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就有人指出李雲迪的致命弱點


很多人覺得,沒有老婆沒有女朋友的李雲迪,嫖下娼,情有可原,可以原諒。

實際上,六年前,他已被原諒一次了。

音樂週報2015年11月25日有文《李雲迪的過錯與肖賽無關》。

王安潮寫道:

筆者曾對李雲迪過多參與娛樂活動、流連於娛樂圈的表面浮華而有過擔憂,曾以《李雲迪的娛樂幻想》提出過批評性建議。但此小建議並未被已處“雲端”的李大師看上眼,其技藝衰退的悲劇在所難免:他在韓國首爾藝術中心的音樂會上演奏《肖邦第一協奏曲》時出現嚴重失誤,不得不停止演奏而重彈,這一嚴重失誤令世界樂迷為之譁然,將其戲稱為“車禍”。

我查了下,安徽師範大學音樂學院教授有個教授、2007年安徽師範大學“雙十”工程特聘人才就叫王安潮。

作為行內人,這篇文章,應該是他大作。

從引文可知,他早就對李雲迪成名後,迷上了娛樂圈的燈紅酒綠有所擔憂,這一擔憂,最終成了現實,李雲迪再次出現了失誤,而且,還是在自己的成名曲上,犯下嚴重失誤。

延伸閱讀  TVB女老闆利孝和夫人去世,享年98歲,汪明荃鄭裕玲等人悼念

讀王文其他段落,可知,李雲迪去年巡演的貝多芬《皇帝協奏曲》、舒曼《C 大調幻想曲》、裡姆斯基-科薩科夫《野蜂飛舞》,都出現過錯漏音。

顯然,他並沒有予以重視,勤加改進,終致在“《第一鋼琴協奏曲》上折戟,說明其技藝衰退到非常嚴重的程度,技藝錘鍊態度不嚴謹紮實”。

王安潮的鋼琴技藝,或許比不上李雲迪,但俗話說,我不生雞蛋,卻比母雞更知道雞蛋的味道,他對李雲迪的評斷,應該是很中肯的,否則,他的文章不會登上“國內音樂界公開發行的專業性大報”。


(圖源PEXELS)

作為行內人,他不願過多指責李雲迪的錯誤,反是替他找出各種主客觀的原因,認為,現場表演不比CD,可以做到盡善盡美再發行,現場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導致出現紕漏。

他滿懷殷切期盼地寫道:

他並非媒體所吹捧的成熟藝術大家,也是剛過而立之年激情青年,他還有大把的時間去匡正自己的發展道路,如果他願意的話。是像王力巨集那樣投身流行歌壇?像克萊德曼、雅尼那樣轉型於流行鋼琴音樂?還是像波利尼、傅聰等前賢那樣醉心於古典鋼琴藝術?目標不一,時尚追求的側重也不同,這倒是李雲迪要自省的。

延伸閱讀  孟美岐事業要涼涼?《舞蹈生》總決賽將她鏡頭全部剪掉,宣傳中也未提到她

然則,事情卻朝他所希望的反向狂奔而去,李雲迪琴技非但沒有更上層樓,反因嫖娼被抓——而且,據報道,其實並非第一次被抓。

當此嚴厲整頓娛樂圈環境之下,在可以預見的較長時間裡,他哪怕作為普通表演者登臺,都有難度了,王安潮文中所言的“名宿”之路,就更是從此成為泡影。

這些年來,他若能多看看意見,聽聽批評,何以至此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