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綜”加速內捲,2022年綜藝的“火藥味”都集中在談戀愛了?


作者| 蘇璐

戀綜賽道正在加速“捲起來”。 《半熟戀人》貢獻出了羅拉王能能這對高甜CP,也帶來了2022年戀綜的良好開端;當下,兩檔全新的戀愛綜藝捧過接力棒,一檔是優酷全新打造的《沒談過戀愛的我》,另一檔是芒果TV的《春日遲遲再出發》。

一個聚焦母胎Solo的單身男女青年,至今在戀愛史上行動為零,一個是芒果TV再嘗試離婚話題,參與的都是已經離異單身的嘉賓。同樣的噱頭十足,收效又如何呢? 2022年的戀綜賽道,會走向何方呢?

沒談過戀愛的人上戀綜,你敢看嗎?

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21當代青年婚戀狀態研究報告》顯示,20-40歲的人群中,有55.5%的人目前為止為單身狀態,其中34.6%的人無戀愛經歷。也就是說,當代年輕人超過一半沒有男/女朋友,三分之一是從未談過戀愛的“母胎Solo”。很多“母胎Solo”不是不想談戀愛,而是根本不會談戀愛。

24歲的羅郅陽,是一名畫室老師,他整天只想宅在家裡,能坐著絕不走著,能躺著絕不坐著,沉浸於獨處的快樂里,在和女嘉賓許文婷初次交流時,滿屏都是尷尬,簡直是新聞記者會現場;楊碩宸外形陽光,但在和曹曄聊天時,自顧自地講起自己的專業,讓女嘉賓根本無法插嘴,初次見面變成了一對一授課……

看多了戀綜的觀眾尷尬不已,也恰恰成了這檔節目區別於其他戀綜的地方。六位來自全國各地的素人男女嘉賓在節目開始便進行了一場隨機配對,兩兩組隊完成初次見面交談,楊碩宸與曹曄的面試式交流、羅郅陽與許文婷的“答記者問”、蔡睿與毛人龍的“戰術喝水”,讓彈幕中的網友直呼“世另我”。

和其他戀綜相似的地方是,節目採用的仍然是由明星嘉賓組成“猜心團”,通過觀察素人嘉賓之間的信號線索,在推理配對的同時,完成節目的價值觀輸出。雖然有人氣小花鍾楚曦、脫口秀演員何廣智、復旦大學副教授沈奕斐等明星嘉賓擔任不同角色,但節目播出三期至今,尚未看到對年輕人為何沒談過戀愛、為何保持單身這一社會性話題的深入討論,仍然停留在摁頭“磕糖”的階段。

在素人嘉賓選擇上,看得出來節目組在盡可能地做到多元化。在目前出場的7位嘉賓中,有畫室老師、金融系研究生、研一學生、大三學生、音樂老師、國外留學回來的互聯網大廠打工人以及正在備戰考研的人。但引起了一些網友的詬病,認為“選角浪費了主題”。反對的聲音認為,節目組應該將目光投向工作後的“母單”群體,這類人群對於脫單有更高的期待感和迫切感。

邀請來的嘉賓都沒談過戀愛,這是這檔節目的賣點,也成了節目被反噬的點。按照節目組的說法,沒有雙向奔赴就不算談過戀愛。在節目素人嘉賓正式官宣後,就傳出其中的男嘉賓毛人龍塌房的消息;在播出後,又有網友質疑另一位男嘉賓楊碩宸的性取向問題,以及另一位男嘉賓為何被“一剪沒”。

節目目前已經播了三期,但在網上激起的水花很小。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在首播當天,節目在優酷站內熱度處於第三,全網正片播放市佔率為21.4%,第二期播出時僅為12.15%。

延伸閱讀  慶餘年:6對CP結局,其中一對女子夫妻,言冰雲和沈婉兒沒在一起

戀綜的漫漫進化路,越走越寬了嗎?

