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和偉“夜光麻將”事件的第7年,我的結髮妻子不能棄


“還好,我有作品。”

這是於和偉憑藉表情包爆火全網後,說的一句話。

演了26年戲的於和偉,塑造出了諸多經典角色,沒曾想在自媒體這個時代以網紅的身份紅遍網絡。

提起這個名字,大部分人在第一時間想到的要么是“接著奏樂接著舞”、要么就是一段吐口水的畫面。

幾乎與於和偉的影視作品沒什麼關係,儘管短視頻給他帶來的影響力非常大,但他還是非常清楚身為一個演員最重要的是什麼。

近期有於和偉、張魯一和李小冉等人主演的《三體》即將上映,單單是預告片的播放量就達到了2500萬。

該劇也是今年最令人期待的一部。

可以看出,憑藉《覺醒年代》躋身“叔圈頂流”後,於和偉的實力被圈內不少導演看中,越來越多優秀的劇本向他拋來橄欖枝。

優秀的人往往具有不隨波逐流的勇氣。

在那個娛樂圈中,日賺百萬都賣慘的風氣中,於和偉卻對自己“悲慘”的過去風淡雲輕。

一句“看我塑造的角色就好了”堪稱人間清醒。

於和偉一個窮苦家庭出生的孩子,是如何實現逆襲的呢?

1.

1971年,於和偉出生在遼寧省撫順市東洲區,他是家中的第九個孩子,在那個年代,父母為了能報到一個兒子幾乎是拼上了性命。

於和偉出生的時候,母親已經45歲,連奶水都沒有,恰好家中的大姐在這個時候也生孩子,於是大姐就連他一起帶,於和偉與外甥女一樣,都是吃大姐的奶水長大。

天有不測風雲。

3年後父親的去世讓這個家庭變得更加困難。

為了維持生計,母親每日早出晚歸去街上賣紅薯,一個人養活一大群孩子,這其中的勞累和心酸可想而知。

轉眼間,於和偉終於到了十幾歲的年紀,初嚐到世間冷暖的他,難以接受現實的貧窮,於是便沉迷於金庸小說中。

試圖在一個虛構的武俠世界中,尋找到心裡的慰藉。

於是少年時代的於和偉志向是當一位警察,為了強身健體,便在家裡練起了“迷踪拳”,還常常把家裡的東西碰壞。

這也就避免不了母親的一頓揍。

然而只追求精神世界,忽視一些外在因素,終究會被現實打醒。

1985年,14歲的於和偉中考失利,畢竟平日里他將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看武俠小說上,根本無心學習。

不過,這一次的落榜卻激起了於和偉這顆向上的心。

於是他想要復讀,然而於和偉的這決定無疑是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在當時補習費需要5塊錢,這筆錢可是難倒了一大家子人。

最後還是一位叫吳紅斌的老師站了出來,決定幫幫助於和偉這個窮小子。

或許在當時,這位老師深知,讀書是於和偉唯一的出路。

自己的一個善舉可能就改變他的一生。

吳紅斌老師的一句:“於和偉的學費直接從我工資裡扣就行”。

讓於和偉記了幾十年。

這也讓3歲就經歷喪父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父愛。

可惜的是,由於基本功差得太多,於和偉還是沒有順利考上高中。

備受打擊的於和偉,最終選擇聽從老師的建議,到撫順市幼兒師範學校讀書。

本來按照人生規劃,於和偉在畢業後順利當一個音樂老師,踏踏實實地熬出一個編制,就是最優之選。

儘管宇宙的盡頭是編制,但於和偉卻不甘於安穩。

畢業後的他,決定向演藝行業進軍,這個選擇無異於“作死”。

好在家人對於和偉的追夢行為,給予了極大的鼓勵和肯定。

告訴他,家裡有哥哥姐姐在,你想去做什麼就去做什麼。

或許這一點,也是於和偉在家中排老九的優勢。

不過,如此教育放在今天也是非常值得借鑒的。

延伸閱讀  《天道》中成功跨越階層的典範:肖亞文,一次改變命運的“豪賭”

畢竟,近期在冬奧會上大火的谷愛凌在採訪中就表示,奶奶永遠都覺得自己是最棒的,即便自己考了第二名。

家人的支持,想必才是一個人真正敢活出自我的底氣。

2.

