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村BA”,曾經的NBA球員都打不進八強


不見於主流視野的濃墨重彩,散見於村民的口口相傳,鄉村籃球運動一直自發生長並自成生態。相較於大洋彼岸的“NBA”、國內不溫不火的“CBA”,人們把身邊這種觸手可及的鄉村籃球聯賽,戲稱之為——“村BA”。

在深圳打工的小劉,被廣西老家的村主任一個電話,提前召回了村裡。

身高1米89的他,是村籃球隊的主力。村主任告訴他,要提前備戰鎮籃球聯賽,爭取今年能進前八。


不見於主流視野的濃墨重彩,散見於村民的口口相傳,鄉村籃球運動一直自發生長並自成生態。相較於大洋彼岸的“NBA”、國內不溫不火的“CBA”,人們把身邊這種觸手可及的鄉村籃球聯賽,戲稱之為——“村BA”。


在中國四線城市以下的鄉鎮村,有中國最“野”的籃球賽,和“最野”的球迷。從華南到西北,能讓全村出動的事,估計也就是一場籃球賽了。

甘肅平涼。為了看場球,對於擠不進前場的莊浪縣大哥們來說,球場邊的樹杈子,不亞於洛杉磯斯臺普斯球場的包廂。在臨夏,一個大爺能抱著棵白楊樹堅持到終場哨起,唯一讓他感到遺憾的是,看到好球沒法鼓掌。

在廣西,除了縣級比賽,各鄉鎮每年大年初三開始,還有村級比賽。參賽人員以各村青壯年、大學生為主。主席臺上有解說,由當地的體育老師兼任。一個鄉鎮大概七八個村子,每年換一個村舉辦。

小劉說,十幾年前場地還是泥土地,白灰畫線,木頭籃板。現在成了水泥地,鋼化玻璃籃板。之前有的村子較小,沒有統一隊服,就穿顏色統一的T恤,在後背用粉筆寫號。現在一般都是定製的隊服。

在“村BA”賽場上,打球親兄弟,上場父子兵,並不鮮見。

浙江富陽。常綠鎮大章村隊與城廂街道隊打起熱身賽。一場比賽,集齊了村裡三代“球星”。場上打後衛的章丁暉,建造師;做替補的是他的父親,鎮政府的公務員章柏鋼;爺爺輩的章成樸,是村隊的退休後衛。

在常綠鎮村村建有籃球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懂籃球。有時候裁判判錯了,在場的七十歲老太也能指出來。“家庭球隊”也能拉出一二十支,不少家庭一家三代都能打球。

據統計,目前常綠鎮常年參加籃球運動人口超過全鎮人口40%,8個行政村和學校、企事業單位等共有業餘籃球隊20多支,標準燈光球場12個。

但並不是每個鄉鎮都能達到如此規模。

在貴州納雍縣豬場鄉新春村,當地村民祖祖輩輩都愛打籃球,卻苦於平地有限,沒有籃球場。終於在2016年自籌資金,建了個足足有1000平的山洞籃球場,圓了本村老少爺們的籃球夢。


當然,對於幾千人的“村BA”大場面,有時候也會出現“搗亂分子”。

在四川南江,在對方球隊進攻即將得手時,偷偷吹一下哨子,會起到全場懵圈的效果。在現場觀眾的鬨笑中,組委會大喇叭苦口婆心地“規勸”,也會成為賽後球迷們津津樂道的軼事。

廣東湛江。在黃略村和文車村村民的心裡,籃球這項運動,起到了不亞於“乒乓外交”的作用,在上個世紀的1991年、1992年,兩村因兩起宗族械鬥結仇,中斷交往至今。28年後兩村之間一場籃球賽,推動了村級“外交關係”的破冰。

兩村的年輕一代相聚在賽場,彼此擊掌致意,一球泯村仇。

福建晉江。90年代中期的東埔村,為慶祝本村學生考上大學,舉全村之力創辦”金榜杯”籃球賽,二十多年的發展,”金榜杯”已經成為當地響噹噹的品牌賽事。

延伸閱讀  睢冉:我曾說過你回來還是那個丁神 這三年有多難只有我們知道

現在每年夏天,東埔村籃球賽事不斷,平均每日觀賽人數近千人,最高峰看球觀眾達到一萬兩千人,賽事網路觀看流量每場可達十多萬人次。

在村裡,籃球並不僅僅是男人的運動。“半邊天”們也會下場角逐。10月25日,廣西某地打了一場村級女子籃球賽,女隊員們無視規則,抱著籃球全場狂奔,場內激烈對抗,場外加油打氣,把籃球打成橄欖球也不是不可以。除了裁判一時間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參賽的觀賽的個個歡樂無比。

甚至,在閒時,村裡的大媽小媳婦們也能來一場水上籃球賽。

不少村民表示,以前過年回家因為文化娛樂活動匱乏,不少人喜歡聚在一起打牌甚至賭博;現在有了籃球賽,大家的心思都放在提高本村成績上了。會打的上場,不會打的做後勤保障、做啦啦隊。外邊混得好的“大老闆們”還會提供贊助。