2010年,江蘇衛視推出相親節目《非誠勿擾》。伴隨著“Can you feel it”的動感音樂,男女嘉賓出場,在亮燈、滅燈、反選、離場、專家點評之間,婚戀這一嚴肅的話題以一種輕鬆、娛樂的姿態走進大眾的視野,讓人耳目一新。這一時期的戀愛綜藝,以結婚為主,男女嘉賓追求的是以結婚為目的的快速牽手配對。

2014年,明星被引入到戀綜中。湖北衛視2014年上線的《如果愛》號稱“國內第一檔明星戀愛真人秀節目”,緊隨其後的是江蘇衛視2015年的戀愛真人秀《我們相愛吧》,這兩檔節目的模式都源自韓國。這一階段的戀愛真人秀以明星的“假想式戀愛”為主,節目組會邀請幾位單身男女明星來組CP、談戀愛,明星在節目中的婚姻戀愛並非現實中的真實關係。

雖然是“假想式戀愛”,但當“明星”“戀愛”“真人秀”這幾個元素同時出現時,還是引起了市場的巨大反響。明星自帶的高人氣、高顏值,唯美浪漫的戶外實景,後期的技術剪輯,讓這些節目獲得了年輕群體的關注。劉雯和崔始源的“十元夫婦”、吳昕和潘瑋柏“無尾熊夫婦”、周冬雨和余文樂“宇宙夫婦”都曾紅極一時,為屏幕前的觀眾貢獻了成噸的磕糖素材。

節目也貢獻了一些從熒幕走向現實、“假戲真做”的CP,鐘麗緹和張倫碩、付辛博和穎兒。這一時期的節目也影響了後來的戀綜發展模式:《我們相愛吧》主打明星戀愛真人秀,但也增加了素人情侶談戀愛環節,增加了棚內點評環節,讓主持人搭配情感專家引導正確的婚戀觀。

隨著視頻平台的崛起,戀綜在2018年進入了另一個新的發展時期。這一年,騰訊視頻複製韓國的綜藝《Heart Signal》模式,推出了《心動的信號》。這也是繼《非誠勿擾》之後又一次將鏡頭對準素人戀愛的綜藝,樹立了素人戀愛綜藝的標杆。自《心動的信號》開始,其餘視頻平台也紛紛開始自製素人戀愛綜藝。 2019年,《喜歡你我也是》、《我們戀愛吧》等一批素人戀愛綜藝相繼推出。

在戀愛綜藝不斷發展的過程中,戀人們相識、相知的過程被記錄、放大,戀人們分開、告別的過程也開始被公開探討。到了2021年7月,芒果TV推出婚姻紀實觀察真人秀《再見愛人》,邀請正在離婚或已經離婚的三對夫妻展開為期18天的環疆旅程,同時邀請7位明星嘉賓組成觀察團,代表不同年齡段、不同身份的觀眾對“離婚”這個社會現像做一次近距離的觀察。

在十年左右的時間裡,從《非誠勿擾》到《心動的信號》,從《再見愛人》再到如今的《沒談過戀愛的我》,可以看到,戀綜從最初追求結果的“工具屬性”逐步進化到探討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關係,從原來粗放式的相親節目進化到對愛情不同群體、不同階段全方位觀察的真人秀節目。 《再見愛人》《半熟戀人》等加入專家、學者的戀綜,也讓戀綜本身離狗血、“抓馬”遠了一些,多了一些理性探討和社會意義。

延伸閱讀  七仔說八卦:黃軒白百何鍾楚曦趙今麥孟美岐宋祖儿倪妮白宇張藝興

2022年的戀綜賽道,火藥味有多濃?

