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蓋茨基金會CEO:開發新冠肺炎治療方法需要跨部門合作



我第一次撰寫關於全球衛生的文章,是關於發生在我家鄉南非的艾滋病危機。當時是1991年,我作為記者在《約翰內斯堡星報》(Johannesburg Star)發表的一篇報導中,介紹了專家們對可能暴發艾滋病疫情的悲觀預測。之所以悲觀,主要是因為當時缺乏預防和治療艾滋病的醫療手段。

蓋茨基金會CEO:開發新冠肺炎治療方法需要跨部門合作 1

2020年2月7日,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首席執行官馬克·蘇斯曼參觀位於南非開普敦大學的H3D實驗室。圖源:Atria

來源:蓋茨基金會

2002年非典(SARS)、2012年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2014年埃博拉(Ebola)和2016年寨卡病毒(Zika)暴發時,世界同樣沒有可以應對的疫苗和藥物。今天,新冠肺炎(COVID-19)這一之前不為人知的冠狀病毒,已導致全球超過10萬人感染,而我們面臨的仍是同樣的挑戰。

任何威脅生命的疾病都令人焦灼不安,而沒有相應治療方法的疾病尤其讓人憂慮。正如我們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所看到的,很多國家已經付出巨大的人力、經濟和社會成本。蓋茨基金會正在竭盡所能幫助減輕疾病所造成的負擔,特別是減輕世界上最貧困人群所背負的重擔——因為他們往往也是受傳染病打擊最嚴重,且是疫情過後最難從中恢復的群體。

為此,我們今天攜手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和萬事達卡公司,共同出資1.25億美元(包括新增資金和已劃撥資金),加強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這筆資金將用於篩选和加速研發針對新冠肺炎的潛在治療方法,並為後續大規模生產和全球推廣做好準備。這一新的合作機制名為 “新冠肺炎治療加速器(COVID-19 Therapeutics Accelerator)”,專業製藥公司的積極參與將對其成敗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蓋茨基金會CEO:開發新冠肺炎治療方法需要跨部門合作 2

研究人員在實驗室工作。圖源:Atria

流行病往往給世界帶來巨大挑戰。要想保護人們、尤其是保護弱勢群體,我們就需要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加快藥物研發,並減緩病毒傳播速度。治療像新冠肺炎這樣的病毒感染,唯一的方法是使用抗病毒藥物。然而由於這個領域目前尚屬空白,我們只能針對出現的不同症狀治標不治本,而不能像抗生素治療細菌感染那樣較徹底地對付多種情形。

新冠肺炎病毒及類似病毒的傳播速度很快,然而相關疫苗和藥物的開發進展卻相對緩慢。應對這樣的挑戰,私營企業和慈善組織可以攜手合作,幫助降低生物科技及製藥公司的財務風險和技術障礙,從而研發針對新冠肺炎的抗病毒藥物。我們十分看好這種新方式可能帶來的進展,因為基於我們過去在抗擊其它流行病過程中所積累的經驗,這類合作與協調往往能夠取得成效。預防傳染病最好方法是接種疫苗。在這個領域,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該聯盟於2017年由德國、日本、挪威、惠康基金會以及蓋茨基金會共同出資近6.5億美元創立,英國、加拿大、埃塞俄比亞、澳大利亞、比利時和歐盟委員會等隨後也相繼加入。聯盟的使命是大幅縮短為新發傳染病開發疫苗所需的時間,並確保能以公平可及、可負擔的價格推廣疫苗。最近,一些公司能夠快速啟動針對新冠肺炎的疫苗研發,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CEPI的大力支持和資助。

蓋茨基金會CEO:開發新冠肺炎治療方法需要跨部門合作 3

研發工作如何應對新型冠狀病毒。圖源:蓋茨基金會官網

今天,我們發起“新冠肺炎治療加速器”的最終目標在於加速全球研發針對新發傳染病的應對方案,就像當年創立CEPI一樣。而這需要政府、私營企業和慈善組織一起緊急採取行動,為快速研發、大規模生產和藥物交付的創新活動提供資金和支持。

正如比爾·蓋茨先生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的署名文章中指出的那樣,各國還應加強初級衛生保健系統,以監測疾病趨勢、發出早期預警。世界還需要在疾病監測方面進行投資,包括建立一個相關機構可以即時訪問的病例數據庫。

蓋茨基金會CEO:開發新冠肺炎治療方法需要跨部門合作 4

馬克·蘇斯曼1991年在《約翰內斯堡星報》發表的艾滋病報導。圖源:蓋茨基金會官網

在《約翰內斯堡星報》做記者是我第一份媒體行業的工作,我為當時的那篇關於艾滋病的報導感到自豪,並至今保留著那份報紙。我清楚地記得當年文章的題目是《必須應對艾滋病幽靈》。然而由於種種原因,在很長一段時期內(全球)並未對此採取任何行動。如果我們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時犯下同樣的錯誤,那將是不可原諒的。我很幸運能夠帶領蓋茨基金會,並運用其財力、技術經驗、專業知識,以及號召力,為抗擊疫情不懈努力。我們也迫切呼籲全球各界並肩攜手,為早日控制疫情的傳播採取緊急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