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爸媽之間就差了這個


此文為【高能E蓓子】原創,禁止任何形式的轉載,轉載請後台聯繫,但歡迎你們轉發到朋友圈。

六年前,華晨宇發微博:“春天花會開,出門送外賣。”顯然拿自己暱稱“花花”玩梗。

誰能知道,六年後,真的有節目叫“春天花會開”呢?

我有理由懷疑節目組拿花花玩梗,可這節目竟然是個唱民歌的是怎麼回事?

沉浸式聽民歌,我卻被雷佳老師圈粉了!

印像中,民歌和我們的距離很遠。

問觀眾,大概都是這個反應:我身邊基本上沒人聽。

“對民歌的印像是上課的時候老師要求聽的;”還有年輕人說,民歌對他們來說是“非主流的存在”……

我倒不至於覺得“非主流”,怎麼說也是從小聽爸媽哼這些歌長大的,但也因此,民歌在我心中約等於“爸媽愛聽的歌”。

如果有個民歌比賽,想像中也是選手一開腔就高聲歌唱,音調千拐八彎,年代感強……總的來說和年輕人愛看的“舞台”沒太多關係。

但《春天花會開》還是挺好讓人接受。

選手,普遍很年輕,屬於有親和力的那種↓

楊陳秀一,我把她的演繹歸類為“沉浸式民歌演唱”。

唱的《洞庭魚米鄉》,開始有點爵士風,接著再慢慢上揚,彷彿鋪開了一幅畫卷,有湖水、稻花、白帆、鯉魚……

曲子裡有中西方的音樂融合,加入一些電子音樂元素,減少了時代感,聽起來挺舒服。

所以,儘管演唱有些小瑕疵,觀眾還是給了這位選手極大的鼓勵——

花開,晉級。

是的,現場分為五六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三個觀眾群體,由他們聽完歌后當場給出投票,支持率達60%以上則晉級。

還有一個讓選手高度緊張的賽制,是由“伯樂團”(譚維維、雷佳、華晨宇)當場“點將”,點到誰誰就去上場演唱。

於是第二位,譚維維選了一首原創歌曲,她說,自己曾經被那首歌打動過。

果然,選手唱著唱著,譚維維唱哭了……

歌的名字,叫《長子》。

沒錯,就是2019年《歌手》,楊坤翻唱過的《長子》,這次原唱來了。

原唱吉胡,看起來有點靦腆,沒想到一開口聲音很有質感,屬於天賦的好嗓音。

歌中間加入一段彝語,演唱的層次慢慢起來,一開始壓一些,如同媽媽的“喃喃細語”,到後面才“釋放”出來,雖然語言我們聽不懂,但其中的情感大家都能通過音樂感受到。

所以譚維維哭了,聽的一瞬間,她想家了。

傲日組合則把經典老歌《橄欖樹》唱出了另一種味道。

一個蒙古族音樂人加上一個維吾爾族音樂人,那必然要玩出點兒新花樣,呼麥被放入歌中,橄欖樹的樹冠彷彿都舞起來,如華蓋般撐開。

你以為是粗糲的“橄欖樹”,結果傲日其愣一開口又溫柔得很,“流”字唱得如浮云如流水般靈動,彈幕區都說“流到心坎去了”。

延伸閱讀  拉長腿,P翹臀,瘦身美白,女星的精修圖還有什麼是真的

但隨後,小麥也唱起來了,他們的聲音合在一起,竟然有了草原的粗獷感,你能從他們的演唱聯想到天空、駿馬、野草……到最後猛一個爆發……彈幕區:突然get了民歌!

還有選手戴欣夢露,讓人驚呆臉.jpg

這位算是熟面孔了,之前上過《黑怕女孩》,原以為來唱民歌了就不搞說唱了吧,沒想到她大膽地把一段rap嫁接到《新貨郎》上,整出一個有喜感的東北大雜燴,場子瞬間熱起來。

看到這,彈幕區很多人疑惑起來:改編、顛覆的民歌,還叫民歌嗎?

