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生三胞胎的機率非常低,

所以大家都會十分羨慕這樣的家庭。

很多時候我們只看到他們光鮮的外表,

卻體會不到他們的背後付出的心酸。

                        

三個孩子帶來的快樂是一個孩子的三倍,

同樣,照顧他們也需要付出三倍的辛苦。

我們經常聽到有人說一個孩子就能把全家大人累垮,

更不要說一個人照顧多個孩子了。

                  

小郝是一個三胞胎兒子的父親,如今孩子們一歲多一點。

小郝是家裡的四代單傳,一下子來了三胞胎兒子,

這讓他臉上增光不少。然而接踵而來的生活壓力讓他喘不過氣,

小郝為了多賺錢經常出差,三胞胎兒子留給妻子和母親帶。

小郝認為兩個大人帶三個孩子應該不算太累吧。

沒想到妻子卻經常抱怨累,而母親卻從來沒有抱怨過,

每次回到家都看見母親也並沒有比妻子輕鬆。

小郝覺得妻子是不是太矯情了,所以就一直沒有放在心上。

直到前幾天,小郝出差提前回家,當他回到家看到的一幕讓他淚目。

                  

晚上8點多,看見客廳裡只有妻子和三胞胎兒子。

其中兩個兒子躺在小推車裡,妻子兩隻手來回推,哄兒子睡覺,

而另外一個兒子則趴妻子的後背上,妻子連頭都抬不起來。

妻子看起來憔悴了很多,不像只有二十四的小姑娘,

反而像三十多歲的大媽。

聽到開門聲,妻子轉過頭來看了一眼,眼裡沒有驚喜,

反而是疲憊的眼神,好像很久沒有休息過一樣。

                                        

後來小郝了解到,孩子大多數都是妻子一個人帶,

早上母親就出去晨練,直到10點才會買菜回來做飯,

三個孩子都不肯跟奶奶睡覺,所以中午妻子還是無法睡覺。

晚上吃完飯後,母親又會出去跳廣場舞,一直到9點多,

等她回到家,孩子基本已經被妻子哄睡著了。

                 

                

三個孩子不離身確實很辛苦,

再加上一晚上會被吵醒無數次,難怪妻子會抱怨累。

有時候會聽到人說,老人幫忙帶孩子是情,不幫是理。

但是在他們有能力的時候,為什麼不能幫自己的兒女一把呢?

這樣等他們老了需要照顧的時候,兒女也能心甘情願去照顧他們。

                              

作家湯小小說的好:

當媽媽真是太難了,

你為了工作不帶孩子不對,只帶孩子不工作也不對。

你讓家人幫忙帶孩子不對,你自己帶孩子兼顧不了工作也不對。

這個社會需要的媽媽,是既能年入百萬,又能獨自一個帶娃,

既能生二胎,還能把婚姻經營得幸福圓滿。

可是媽媽是人,不是神。

請給媽媽們多一點寬容。

真的不要讓孩子媽媽,在身體勞累的同時,再心力交瘁了,

沒有人能承受這樣的壓力。

他們不理解產前抑鬱症、產後抑鬱症,

只知道「都是女人作」,

甚至,他們還會指責老婆脾氣差,越

來越不愛打扮自己,變成了黃臉婆。

                          

可是天底下有哪個女人不愛美呢?只是天生更顧家罷了。

男人對女人最好的愛,就是替她去承擔,

如果你真的愛你的老婆,

請首先去幫她承擔買菜做飯的繁瑣、

餵奶換尿布的折騰、

掃地拖地的點滴!

                                   

每一個情緒不穩定的妻子背後,都有一個全然不作為的父親。

他錯過了孩子的成長,

錯過了孩子的喜怒哀樂,錯過了所有的陪伴!

也喪失了對了妻子的承諾,辜負了妻子的信任!

              

女人也是當媽之後才知道當媽的苦!

希望全天下的老公心疼你的妻子!

