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1月22日,傍晚6點多,夜幕降臨,在一個住著900多人的小區內,3位中通小哥蹲在地上,忙著攬件包裝。地上,堆滿了將要發貨的快遞。雙11過後,“退貨大潮”開始了。這些被發回商家的快遞,大多用快遞公司的一次性塑料袋包裹,纏以層層膠帶,少量用紙箱包裝,但外觀五花八門。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

“寄件的箱子哪裡來的?”

“自己解決,有撿的,還有從廢品回收站買的,你看,這是今天從熟人那買的紙箱,中型大小,3塊錢一個。”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2

“聽說菜鳥和中通合作‘回箱計劃’,你知道嗎?”

“不知道。”小哥一邊說,一邊在一個細長條物件上纏上厚厚的泡膜和膠帶。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3

12.92億,今年雙11天貓物流訂單再創新高。然而,這場網購盛宴同時帶來的,還有海量包裝垃圾。

近幾年來,不少電商和物流企業相繼啟動了快遞包裝回收計劃,意在鼓勵快遞包裝多次循環,但《IT時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回收計劃進展都不太順利。

被“遺忘”的綠色回收箱

家住靜安區的李先生也頗為煩惱。雙11過後,快遞不斷,每天他都要抱著一摞紙箱去垃圾站,可一旦錯過垃圾站定點開放時間,家裡紙箱就要幾乎堆成小山,連下腳的地方也沒有。

“知道可以將箱子給快遞小哥嗎?”“不知道,小哥也沒說啊。”

今年8月,菜鳥聯手中通、圓通、申通、韻達、百世發布“回箱計劃”,上海作為先行城市,首批落地1000個綠色回收箱,顧客前來驛站取件時,可將拆下的紙箱放進回收箱,便於重複使用。當時媒體報導,圓通在旗下媽媽驛站鋪設了近7500個綠色回收箱。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4

然而,當11月24日《IT時報》記者走訪上海某小區的“媽媽驛站”和數個快遞站點後,都沒有看到綠色回收箱,快遞小哥也都表示沒聽說過“回箱計劃”,而10位前來“媽媽驛站”取件的居民中,只有1位依稀知曉“回箱計劃”。

在記者設計的一份調查問卷中,143位受訪者只有16位見過菜鳥綠色回收箱,3位使用過回收箱。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5

除了菜鳥聯盟的“回箱計劃”,京東也有類似的回收箱。

上週,《IT時報》記者走訪了北京某高校的“京東派”站點,只見門口擺著一個顯眼的綠色回收箱,但裡面卻塞滿了快遞塑料袋與各種垃圾,沒有一個紙箱。站點負責人對回收箱的情況並不清楚。記者在這裡蹲守了半小時,沒有任何學生將快遞包裝盒拆下,放進回收箱或交給工作人員。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6

不遠處一個較大的京東物流站點裡,回收箱比“京東派”大了不少,卻空空如也。站點負責人表示,回收的紙箱他們一般當天寄件就會消化,“紙箱的用戶回收率大約在20%-30%。我們不會主動提示用戶回收,怕影響派件速度。”

11月22日,王誠(化名)收到的京東快遞上,貼了一個綠色封條,上面印有“包裝回收再用,共同助力環保”的字樣。這是11月18日京東物流推出的“環保來敲門”行動。京東小哥在送貨上門時,可將用戶閒置的紙箱回收,並獎勵一定京豆。然而,也僅僅多了個封條,王誠並未收到快遞小哥的任何提示。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7

143位問卷受訪者中,只有3位知道並使用過京東的紙箱回收,近80%表示從未聽說過該計劃。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8

可循環箱使用率不高

除了快遞箱回收計劃,各大快遞、物流公司也紛紛試水,尋找新型材料代替傳統包裝。

2017年4月,蘇寧推出“漂流箱”和“共享快遞盒”。 2017年底,京東物流推出“青流箱”。它們採用100%可回收PP(聚丙烯)材質代替紙箱,並用自帶鎖扣代替封箱膠帶。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9

目前,蘇寧物流在全國范圍內投放了40多萬隻共享快遞盒,一年至少能節約4000萬個紙箱。此外,還推出二維碼共享快遞盒,替代電子麵單。他們算了一筆賬:共享快遞盒的平均成本在15元左右,約為傳統紙箱的10倍。但一個循環快遞盒可使用40次以上,循環下來總成本相比傳統紙箱成本節省70%。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0

