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6天票房第一,中國的“史詩級大片”終於準備好了


文|令狐伯光

陳凱歌、徐克、林超賢監製,徐克導演,吳京、易烊千璽、段奕宏、張涵予、朱亞文、李晨、韓東君、杜淳、耿樂等主演的戰爭片《長津湖之水門橋》(下稱《長津湖2》)馬上上映了。

2021年上映的《長津湖》票房突破57億,名列中國電影影史榜首,《長津湖2》沒有意外的話也是四五十億的片子,這樣兩部電影票房就達到了一百億。

實際上,這部電影就質量上確實有值得討論的地方,但現在國內任何一部爆款文化產品,它早就已經超越“產品”的意義,會在文化輿論甚至意識形成上形成討論。

《長津湖》的成功也就引發了大量的討論,一邊痛罵那些不喜歡《長津湖》的是不愛國,不容置疑;一邊則說《長津湖》除了“主旋律”一無是處,再對主旋律陰陽怪氣一番,特別是“乳化”事件的結合。

這兩種觀點都在當下網絡輿論很常見,從文化產業發展和現實思考來看不夠理性。我個人認為既要有對於《長津湖》質量不夠好的承認,但更沒有必要因為現實原因引起的文化現象,一無所知。

李小龍是巔峰,葉問已是昨日黃花? 《長津湖》到底踩了哪些人的痛點

任何文娛產品都是現實當中觀眾精神需求的一個反映,現實中的政治,軍事,科技,經濟等等導致的整個社會環境的變化,自然也會改變社會中觀眾的觀念。

這些年,《戰狼》系列,《流浪地球》系列和《長津湖》系列大爆。很多觀眾認為電影質量不咋滴,特別是很多人喜歡拿以前香港電影巔峰時期的功夫片,動作片和這類電影進行比較,認為這些國產電影不行。

很多人甚至認為吳京就是抱上“主旋律”密碼,真論動作設計和以前沒得比。

這個電影表現上一定程度是事實,但我們不妨放到電影表達的內核,以及背景上看一看。香港電影確實打得更好看,可打得更好看的背後嘛。古裝片不說了,時裝動作片就是警匪黑幫打架,最能一提的就是近代功夫片。

從70年代李小龍的《精武門》的踢碎“狗與華人不得入內”的牌子,再到80年代風靡華人世界的《霍元甲》,90年代李連杰的《精武英雄》和《精武陳真》,2000年後功夫片最後輝煌甄子丹的《葉問》系列。

港台功夫片在中國文化認同,中國文明認同的文化構建當中。目前主角設置年代沒有超過2000年,同時文化背景從清末反擊洋人,到“日本侵華戰爭”的反擊侵略者,再到葉問的反擊香港殖民者。

《葉問》系列堪稱這個功夫片文化內核的總結,第一部打日本侵略者,第二部打英國殖民者,唯有第三部是例外,最終決戰和張天志是同門相爭。

《葉問4》遠渡重洋替華人打“種族主義”的美國人,時間設置就是李小龍在美國的60年代末,文化內核別說走到21世紀,功夫片走到90年代的都沒有,主角靠的統統是一雙拳頭。

延伸閱讀  馬伊琍文章女兒長相引熱議,顏值挺高的,為啥都說像路人?

這個東西又從現實當中找到原因,50年代港台因為歷史原因和內地走向不同。兩個地區在政治,軍事和科技等上沒有什麼大建樹,唯有經濟上因為背靠大陸,加上勤奮的中國人所以在60,70年代騰飛。

最終反應到精神文化上,港台是繼承於民國上海洋派文化,武師文化,再到武俠文化等等,背景是從清末,民國抗戰,到港台富裕後移民海外的這樣一個過程。近現代大國崛起的政治博弈,工業碾壓,軍事對抗他們沒有,甚至想都不敢想。

說白了,霍元甲也好,陳真和葉問也罷,最終是靠一雙拳頭打破“東亞病夫”這個中國近代屈辱的一個民族身份構建的問題。港台繼承了這個文化價值觀,並且因為經濟先發展起來用流行文化表達了出來。

港台的武俠文化也是這樣一個過程,只是在文化表達上有些不同。

霍元甲,陳真和葉問vs伍千里,冷鋒和劉培強?你的真看懂了嗎?

這些文化人物背後的代表有些不同,霍元甲,陳真和葉問代表的都是一種人,那就是近代打破“東亞病夫”的港台武師,同時代香港電影如果不算本土時裝動作片,其實還有一個內核表達的代表,那就是走出去。

79年代末,港台成為“亞洲四小龍”經濟崛起伴隨移民潮,大量港台人走向海外,一如80年代日本一樣,這個時期出現一些走出去的港台熒幕英雄,首推兩個人物現象,一個是衛斯理,另一個就是成龍。

我們再來看看《戰狼》系列,《流浪地球》和《長津湖》系列。

這三個系列幾乎代表新中國近代、現在和未來三個時代的文化表達;《戰狼》系列和《行動系列》就是一回事情,它們和《流浪地球》一樣,雖然有現實基礎,但其實是中國電影市場自然而然誕生的。

《流浪地球》是劉慈欣2000年創作的科幻小說,最終在《三體》系列達到巔峰。

為什麼香港只有衛斯理這種神秘探險,最後什麼問題都推給外星人的科幻小說?卻始終出不了劉慈欣這樣的硬科幻宗師?