因為她真的很不容易!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丈夫工地摔瘸腿,妻子離婚出走,沒想到2天後收到丈夫的新婚請柬

張愛霞和李海結婚這六年來,過得很是拮據,

他們省吃儉用,精打細算地過著日子,

盤算著過些日子攢下些錢,到城裡置辦處房產,

哪怕買個小戶型的,總歸要比整日裡租住在別人家裡來得安心些。

女人一輩子,不就是圖個安定嗎?

在張愛霞心裡,自己沒個屬於自己的屋子,她就安定不下來。

這些年每到過年回家,面對七大姑八大姨七嘴八舌問她什麼時候生孩子?

張愛霞總是笑著說:快了,快了!

雖然嘴上應承著,可她心裡卻總是覺得要先把房子置辦下來才能要孩子,

她和李海不就吃了沒文化的虧嗎?

只能在建築工地上幹些體力活討生活。

張愛霞心裡暗暗計較,再怎麼辛苦總得在城裡買套房,

讓孩子在城裡上學,城裡的教育總歸是比農村要好得多,

絕對不能再讓孩子跟自己兩夫妻一樣沒文化,

這麼炎熱的夏天,在建築工地上累的要死要活掙不了幾個錢,

城裡人還看不起自己,美其名曰:農民工……

張愛霞的丈夫李海是個悶葫蘆,

在城裡的建築工地上幹綁腳手架的體力活。

夏天烈日烤著,冬天寒風吹著,當年那個白凈的小夥子也成了糙漢子。

這幾年,趕上市裡發展,城裡那些老舊的房子都得拆了,重新蓋成樓房小區。

現在租住的這個狹窄潮濕的老平房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拆遷了,

聽著張愛霞整日念叨著,抱怨著。

李海心裡也不好受,李海又何嘗不知道這些年委屈了她?

自己家世不好,早早地就沒了爹,老娘身體又多病多災,

整日裡吃藥,一年到頭得往省城裡的醫院跑好幾趟,

家裡的積蓄大多也砸在了上面。

年輕時的張愛霞可是十裡八鄉都聞名的美人,

媒婆都踏破了她們家的門檻,但張愛霞都沒同意,

硬是不顧家裡反對嫁給了一無所有的李海。

兩人結婚的時候連婚禮都沒錢辦,只簡單的擺了幾桌酒席,

當時張愛霞身上穿的大紅衣裳還是從照相館裡租來的。

李海知道,張愛霞雖然嘴上不說,其實心裡還是介意的,

尤其是這些年每每聽說誰家嫁閨女,娶媳婦兒的,她總是要去看幾眼。

回來除了給他帶幾塊喜糖,總是要跟李海講新媳婦長得多麼漂亮多麼水靈,

那婚紗是多好看,多精緻,

不跟自己那時候似的身上穿著租來的紅衣服就去結婚了。

李海每當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心裡總不是個滋味,可又有什麼辦法?

自己沒文化,沒本事,除了有一顆深愛張愛霞的心……

這天,張愛霞回家做好飯菜,左等右等卻不見李海回家,

張愛霞突然感覺左眼皮跳得厲害,她預感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正當她出門要去找李海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張海霞還以為是李海回來了,就趕緊去廚房裡盛飯,

這邊飯剛盛好拿在手上,來人就進了屋,

不曾想,不是李海,是跟李海一起在建築工地綁腳手架的老丁頭。

老丁頭滿臉大汗,話都說不利索了:

「你,你咋還在這兒呢,你家李海從工地腳手架上掉下來了,

現在擱醫院呢,你還不趕緊過去?」

張海霞一聽,頭猛的一片空白,手裡端著的碗一下子跌落在地。

她趕緊跟著老丁頭去了市裡的醫院,

到醫院一看,那病床上躺著的可不就是李海嗎?

李海是在工地上綁腳手架時掉下來的,

本來樓還沒蓋多高,摔下來頂多是個骨折,

但偏偏不巧,李海正好摔在了散落的鋼筋上,

鋼筋直接穿透了腿,傷了神經。

醫生說以後這腿走路都會有問題,

更別說乾重活了,治好了也是半個殘廢了……

出了這檔子事故,介紹李海去工地的包工頭擔不起責任,

早早拿著錢跑了,李海想申請個工傷也找不到人,

只能把家裡預備買房子的積蓄全拿出來,可還不夠手續費啊!

