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奈及利亞女孩Firdausi剛剛21歲,正在無憂無慮地念大學。

她和家人住在奈及利亞第二大城市卡諾。

父親是一位建築師,還經營著自己的飯店,經濟上非常寬裕。

他前後一共娶了4個妻子,膝下共有17個兒女。

在眾多手足當中,Firdausi最喜歡的就是7歲的弟弟Samuel Abdulraheem。

身在大學的她不能天天回家,但每隔一兩天就會給家裡打電話。

活潑可愛的弟弟Samuel總會第一個衝到電話機跟前,

像隻小鳥一樣嘰嘰喳喳地跟姐姐說個不停。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Samuel和媽媽)

可那天她打電話回家時,接電話的卻不是Samuel。

Firdausi當時並未在意,以為弟弟出去玩了。

但是,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裡,她每次打電話Samuel都沒有接。

家裡人支支吾吾,要麼說他出去玩了,要麼說他正在上廁所,要麼說他已經睡下。

或許是姐弟倆之間的心靈感應,Firdausi心裡總有一種不祥的感覺,覺得弟弟出事了。

所以,這天上完課之後,Firdausi索性沒通知家裡人就從學校裡跑了回來。

一段時間不見,家裡所有人都消瘦了許多,但Samuel卻不見蹤影。

眼看已經瞞不住她,家裡人這才把殘酷的真相告訴她——

一個月之前,Samuel和保姆在家門外騎自行車。

結果眨個眼的功夫,他就不見了,保姆也說不清楚是誰帶走了他……

家裡人立刻報警,警方最初以為是保姆將孩子拐賣,於是將她逮捕並進行調查。

可後來發現,保姆最多只是粗心,的確與Samuel被拐的事無關。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才7歲的Samuel究竟去了哪裡,沒有人知道……

警察四處尋找他下落的同時,Samuel的家人也沒有閒著。

他們在各大報紙上都刊登了尋人啟事,

允諾只要有人能提供相關線索,就會以重金酬謝。

同時,Samuel的父親還組織了一支隊伍,

把城裡的大街小巷如同用篦子篦過一般細細搜尋了一遍,但依舊沒有Samuel的下落。

他們忍不住做了最壞的打算,以為Samuel可能是自己跑出去,

然後不幸遭遇了車禍,被人拋屍滅跡。

所以,Samuel的父親又帶著人把城裡城外大大小小的水渠、水溝都找了一遍……

全家人盡了種種努力,Samuel卻始終蹤跡全無。

病急亂投醫的家人最後甚至跑去找了據說能通靈的宗教人士,希望他們能指點一二……

這場規模浩大的搜索行動持續了一年多,所有人都被耗得憔悴不堪,最後只能無奈地放棄。

但跟Samuel關係最好的姐姐Firdausi卻始終懷有希望,覺得終有一日能找回弟弟。

在大學畢業論文的題獻裡,她寫道,“謹以此文,獻給我的弟弟Samuel……”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Firdausi)

畢業之後,一心尋找弟弟的她去了拉各斯。

這是奈及利亞乃至整個非洲最大的城市,

Firdausi盼望能在這座繁華的城市找到一份工作,

也希望這座資訊發達、人來人往的城市能提供給她和弟弟相關的線索。

但毫不意外地,弟弟仍然沒有絲毫音訊……

或許是因為深受打擊需要精神支撐,在拉各斯的這段時間,Firdausi皈依了基督教。

每週,她都要去當地一所名叫勝利者的教堂(Winners Chapel)做禮拜,尋求內心的平靜。

每年的12月,勝利者教堂都會舉行一場為期五天的聚會,當地人稱之為Shiloh。

在此期間,來自全國各地乃至世界各國的信眾都會聚集在此,參加活動。

而教會的成員也可以免費在這裡擺攤,出售各種商品。

因為當時正處於失業狀態,所以Firdausi也申請了一個免費攤位,

準備出售媽媽做的紮染布料和相關工藝品。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勝利者教堂)