原因是劉慈欣身後是前三十年新中國政治,軍事,科技領域打下的大國崛起的基礎。在後二十年面對經濟,社會和精神翻天覆地的變化的表達。

劉慈欣的《流浪地球》原著只是個寓言式的短篇小說,電影故事表達靠的是生長在大國政治、軍事、科技和經濟崛起的80後導演和編劇,最終用新時代中國重工業突破包裹了一個中國式科幻的故事。

《戰狼》系列和《行動》系列呢? 《湄公河行動》和《戰狼1》是相似的,一個是中國警察首次海外抓捕毒販的天降正義,另一個是處在防守階段,它就是一個毒販報復闖入中國軍區復仇,結果被冷峰解決保家衛國的故事。

《戰狼2》和《紅海行動》是有現實撤僑事件的基礎,冷鋒拳打腳踢確實遠不如霍元甲、陳真和葉問來得精彩。但是冷鋒在非洲收了一個乾兒子,女主角是美國國籍的混血美女,和西方僱傭兵幾次干仗差點沒有打過。

延伸閱讀  6位“未來可期”的演員,從眾人誇到口碑崩盤,都是自己作的!

人家冷鋒背後有中國海軍,最後決戰之前冷鋒和工廠普通人被雇傭軍屠殺。管你什麼僱傭軍和恐怖分子,中國軍艦幾炮就將他們全送走了,最後才是冷鋒將窮途末路的僱傭軍頭子送走。

《紅海行動》前面大部分還是像《戰狼2》的撤僑的,《戰狼2》被很多人吐槽的是手舉國旗度過戰區(有現實基礎),《紅海行動》最後是解決恐怖份子回收核彈,這是乾了美國和詹姆斯邦德等各種西方特工的活兒。

他們背後是新時代中國政治地位,工業碾壓,軍事和科技全面崛起的底氣。

我們再想想霍元甲,陳真和葉問的拳頭確實打得好看。但和冷鋒與外國僱傭兵飚坦克,中國軍艦炮火支持,劉培強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相比。他們那雙拳頭不能說單薄無力,但確實不夠讓人望而生畏。

最後我們說回到《長津湖》系列,嚴格說來這個系列和《戰狼》《流浪地球》不同,它並不是市場自然而然誕生的中國商業大片,我們這邊官方對於文化表達趨於保守。特別是近現代很多歷史事件因為政治等現實考量。

比如新中國和周邊國家都打了一圈,但官方大開綠燈的題材只有“日本侵華戰爭”,對越,對印和對蘇聯都沒怎麼拍過,這幾年清末屈辱歷史都拍得少。官方主推的“主旋律”則基本圍繞清末,民國和建國前後新中國建立等等一系列歷史事件。

2017年官方站台的還是《建軍大業》,《戰狼2》和《流浪地球》並沒有站台。

《長津湖》的背景則是現實當中“中美關係”的變化,官方對於這個題材開了綠燈,更像是整個國家都在表達的一個態度,美國沒有那麼了不起,我們在“抗美援朝”時期就打贏過,志願軍和那場戰爭都是值得緬懷和歌頌的。

票房中國影史第一,口碑卻兩級分化? 《長津湖》真正的問題在這兒

因為這樣的現實大背景,再從《長津湖》的票房表現來看。不管網上的輿論爭議有多麼兇猛,結果證明沒有影響到大多數普通觀眾的投票。文娛產品終究是現實精神的反應,大多數中國觀眾的文化需求是什麼,可以說是一目了然的。

實際上,我相信除了極少數“價值觀”不同的觀眾對於《長津湖》的刻意批判,一如那些只允許誇獎電影,一旦指出缺點就被指責所謂“不愛國”一樣,這種二元對立的觀點都是極端化的一個表現。

絕大多數觀眾還是喜歡《長津湖》的,主要認為是它都是中國影史票房第一了,但無論是電影本身,還是內核表達的文化精神還不夠好,事實上《長津湖》的完成度確實有些欠缺。而這個原因既和現實無關,又和現實有關。

無關是電影的誕生是這幾年“中美關係”的變化,中國觀眾的精神需求投射到電影上面罷了。其實題材解禁過後“抗美援朝”背景的戰爭片開始廣泛出現,《長津湖》只是順應這個時代背景出現的其中一部電影罷了。

相關則是之前的現實環境催生的文化工作者,對於“抗美援朝”背景的集體主義精神和革命信仰,竟然無法還原。 《長津湖》三個大導演,徐克和林超賢是香港導演,港台地區和內地歷史發展本來就是兩條線,香港導演懂影視工業技術不懂革命精神,宏觀敘事也算情有可原。

延伸閱讀  小八卦,郭採潔,宋祖儿,黃磊,吳倩,徐夢潔

而另一個導演陳凱歌是第五代大導演的代表之一,第五代導演公認是“傷痕文學”的巔峰,與第六代導演的管虎表達相似。他們也不是不行,但是“抗美援朝”這個宏觀敘事,結果終究還是差了些。

《長津湖》還有三個導演,加上“疫情”導致的工期原因完成度有欠缺,《長津湖2》由於絕大部分都是徐克導演完成度就好了不少,但是整體質量還是不夠完整。我們不用和什麼外國戰爭片比較,哪怕和以前的“抗美援朝”的中國戰爭片比較,這個不足之處也是很明顯的。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因為《長津湖》系列最終成功了。它最重要的除了商業上面的成功,還是表達了一個中國國家崛起的態度,影視工業和商業大片進步的一個代表。

《長津湖》系列確實沒有那麼好,但它或許會是中國史詩級別商業大片的開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