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慘淡的2019年已經過去,雖然三大運營商尚未公佈其年度財報,但是工業和信息化部公佈的《2019年通信業統計公報》顯示,去年全年三大運營商主營業務收入僅同比增長0.8%,增量僅有90億元。相對於萬億規模的營收,90億元的增量真是微不足道。作為主要收入動能的流量業務,其增量更是無法抵禦語音的縮減量,失去了力挽狂瀾的作用。因此,徹底改變曾經的流量玩法,已經成為運營商越來越迫切的需求,即便在5G已經到了的情況下。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1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2

一、流量不限量,讓運營商進入了負增長噩夢

混改後的中國聯通與騰訊合作於2017年推出騰訊王卡。自此三大運營商為了贏得競爭優勢而競相推出各種名頭的不限量套餐產品(百度聖卡、阿里寶卡等等)。伴隨著監管層強力推行提速降費和用戶的第二卡槽熱情,三大運營商開始了不限量套餐的競相降價擴容銷售。通信市場上的熱情被點燃,移動電話用戶在超過人口總量之後又於2018年出現了新一波高速增長,並且增長態勢延續到2019年。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3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4

可以說,2018年用戶DOU的飆升既與提速降費有關,也與不限量套餐的大量低價推廣有關。然而由於不限量套餐導致的流量的超低價甚至低於成本價銷售直接讓流量業務的增量不增收。囿於相互的信任程度,通信行業內靠三大運營商自己已經難以停止流量的負效競爭。根據2019全年情況計算推出的流量平均單價更是僅有4.99元/GB,當年12月份更是降低到了4.36元/GB,這相較2018年流量平均單價的8元/GB,現在的這種降幅可以說成自由落體式暴跌了。

最近的新聞媒體報導顯示,中國移動2019年流量資費下降47%,到年底時已降至0.006元/MB,目前手機上網綜合單價僅為2012年的五十分之一。中國移動進一步表示,在流量單價降費方面,從2016年到2019年,其流量資費分別下降了36%、43%、62%和47%。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情況應該也大體相當。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5

流量單價的持續快速下滑不但沒有促進薄利多銷的加速到來,反而讓流量業務逐漸失去了進一步運營商空間。 2019年,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同比增長71.6%,全年移動互聯網月戶均流量(DOU)達7.82GB/戶/月,是上年的1.69倍,12月當月DOU高達8.59GB/戶/月。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流量業務雖然總量最大、佔比最高,但是由於增速有限,導致的增量自然非常有限。主營業務中的主要動能增長失速,讓運營商進入了負增長噩夢。

二、監管層及時強力出手,推動運營商營收觸底反彈

面對已經進入負增長的噩夢,很多人將此歸咎為監管層強力推行的提速降費。雖然提速降費確實推動了流量單價的下調,但是與其說是提速降費導致的營收負增長趨勢,還不如說是運營商內部無序競爭下對流量經營把控失敗的結果。面對監管層2018年年度流量單價降低30%的要求,運營商對流量經營把控失敗以至於讓流量單價在半年內直接降低了46.2%,2018全年更是直接降低了62.8%。 2019年監管層的降費要求和運營商的實際降費幅度與2018年的情況類似,都是超額完成。運營商雖然是非常講政治的,但是現在的情況有點過猶不及,畢竟自己已經把行業逼到了懸崖邊上。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6

監管層出手強力推動三大運營商下架不限量套餐,並要求停止負效營銷。實際上運營商的經營走勢在接近負增長之後,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逐步反彈並取得了全年增長的成就。如果沒有監管層的強力介入,2019年三大運營商的營收必然是負增長。原因也非常簡單,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從工業和信息化部公開一季度和二季度的通信行業公佈營收走勢進行推算。有了監管層的強力介入,運營商的營收不得實現了逆轉,而且還有90億元的增量。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7

對關注資本市場的讀者來說,還有一個利好消息,那就是運營商的淨利潤將大概率同比增長。公開報導的新聞顯示,中國聯通初步測算2019年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為49.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約22%,但是其同步預期2019年移動主營業務收入預計比2018年有所下降。一增一降的背後其實是監管層強力推動運營商大規模削減營銷費用的結果。雖然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尚未公佈盈利預期,但是大概率將是增長的。

攥緊你的不限量流量卡,否則巨惠將徹底失去 8

三、下大力量遷轉,降低存量不限量流量卡規模

雖然運營商一直在下大力培育新興業務,但是畢竟其業務規模還僅僅是個添稱的角色。雖然三大運營商已經於去年11月初同步開始了5G業務發售,但是4G仍然是運營商當前和未來一段時間主要收入來源。在流量已經被玩得塌陷的基礎上,運營商開始了大規模補救操作。

可能有讀者與我們一樣收到了運營商鼓動把流量不限量套餐遷轉為其他的限量套餐的電話或者短信通知。最近這樣的鼓勵遷轉套餐的通知呈現了越來越頻繁的態勢。在流量單價持續降低而且有監管層推動提速降費的大環境下,運營商不好逆勢提高流量單價。因此,對運營商來說,提升流量經營價值的做法就只有最大程度降低流量不限量套餐的存量規模。畢竟相對不限量套餐,普通套餐的溢出費用是運營商的重要收入來源。

三大運營商推出的5G套餐價格和容量基本相當。我們認為隨著5G的建設加速,5G用戶的大規模發展也將被提上日程,屆時鼓勵大家由4G套餐升級為5G套餐的推銷將會更多。或者說,運營商將會藉助5G網絡覆蓋的持續完善和5G終端的持續降價,加速推動5G套餐對4G套餐,特別是對4G不限量套餐的遷轉或者替換。

對運營商來說,流量不限量套餐價值太低,因此有必要縮減其規模。對於廣大用戶來說,要不要更換自己的流量不限量套餐,當然也要看自己的需求。對於手握容量大而價格低的用戶來說,我們奉勸大家一定要三思之後再棄卡或者遷轉成其他普通套餐。當然願意緊跟潮流的用戶,可以試水5G套餐,即便是4G手機也可以辦理和使用。實際上全國的5G套餐用戶已經超過2000萬戶,未來的增長速度還會進一步加快。

最早發端於國外市場並在國內市場橫衝直撞之後,流量不限量套餐已經到了被逼迫退出歷史的節奏中,就像2018年三大運營商瘋狂向廣大用戶推銷以擴大其規模時一樣。雖然對運營商來說流量不限量套餐已經成為歷史,但是流量不限量套餐的影響遠未結束。雖然廣大用戶來說還可以繼續享受流量不限量的巨惠,但是能不能拿得住,還要看自己能不能禁得起運營商的各種瘋狂轟炸推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