這天,木匠正在幫她搭建攤位,Firdausi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昏昏欲睡。

朦朧之間,她聽見有乞討者走了過來,“請給我一點錢吧……”

Firdausi抬起頭,原來是一個瞎眼的乞討者。

他右手拄著一根棍子,左手放在一個領路男孩的肩膀上。

那個男孩瘦瘦小小,身上的衣服灰不溜秋,褲子明顯小了一號,

緊緊地貼在腿上……Firdausi一邊在心裡發出唏噓聲,一邊把目光投到男孩臉上。

看見男孩臉龐的第一眼,Firdausi忍不住發出了喜悅和痛苦的尖叫,

她站起身朝男孩衝了過去,卻又不敢將他抱緊,害怕這只是一場伸手就會打破的幻覺……

最後,她激動地癱倒在地上,痛哭失聲——

那個為乞討者領路的可憐男孩,

就是自己失蹤了6年的弟弟Samuel呀!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當時周圍人來人往,都是參加教會活動的人。

聽見Firdausi的哭喊,他們迅速圍了過來,將他從乞討的盲人手裡救下。

然後,熱心的人們送Samuel去洗了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

當天的教會活動上,Firdausi拿著話筒當著5萬人的面講述了自己和弟弟重逢的故事。

不僅她自己多次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在場的人也紛紛忍不住落淚……

因為離家很遠來不及趕回去,當天晚上,Firdausi和弟弟就睡在教堂外自己的汽車裡。

她幾乎一夜無眠,不停地起身看弟弟是否還在,害怕他又像當年那樣忽然失蹤。

之後,在Samuel的講述下,家裡人終於拼湊起他這幾年的經歷……

因為當時年紀小,事情又過去了好幾年,

Samuel已經記不清自己是如何被拐賣的了,只知道他坐了很久很久的火車。

之後,人販子將他帶到拉各斯,賣給一個獨臂女人。

這個女人住在拉各斯的乞討者聚集地,這方陰暗的天地裡生活著各種各樣的乞討者,

有缺胳膊少腿的,有得了怪病的,還有不少盲人。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獨臂女人以每天500奈拉(按照現在的物價水平來計算,差不多是5美元)的價格

將Samuel租給乞討的盲人,讓他做他們的“領路人”。

在奈及利亞,很多以乞討為生的盲人身邊都有一個領路的男童或女童。

他們領著乞討者穿過人海和車流,精準地來到“目標客戶”身邊。

車流比較緩慢的地帶,領路人還會帶著乞討者走進車流,挨個敲著車窗要錢。

失蹤的這6年裡,Samuel就一直被獨臂女人出租,給盲人乞討者擔任領路人的角色。

租期從幾天到一個月不等,盲人會看Samuel的表現決定是否續期。

他們去的地方也五花八門。大部分時候,他們都在拉各斯的不同地區乞討,

有時也會去其他城市,偶爾還會跨過國界,前往奈及利亞的鄰國貝寧。

吃飯方面,他們主要靠人施捨食物。

若沒人施捨,他們就會去餐廳裡碰運氣,要些別人吃剩的飯菜。

有時候,還會直接從垃圾箱裡翻東西吃。

睡覺就更隨意了,走到哪兒就找個無人的角落睡下。

吃得差睡得也不好,白天,盲人還會督促Samuel在偌大的城市裡不停地走啊走。

有時,Samuel覺得很累也不想跟人交流,

所以明明對面有人,他也不會帶領盲人過去要錢。

但盲人的聽覺非常靈敏,聽得出來對面有沒有人。

這個時候,他們就會使勁掐住Samuel的肩膀,厲聲質問他。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回想那段如同奴隸一般不堪回首的遭遇,

