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名立萬》,編劇刻意地用““船”以及時間線,引導觀眾聯想


小編看完這部電影,只知道邀請函那個事兒是不是齊樂山故意引導的,就是看的時候就覺得李把那個作為證據太草率了,太強行,不是看到這幾個字母覺得是法國醫生,而是認為那個是說的法國醫生所以強行往上套的,如果作為偵探的話,他不合格。我看了好幾遍那個圖,還是覺得和夜鶯不像,回憶裡夜鶯的造型大多數時候是短髮,有一個台上的是長捲髮。鄭導和蘇夢蝶說那個海報的時候好像有提到名字?忘記了。

其實看mv應該就是夜鶯,但是我怎麼看怎麼不像。齊和夜鶯是同事關係而已,他說的別的都是編的為什麼和那個女孩的愛情故事就是真的不是他編的呢?這就是第三層,人性的一個弱點——大多數人只看到他想看到的,他想看到的就固執的認為是真實的應該這樣的。就像劇中的李也以為自己找到了真相但最後追那個女的上車前遲疑了,相信一個東西太久了自己都會沒有勇氣否定它了,比如金錢,比如愛情等等。

按齊樂山是馬弁和為數不多的幾次軍裝出場來看,齊樂山應該是夜鶯父親的副官,少校,按副官一般低主官三級半來看,夜鶯父親應該是少將師長一級,否則也不能拿一個少校給自己當馬弁(中間露過一次領章,但我記不太清楚了)。遠征軍總共就沒幾個少將,犧牲的也都有名有姓數的過來,只能按架空算。

這個級別的軍官子女和一個遠征軍活下來的少校(按能力大概率是黃埔畢業),居然回來之後直接去上海當服務生和歌女…不太符合那個時候的社會常態。那個時候將領很少有出身貧寒的,在那個時代的社會意識下,無論如何去當歌女和服務生都不會比他繼續在軍隊供職生活水平更好【夜鶯成名之後另算】,對於他們這種出生於門第的人也不是什麼體面工作,除非是這兩個人的思想都相當開放。

如果真的劇情就是結尾展現的那樣,那這個劇的結構不就成了前面一直批評的爛片結構了嗎。我感覺導演是不會這樣做的吧,不過確實這個“事實”是沒有體現出來的,我也不知道這是敗筆還是說也許也不用說出來。而且宣傳海報裡有一張好像是致敬的達芬奇的《最後的晚餐》,陸老闆坐的是猶大的位置,而另一張海報上他背後的影子是傀儡師,感覺是有一些隱喻的吧,我認為他參與設這個局算是比較穩的判斷了。

延伸閱讀  第一二集差口氣,第五集封神,《說英雄誰是英雄》打了太多人的臉

這個事實是可以不用點明的,但一定要在片子中有所體現,不然約等於沒有。至於所謂爛片結構,最後的開放式結局我是接受的,但是觀眾甚至看不到任何一個角色的目的和結局,這個結局並不僅指生死,而是目的是否達成,死為了什麼死,活為了什麼活,可以隱喻,但不能不說。有些水平不行的導演會覺得“不說”=“隱喻”,然後連故事本身都講不通順。

這片子索性我認為除了有些小漏洞之外整體還算通順,幾次反轉也還算有趣,但如果按這種理解反而這片子就變得連結構都撐不住了。另外如果把這一切問題都交給第二部來完成,那就更說明第一部就是一個單純的半成品或者本身就不完整。編劇刻意地用“越南”“船”以及時間線這些明顯的關鍵點,引導觀眾聯想。說白了一點,現在的觀眾看懸疑劇不是就喜歡多想嗎,喜歡揭秘嗎,那麼編劇乾脆就給你一個陷阱滿足觀眾的心理。但其實就和夜鶯的身份一樣,是沒有任何伏筆和證據支撐的,純粹製造話題罷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