張愛霞沒有辦法了,只能回娘家,向母親借錢。

誰知她還沒動身,一直不同意兩人在一起的張愛霞母親卻鬧上門來了:

「霞子,我可都聽人家說了啊,這李海的腿以後可就算是廢了,

當初我就不同意你跟他在一起,誰讓你不聽勸?

你看看跟你一樣大的,人家現在都有車有房,孩子都那麼大了,

你看看你辛苦這些年,倒落了個什麼下場啊?

正好,趁這個機會,你跟他把婚離了,

現在他腿瘸了,廢人一個,手續費都不出,

他拿什麼養你?拿什麼給你幸福?你是傻啊!」

張愛霞「噗通」一聲跪倒在母親腳下:

「媽,我求求你了,借我10萬給海子動手術,我們一定還,一定還!」

張愛霞強勢的母親瞥了一眼腳下的女兒,狠心道:

「錢我和你爸商量了可以借你,但你簽個字,

拿到錢就跟李海這個嘴上功夫厲害,實際功夫一文不值的騙子離婚,

你不簽字,我們絕對不會借錢給你!」

張愛霞忍痛簽了字,她一直在醫院照顧工地摔瘸腿的丈夫李海,

直到出院那天,他們兩個淚流滿面地一起走進了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

可這剛離婚才2天,離婚後,

出走在外的張愛霞就從老丁頭手上收到了張紅彤彤的新婚請柬,

她定睛一看,新郎一欄赫然寫著李海的名字,新娘一欄空著。

張愛霞當時就紅了眼眶:

「好啊,你個李海。我跟你結婚這些年,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我們結婚都沒有辦婚宴,這剛離婚才2天,你就又找到下家了?還有臉請我?」

張愛霞一抹臉上的淚水,捏著請帖就往婚禮現場跑了過去,

進了酒店的大門,看到拄著拐杖,穿著筆直西裝的李海剛想破口大罵,

卻被李海叫人拿過一套白色婚紗給她套上:

「愛霞,這些年我知道委屈你了,如今我這腿瘸成這樣,

我也不奢望能跟你在一起,咱們風風雨雨走過這些年頭,我欠你太多太多,

嗚……我,我對你最大的虧欠,應該是一場隆重的婚禮,

當初咱們結婚時一無所有,雖然我現在還是一無所有,但我豁出去了!

愛霞,我親愛的妻子,我今生欠你的,不想來生償還,

我今天就給你補上,不為別的,

只為咱們夫妻好聚好散,只為圓你一個夢想,給你一個名分!」

沒等李海把話說完,張愛霞早就淚如雨下:

「大海,咱倆復婚吧,咱倆這就去復婚!

我媽那邊我去說,不管咋樣,咱倆好好過,你不就是腿不行嗎,

大不了以後我再去找份工,大不了我養你!

我一天是你的妻子,一輩子都是你李海的妻子!」

這對苦難的夫妻緊緊抱在一起,兩人相擁而泣,抱頭痛哭……

聞訊趕來的張愛霞母親看到這一幕也不禁紅了眼眶,

她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默默轉身離去,人各有命,

哎,她一個做母親的還要什麼法子?隨著他們去吧。

張愛霞和李海復婚後,

在張海霞的精心照顧下,李海的腿逐漸康復起來。

當初那個跑路的小包工頭聽說了此事,跑回來負荊請罪,

為李海爭取到了二十多萬賠償款,

建築工地的老闆聽了他倆的故事頗為感動,

給李海安排了個看大門的工作,可以一邊養傷,一邊賺點工資。

這對苦命的鴛鴦如今對生活終於有了新的盼頭,

因為張愛霞懷孕了,她決定把孩子生下來,

不管將來如何,也不管現在有沒有房子,

經歷了這麼多,她什麼都看透了,

只要一家人高高興興在一起,住哪,住什麼環境,

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身邊有一個深愛自己的男人,對於一個女人,還有什麼奢求呢?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