Samuel覺得,獨臂女人和盲人乞丐肯定對自己用了某些不為人知的手段。

因為那時的他已經7歲,雖然年齡不大,但起碼的常識都有了。

被從父母身邊拐到陌生的地方,他竟然從來沒有想起過父母。

“我那時好像沒有任何情感,就像一個行屍走肉,

每天就是起床,帶著盲人出門乞討,要錢,吃飯,然後睡覺。日復一日,都是如此。”

在被解救之前,院子裡另一個女人剛買了一個男孩,

“他不停地哭,也不吃任何東西……

但沒多久,他忽然變得安靜了,我覺得他們肯定對他做了什麼。”

這些盲人雖然眼瞎,但消息卻很靈通。

拉各斯哪裡有大型活動,他們都一清二楚。

所以,2000年12月勝利者教堂的大型集會快開始的時候,

租了Samuel的那個乞丐就讓他領著自己去了教堂。

但沒想到的是,他們竟然在那裡遇到了Samuel的姐姐Firdausi……

和Firdausi痛哭失聲的反應相比,Samuel當時顯得非常“冷漠”,

他根本沒認出眼前這個滿臉是淚的女孩,

“我只知道,我肯定認識她,她和我有關聯……”

和家人團聚之後,Samuel並不願意跟父母同住,

他更信賴這個將自己從奴隸生涯中解救出來的姐姐。

於是,Firdausi就帶著Samuel一起生活。

然而,6年乞丐生涯在他身上打下的烙印,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去除的。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Samuel當時滿身的疥瘡和疹子,散發出惡臭。

姐姐給他洗澡,帶他看病、擦藥,終於讓他一身潰爛的皮膚有了好轉。

因為盲人長期將手放在他的右肩上,所以Samuel的右肩肉眼可見地比左肩矮了許多。

Firdausi帶他去醫院做X光檢查,之後又是漫長的物理治療。

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讓他的肩膀恢復正常。

最讓Firdausi頭疼的是Samuel讀書的問題。

雖然被拐之前,Samuel已經開始讀書寫字,

但在外乞討了6年,當時已經13歲的他跟文盲無異。

Firdausi找了許多學校,但沒有人願意接收這樣一個超齡兒童。

幸運的是,Samuel被解救時,她曾在教堂裡當著幾萬人的面講述姐弟倆的故事。

聽眾當中恰好有一位學校校長,她表示,願意讓Samuel到自己的學校讀書。

與此同時,Firdausi也加緊了對弟弟的課外輔導,希望他盡快將丟下的書本撿起來。

不得不說,Samuel也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

他只用了3個月,就從小學一年級跳到三年級。

不到1年,他就完成了小學全部課程,並順利通過考試進入中學。

之後,他花了3年之間完成中學階段的全部課程,

並考上奈及利亞北部的艾哈邁杜·貝洛大學(Ahmadu Bello University),

攻讀化學工程專業。

遺憾的是,大四的時候,

Samuel在一次考試中幫同學作弊,被學校開除。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成年後的Samuel)

如今的Samuel已經30歲出頭,在建築工地擔任主管。

回想童年被拐的經歷,他說自己沒有絲毫怨懟,但對飢餓的恐懼卻如影隨形。

“在街上看見乞丐和他們的領路人,我從來不會給他們錢,只會給他們買吃的。

因為當時的我最渴望的就是食物,給錢只會進了乞丐的口袋。”

Samuel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喚起公眾對乞丐以及乞丐領路人的關注。

“大家看到乞丐和領路人的時候,

請多個心眼,那個領路的孩子可能需要你的幫助……”

7歲男孩家門外被拐走...6年後,他跟一個瞎眼乞丐出現在姐姐面前...

Samuel被拐的經歷,聽起來像是人生中的小小插曲。

儘管他的生命旅途曾因此走上岔路,但在親人們的幫助下,

他雖歷經風雨,但終歸是回到了正途。

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像他一樣的無辜孩子,

命運在被拐的那一刻就駛入了絕境,終其一生也無法過上正常的生活。

而這,才是Samuel的故事背後最讓人心驚的部分……

來源: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