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美彤飾演得翟藍心真的好讓人驚喜,簡直就是超出預期


瞿藍心從不在意大家的目光,所以即使被孤立也我行我素地短髮褲裝。可這十年來,她蓄起了長發,穿起了裙裳,把自己活成了任曉玄的模樣。如果交疊的唇印,未完的線畫,重名的貓咪,以及桌板背面的笑臉,都不能說明這是真愛的話,那麼天底下多半就沒有真愛了。

一個細思極虐的點,玄有黑色的意思,把白貓叫做曉玄,不知是不是劇組故意為之。有首歌是這樣唱的,“你永遠不懂我傷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瞿藍心終於懂了任曉玄,卻是在天人永隔之後。惡語傷人六月寒,語言暴力的傷害比肢體暴力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心理上的創傷比軀體上的創傷,往往更難癒合。曉玄是如此敏感,被傾軋凌虐的不是肉身,而是她的靈魂。

少女情懷總是詩,由於日記會被公開朗誦,曉玄不僅給文字加了密,還給日記包了語文課本的書皮。層層偽裝之下,是她千瘡百孔的心。長期遭受霸凌,曉玄的心置於永夜,藍心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曉玄把藍心畫成男生,未嘗不是在保護她。一旦畫作寫實,可能連同藍心一起又被施暴者嘲笑。曉玄被言語凌遲已,是家常便飯,不忍心上人也被如此對待。

曉玄的自裁,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和媽媽都不願打開心扉的曉玄,面對眾口鑠金、積毀銷骨的現狀,跟行屍走肉相差無幾。偏偏藍心又給心理脆弱的曉玄下了一劑猛藥,曉玄耐受不良,走向絕路。曉玄看似葉公好龍,接受不了藍心女性身份。在曉玄遭受一系列校園霸凌和老師猥褻後,她委實難以經受這樣直白的真相。同性之愛的認可度,在今天也不算高,更遑論十年前了。一想到世俗的目光,曉玄就覺得人生無望。沒做事的她,尚且要被折辱,“冒天下之大不韙”的禁忌之戀,更是要被口誅筆伐。

如果曉玄沒經歷過校園暴力,她還有可能為自己勇敢一次。可一旦拿走校園暴力的設定,曉玄和藍心兩顆孤獨的心,也許就沒有機會互相靠近,所以此題無解。捋一捋時間線,也是令人唏噓不已。 2011.03.23藍心幫忙趕走了猥瑣的美術老師,兩人初相識。 2011.06.23曉玄日記停止更新,滿打滿算才三個月。一個高一生和一個高三生,本來同框就少,中間曉玄還轉過學,因此兩人交集的時間屈指可數。即便如此,藍心還念念不忘十年,這是何等的緣淺情深。

延伸閱讀  新婚夫婦考特妮卡戴珊與特拉維斯巴克,三次婚禮,終於圓滿的結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