在中國,春節是一個處處充滿人情世故的節日,是許多空了一年的鄉村人數最多的時候,當然也是一個個在外打拼的遊子,每年回村展示一年財運的時節。

籃球,鄉親們愛看。在各地、各行各業混得風生水起的“大老闆們”樂得贊助球賽資金。在賽場拉個條幅,也能成為村人豔羨的物件,獲得些許“衣錦還鄉”的感覺。

貴州安順。年年春節後,“六枝居委會男子籃球錦標賽”就準時開賽。老闆們捐個2000塊,就能上個條幅。

賽事不玩虛的,沒有獎盃。比賽獎金以現金的形式,被塑料袋兜起來掛在主席臺,也不算是“赤裸裸”的亮相。

“村BA”也是一年一度的廣告時間。一般當地的知名企業,往往自己組隊,磚廠隊、礦業隊、花園隊、輔料隊、大酒店隊……這些名稱各異、充滿鄉土氣息的球隊,比比皆是。

鄉親們通過各種紛繁複雜的關係,如自家親戚是否在廠子裡上班,鄰居家么兒說這個品牌的產品不錯等等,來尋找到支援某支球隊的理由。

“村BA”沒有複雜的規章制度。往往是循往年習慣,各村之間相互通個氣,問問各村“大老闆”,把賽事贊助聊下來後,就定下賽程開賽。老闆贊助,讓“村BA”開始有了“商業化”的味道。

對於縣級比賽,“大老闆們”的心就更野了。贏得比賽的老闆,為鄉親們贏得榮耀,得到鄉鄰讚譽,在當地造成轟動,知名度大漲,自己的生意也開了路。這也刺激更多的“大老闆們”加入贊助球賽的隊伍當中,並且開始請外援來提升賽績。

這時候,就需要王璁這樣的人出馬了。王璁是一個專注於“村賽”的外援球員經紀人。在近幾年,王璁主要為老闆們物色適合的球員去打球賽。他說,有的老闆為了效果,博眼球,甚至會邀請一整隊的外籍球員。

一般在南方几個省份,一個外援的出場價是6000-8000元左右。當然,斥“巨資” 請外援的”大老闆們”也能在這個時候,圓一下自己或者兒子的籃球夢。

這些在中國各省份鄉鎮“走穴”打“村BA”的外援球員,他們有的是中東、非洲一些國家的前國家隊員,甚至是澳洲聯賽前職業球員,有的人還隨隊拿過兩次澳大利亞NBL總冠軍。

但這些外援,即使拿到了冠軍,除了領獎臺亮相那一刻之外,其他由冠軍所帶來的一切都與他們無關。獎盃會成為“大老闆”的收藏品,而在結錢走人之前,給獎盃拍張照、合張影,是他們與這支球隊的最後交集。

王璁說,在國外,如果你不是一個職業球員的話,就很難賺到錢。但在中國參加村賽,如果打得好,球員甚至可以在短時間內拿到職業球員一年的收入。

在去年,廣西橫縣鄉鎮籃球賽中,25支參賽隊伍多達30名外援,只有4支球隊沒有外援。剩下的球員雖是國內的,但也有43人非當地人。

延伸閱讀  瓜帥闢謠:姆巴佩不會來曼城,不會用斯特林交換他

平朗鄉籃球隊邀請了火箭隊前球員BJ-楊等加盟,在賽況激烈的“村BA”,奪得了第5名,是球隊歷史最好成績。而巒城鎮引進了前NBA球員邁克爾·安德森,最後連八強都沒打進去。

錢越砸越多,外援也請得越來越大牌。

在廣東東莞,籃球賽是每年過年必不可少的節目,各隊為了贏,在請外援這塊都下了血本。據說,前NBA扣籃王“小土豆”內特·羅賓遜將參加東莞市鳳崗鎮雁田村舉辦的第17屆雁田杯籃球賽。

贏球就能拿獎金。輸了球,可能出場費都拿不到。因此,在這些“必須贏”的比賽裡,對抗就顯得尤為激烈。

“村BA”裁判多是村鎮上的籃球“大拿”,對於參賽球隊來說,在判罰上基本上算是聽天由命。如果兩隊都存在著“吃這碗飯”的外援,因激烈對抗、判罰爭執而導致大打出手的情形就屢見不鮮了。於是,在“最野”的籃球賽上,就會上演尤為生猛的一幕。

獵奇引發的熱度消退後,有的地方開始限制使用外援。甚至,賽前要檢查身份證,非本村隊員禁止上場。

福建三明。尤溪縣新陽鎮舉行了第55屆“新橋杯”籃球聯賽,這個有幾十年籃球賽事傳統的山區小鄉鎮規定,參賽隊員必須為本村村民,“甚至村裡的女婿都沒上場機會”。

看多了大老闆們各種秀外援的“賞金賽”,這些純村民打的比賽卻讓鄉親們的籃球之心更熱了。看著本村子弟為了本村榮耀在球場打拼,在場的每一個鄉親都喊出了發自肺腑的加油聲。

“工可以不打,但村BA必須參加。”小劉這樣說。

在廣西橫縣,第29屆鄉鎮籃球賽開幕式當晚,可容納3600人的橫縣體育館座無虛席,許多群眾因買不到票而懊惱。

半決賽和決賽門票分別為80元和100元。儘管對縣城的消費水平來說,票價不菲,但仍有很多人為了搶票,早早就帶著小板凳前來排隊。

他們到底圖個啥?答案或許只有一個。

對籃球純粹的熱愛。

免責宣告:本文圖片素材源自網路,如涉及侵權,請告知本號予以查刪。

參考素材:

中國新聞網《外籍外援加盟鄉鎮籃球賽 折射廣西農村變遷》

新華網《“籃球大集”為中國農村體育破冰 農民自己NBA》

延伸閱讀  中甲變“中假”引深思:俱樂部們為何不想衝超?球員為何要冒險?

南方農村報《一場籃球賽,湛江黃略兩村28年恩怨迎來“破冰”》

富陽日報《每個週末都有“籃球盛宴”》

箭廠視訊《外籍球員漂在中國鄉鎮野球圈》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