迎來畢業之際的於和偉果斷的選擇報考了撫順話劇團。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於和偉成功從幾十位報名者中勝出。

只要堅持命運終會向你投來善意。

於和偉進入話劇團後,由於自己連普通話都說得磕磕絆絆,幾乎除了自身的一腔熱血,其他什麼都沒有。

這也讓他進入話劇團後只能打雜,話劇團的眾多排練和演出,自己也只有羨慕的份。

就在於和偉事業備受打擊之時,一個人的出現將他從深淵中拉了出來。

1992年,於和偉在撫順市歌舞團看演出的時候,有著“台柱子”之稱的宋林靜,展現出的一段美輪美奐的舞蹈,將他的心擊中。

為了能博得美人一笑,於和偉想盡了靠近寧靜的辦法。

了解到宋林靜下班後會在公交站等車後,於和偉便一到下班點就開溜,提前在車站等著宋林靜的到來。

不得不說,於和偉在追女孩這方面還是非常有一套的。

時間一長,於和偉便以“車友”這個身份,與宋林靜熟絡了起來。

於和偉幽默風趣的語言,常常逗得宋林靜開懷大笑。

與宋林靜相處得越久,於和偉便愈發覺得這個女孩就是自己命中註定的愛人。

在於和偉的努力下,這段感情變成了雙向奔赴。

宋林靜在了解到於和偉的家境後絲毫沒有嫌棄他的意思,反而悄悄地給了他很多幫助。

從1992年12月份之後,宋林靜就會隔三差五的到於和偉母親的攤上買紅薯,而且經常一買就是三四個。

最令人意外的一次是在1月份的某一天,天氣不僅寒冷還飄起了雪花,於和偉母親為了維持生計哪裡會顧忌這些。

推著賣紅薯的小車堅守在寒冷的街邊,眼看天越來越黑了,宋林靜為了能讓於和偉母親早點回家,便將剩下了7個烤紅薯全買了。

這一舉動,讓於媽心裡除了感動外,對這個女孩的身份也產生了懷疑。

於是,在於和偉週末回家的時候,於媽便將這件事有意無意地對他講了出來。

於媽說:“有一個高高瘦瘦,長得十分清秀好看的女孩子,常常來我這兒買紅薯,本來我還沒放在心上,結果一看賬本,才一個月的時間這個孩子就買了61個烤紅薯。”

於和偉聽後隨意地附和了一句:“哪個姑娘這麼能吃啊。”

話剛說出,於和偉便覺察出了一絲不對勁,連忙向母親詢問女孩的衣著和長相。

於和偉聽後更加確定了這個人就是宋林靜。

於是在第二天,於和偉直接找到宋林靜問到:“聽我媽說,有一個特別好的姑娘很愛吃烤白薯,一個月都買了61個。”

宋林靜聽後直接慌了,連忙解釋道:“我只是單純想幫幫忙,並沒有什麼看不起你們的意思。”

於和偉聽後,又感動又想笑,看著面前這個漂亮又善良的女孩,鼓起勇氣進行了告白;“我家雖然窮,但是我有上進心,願意為你奮鬥,你能接受我嗎?”

宋林靜的內心即開心又激動,其實這樣的場面在她腦海裡已經幻想了很多次。

就這樣,18歲的宋林靜與20歲的於和偉相戀了。

撫順的冬天寒冷得像是一個冰窖,然而兩人的愛情之火卻越來越旺盛。

年少的感情熱烈又莽撞,然而在那個年代,愛情如何脫離家庭的束縛呢?

於和偉和宋林靜談戀愛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女方父母耳中。

宋林靜的家境很不錯,父母都是老師,從小生活在一個充滿愛的環境中,從不會為錢而發愁。

了解到於和偉家境後,宋林靜父母是一百個不同意,從小嬌生慣養的姑娘,怎麼能吃得了苦?

然而宋林靜心裡,愛可以戰勝一切。

而且她堅信於和偉是能夠打拼出一番成績的。

在宋林靜父母的施壓下,於和偉雖然很無奈,但是他從未想過放棄。

為了證明自己,讓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於和偉做出了一個改變命運的決定。

3.

延伸閱讀  王小騫:自爆顯赫身世,姑姑是駐外大使特意給自己名字加上“騫”

1992年,上海戲劇學院開始招生,於和偉意識到自己的機會來了。

從沒走出過家鄉的他,決定去大城市闖蕩一番。

誰曾想,家人一改往日支持他的態度,非常不贊同於和偉的決定。

在當時於和偉的母親已經66歲,然而於和偉下定決心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21歲的他,毅然決然地去參加了考試。

你只管努力剩下的交給命運。

於和偉雖然在一眾考生中年紀有些偏大,但是他的表演才能被老師看中。

如願以償地考上大學後,學費成為了最大難題。

關關難過關關過。

這個時候,於和偉的姐姐挺身而出,直接把兒子的鋼琴賣了,告訴於和偉說:“這四千塊錢,就是留給你的大學學費。”

於和偉滿懷感恩地踏上了去往上海的列車。

與宋林靜的“異地戀”就此展開。

經過在上戲老師的教導下,於和偉的演技突飛猛進。

同時,在於和偉的一番鼓勵下,女友宋林靜成功考入了上戲,兩人成為了校友。

1996年,畢業後於和偉被分配到了南京話劇團,當時一個月的工資大概在150元左右。

在外界看來,於和偉經過一番“折騰”後,終於在南京安家落戶。

只是宋林靜知道,於和偉是非常遺憾和不甘的。

4.