隨著選秀綜藝被緊急叫停,戀愛綜藝越發受到關注。藝恩《2021中國綜藝年度洞察報告》顯示,各大平台在2020年上線21檔情感真人秀綜藝,2021年則漲到了27。從愛優騰芒四大平台發布的2022片單來看,戀綜是各大平台的重要陣地,目前待播的戀綜共有16部。

愛奇藝除了《喜歡你我也是3》《機智的戀愛2》之外,還有一檔以藍顏、紅顏知己為切入點的全新戀綜《好友戀愛時》。騰訊視頻有《心動的信號5》,也有輕熟齡戀愛情感真人秀《半熟戀人》、失戀男女療愈旅行類真人秀《燦爛的前行》,涵蓋了異性男女的初識、相知、分開釋懷。芒果TV的戀綜則包括《妻子的浪漫旅行6》《再見愛人2》《女兒們的戀愛5》和全新的離婚男女社交觀察類真人秀《春日遲遲再出發》。優酷的“戀愛節目帶”有《一起探戀愛》《怦然心動20歲2》《婚後獨居》《我們戀愛吧4》《今天開始合租啦! 》《沒談過戀愛的我》6檔節目,數量最多。

從單身到心動,從相戀到分手,從結婚到離婚,戀愛綜藝使出渾身解數,從男女兩性的不同年齡段、不同身份進行全方位挖掘,圍繞男女情感狀態的全生命週期,不斷融入其他元素,探討戀愛與婚姻的各色姿態。戀綜全面開花之下,除了觀眾熟悉的嘉賓人設問題、劇本問題,也衍生出了新問題。

和職場綜藝和選秀綜藝相比,戀綜門檻低,“搞錢”更容易。 《半熟戀人》收官後,羅拉和王能能這對CP迎來了職業生涯的高光時刻。羅拉在參加節目前已是自媒體博主,參加過《拜託了冰箱》和《忘不了餐廳》,如今已成為專業網紅;王能能原本是廣告總監,節目過後微博粉絲漲至近百萬。從直播、接商務到拍雜誌封面,二人頻頻參加各種活動,儼然半隻腳已經踏入了娛樂圈,這對組合在不斷撒狗糧的同時,合體通告費也引起了外界的猜測。雖然王能能否認了七位數的價格,但從兩人瘋狂上熱搜營銷來看,身價顯然不菲。選秀節目被限制後,戀綜大有成為素人出道的“快車道”之勢。

戀綜成為了新的財富密碼,也讓戀綜的嘉賓“卷”了起來。戀綜越紅,嘉賓獲利越多,參加的人就越多,節目選人的標準也就越高。名校學生、大廠員工、創業公司老闆,出現在戀綜裡的嘉賓,幾乎每一個都學歷高、外形條件好、家裡有錢,宛如一部部偶像劇。戀綜本意是要打破大眾的戀愛焦慮,但現實是有可能加重了觀眾的另一種焦慮:只有高顏值、高情商的社會上層人士才配談戀愛。去精英化,迫在眉睫。

戀綜賽道競爭激烈,必然會引起同質化問題。一種題材的節目火了之後,其他節目蜂擁而上,久而久之造成觀眾審美疲勞。自《心動的信號》引入中國,開國內戀綜之先河後,平台相繼推出了同類型的戀愛綜藝,如湖南衛視《戀夢空間》、愛奇藝《喜歡你,我也是》等。 《心動的信號1》豆瓣評分7分,但後來者《戀夢空間》只有5.6分。

出現同樣問題的還有“綜N代”戀綜。一檔節目火了之後,就會擁有固定的觀眾,推出第二季、第三季順理成章,但時間久了,嘉賓變動、遊戲環節固定、觀察團摸魚、內容缺乏新意,往往會導致口碑下滑。 《心動的信號》除了第二季豆瓣評分上漲至7.4,之後出現連續下滑直到5.8分,塌房危機層出不窮。

去精英化、素人出道捷徑、同質化、綜N代……戀綜還有很多的問題亟待解決,但無可否認,其之所以長久以來佔據屏幕,還在於帶來關於戀愛、關於親密關係、關於兩性相處方面的思考。而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未來戀綜將有可能承擔更多的現實意義,探討更深入的社會話題,或許我們可以大膽期待,未來還會出現60+中老年人的老年戀綜等新形勢,為戀綜的主要觀眾20-30歲的年輕人提供更豐富的精神養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