但這個節目好就好在,有著名歌唱家雷佳老師坐鎮。

雷佳老師可太好玩了,在線教學說話藝術+民歌知識點:

Milk樂隊把《鴻雁》改編得太“洋化”,幾位伯樂覺得沒改編到點上,但考慮到主唱是馬來西亞人,也可以理解。

對此,雷佳先給他們講歌的背景,告訴他們《鴻雁》原來是敬酒歌,通過牧民的傳唱才有現在的樣子,藉此她也給樂隊講了民歌的改編與傳承,既鼓勵了選手,也讓電視機前的觀眾漲知識了。

更神奇的是,雷佳老師竟然對rap也有所涉獵。

聽完戴欣夢露的演唱,她說,賣貨用的曲牌便是古早說唱,後來包括山東快書等,都屬於說唱藝術,還來了個神形容:

《賣貨郎》是“沿街邊吆喝的小販”,戴欣夢露則唱成了“直播帶貨的新新人類”——我對比了原版再來聽戴欣夢露的“大亂炖”,竟然覺得挺對味。

綜上,我和爸媽之間,確實只差了一個綜藝,一旦get了民歌,也算是get了爸媽的快樂。而打破“民歌知識點”這道坎,怕還是得雷佳老師來完成,雷老師yyds。

又一扇“窗口”打開了,民歌會是新的“流量密碼”嗎?

不過,對於長輩以及喜歡“原版”的人來說,還是比較難接受改編版的“民歌”——

問題來了,我們應該用什麼樣的標準去看待“民歌”?

就像雷佳老師說的那樣,民歌的來源很多,山歌、勞動號子、敬酒歌……都能在傳唱中成為民歌。

又因地域文化不同,民間演變出各類充滿地域風情的民歌,《洞庭魚米鄉》是湖南民歌,大家熟悉的《瀏陽河》;去到江蘇,有《茉莉花》《四季歌》這樣充滿江南底蘊的小調,陝西有《信天遊》,河南有《小白菜》……

至於傲日組合翻唱的《橄欖樹》,屬於什麼呢?

事實上,它也是台灣“校園民歌潮”的一部分。

我們之前講過,早年台灣省聽眾都聽西洋歌,可一群學生覺得,咱們得有自己的中文歌,很多人寫信到電台投稿,一些優秀創作者集結起來在校園唱起中文歌……才有了“民歌運動”的興起。

而《橄欖樹》,則是三毛在看完作家希梅內斯的作品《小毛驢與我》後,感動寫下的詞作,原詞是“為了西班牙的小毛驢”……但作曲者李泰祥覺得用小毛驢有點怪,便改成橄欖樹,可是曲子怎麼寫都不滿意,就給擱置了。

幾年後遇到美國回來的楊祖珺,再找出這首歌來交流,楊祖珺靈光一閃,把中段改成“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為了山間清流的小溪”。此後,她便在校園裡唱起這歌,但沒有灌錄唱片。

歌在校園傳播,有越來越多的人聽到,終於,在1978年,一個女生帶著這首歌站上金韻獎的舞台,拿下了第一名。

她就是齊豫,《橄欖樹》也成為她的成名作。

所以,當《橄欖樹》出現在《春天花會開》這樣的舞台上,要怎麼判斷歌的屬性?

本質上,它確實符合民歌的特質。一開始它是口頭傳授的,而且經歷了相當長時間的考驗,歌本身無論是詞還是曲,都有較高的藝術價值。

但歌也多少融合了我們當下熟悉的“流行”元素——那在你心中,它是民歌,還是流行歌呢?

而台灣的民歌潮,實際上也就流行了差不多二十年時間,後來因為內容愈發空泛,而漸漸地被音樂風格更豐富的流行歌取代了。

至於爸媽輩喜歡的那些民歌,年輕人都不愛聽,按雷佳的話說,大家的認知已存在“斷層”了。

延伸閱讀  土豪花18萬打賞女主播,坦言見面後只洗澡什麼都沒幹,網友:不信

所以,要科普民歌,首先還是得告訴觀眾,“民歌”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有些歌曲能流傳下來,它們背後的故事到底是什麼;

其次,是讓年輕人去演繹,讓他們用自己的理解表達出來,儘管這種理解,有時不一定準確。

比如鄭闖,把《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改成搖滾版,就過於流行,失去了民歌原有的味道了;

