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vivo應用商店遊戲誘導充值? 8歲孩子兩小時花六千



“我家孩子不滿10歲,為何沒經過實名認證就進入了遊戲頁面,並完成多筆大額充值。這是不正常的充值方式,我要求vivo方面退還費用。”2月10日,徐先生在使用微信時,發現有多筆非本人消費支出,總額為3370元,均流向了一家名為廣東天宸的網絡科技公司。

後經詢問,原來是徐先生的小孩偷拿了自己的手機,並在vivo應用商店下載了一款名為“迷你世界”的手游。 “孩子無意間竊取了手機支付密碼,在沒有實名認證的情況下登錄遊戲並完成了充值,而期間我沒有收到任何(消費)信息提示。”

近日,多位家長向中新經緯記者反映,其家中小孩在vivo應用商店下載遊戲後,“被誘導進行多筆充值”,總計金額從幾百元到上萬元不等。有家長提出質疑稱,為何未成年人不經過實名認證,甚至不知道手機支付密碼的情況下依舊可以完成充值?

兩小時花掉6066元,40秒花掉1296元

家長曹先生向中新經緯記者表示,去年(2019年)12月25日晚,他8歲的兒子偷拿爺爺的手機,在vivo應用商店下載了一款名為“狙擊行動3D:代號獵鷹”的遊戲,並以“遊客模式”進入了遊戲,此後多次為該遊戲充值。

“因為他爺爺的手機開機密碼和支付密碼一樣,他試著輸入密碼就成功了,不到兩個小時就花掉了6066元,最快時40秒內就充值了1296元。”曹先生說,“第二天我們收到了銀行短信提醒,才發現錢沒了。我看了下賬單,交易均是在凌晨兩點前後完成的,錢都打進了廣東天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vivo應用商店遊戲誘導充值? 8歲孩子兩小時花六千 1 部分充值記錄截圖

另有家長反映,其7歲孩子在vivo應用商店下載了一款名為“熹妃Q傳”的手游,並在2月26日至3月2日期間,以10元至2000元不等數額多次為該遊戲充值,共計7000餘元。

“我查了這是一款網絡遊戲,我很納悶7歲小孩如何通過實名系統驗證的,而且小孩不知道手機的支付密碼,錢是如何劃走的?我後來向vivo客服投訴,但遲遲沒有得到答复,對方一味地推卸責任。” 該家長說。

阿松(化名)的兒子前後向廣東天宸充了5000多元。他向中新經緯記者介紹:“遊戲充錢是先把錢充成vivo的V鑽,遊戲中如果有消耗就是消耗V鑽。”阿松還表示,“當時下載的遊戲不需要實名認證也可以玩,也可以充錢。但當我們向客服申請退款時,vivo客服稱,已經實名制認證了,不能退還了。”

vivo應用商店遊戲誘導充值? 8歲孩子兩小時花六千 2 來源:天眼查

天眼查信息顯示,廣東天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於2014年2月24日在東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成立。公司經營範圍包括計算機軟硬件技術開發與銷售;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軟件產品的技術開發與銷售等。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樂恒為vivo集團高級副總裁兼首席行政官。

家長質疑遊戲充值有漏洞,vivo客服回應

中新經緯記者梳理投訴發現,家長對vivo應用商店遊戲充值規則和流程提了諸多質疑。

vivo應用商店遊戲誘導充值? 8歲孩子兩小時花六千 3 某投訴平台一條關於“vivo應用商店遊戲誘導未成年人充值”的投訴

比如:為什麼有些遊戲不需要註冊就能玩,並且還能充值?我的孩子是未成年,是如何完成實名認證的?小孩不知道手機支付密碼,為什麼還能成功充值?為什麼充值後,無論微信支付還是銀行短信,均沒有及時提醒,導致沒有及時止損?為什麼在短時間內完成如此多筆交易?遊戲存在頻繁誘導充值嗎?

針對上述家長部分質疑,vivo客服對中新經緯記者回應稱,如果沒有輸入支付密碼,是不可能充值成功的。比如微信支付就必須玩家手動輸入密碼才能支付。

對於有家長反映,不需要登錄就能直接進入遊戲,該客服則解釋,單機遊戲是不需要賬號的,直接下載就可以玩,也可以進行充值。

不過,有家長對此質疑道,“我的孩子下載的是網絡遊戲,並非單機遊戲,沒有註冊、沒有實名認證,依然可以進入頁面並且充值。”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家長曬曬(化名)向中新經緯記者解釋了其中可能的原因。

