,“我是做市場營銷工作,總要外出公司接待客戶。”

為了讓員工盡快離職,人力通常威脅說:“如果不主動簽離職,就會內網發通告,讓全公司人都知道你嚴重違紀,你下家也不好找。”

“並且早走還能拿到離職賠償,現在基本上人力都會找茬讓你拿不到賠償。”李征的一位同事就因考勤問題,被人力要求以“連續2個季度績效良及以下,根據8?11月閘機記錄,該員工多次虛假出勤情況”的理由提離職流程,寫個人原因則不予通過。

12月2日,漢盛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旻對時代周報記者解釋稱,如果證據充分,是可以作為違紀來進行合約解除的。但是如果舉證不足,企業要承擔相應法律後果。

人力在勸退李征的時候,曾明確表示,“走的干淨和N+1二選一”。通常人力都說可以去申請勞動仲裁。但李征坦言,考慮到時間太久精力耗不起。

裁員背後的行業瓶頸期

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互聯網運行情況分析》顯示,國內互聯網營收增速下降至24%。

該報告分析指出,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行業發展紅利見頂、留存用戶難度提升,較大程度影響企業營收增速。 2019年第一季度,我國上市互聯網公司營收總計5204億元,同比增長24%,較2018年下降6個百分點。

報告顯示,今年二季度,移動互聯網活躍用戶規模首次出現下滑,淨減200萬,行業增量空間觸及天花板。互聯網行業步入轉型調整、動能轉換的新階段,轉型過程中面臨主要業務收入增速持續放緩、下沉市場質量低盈利難、產業互聯網拓展慢變現難等問題及挑戰。

這也意味著我國互聯網經濟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回顧2019年,據不完全統計,被曝裁員的企業有:滴滴裁員15%,騰訊裁員10%,馬蜂窩裁員10%,Keep裁員15%等。

據智聯招聘發布的《2019年互聯網產業人才發展報告》顯示,互聯網產業人才供需規模指數自2018年第一季度開始出現明顯的下降,進入2019年後降幅逐漸收窄,三季度實現同比正增長0.71 %,互聯網人才供需規模仍未有明顯的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