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國際油價暴跌 將成純電車“噩夢”?



國際油價的下跌,對於處在危機中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將“雪上加霜”。隨著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與俄羅斯之間的原油減產協議未能達成一致,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產油國之一,沙特阿拉伯宣布將打響原油的“價格戰”,以威脅更多產油國“就範”。

國際油價暴跌 將成純電車“噩夢”? 1

受此影響,國際原油價格出現大幅度的波動。據9日交易數據,作為全球原有市場價格“標杆”的布倫特原油價格下跌一度超過30%,日內最低價至每桶31.02美元;而在紐約商品交易所4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收於每桶31.13美元,創1991年以來的最大跌幅;由此計算,1L農夫山泉礦泉水的價格更是國際原油價格的六倍。

根據國際投行高盛此前發布的一則調研數據,汽車產業被列為對於原油價格最敏感的三個產業之一;其中,作為近年來飽受關注的新能源汽車產業,由於新能源汽車的生產及運行成本仍處於具有下跌空間的窗口期,因此投資者認為,原油價格的下降,對於這一類汽車的影響將更大;截至當地時間9日收盤,特斯拉深跌近14%,跌至每股600美元,逼近疫情暴發後的1月末出現的年度低值。

此外,在美股上市的蔚來汽車一度跌幅近16%,並跌破每股3美元,最終以超7%的跌幅收盤。美股對沖基金分析師張愷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多家新能源汽車企業的股價大幅下跌,一方面是體現在油價下滑的背景下,對於燃油車成本下降導致蠶食新能源汽車需求的擔憂;但同時也體現了在造車成本仍然較高的背景下,投資者對於未來新能源汽車產業走向的擔憂。

上海工程技術大學汽車與機械工程學院教師劉淼表示,從運行成本來看,新能源車仍具備一定的優勢,但有許多應當考慮的其他因素。

“以目前92號汽油價格6.32元,平均百公里油耗8L來計算,合計每公里的運行成本約為0.5元;而假設’地板價’被觸發,即92號汽車價格跌至5元左右,那麼每公里的運行成本將下降至0.4元;純電汽車方面,以目前普遍適用的三元鋰電池百公里電耗14KWh來計算,使用家用電平峰時段的慢充充電,則每百公里的運行成本在0.15~0.2元左右,雖然運行成本仍然較低,但兩者間的差距進一步縮小。”劉淼認為,此外還需要考慮到“快充”的充電成本、充電時間等問題,因此油價若繼續下跌導致成本下降,確實會使一些有中長途運行需求的消費者,轉向燃油汽車。

劉淼還表示,從車企的角度來看,大多數企業生產純電動汽車,仍處於虧損與收支平衡的階段,甚至有一些企業生產純電動汽車,是為了滿足“雙積分”要求,或獲取補貼等政策性要求的推動,因此在目前補貼退坡等“市場化”基調明顯的背景下,作為“競品”的燃油車價格下降,將會對一些對於成本較為敏感的中低端新能源汽車造成不小的影響。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油價下跌本身,對於新能源汽車市場影響有限。

根據2016年國家發改委發布的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國內成品油價格調控設“天花板價”和“地板價”。其中調控上限(天花板價)為每桶130美元,調控下限(地板價)為每桶40美元,若國際市場油價低於40美元時,汽、柴油最高零售價格不降低;而根據金聯創的測算,截至3月10日,參考原油品種均價為45.79美元/桶,變化率為-14.79%。

張愷認為,雖然未來新能源汽車的產業整體走向仍然是一個未知數,且油價將對於運輸成本、生產成本等工業生產整體造成一定影響,但這種影響同樣將威脅到燃油車等其他汽車類型,而目前中國的油品零售價格已經接近於地板價,因此對於燃油車所帶來的成本下降影響將比較有限。

中關村新型電池創新聯盟秘書長於清教也表示,原油價格的下降對於新能源汽車的影響將不會很大;從目前的市場情況來看,燃油車與純電汽車,已經初步呈現出不同的使用場景及環境,未來新能源汽車更應當注重,如何通過下降佔據成本較大部分的“三電”零部件的成本及效率提升,進而降低生產成本,提升產品性價比為關鍵。

除此以外,在國際油價下跌導致油品收入下降的背景下,業內認為,石油巨頭將在傳統業務的基礎上,加速佈局汽車後市場,與傳統汽車行業形成競爭。

例如,中國石化2016年年底與保定五洲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合資建立中石化旗下首個銷售4S店易捷五洲哈弗4S店,由此宣布進軍整車銷售、售後服務及綜合汽車後市場產業;此外,上汽集團旗下汽車服務品牌車享家與中石油簽訂總對總協議,推進“車享家·咔咔”的網點建設,不過此後並沒有傳出過多的信息。

智研諮詢的一份報告顯示,目前相比於傳統汽油業務,受到國際油價下降及消費動力下降的影響,多家石油巨頭的營業利潤均有所下降,其中中石化的非油品收入卻出現逆勢上升的態勢,而依賴於加油站網點自身的入口優勢,也將促進更多石油巨頭入局非油品業態。

此外,國外有一些石油巨頭則著手佈局充電站、加氫站等新能源汽車相關產業。近期,作為韓國現代汽車的關聯企業之一,韓國第三大石油集團Hyundai Oilbank在韓國蔚山市推出全球首個加油、加氣、充電及加氫四位一體的“綜合能源提供站”商業模式,該公司負責人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由於加油站其本身俱有一定的入口優勢,且已經擁有一定面積的地塊,因此佈局其他形式的能源服務具有成本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