曬曬的兒子和女兒1月12日至1月15日期間,通過爺爺兩部vivo手機應用商店遊戲共計充值了3000元左右。目前,曬曬通過向vivo客服申述追回了90%左右錢款。

為什麼未成年​​人也可進入遊戲頁面,據曬曬引用vivo客服的解釋,這是因為“手機激活,綁定了大人的身份證,這種情況下登錄遊戲、充值都沒有限制。”在這種情況,未成年人登錄遊戲實際上使用的是vivo應用商店賬號。

至於有家長稱沒有及時收到交易提醒,客服沒有正面回應,只是表示“微信的對話列表中會有轉賬提醒,支付寶賬單中​​也會有記錄。”

有家長耗時十多天追回錢款,但全額要求遭拒

中新經緯記者註意到,早在2010年,文化部就要求“網絡遊戲實名制”。 2019年,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再發文,強調“實行網絡遊戲用戶賬號實名註冊制度”。

對未成年網絡遊戲充值金額,國家也有具體規定和限制:網游企業不得為8周歲以下用戶提供遊戲付費服務;8周歲到16周歲的用戶,單次充值金額不得超過50元,每月充值金額累計不得超過200元。

此外,根據民法總則的規定,8周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屬無民事行為能力人,8周歲以上不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屬於限制行為能力人。限制行為能力人可以進行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超出這個範圍所從事的民事活動,屬於效力待定,需要經過其監護人的追認才有效。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只能進行與其智力年齡相當的民事行為,否則屬於無效。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稱,不滿8周歲的未成年人在網上所進行的高額遊戲充值,法律上無效。 8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從事前述行為的效力待定,監護人可以不予追認。

雖有法可依,但現實中想要舉證追回可謂長路漫漫。律師分析,主要困難在於需要提供證據證明充值確實是未成人所為。

上述家長曹先生在發現孩子充值行為後,立即聯繫了vivo客服。 “剛開始那邊根本不同意退款,我一直堅持,天天給vivo打電話投訴。”

vivo應用商店遊戲誘導充值? 8歲孩子兩小時花六千 4 Vivo客服提供的“充值消費申訴”鏈接頁面

曹先生堅持了5天之後,vivo客服發來了一個填寫“充值消費申訴”的網站鏈接。中新經緯記者註意到,在這張申請退款的表格中,家長要填寫監護人和被監護人的戶口簿信息、兩人合影、身份證、社保卡、被監護人出生證明、支付記錄截圖等諸多信息,甚至還需要提供遊戲對應的區服、角色名稱及角色ID。

表格提交一周後,曹先生收到了90%退款。 “vivo拒絕退還全額,理由是家長也沒完全盡到管教孩子的責任。”對於這樣的結果,曹先生表示“還是比較滿意的,孩子現在連手機都不敢碰了。”

曬曬表示,她前前後後提交材料就花了十多天時間,證明確實是未成年人操作的。曬曬建議,手機支付密碼千萬不要讓孩子知道,而且手機應用商城賬號不要綁定身份驗證。

截至發稿,中新經緯記者註意到,追回充值錢款的家長僅是少數,目前仍有大量家長在社交平台詢問退款辦法。

律師:遊戲充值應藉鑑“7天無理由退換貨”

2019年4月,南都大數據研究院曾在全國范圍內發起問卷調查,並赴北京、廣東等省進行個案收集,調查未成年人移動互聯網使用現狀。結果顯示,曾在手機應用上花過錢的學生比例高達46.18%。

在現實中,對未成年網絡遊戲監管體係也存在一些漏洞。

中國互聯網協會法工委副秘書長、中消協律師胡鋼胡鋼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以往只是在政策層面鼓勵網絡遊戲實名制,沒有法律上的強制性。真正有法律基礎的是《反恐怖主義法》第21條,規定電信、互聯網等服務經營者,要對用戶身份進行查驗,用戶身份不明或者是拒絕查驗的,就不得提供服務。如果網絡遊戲經營者違反規定,要被責令改正或者罰款。”

胡鋼稱,家長對孩子管教不嚴,應承擔相應責任。但我們更應該關注網絡遊戲對未成年人本身的不良影響,而不只是僅僅追回金錢損失。

上述案例也說明,目前現有的網絡遊戲實名審查制度顯然不能完全解決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的問題。

對此,趙占領表示,現有未成年遊戲監管體系漏洞主要是遊戲實名制的執行方面,很多經營者只是實行實名註冊而非實名驗證,且沒有完全杜絕借用或冒用他人身份證的問題。

胡鋼表示稱,除了身份驗證,還應該加強行為分析,以充值行為為例,遊戲運營商或手機應用商店不應該是“盡可能方便用戶付款”,而是應該想到如果用戶錯誤支付了怎麼辦。 “我們有7天無理由退換貨,網絡遊戲是不是可以藉鑑。一些網絡遊戲巨頭應該率先垂範,不能僅僅唯利益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