2018年6月,順豐推出了豐BOX 循環包裝箱,以尼龍佈為主,並用拉鍊代替封箱膠紙。目前,順豐已投入數十萬個豐BOX,總使用次數達數百萬次,平均單個循環使用接近10 次,單體箱子最高使用次數已達42 次,共減少碳排放約1600 噸。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1

但是,這些替代包裝推行一兩年來,滲透率、周轉速度遠遠跟不上傳統包裝。北京某京東物流站點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站點日單量在3000單左右,青流箱的使用每日多則30、40次,少則只有1、2次,甚至沒有。 618、雙11大促期間,由於訂單數量太大,京東青流箱停止使用。

在143位調查問卷用戶中,收到過替代包裝物的不足30%。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2

回箱收益不敵派件速度

最近幾天是退貨高峰,上述中通小哥每天的派件量從200上升到500單,由於公司不提供寄件包裝,他自己負擔的紙箱成本也多了不少。

“為什麼不提醒用戶將紙箱還給你們?”

“時間來不及,怕影響派件速度。”

據了解,除順豐、京東等少數物流公司外,絕大部分快遞公司的寄件包裝需要站點小哥自掏腰包解決。即便如此,他們寧可掏錢買,也不會問用戶回收紙箱。他們最擔心的,還是送貨不及時。

算一筆簡單的賬,高峰時期,一個快遞小哥一天寄送700多單,平均每個快遞平攤的時間只有1.3分鐘,每單平均收入2元左右,為了加快速度,快遞小哥寧可選擇自掏腰包的智能快遞櫃或者快遞驛站。但如果等待客戶拆箱,或者直接送貨上門,勢必造成送單量急劇減少,影響總體速度和收入。

對快遞小哥而言,儘管寄件紙箱要自掏腰包,但畢竟需求量不大,和因等待拆箱而影響的速度相比,自然前者更具有性價比。

從多家電商平台的回收計劃來看,除了快遞驛站的回收箱,並沒有推出任何針對快遞小哥的獎勵計劃,這也被認為是這些政策很難被實質性執行的主要原因。

紙箱、膠帶,你會分開扔嗎?

在《IT時報》記者走訪的“媽媽驛站”小區,儘管“媽媽驛站”就設立在垃圾桶旁,但在記者採訪的10位居民中,無一人表示會將紙箱還給“媽媽驛站”循環寄件使用。

“我們每天會處理20-30公斤紙箱。”旁邊的保洁人員說。一個可回收垃圾箱遠遠不夠承受這些量,他們需要不斷清理。旁邊的蛇皮袋,覆蓋著一堆堆等著運到廢品回收站的紙箱。

在143位問卷受訪者中,近半數表示會將紙箱直接扔進垃圾桶,只有15位表示會留作它用,會歸還快遞小哥或快遞驛站的則無一人。紙箱的直接二次利用率只有10.49%。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3

支付寶合作垃圾分類回收平台易代扔CEO張洪銘認為,快遞包裝的回收,需要消費者提高消費後的責任意識。雖然上海已實施垃圾分類近半年,但他們上門回收紙箱的過程中,鮮有消費者將膠帶、面單撕下,將紙箱壓扁。

在記者的問卷調查中,只有18.88%的受訪者(大部分來自上海)表示壓扁紙箱、撕掉面單和膠帶都會執行,而都不會的高達30.07%。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4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5

綠色包裝押金,你願意付嗎?

從事新材料研究的北京尼傲科技有限公司CEO孫巍認為,要改善快遞包裝環保問題,需要各部門聯手,建立快遞包裝循環體系。

一位曾在德國留學的人士告訴記者,歐洲許多國家將可回收包裝的押金算在總價內。例如,一瓶礦泉水售價2歐元,其中包含空瓶押金1歐元,當用戶返還空瓶時,便可用1歐元購買一瓶新的礦泉水(或其他等值商品)。這間接強制了包裝的回收。

但在中國,這樣強制性的政策執行有相當難度。

針對“你是否願意墊付綠色包裝押金”的問題,143位問卷受訪者中,不願意者高達79位,超過半數,願意墊付3元(含)以下的有50位,願意墊付3元以上的只有14位,不到10%。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6

針對這些問題,孫巍提出瞭如下建議:

快遞紙箱背後的“垃圾戰事” 17

快遞包裝循環的前景,依然道阻且長。

作者/錢奕昀

編輯挨踢妹

圖像/IT時報 採訪對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