努力了這麼多年,滿腹才華仍舊得不到施展,於和偉覺得如今的結局,不僅辜負了自己更辜負了家人。

心中苦悶不易的他,迷戀上了酒精。

喝的爛醉的於和偉,在女友攙扶下回家,到長江大橋的時候,一把將宋林靜的手甩開,開始哭喊著想一死了之。

宋林靜看著於和偉釋放完情緒後,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隨後和他說道:“你媽媽、姐姐養你都非常不容易,如果你就這樣走了,我們該怎麼辦?”

能夠在低谷期拉你一把,陪你走出來的人無疑是上天賜給你的寶貝。

自此,於和偉不再那麼的心高氣傲,不論找上門來的角色多小,他都認真對待。

很快他的機會來了,在電視劇《曹操》中扮演“荀彧”。

雖然還是一個龍套角色,200塊一天需要拍兩天,但是於和偉直接就答應了。

結束後,於和偉拿著手裡的400塊錢,向宋林靜求了婚。

何其有幸,遇到如此知心愛人。

2002年,跑了幾年龍套的於和偉,終於接到了一個“大”角色,那就是如今火遍網絡的“白佔安”。

儘管這個人設不怎麼討喜,但於和偉用演技讓觀眾記住了這個“瘋子”。

2003年,於和偉憑藉《歷史的天空》一戰成名,被冠上了“反派專業戶”的頭銜。

32歲的於和偉,終於在事業上迎來了曙光。

此後在長達6年的時間裡,於和偉都在出演一些反叛角色。

在這期間,由於檔期非常緊,於和偉在姐姐患癌離世、母親去世時都沒有能回去送他們最後以程。

這也是於和偉最遺憾的事情。

或許人生就是這樣,一沒靠山二沒背景,普普通通的人生里,有太多自己不能把控的事情。

為事業投入全部的於和偉,終於在2010年的時候,憑藉《新三國》中的劉備成功出圈。

這一年,於和偉39歲。

5.

自此,於和偉的戲路被打開,然而在娛樂圈中,剛嶄露頭角的他,卻陷入了一場“醜聞”風波。

被稱為“國內第一狗仔”的人,曝出於和偉與憑藉《美人心計》大火的王麗坤關係匪淺。

同時還曬出了照片為證。

延伸閱讀  包貝爾喬杉大潘不做“爆笑款”,給了網路觀影一個新品相的東北故事

對此,王麗坤經紀人第一時間就站了出來,表示兩人的這不過是兩年前拍《連環套》時,殺青時的照片,當時周圍還有很多工作人員。

偷拍的人對此進行了修剪。

其實,從照片上來看兩人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這樣讓外界的輿論漸漸散去。

不過這件事並沒有到此結束,更為勁爆的故事被爆了出來。

2015年,44歲的於和偉與30歲的王麗坤被爆出了“夜光麻將門”的事情。

一時間,兩人的形象瞬間崩塌。

好在,經過深扒後,發現王麗坤與於和偉去的住所,是他的姐姐、姐夫家。

而且在被拍到的畫面裡,王麗坤與於和偉一張同框的照片都沒有。

對於這些細節,爆料者一概不提,其居心可見。

之後,王麗坤還髮長文表示自己之所以去姐姐家裡,是去吃宵夜、打麻將,因此這件事也被戲稱為“夜光麻將門”。

為了證明兩人清白,於和偉的姐姐還接受了採訪,表示他們關係非常好,經常會痛下打麻將。

值得關注的一點是,於和偉與王麗坤的這段故事,從頭到尾都沒有傳出過一些親密照。

謠言不攻自破。

關於於和偉與宋林靜的感情,就連被錯當成於和偉老婆的楊童舒,都站了出來親自發聲。

直言:“老於和他老婆好著呢,但我不是他老婆!”

身為一個演員,於和偉非常清楚什麼是拿作品說話。

2017年,於和偉出演了《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中的曹操,憑藉實力派演技在第二年,就榮獲“白玉蘭最佳男配角獎。”

2019年,張藝謀向他拋出了橄欖枝,邀請他出演電影《堅如磐石》,用演技征服導演的於和偉,又獲得了張藝謀《懸崖之上》男主角的角色。

從跑龍套到男主角,於和偉花了25年。

2021年,屬於於和偉的高光時刻到來。

這一年他憑藉在《覺醒年代》中的“陳獨秀”,斬獲“白玉蘭視帝”。

同年,於和偉被提名金雞影帝,雖然最終惜敗給張譯,但於和偉的實力可見一斑。

如今在娛樂圈佔有一席之地的於和偉,再也不是那個到處求資源的小透明了。

爆火後的他,被傳出拒演電視劇《人世間》,這是怎麼回事呢?

其實,在這部劇敲定好劇本後,導演覺得周秉義這個角色由於和偉來演最合適,然而於和偉的檔期實在太緊,有幾十部戲在等著於和偉演。

無奈之下,就拒絕了這部劇的邀約。

不知道《人世間》這麼火後,於和偉會不會有一絲後悔呢?

從一個窮小子到娛樂圈的中流砥柱,於和偉用他的經歷告訴了我:只有不畏困難敢於追夢的人,才能看到最美的日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