戴欣夢露的《新貨郎》流行版反而得到認可,是因為她多少保留了原有的韻律,在現場聽來是討喜的。

所以要怎麼拿捏好“改編”的度,對選手來說,反而是技術活。

但一種被認為是“斷層”了的事物,首先得“被看到”,並且被更多年輕人所接受,才有機會談傳承與創新。

等待春天的花開

看著節目,我突然明白了“春天花會開”節目名的寓意,這節目更多的,是在強調音樂的“生命力”。

年輕人在表達屬於自己的音樂理念。

楊陳秀一的版本,沒有前輩歌手所唱的洞庭魚米鄉那樣遼闊熾熱,卻同樣溫婉動人。

她實際上是唱歌劇的花腔女高音,也會寫配樂,給話劇《木蘭》作了很多曲子,作為獨立音樂人,她自然有更多選擇,但來唱民歌,無疑是她做“音樂實驗”的一種嘗試,未必一定能叫好,但創新勇氣可嘉。

還有吉胡,有人覺得《長子》未免也太“通俗”了,但我覺得它好就好在從題材到形式都屬於“這個時代”,卻保留了舊時歌謠一唱三歎的韻味。

當長子告別故鄉的谷堆、星空和母親,他要去遠方,成為誰?他要忍受城市中寂落和思念,共享現代人的孤獨……這很美。我們的民歌中當然要有山林和稻田,但不能只有山間和遠方。

況且,這個年代,有原創民歌實在太難得了。

音樂里要有時代的現實,要有生活,唯有與聽眾真正接觸,才會有情感的共鳴,這樣的音樂才是活著的。

至於因為過分顛覆而上熱搜的Milk,大家覺得他們唱得太流行,但在場的外國觀眾卻很喜歡,在他們看來,在民歌裡用西洋樂器、加點布魯斯更易接受。

這些和原作的不同,或許是音樂的生命力所在。

民歌從來不是一種唱腔,而是千百年來不停流變的鄉土情懷,從屈原的《九章》到樂府歌辭,民歌的外殼變了,但內裡的深魂永遠是人最底層的情感共鳴。

年輕歌手們在台上唱《彩雲追月》《新貨郎》……這些“經典老歌”流行的時候一點也不老,甚至是真正的流行前沿,我們的父母輩當年也是緊隨時代潮流在聽歌的,聽這些歌真的不土。

只是如今時代和聽眾已經不同了,大家的音樂審美取向也不一樣,想要唱出老歌的靈魂,本就不必固守它們在過去的樣子。

所以,這個舞台實際上為歌手們扛住了一些壓力,可以修改,更鼓勵原創。年輕人能把自己的音樂“實驗”放在民歌中,這是古老傳承在現代生活中留下的“種子”;

而我們的期望,則是種子能夠生根、發芽、開花,讓民歌不僅成為中國的音樂,更讓世界聽懂——

那些舞台上的年輕人,正是為了完成這樣的野望而來的。

E姐結語:

“暮江平不動,春花滿正開。流波將月去,潮水帶星來。”楊廣寫《春江花月夜》時所見的,是一個春花繁盛的星月之夜,流水中的月華代表“舊日”,而星光則寓意著“新生”。

延伸閱讀  張韜:創紀錄,系央視唯一一位同時主持春晚和秋晚的新生代男主持

每一個時代都是如此,舊日種下的種子,將在下一個春天爛漫山野之間。

舊日的月華當然是美好的,不然張若虛在另一首《春江花月夜》中也不會說“此時相見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可如果太耽溺於舊時代,總以楊廣的詩為美,那又如何去擁抱未來孤篇橫絕的“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呢?

我相信音樂也一樣,它甚至比文化更依賴與社會、與聽眾的密切聯繫。

要唱深邃的歌,繼承過往創作者們遼闊廣大的精神;更要唱當下的歌,唱所有人都聽得懂、能共情、能在旋律中大笑和哭泣的歌。

民歌的種子早已經在過去種下,如今不過是春草初生,春林初盛。正如節目名,“春天花會開”——

期待人們心中的種子會自然生長,因為懷有熱愛和夢想的人總會自由歌唱。

他們歌唱鴻雁、歌唱流水,也歌唱自己的生活;他們堅守熱愛、始終相信,下一個春天會比這個春天更美麗。

今天的話題是:

你喜歡哪些民歌?

來評論區說說吧~

做有深度的心靈SPA和有格調的故事

喜歡請分享哦!麼麼噠!

E姐換新Logo咯!各位閨蜜認准正版↓↓↓

都市男女的心靈SPA

以學術的嚴謹看貴圈

未經許可,謝絕轉載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